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抗战之草莽英雄 > 第四十七章 挖坑二

第四十七章 挖坑二

作者:不稳定平衡 返回目录

临近中午的时候翻译张力行站起身要离开自己的房间。宴请各个领事馆的酒会旁晚举行,准备工作从下午就要开始。


他还要去确定一下各个领事馆收到请柬后的电话确认回执。


可是张力行刚刚走到门口就被钱小宝堵住了。


“张大哥,麻烦你一点事。”钱小宝笑嘻嘻的说道。


“我打算借用你的房间放一点东西。这些东西晚上酒会的时候有急用。”钱小宝说道。


“什么东西?”张力行问道。


钱小宝一闪身露出身后的两个半米见方的木箱。


不由分说钱小宝就把两个木箱吃力的抬进张力行的房间。


“这是什么?”张力行警惕的问道。什么重要的东西需要放在他的房间里?


钱小宝打开木箱的一条缝,丝丝缕缕的白气冒了出来。张力行也感觉到了一丝寒意。


“这里面是冰?”张力行马上醒悟过来。酒会的时候无论是把整瓶酒冰镇一下还是把冰块直接加入到酒杯里都需要大量的冰。 https://m.geilwx.com给力小说文学网


“我跟张大哥说实话。老钱那个老王八想陷害我。他欺负我第一次采买没有经验不把需要买冰块的事情告诉我!”钱小宝气愤的说道。


张力行在热内夫人安排事情的那天转手把单子交给老钱的。


买冰块这样理所当然的事情热内夫人是不会写在单子上的。而钱小宝却不会知道。


张力行在钱小宝身上感觉到了杀气。


“不要闹太大”张力行劝道。


“我才不会闹。不一声不响的解决事情还是男人吗?”钱小宝冷笑着说道。


张力行走到会客厅的时候正好看见老钱正指挥着佣人们把刚刚送来的鲜花摆放在客厅里。


他急忙快步的走出了领事馆。


离酒会还有半个小时的时候就陆陆续续的有汽车停在领事馆门口。


热内夫人准备出去与丈夫一起迎接客人之前吩咐准备酒水。


一个二十多岁的俄罗斯女佣找到钱小宝用流利的东北话说道:“老钱让我问你,让你买的冰块你放在哪里了?现在客人到了,马上就要用!”


钱小宝立刻睁大眼睛说道:“冰块?老钱没有让我买冰块啊!”


“哦!”女佣惊叫一声捂住了嘴巴。然后她就快步跑了出去。


不一会老钱像一阵风一样走了进来。


“你没有买冰块?这可怎么办啊,现买已经来不及了!你这孩子年纪轻轻的怎么就丢三落四的!”老钱说道。他并没有疾言厉色而是像长辈一样的埋怨。


如果现在钱小宝还是一无所知的状态很可能会因为真的是自己忘记了。


“可是你真的没有告诉过我啊!”钱小宝委屈的说道。


这时候已经有好几个佣人围了过来。


“我怎么会没有告诉你?哪一次酒会不准备冰块?你这孩子这么简单的事情你都办不好!”老钱痛心疾首的说道。


昨天请吃饭的二十块钱都喂狗了!钱小宝心里暗骂。


听到消息的热内夫人带着翻译张力行也急匆匆的赶来。


张力行一脸的不自然。


“没有卖冰块吗?”热内夫人问道。


张力行翻译的时候看着钱小宝。而钱小宝却装作一脸委屈的不说话。


“夫人,小孩子贪玩一下子就给忘了!你不要怪罪他,我马上就去想办法!半个小时之内我就把冰块搞到!”老钱说道。


张力行一边翻译老钱的话还是偷眼看着低头不语的钱小宝。


老钱说完这句话又像一阵风一样的消失了。


“你太让我失望了!”热内夫人看着钱小宝哀怨的用法语说道。


“哦,我想起来了!冰块!冰块我买了!我这就去取来!”钱小宝突然像是灵魂归体一样说道。然后他就冲向张力行的房间。


可惜的是,老钱没有看见这一幕。


一辆奔驰汽车准点停在法国领事馆门口。


汽车上下来两个人迈着整齐的步伐走向门口的热内夫妇。


热内先生和热内夫人眼睛里都露出一丝鄙夷。


“喜欢正步走的德国人来了。”热内先生小声的对夫人说道。


跟在德国领事赫尔曼身边身穿军服的人就是刚到哈尔滨上任没有多长时间的武官冯德布劳恩。也就是舒尔茨要接近的对象。


热内夫妇的眼睛都落在德布劳恩的裤子上。裤子侧面长长的红布条一直延伸进锃亮的高筒皮靴里面。


这是德国陆军参谋部军官穿的军服。这说明德布劳恩曾经在参谋部待过而且引以为傲所以才一直穿在身上。


热内夫妇又互相交流了一个眼神。


十几个领事馆的客人都陆陆续续的抵达了。


热内先生站在主位上举起一杯香槟微微转身对拿破仑的半身塑像表示敬意后说道:“第一杯酒敬伟大的皇帝陛下!”


德国领事赫尔曼小声对德布劳恩介绍道:“热爱自由的热内先生心里的英雄只有一个就是暴君!”


这个时候老钱用人力车拉着两箱冰块赶到领事馆门口。这个速度太快了。应该是他事先准备好了藏在附近的。


可是他惊奇的发现会客厅里已经摆好了一盘子一盘子的冰块!


钱小宝从黑暗中走出来。


“我已经想起来了。你的确跟我说过要买冰块。我也的确是买了,只是一着急忘了。”钱小宝笑着说道。


老钱睁大眼睛看着钱小宝。这个整天笑嘻嘻的小子原来比他想像的难对付的多!


酒像润滑剂一样使气氛变得融洽。本来不太友好国家的领事们也端着酒杯在一起谈笑风生。


留声机里播放着法国作曲家圣·桑的乐曲。


可是站在角落里准备随时应付状况的钱小宝却看见当一个领事笑容可掬的走向另一个领事的时候,另外一个领事却远远的躲开了。


“他们两个是谁啊?”钱小宝问身边的张力行。


“前面的那个是立陶宛的领事,后面的那个是苏联的领事。”张力行漫不经心的答道。


酒会一直持续到凌晨才结束。


老钱迈着沉重的步伐向家走去。他的心情既沮丧又忐忑。


一个黑影从角落里钻出来。


“老钱大哥,用不用我送你回家啊?”那个人笑着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