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抗战之草莽英雄 > 第四十六章 挖坑一

第四十六章 挖坑一

作者:不稳定平衡 返回目录

翻译张力行吓了一跳。这小子怎么一见面就敢对女人说亲爱的。


不过他马上就反应过来了。洋人不就是喜欢这种敢说敢干浑身都透着臭不要脸气息的人吗?


果然,热内夫人听见钱小宝这么说也先是一愣然后就用手帕捂住嘴笑了起来。


“就是他了。”热内夫人指着钱小宝笑着说道。


在她看来这个新来的年轻人与老钱比起来,满脸沧桑的老钱世故油滑的老钱很讨厌。


老钱拿着菜单走出来的时候脸色阴沉。看来这个小子真有可能取代他。


挡人财路胜过杀人父母。老钱决定对眼前的这小子不再客气,玩一次阴的让他彻底滚蛋!


他低头看了一会菜单笑着对钱小宝说道:“小兄弟,还有三天时间不着急!烤乳猪这些菜提前告诉餐厅,当天做当天让他们送来就行。只不过各种酒要提前准备。现在就要去购买,我带着你去,也让你认认门儿。等店家都认识你了,以后你一个人去就可以了。”


听老钱说的话完全是在为钱小宝着想。听不出来一点毛病。


老钱带着钱小宝在哈尔滨各外国人开的店铺里买了七八种几十瓶的洋酒。又在几家西餐馆里定了菜约定好了时间。


在花店里预定了各色鲜花后,老钱把单子交给钱小宝说道:“上面的东西都买齐全了,地址你也都知道了。以后你就按上面的地址取菜取花就行了。什么事情都是一回生,二回熟。有了这一次,下一次你自己就会了。” https://m.geilwx.com给力小说文学网


钱小宝感激的说道:“多谢老钱大哥指点!改天我请你吃饭。”


晚上回去的路上钱小宝特意买了几个包子路过乞丐躺着的地方时把包子放在乞丐身边。


乞丐转过头看了钱小宝一眼。钱小宝看着乞丐花白的头发和那张满脸胡须不知道多少天都没有洗过的脸,更看着乞丐的一双大的像蒲扇一样的手。


两个人就这样对视着却谁都没有说话。最后钱小宝缓缓起身边说边小声说道:“可惜了,有这样一双手怎么会要饭吃?”


在茶楼里与关小爷见面一起听戏的时候钱小宝有些炫耀的说道:“兄弟我现在在法国领事馆找到了一份差事。专干采买,这一天可把我累坏了!”


果然,关小爷用难以置信的目光看着钱小宝:“你的路子够野的!居然都钻营到了法国领事馆?”


看见关小爷好像并不相信,钱小宝决定加一点料。他掏出口袋里的单子递给关小爷过目。


“这上面都是洋文你也认识?”关小爷笑着打趣道。


“管他上面写的是什么!到店里指着上面的洋文就问他们OK?他们点头说OK就完了。”钱小宝满不在乎的答道。


关小爷笑着点头。可是他看着看着却微微蹙眉。


“有哪里不对吗?”钱小宝问道。


“看样子是办大的餐会。可是我总觉得上面少一点东西。”关小爷说道。


“少什么?”钱小宝又问。


“无论是喝葡萄酒还是威士忌都要有冰啊。现在是五月份,冰一定要提前准备好。”关小爷答道。


看着钱小宝还是一脸懵懂和满不在乎的样子,关小爷解释道:“没有冰块可不是小事。对外国人来说就像做菜没有放盐一样!”


“五月份哪里还有冰?”钱小宝问道。


关小爷像是看着傻子一样说道:“只要有需求,只要有需求的人有钱,那么什么都不是问题。何况现在还有冰箱。”


钱小宝对关小爷说的冰箱没有在意。他认为无非就是装冰的箱子。


他现在的脑袋里浮现出了老钱那张笑眯眯的脸。


“这个老小子不会是挖了一个坑算计我吧?”钱小宝摸着下巴自言自语的说道。


关小爷出生在大户人家。从小到大从来没有离开过佣人。更见识过家里那些人之间的勾心斗角。


“兄弟啊,你这个差事有赚头啊。”关小爷拿着单子叹气说道。


钱小宝和关小爷分手后去找小林熏。


“燕子,给我拿二十块钱我有急用。”钱小宝央求道。他现在才明白谁掌管钱财谁就是大爷的道理。


小林熏毫不犹豫的掏出二十块钱递给他。


“你怎么这样痛快?”钱小宝诧异的问道。


“看你的样子就是真的有急用。”小林熏答道。


钱小宝惊讶的睁大了眼睛。小林熏居然有这样神奇的观察本事!


夜里钱小宝返回住处的时候又一次路过乞丐安身的地方。可是原来睡觉的地方空空如也。深更半夜街上也没有几个人,这个乞丐又到哪里乞讨去了?


第二天,钱小宝拉着老钱到饭馆里大吃了一顿。


大家都姓钱,五百年前是一家嘛。以后请老钱大哥好好关照。


看着吃的满面红光的老钱,钱小宝心里暗想这件事最好是自己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那么这顿饭就当做是自己向老钱赔礼道歉。


第二种情况就是老钱的确是想坑自己。可是吃了这顿饭以后心里惭愧暗中补救把坑填平了。那么钱小宝就装作什么事情都不知道继续跟老钱交好。


第三种情况是老钱吃了他的饭却继续挖坑等着自己跳下去。那么到时候就不要怪我钱小宝下死手!


钱小宝扶着喝得里倒歪斜的老钱从饭馆里出来准备送他回家。可是走到大街上却发现路上的行人少了很多,日本宪兵和警察在大街上来回巡查盘问过往的行人身份。


还是凭着老钱身上的那张保安局证件两个人才顺利的通过。


“兄弟,又出什么事了?”老钱含含糊糊的问检查证件的警察。


“昨天半夜从慰安所出来的两个日本军官失踪了。今天中午才在一个臭水沟里找到他们。这两天没有事情就不要出门了。”警察答道。


钱小宝送完老钱回去的时候憋了一肚子气。这个老钱居然还是绝口不提买冰块的事情!


这老小子要一条路走到黑就不要怪我到时候手黑!


钱小宝突然站住了。那个蓬头垢面浑身恶臭的乞丐又躺在那个地方。


路过的警察无不一脸厌恶绕开他从远处走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