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抗战之草莽英雄 > 第四十二章 肥缺一

第四十二章 肥缺一

作者:不稳定平衡 返回目录

舒尔茨从江滨公园走出来。


今天是他与上级安排给他的报务员接头的日子。可是他在规定的时间和地点并没有见到报务员。


舒尔茨并没有太在意。这样的事情在情报工作中经常遇到。很可能是因为什么原因让报务员耽搁了。


即使是最坏的情况出现也就是报务员被捕也不会危及到他的安全。因为报务员根本不可能知道他的身份。


舒尔茨来到哈尔滨开诊所已经三个月了。他并没有急着找机会去接触德国领事馆的武官德布劳恩。这样显得太心急了不好。


这段时间反而是他最放松的时候,只要专心做好诊所的事情就行了。


只是哈尔滨不是绥芬河,在这里开西医诊所的人非常多竞争也非常激烈。再有就是药品进货的价格很高而且不容易搞到。


舒尔茨现在时不时的想起那个夜晚来敲他的门给他送药品然后拿着几十块钱就满意离开的那个小子。


在遍地密探和警察的哈尔滨是不可能有这样的事情发生的。


一辆无线电侦测车从道路上驶过。这是今天舒尔茨看见的第二辆。


自己的身边有了电台以后情报工作方便多了可是也增加了危险性。 一秒记住小说网址m.geilwx.com


在绥芬河想脱身很容易根本不用过边境只要逃进苏联控制的在绥芬河的铁路机构就行了。


可是在哈尔滨,如果身份暴露了就很难脱身了。


舒尔茨装作在街上闲逛经过观察没有发现身后有人跟踪才放心的返回他在买卖街的诊所。


河野春枝在自己的家里接待了从日本来的秘密客人——军部的羽田中佐。


“河野前辈在中国已经有四十年了。是在关东军还没有建立的时候已经就在这里了。前辈怎么看今天的关东军?”羽田问道。


“我明白你的意思。更明白你今天的来意。现在还不到军部担心关东军的时候,可是将来就不知道了。”河野春枝答道。


“是啊,整个东北比日本本土大很多,资源也丰富。再加上关东军里个别不听话的家伙。”羽田欲言又止的说道。


“小仓,名古屋,仁川,奉天……”羽田接着说道。


河野春枝知道羽田说这句话的意思是日本控制下的四个最大的兵工厂,关东军就掌握了其中的两个——仁川金森和奉天兵工厂。


而且现在日本陆军的精锐也大部分集中在东北。


“听说橘朴先生身边增加了保护的人。”羽田接着说道。


“你们要对橘朴动手吗?千万不要!他已经是一个快六十岁行动不便的老人了。”河野春枝问道。


橘朴半身不遂已经很长时间了。


羽田摇摇头:“据我所知上面没有这样的打算。只是他们加强保护的本身让人担心啊。”


“时间长了离心离德是必然的。可是现在还不到时候。只要保持警惕就足够了。”河野春枝说道。


两个人的对话都是点到既止。可是要表达的意思两个人都清楚的很。


“军部担心的是关东军里那些二二六的同情者。这样的人关东军情报部里也大有人在!前辈一定暗中关注这一点!”羽田微微鞠躬说道。


“我知道了。”河野春枝点头说道。


最后说的话才是羽田今天到这里拜访河野春枝的目的。


满洲国保安局名义上是独立机构。但是实际上完全被日本人操控。


斋藤恒七少佐名义上是哈尔滨保安局的参事实际上是保安局的控制者。


斋藤恒七到办公室的第一件事就是把行动科科长秦玉禄叫到办公室。


“我记得以前你曾经汇报说法国领事馆负责采买的人是我们的人?”斋藤问道。


“是”秦玉禄答道。


“换人,马上换另外一个人。”斋藤干脆利落的说道。


秦玉禄心里一惊。


一个机构里面位置有好有坏。情报组织更是这样。


比如说情报员派遣就是很可能送命的事,但是明知道送死被派遣的人也必须要去。


但是机构里自然也有好差事。


哈尔滨有十几个国家的领事馆。几乎每一个领事馆都有日本人暗中盯着。


监视苏联领事馆是最累的。英国美国和德国领事馆其次。


而这些暗中监视的人里面负责法国领事馆采买的人却是一个大大的肥差!


情报任务几乎没有却有大把的油水可以捞!


“少佐,您要安排的人原来是干什么的?”秦玉禄问道。


可是他的问话迎来的却是斋藤严厉的目光!吓得秦玉禄浑身一抖。


“少佐不要误会!我并不是要打听任务内容,而是这个位置做起来没没有那么简单!”秦玉禄急忙解释道。


“外国人难伺候的很!”秦玉禄脱口而出说道。说完之后他才发觉这句话问题更大!


“我当然说的不是日本人了。咱们日满一家亲嘛。我说的是西洋人!”秦玉禄急忙打圆场。


“给西洋人采买东西,葡萄酒有很多种,白兰地威士忌又有很多种!就连伏特加苏联的和波兰的都不一样!”秦玉禄解释道。


“什么时候喝什么酒西洋人讲究的很!还有鱼子酱松露香水等等等等,一个外行一时半会根本搞不明白!这就是我问您安排的是什么人的原因。”秦玉禄说道。


斋藤点点头,他觉得秦玉禄说的很有道理。可这是河野前辈亲自安排的人,那么就要必须执行!


“这是情报本部安排的人,无论怎样都必须执行!”斋藤斩钉截铁的说道。


看来安排的这个人根子还挺硬!秦玉禄暗想。


可是他眼睛转了转马上说道:“我能不能给少佐提一个建议,当然完全是从工作出发!新派到法国领事馆的人先让他给负责采买的老钱打下手怎么样?等他熟悉工作以后我再把老钱撤下来让他顶上去。这样,法国人也不会怀疑。您看这样做怎么样?”


斋藤想了想缓缓的点头。


秦玉禄马上满脸都是笑容转身就要向外走。


“站住!”斋藤厉声喝道。


吓得秦玉禄急忙转身面对斋藤打了一个立正。


“这个老钱跟你是什么关系?你没少从他那里得到好处吧?否则你怎么会对什么酒啊,鱼子酱和松露这么熟悉?”斋藤缓缓的问道。


“哪里!少佐,我可是个廉洁奉公的人啊!”秦玉禄叫屈道。


“如果少佐不相信,今天晚上我就请少佐去吃西餐。到时候你就看见了,我连刀叉都不会用!”秦玉禄接着说道。


“好,就这样说定了。你可以出去了。”斋藤满意的挥手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