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抗战之草莽英雄 > 第三十二章 鬼门关二

第三十二章 鬼门关二

作者:不稳定平衡 返回目录

钱小宝浑身抽搐。如果不是被固定在墙上,他现在一定像烂泥一样倒在地上。


除了血以外还有其他液体顺着大腿向下流淌。


“死丫头!想害死我!”钱小宝咬牙骂道。


他现在肠子都悔青了。如果逃进大山里,日本人一时半刻都抓不到他。


不过已经走到这一步了也只能一条路走到黑了。


两个十一师团的军医进来给他仔细的上了药包扎了伤口。


又有人进来喂钱小宝喝了半碗粥。钱小宝吧唧吧唧嘴觉得粥还有些甜应该是放了糖。


然后就是面带微笑的武田德昭走进来问话。


钱小宝和小林熏早已经统一了口径。钱小宝对于大多数问题都是直接摇头说不知道。


一个小时后武田德昭出去了,笑弥勒周兴富又走了进来。


周兴富伸出胖乎乎的右手慢慢的握成拳头说道:“小兄弟,就是一只蛤蟆我也能把它握出一碗尿了。有什么话你还是痛快点的说了吧。” https://m.geilwx.com给力小说文学网


“我什么都不知道,你让我说什么?你要是不怕你老娘守寡就不要对我客气!”钱小宝骂道。


到了这个时候,钱小宝彻底的暴露了他的本性。


周兴富两只胖手互拍了几下给钱小宝鼓掌。


“既然你这么硬气,那我也不能不给你面子!我给你上一盘硬菜!”周兴富笑着说道。


河野春枝得到消息后紧急从明水赶到密山。


根据情报部的档案,老张的老家就在明水。


可是河野春枝在明水没有找到老张任何一个亲戚朋友。只有一个老人依稀记得很多年前老张曾经在明水的小学校当过教员。后来就突然消失了。


河野春枝觉得自己的怀疑没有错。这个老张身上的疑点越来越多了。


她借用当地关东军的汽车火速赶到了密山。一到目的地河野春枝马上召集所有情报本部派来的人开会。


“那个老张现在还没有找到吗?”河野春枝开门见山的问道。


“没有。这个人仿佛突然就消失了。很可能被抗匪杀了灭迹了。”武田德昭答道。


“他不是被杀了。他是逃了。我这一次突然离开这里就是去调查他的。对那几个情报点完全了解的只有森田朗和老张。他们两个里面必有一个是泄密的人。你们说应该是谁?”河野春枝问道。


“不过按说老张继续潜伏在森田朗的身边才更有利。可是他为什么突然发动?这是我没有想明白的。而且对他的怀疑我没有告诉过任何人。”河野春枝接着说道。


所有的人都沉默了。如果老张是敌方的情报人员那么一切就都合理了。


“我觉得那个小子很可疑。右手上的老茧特别厚,他要是没有摸过枪打死我也不信!还有,这小子一身的匪气是哪里来的?”周兴富插嘴说道。


“他本来就是土匪嘛。”河野春枝答道。


在场的人又是一阵沉默。


“森田朗真是自尽死的吗?”河野春枝又问。


一个军医站起来答道:“看样子是用绳子吊在房梁上自尽的。不过我发现他有中毒迹象,经过检验毒物是卤水。不过我觉得他身体里的卤水不至于致命。这就是我感觉奇怪的地方。”


卤水是做豆腐的原料。只要是做豆腐的地方就需要卤水。森田朗的杂货铺里也卖卤水。


“老张是跟着森田朗很多年的人。出了这么大的失误森田朗自尽谢罪也是很可能的。”河野春枝说道。


“只是他为什么会自尽两次?”河野春枝像是自言自语的说道。


河野春枝去见钱小宝。如果她不是事先知道挂在墙上的那个人就是钱小宝那她绝对认不出来他。


钱小宝现在浑身上下没有一块好地方。


河野春枝刚到东北做情报工作的时候就混入到土匪中间。也许这就是她一眼看中钱小宝的原因。甚至对钱小宝的土匪性格还有一点莫名其妙的好感。


“怎么样?你这小子皮子紧,这些天给你松松皮子,舒不舒服?”河野春枝问道。


钱小宝的眼睛已经肿得睁不开了。他艰难的侧过头耳朵朝向河野春枝的方向。


“老乞婆!我现在这样都是你害的!你不得好死!”钱小宝骂道。


“听你说话的声音精神头儿还很足。看来还能再打两天!听说这两天你骂不绝口,我就让你骂个够。”河野春枝说道。


钱小宝很聪明,他已经从河野春枝的话里面听出事态缓解的意思。


“莫名其妙的就把我抓起来。还让我交代,我什么事情都不知道交代什么?”钱小宝叫屈道。


“我走的时候让你盯着他们三个人。你就没有什么发现?”河野春枝问道。


“这么短时间能看出来什么?我只看见掌柜的那个老小子不怀好意整天色眯眯的看着燕子。”钱小宝答道。


河野春枝只凭借女人的直觉就认为钱小宝没有撒谎。现在回想起来这也是一见面小林熏哭着求她带着她离开的原因。


“你在老张身上就没有发现什么吗?”河野春枝又问。


“那个家伙一脚也踢不出来一个响屁!一天也和你说不上一句话,整天低着个头。那天早上掌柜的让他去二人班送货快去快回。结果他走了以后再也没有回来。”钱小宝答道。


“看见他迟迟不回来,掌柜的就着急了。他一个人跑到西门外去接人,天黑以后才回来。回来以后就在自己房间里像老和尚打坐一样一声不吭。第二天早上燕子喊他吃饭,一开门就看见他吊在房梁上面。”钱小宝接着说道。


钱小宝的话里半真半假。假的那部分是他与小林熏串通好的。


“当天晚上他没有吃东西?”河野春枝追问道。这个问题很关键。


“没有!燕子问他的时候,他说一个人在外面已经吃过了。”钱小宝答道。


河野春枝紧紧盯着钱小宝。可是钱小宝那张肿得像发面馒头一样的脸根本看不出来表情。更看不出来有没有撒谎!


河野春枝又去找小林熏问话。


站在门外的武田德昭听见的是小林熏呜咽得令人心碎的哭声。


“八嘎!”武田德昭忍不住骂道。


当天夜里钱小宝被送进第十一师团在北大营的医院。


当房间里只剩下两个人的时候,小林熏悄悄的把手伸进被子握住钱小宝的手。


钱小宝像个瞎子一样微微晃着脑袋小声问道:“鬼门关,过了?”


“过了!”小林熏平静的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