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抗战之草莽英雄 > 第三十一章 鬼门关一

第三十一章 鬼门关一

作者:不稳定平衡 返回目录

钱小宝的心情慢慢平复下来,思路也变得清晰了。


“你原来知不知道他是日本人?日本人在东北做生意的也有很多,这个老家伙为什么装扮成中国人?”钱小宝问道。


小林熏犹豫了一下然后决然的答道:“我知道。其实我们都是日本人。”


钱小宝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你们?你是说你也是日本人?那个老张也是日本人?”


“老张不是。我是说孙大婶也是日本人。”小林熏平静的答道。


“什么?钱小宝的下巴都快掉到地上了。


他与那个老死太太在横道河子认识然后结伴一路坐火车到这里。河野春枝烟袋不离手,嘴里的那一口黄板牙没有十年以上的时间抽烟抽不出来。


而且河野春枝说话的时候东北话里还带着一点山东口音。东北人大部分都是从山东闯关东来的。


这样伪装就更像了。


说很容易。可是真要做到这一点真是千难万难。


而且包括河野春枝在内还有森田朗和小林熏,他们的衣食住行完全没有让钱小宝看出破绽。 给力网址m.geilwx。com小说阅读


“你们这是为什么?”钱小宝不解的问道。


“这里是关东军情报部的据点。他们都是关东军情报部的人。”小林熏答道。


钱小宝的脑袋嗡嗡直响。没想到他竟然一头钻进了贼窝里面!


要不要把面前的日本丫头杀了?


看着小林熏瘦弱的身子苍白的脸,钱小宝有些下不去手。


他转身就要走。手枪和刺刀让他藏在了横道河子旅店里面了。他要尽快偷偷赶回横道河子把范文贵这个混蛋干掉!


小林熏上前死死的拉住他:“如果你现在跑了,那么这里发生的一切的事情就都与你有关!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很快满洲国每一个警察和密探手里都会有你的照片!”


钱小宝一愣,他想起了在横道河子拍照片办良民证的事情。


日本人手里一定保留了他的照片!


“只要照我说的去做就不会有事!”这是小林熏今天晚上第二次对钱小宝说这样的话。


武田德昭从小窗外用冷峻的目光盯着坐在刑讯室里的小林熏看了很久。


收到电报后关东军情报本部火速派他还有其他几个人坐火车赶到密山。


“有多久没有给她吃饭了?”武田德昭问身边的军官。


“将近两天了。”军官答道。


“现在就去准备,而且要做的好一点。等我在里面的命令。”武田德昭说道。然后他推门走了进去。


武田德昭走进去那一刻脸上立刻出现了笑容。


“你不要紧张,我只是简单的问你几个问题走一下过场。然后就会让他们放你出去。”武田德昭笑着说道。他的语气温和眼神温柔就像是看着自己的妹妹一样。


“你的哥哥小林军曹我很熟悉。我们两个还在一起战斗过。”武田德昭扬起头感慨的说道。仿佛他在回忆他与小林军曹在一起的美好时光。


“哦,对了。你吃饭了吗?”武田德昭像是突然想起来似的问道。


小林熏低着头摇了摇。


“混账!”武田德昭腾的一下站起来骂道。


“来人!来人!”武田德昭喊道。


早就等在门口的军官推开了门出现在门口。


“快去给小林熏小姐准备饭,要准备的好一点!”武田德昭吼道。


武田德昭的头转向门口的时候小林熏迅速的抬头看了他一眼然后又迅速的低下头。


在随后的时间里武田德昭只是与小林熏说着他哥哥小林军曹的事情,一句关于情报站的事都没有问。


二十分钟后军官端进来一碗白米饭一盘鱼和一碗酱汤。


“快点吃吧。”武田德昭把饭菜推到小林熏面前说道。


“你最后一次看见老张是什么时候?”武田德昭突然问道。


他就是要在小林熏最放松的时候问这些问题。


“前天早上。他赶出驴车出去后就再也没有回来。”小林熏一边吃饭一边答道。


“你是什么知道森田朗自尽的?”武田德昭又问。


“昨天早上。我走进到他的房间喊他吃饭的时候。我看见他挂在房梁上。”小林熏答道。


……


一个小时后武田德昭离开了刑讯室。他似乎忘了吩咐下面的人把小林熏放出来。


武田德昭心里有些遗憾。一个小时的时间他从小林熏的嘴里什么都没有得到。


不过他并不感到着急而是走下楼梯向地下室走去。


四肢被固定在墙上的钱小宝惊恐的看着一个矮胖的中年人笑眯眯的向自己走过来。


那个人晃了晃手里的钳子笑容可掬的对钱小宝说道:“小兄弟不好意思,我可要动手了。你扛不住的时候一定要告诉我一声!”


武田德昭悠闲的在外面看着笑弥勒在钱小宝身上施展手段。


笑弥勒周兴富在日本人没有来的时候就是哈尔滨警察局的一把好手。很多人一看见他站在面前吓得马上竹筒倒豆子。


日本人来了以后他马上就被日本人看中了。这一次本部也把他派来了。


好几个情报点被摧毁,情报员包括森田朗在内死了十几个。这绝对不是小事。


他们因为顾忌到小林熏的身份没有在她的身上使用刑具而是由武田德昭进行心理攻坚。


但是对钱小宝这个满洲人就没有这么客气了。虽然也知道他是河野春枝前辈正在考察的人。


半个小时后笑弥勒收工了。他放下手里的工具转身走出刑讯室。


他看见站在外面的武田德昭马上又露出笑容恭敬的掏出香烟递给武田德昭一只。


点燃后吸了一口烟武田德昭问道:“怎么样?”


“这小子一问三不知。他和别人一样也喊疼也求饶。不过……”笑弥勒说道这里停住了吐了一口烟雾。


“不过以我这么多年的经验,这小子身上一定有故事!”笑弥勒笃定的说道。


“有故事就要让他讲出来!总这样一直打下去效果太差。马上找军医给他上药包扎。然后我进去再用软的,然后你进去再用硬的!咱们反复交替,我就不信撬不开他的牙!”武田德昭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