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抗战之草莽英雄 > 第二十七章 初见小林熏二

第二十七章 初见小林熏二

作者:不稳定平衡 返回目录

森田朗一直以自己是满洲情报工作中的老资格自居。


现在听见河野春枝对他的严厉训斥才醒悟过来坐在他面前的人是到了日本军部和关东军司令部都要被起立迎接的人。


“你到这里两年多了吧?对敌工作毫无起色。敌方的情报人员在密山活动的十分猖獗,你们对此却一点办法都拿不出来!”河野春枝不停指责道。


“那些人依靠边境线神出鬼没实在想不出来更好的办法。”森田朗满头是汗的解释道。


河野春枝也缓和了神情。她知道森田朗在东北将近二十年了,可是还是混迹在情报机构的下层。他早已经没有刚开始工作时的锐气了。


“小林军曹已经失踪两年多了。在那之后你到这里接手他的工作。到现在还没有查出原因吗?”河野春枝问道。


“没有。小林军曹两年前去边境线对面接收一份重要情报然后就再也没有回来。现在只能断定他已经死了,至于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现在还没有查清楚。”森田朗答道。


“我很早就认识小林军曹。二三年大地震的时候,他的家里只剩下了他和刚出生不久的小林熏。两个人相依为命,小林军曹到了东北后也把小林熏带到了这里。上面对小林熏有什么安排吗?”河野春枝问道。


“没有。小林熏从小就在这里长大,她与本地的孩子没有任何区别。她留在这里能做一些杂事还能帮助我掩护身份。”森田朗答道。


“据我所知,她原来在学校里读书,现在为什么不去了?”河野春枝接着问。


“店铺里的事情太多很需要她留在这里帮忙。再过两年我打算给她报名让她去挺身队。”森田朗说道。 给力网址m.geilwx。com小说阅读


河野春枝瞪大眼睛吃惊的看着森田朗。


森田朗也毫不畏惧的迎接着河野春枝的目光。


“所有的大日本国民不都应该为了帝国的利益奉献出自己的一切吗?”森田朗反问道。


河野春枝心里也不由得涌起一阵悲凉。像她这样为日本做出过巨大贡献和牺牲的人将来死后在神社里也不会有一个位置。


连她都是这样,更何况小林熏这个随军家眷。难道女人就不是人吗?


“那个你派去接我的老张跟了你十多年了吧?他表现的怎么样?”河野春枝问道。


“他是我十几年的时间里在满洲招募的满洲情报人员里最好的一个!这些年他从来没有出过差错。绝对可以信任!”森田朗干脆的答道。


河野春枝点点头说道:“这些天我要四处转转,每一个情报据点都要检查一遍。你把那辆驴车留给我就行了。”


“我让老张跟着你保护你的安全。”森田朗说道。


“不用!有我带来的那个小子跟着就行了。”河野春枝出口拒绝。


“前辈,你带来的那个人是怎么回事?”森田朗问。


“他是我现在还在考察的人。过段时间我要执行一个十分重要的任务需要他这么大年纪的人掩护我。我把他留在这里的时候你就安排他做一些店铺里如常的杂事。当然,你要暗中盯紧他!”河野春枝答道。


过了很长时间森田朗才从房间里出来。


“燕子,你过来一下。小宝,你也来一下!”森田朗喊道。


正守着铺面的女孩子急忙走过来。钱小宝也从他与老张合住的屋子里出来。


“他是新来的,以后就在我们这里干活。店里所有东西的价格你都要介绍给他。有人来的时候你让他练练手,你在旁边盯着。钱由你来收。”森田朗说道。


燕子干脆的答应着带着钱小宝去前面铺面。


日本人占领东北后日本货迅速全面的占领东北市场。他们把山海关以南商品进入东北的通道完全堵死了。


摆在铺面最显眼位置上的是几口大缸和成匹的布料。


大缸里面装的是煤油。普通人家里晚上照明大多用煤油,耐烧而且油烟比较少。


角落里还放着锄头镰刀麻绳麻袋等农用物资。日本人用现代化机械能力制造出来的东西的确比本地手工做的好,也让那些祖祖辈辈靠铁匠木匠等手艺吃饭的人没有了饭碗。


燕子一样一样物品介绍着,钱小宝跟在后面频频点头。


燕子突然想到一个十分关键的问题。


“你认识字吗?”燕子问道。


钱小宝脸涨的通红摇了摇头。


“你会算账吗?”燕子又问。


这一次钱小宝点点头。


燕子想了想说道:“以后我把价钱写在纸上摆在货物旁边。这样你以后就容易算账了。”


钱小宝偷眼看着眼前这个比他矮一头的女孩子。


脸色苍白身子单薄,洗的发白的花布袄上打了两块补丁。棉裤上的膝盖处也打着补丁。


一个做买卖人家里的女孩子穿着怎么这样寒酸?钱小宝心里很纳闷。


老张总是低着头不说话整天都是一副一脚也踹不出一个屁的样子。


河野春枝在与森田朗谈完话后心里隐隐总有些不安。


几十年情报工作的经验让她养成了十分敏锐的直觉。她总觉得哪里好像出了问题。


森田朗把自己住的屋子让给了她。河野春枝一个人坐在屋子里反复想着这几天发生的事情,想要从中找出让她心里不安的原因。


燕子悄悄的走进屋子用日语说道:“前辈……”


河野春枝霍然抬起头压低声音厉声说道:“这里不是日本!你哥哥活着的时候是怎么教你的?无论什么时候都要说中国话!”


她不光是恼怒女孩子说了日语,更恼怒她打断了自己的思路。


“是,前辈。”燕子急忙改口说道。


看着在自己面前瑟瑟发抖的女孩子,河野春枝缓和语气小声问道:“小林熏,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前辈,这一次拜托您一定要带我离开这里!拜托了!”女孩子深深的鞠躬带着哭腔说道。


“你的哥哥小林军曹已经为帝国献身了。等我处理完这里的事情争取带你离开这里。”河野春枝说道。她好像已经答应了,可是又没有把话说死。


小林熏既怀着希望又有些失望的离开了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