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抗战之草莽英雄 > 第十七章 胡子来吃杀猪宴二

第十七章 胡子来吃杀猪宴二

作者:不稳定平衡 返回目录

姜国富家的大肥猪在猪圈里焦躁不安的来回乱窜。


今天早上一反常态的是女主人没有给它喂食。而且有好几个生人走到猪圈旁边用不怀好意的目光盯着它看。


钱小宝懒洋洋的走到隔壁院子里。


院子里包括姜国富在内有三个男人蓄势待发等着抓猪了。


姜国富的老婆手脚麻利的关上了院门,防止猪从院门跑出去。


“人都到齐了,抓猪吧!”姜国富握着一根棒子说道。


他和万家兄弟两个走到猪圈旁边打开闸板。


姜国富用棒子在肥猪后背上猛打一下想把猪赶出来。等肥猪出闸口的时候万家哥俩正好一左一右抓猪。


可是肥猪像是有灵性一样死活都不肯从猪圈里跑出来。


姜国富隔着栅栏用木棒打着在猪圈里四处乱窜的肥猪不一会就气喘吁吁了。


“最好是有人进入把猪赶出来。”姜国富看着钱小宝说道。 https://m.geilwx.com给力小说文学网


钱小宝低下头看着自己那双崭新的棉胶鞋。


让自己进猪圈踩着猪屎跟一头猪搏斗,钱小宝死也不会进去。


“小宝身子单薄还是你自己进去吧。”姜国富的老婆对自己丈夫说道。自从得了两盒洋火,她现在对钱小宝的印象很好。


听见自己的老婆居然帮着外人说话,姜国富心里火冒三丈。可是他又不能让别人看出来自己在吃醋只能弯下腰从闸口钻进猪圈。


心里有火的姜国富不能对自己的老婆发火现在正好拿猪撒气。


他抡起手里的棒子用足力气猛打那头死到临头的大肥猪。


棒子像雨点一样落在猪身上。它逃无可逃只能向闸口奔去。


半个身子刚刚钻出闸口,万家哥俩就扑到猪身上,死死的抱住猪脖子搂住它的腰。


整天干活的人力气就是大。二百多斤的猪被两个人束缚得无法动弹只能嗷嗷直叫。


“快一点帮忙!”姜国富的老婆对钱小宝喊道。


钱小宝冲过来从后面压住猪胯骨让猪的两个后蹄不能蹬地。瞬间就把肥猪压在地上。


“找绳子把四个蹄子捆住!”女人接着喊道。


姜国富阴沉着脸钻出猪圈抽出腰间早就准备好的绳子手脚麻利的把肥猪的两个前蹄和后蹄用两个死扣绑紧。


现在这头猪只能躺在地上哼哼了。


“快去找老林家大叔来杀猪,放猪血!”姜国富说道。


杀猪,放猪血,灌血肠那也是技术活。在这个七户人家的村子里数林长岭的手艺最好。


村子里的人陆陆续续都来了。


钱小宝仔细数了一下。一共有六户人家聚在院子里面,单单只少了村子最西头的老赵家没有来。


应该不是没有来,而是姜国富根本没有邀请才对。


钱小宝暗骂姜国富小心眼。


人多力量大。


几个人合力把大肥猪抬到案子上按住。


林长岭像是一位即将上阵的将军手持杀猪刀威风凛凛。


“按住两条后退!”这是林长岭对钱小宝说的。


“盆再靠近一点!”这是林长岭对端着大盆准备接猪血的二丫说的。


大肥猪知道它已经到了最后时刻了。所以也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挣扎。


它两条捆在一起的后腿奋力的向后一蹬。两只蹄子正好蹬在钱小宝的胸口!


只见钱小宝身体后仰直接倒飞出去七八米倒在地上。


院子里的空气像是凝固了,随后就爆发出哄堂大笑声。


看着别人倒霉不就是人生的一大快乐之一吗。况且还是这个让人讨厌的钱小宝。


只有二丫慌忙放下大盆跑过来搀扶钱小宝。齐二爷拄着拐艰难的走过来。


“不要动我,让我就这样躺一会!好像肋骨都断了。”钱小宝龇牙咧嘴的对二丫说道。


“看来还死不了。再来几个人,接着杀猪!”林长岭说道。


几个面带笑容的人重新按住大肥猪,林长岭手起刀落就向猪脖子捅去。


大肥猪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四只蹄子奋力一挣居然从绳扣里挣脱了出来!


下一秒钟,脖子上插着杀猪刀的大肥猪从案子上滚下来开始在院子里东一头,西一头的狂奔。


如果不是有院墙挡着,这头寻找生路的猪早就跑没影了。


猪血从脖子上流下来淌了一院子。所有的人都纷纷给这头狂奔的猪让路,都被它的气势吓住了。


在院子里来回奔了几次,大肥猪最后向人最少的地方冲过来。它对着已经被吓傻了的二丫拱了过去。


看它的气势,这一下能让二丫先在空中翻个跟头再狠狠的摔在地上。


“畜生!”


钱小宝骂了一声,然后伸脚踹向大肥猪插着杀猪刀的脖子。


那把杀猪刀就势深深的插进猪脖子里。


大肥猪在地上打了一个滚后再也站不起来了。它趴在地上不停的哼哼着,脖子上的伤口处一股股血沫子不停的流出来。


最后大肥猪趴在地上不动了——它终于死了。


剩下的活就是吹气剥皮,滴血剔骨,砍下猪头,剁下猪爪,再掏干净猪下水。


钱小宝被二丫搀扶进屋躺在炕上。


“唉,猪血流的满院子都是。今天是吃不到血肠了。都怨你爹杀猪的手把太差了!”钱小宝埋怨道。


林长岭听见钱小宝的话,他的脸都气绿了。


闻着猪肉炖酸菜的香味,所有的人都兴致勃勃的坐在屋子里聊天。只有钱小宝忍着胸口痛躺在炕上。


谁都没有注意到两个背着家伙的人悄悄的走进院子又走进了屋子。


前面的人明晃晃的背着一只步枪。后面的人背着一根用红布包裹的东西,看形状也应该是步枪。


“三老四少,快过年了,哥儿几个下山打食。趴冰卧雪的都不容易,赏我们几个大子儿,让我们回山上也过个好年。”


走在前面的汉子笑着对屋子里的人说道。


从厨房到里屋一共有六家二十多口人。大家都让眼前的一幕惊呆了。


胡子!进来的两个人是胡子!


“大哥!没看见杀猪了吗?我去找麻袋把这些猪肉都装进去扛到山上。锅里的猪肉炖酸菜用大盆装上端走!”后面的汉子说道。


两个土匪眼睛像刀一样在屋子里的每一个人脸上扫过。


所有的人都吓得低头躲避他们的目光。


林长岭整天在家里大骂钱小宝是土匪。可是现在他却像只小老鼠似的一动都不敢不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