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抗战之草莽英雄 > 第十六章 胡子来吃杀猪宴一

第十六章 胡子来吃杀猪宴一

作者:不稳定平衡 返回目录

等齐二爷又抽完一袋烟。房门砰的一声打开了。


二丫从里面气呼呼的冲出来回家去了。


齐二爷走回屋内看见钱小宝像条死狗一样趴在炕上一动不动。


在他身边还放着一根大号的擀面杖。


“怎么样?一张臭嘴!这回舒服了吧?舒筋活血!”齐二爷说道。


听见齐二爷说话,钱小宝才动了一下,像猪一样哽哽一声。


“林长岭那个老王八蛋当着儿子的面骂我,欺负我是老实人!”钱小宝说道。


齐二爷头一次听钱小宝说自己是老实人,他忍不住想笑。可是他马上明白了钱小宝的意思。


林长岭知道钱小宝是做人有底线的人才敢骂他的。如果钱小宝是无法无天做事心狠手辣的土匪,林长岭反而不敢骂他了。


不过齐二爷也理解林长岭的想法。


“庄户人家讲究勤俭持家,你这小子花钱大手大脚。庄户人家讲究勤劳,你给别人的印象就是好吃懒做。庄户人家讲究憨厚朴实,你小子油嘴滑舌。林长岭那样的人当然看不上你了。”齐二爷说道。 一秒记住小说网址m.geilwx.com


“村子里老万家哥两个憨厚朴实还能干活,林长岭为什么不把闺女嫁给他们?还不是嫌人家穷,拿不出二百块钱。他就是个老财迷!”钱小宝反驳道。


的确,就是因为二百块钱彩礼的事才让二丫始终没有嫁出去。


在这件事情上齐二爷反驳不了。


“我要真想娶二丫我就直接去她家里把手枪拔出来拍在林长岭面前。保准把那老小子吓尿裤子!什么要求他都能答应。”钱小宝恨恨的说道。


“别胡来!我问你,你今天爬上草垛是不是把上面的一个鸡蛋吃了?今天老姜家的媳妇看见我就没有好脸色!我一问才知道她上去捡鸡蛋的时候只看见了鸡蛋壳!”齐二爷没好气的说道。


钱小宝整天在外面跑,翻山越岭与日本人拼命,可是说到底他还是一个孩子。调皮捣蛋,总有这样或者是那样的毛病。


“小扣儿样!吃她一个鸡蛋就气成这样!”钱小宝说道。


齐二爷房子的西面那家姓姜。夫妻两个都二十出头的年纪。女人长的漂亮,就是心眼小不能吃半点儿亏。


男人叫姜国富,憨厚老实。只是因为老婆长的太漂亮所以盯的很紧。其他男人与他老婆说一句话他就发火,就是看一眼他也会生气。


因为这件事,姜国富没少与村子里的人发生矛盾。他只有跟齐二爷关系不错,毕竟齐二爷年纪大了又腿脚不利索不可能对他老婆有非分之想。


两个人正说话的时候,房门一响,一个二十出头的漂亮女人走了进来。


乌黑的头发梳的溜光,虽然穿着补丁衣裳可是也是浆洗的干干净净。


女人就像是没有看见钱小宝一样,她看着齐二爷说道:“二爷,明天就过小年了。家里面杀猪,记得过来吃血肠。”


说完这句话她转身就向外走。


“嫂子,先别走啊。”钱小宝一下子从炕上爬起来说道。


女人猛的转回头恶狠狠的看着吃了她一个鸡蛋的小王八蛋。


“这一次来我给齐二爷买了一包洋火。正好你来了,就送你两盒!以后点火做饭就方便多了。”钱小宝笑着说道。


他嘴勤,腿也不慢。跳下炕就从墙角的土筐里摸出两盒火柴塞进女人的手里。


女人的脸色立刻从三九天变成了三伏天。


“原来是小宝兄弟,什么时候来的?明天也到家里吃饭!”女人笑着邀请道。


“一定,一定!嫂子快一点回去吧。这么长时间不回家,我大哥该惦记你了。”钱小宝话里有话的说道。


女人瞪了钱小宝一眼拿着火柴转身出去了。


“小兔崽子!年纪不大,哄女人开心倒是很在行。”齐二爷骂道。


钱小宝又重新躺在炕上:“既然是明天杀猪,那今天晚上我就不吃饭了,明天我非大吃一顿不可!”


看着钱小宝没出息的样子,齐二爷又好气又好笑。


“就因为与他老婆说笑了几句,姜国富就与村头老赵家差一点打起来。不知道这一次会不会请姓赵的来吃肉。”齐二爷说道。


在东北农村过年杀猪是传统。而且要把全村里的人都请到家里来吃一顿。即使是心里舍不得,可是谁不这样做就会被人瞧不起。以后在村子里就很难做人了。


第二天一大早全村子的人都向姜家集中。


杀猪是要有很多人帮忙的。单是把一头大肥猪从猪圈里抓住用绳子捆住就需要四五个壮汉。


一头大肥猪临死之前的拼命挣扎可不是闹着玩的。


钱小宝就在自家墙根儿蹲着晒太阳而没有过去。他害怕过去后让他干活。


二丫走进院子。她要把没有做完的棉被做完。


虽然昨天打了钱小宝一顿,可是她余怒未消,看见钱小宝还是不想说话。


二丫不想说话,可是钱小宝却早早的递上了笑脸。


“二丫姐,你抹粉儿了?今天怎么这么好看?”钱小宝嬉皮笑脸的说道。


女孩子都喜欢听别人说自己漂亮,二丫也不例外。


“胡说!我哪里有那么好看。天天干活擦什么粉?再说我也买不起啊。”二丫红着脸说道。


“真的!如果我骗你,我就是小狗!”钱小宝信誓旦旦的说道。


“我看你就是狗,是癞皮狗!”二丫骂道。虽然是骂,可是她的脸上却带着笑意。


没想到没羞没臊的钱小宝果然汪汪的学了两声狗叫。


齐二爷坐在屋里抽烟袋。他把外面两个人的说话和钱小宝的狗叫听的清清楚楚。


嘴里一口关东烟没有吐出来呛得齐二爷鼻涕眼泪都流出来了。


“这臭小子,虽然年纪小可是调戏女孩子居然无师自通!”


“等下一次我再回八里头的时候一定给你买一盒最好的胭脂。”钱小宝说道。


“小宝兄弟!杀猪缺人手,快过来帮忙!”


院墙那边传过来姜国富老婆爽朗的喊声。


看来该干的活还是躲不过去。


“这东北女人的大嗓门隔二十里地都能听见。”钱小宝一边说着一边站起身拍拍屁股走出院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