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抗战之草莽英雄 > 第十五章打人不打脸骂人不骂爹

第十五章打人不打脸骂人不骂爹

作者:不稳定平衡 返回目录

钱小宝和齐二爷烧完纸回来后躺在炕上久久不能入睡。


就像结痂的伤疤重新开裂后钻心的痛。


“你干爹冯茂山的家里原来是山东的书香门第。可是他从小就喜欢习武。从小学查拳,后来又去天津学洋人的搏击术。再到奉天跟着张策学通背太极。日本人占领东北,他又拉队伍打日本人一直到死。”齐二爷说道。


“他跟我说过少练花把势,管用的一招就够了。”钱小宝接话说道。


“我也听茂山说过这件事。他说在这一点上你就比俊杰强。”齐二爷说道。


听见齐二爷说到自己大哥不好的地方钱小宝有些不高兴。


“我大哥长的就带劲!一套拳打下来虎虎生风,要样有样,要架有架!那是真功夫不是假把式!”钱小宝不满的说道。


齐二爷想辩解几句可是想到他们说到的人已经死在日本人手里了就把已经到嘴边的话咽下去了。


“我去海林街走了一趟,准备对税局子下手。等我把海林街附近日本人的驻地位置和人数都摸清楚了回到山上,看见几个马架子都烧塌了。除了遍地的血迹什么都没有。听说日本讨伐队把所有的人架在木头上烧了然后埋进大坑里。”钱小宝哽咽着说道。


“我扒火车的时候遇见了被日本人抓住的老北风,他说干爹受伤被日本人抓住后也死了。”钱小宝最后咬着牙说道。


“这仇恐怕是报不完了。这些年咱们死了多少人啊。不少人闯关东刚到东北就拿起枪和日本人干,到死连名字都没有留下来。”齐二爷叹气说道。 给力网址m.geilwx。com小说阅读


“我不管别人!这个仇我是记下了。大不了再把我自己搭进去!”钱小宝执拗的说道。


寒风吹到窗户纸上发出呼哒呼哒的声音。齐二爷和钱小宝都躺在炕上睁着眼睛想着各自的心事。


二丫家林长岭夫妻两个人和儿子宝财住在东厢房。二丫和奶奶住在西厢房。


二丫悄悄的把一个在水里泡过的冻梨捏碎外面的一层冰然后递给奶奶。


“奶,我给你留了一个冻梨,你吃吧。”二丫小声说道。


“你又偷偷的给我留吃的。以后有吃的就留给你弟弟宝财,他是咱们老林家的独苗。”白发苍苍的老太太说道。


“还是给你吃!你年纪最大。”二丫硬是把冻梨塞到奶奶的手里。


老太太咬了一口冻梨吸着里面酸甜的汁水叹气说道:“将来不知道谁有福气娶到你这么懂事的姑娘。如果不是你爹妈咬死了二百块钱的彩礼不松口,现在你早就嫁人了。”


二丫已经十九了,很少有女孩子这么大还没有嫁人的。


“将来我嫁人的时候把你也带上。”二丫说道。


“净说傻话!哪有像你这样嫁人的?年纪再大一些你就嫁不出去了。”老太太说道。


第二天二丫早早的起来熬了一锅苞米碴子稀粥。现在是农闲的时候,一天两顿饭早上苞米粥,晚上苞米干饭。


看见姐姐在喝粥,宝财说道:“姐,那个钱小宝来了,齐二爷家一定做好吃的。如果我是你就到他家吃去。”


“闭嘴!看看你那副没出息的样子!”二丫怒道。


宝财没有闭嘴接着说道:“听说钱小宝是土匪?将来我也当土匪,吃好的,穿好的!”


话音刚落,林长岭就踢了儿子一脚。


“学谁不好,非得学钱小宝那个小瘪犊子当土匪!以后再说这样的话我打断你的腿!”林长岭骂道。


钱小宝起来后就从屋子里出来了。二丫要用他买的棉花给齐二爷做一床新被,屋子里连坐的地方都没有。


他在院子里转一圈后决定爬到草垛上晒太阳。


两只鸡正趴在草垛上面。钱小宝毫不犹豫的一手抓住一个从上面扔下来。


这是旁边邻居家的鸡。总是越过栅栏跑到草垛上趴着。


钱小宝刚要躺下却看见干草上居然还有一个鸡蛋。他拿在手里发现还是热乎的。很明显是刚才的两只母鸡中的一只刚刚下的。


他躺在干草上毫不客气的把鸡蛋在牙齿上磕了一下。蛋黄和蛋清立刻流进他的嘴里,钱小宝吧唧吧唧嘴就喝进肚子里。


看着天上的云彩,钱小宝觉得整个草垛晃晃悠悠的。晒着暖烘烘的太阳,不知不觉的他就睡着了。


一个时辰后他又醒过来坐在上面向下看。


一个十来岁的孩子正趴在杖子外面鬼头鬼脑的往里看着。


钱小宝眼睛尖,一眼就认出来他是二丫的弟弟宝财。


钱小宝从草垛上面出溜下来走出院子问道:“干什么,鬼头鬼脑的?”


宝财看见钱小宝并没有跑反而神秘的向他招手。


钱小宝满脸狐疑的走过去。


“小宝哥,听说你是土匪?等你这一次走的时候带着我好不好?我也跟你上山当土匪!”宝财满脸期盼的问道。


钱小宝听见宝财这么说立刻火冒三丈。他不由分说上去就很踢了宝财一脚!


“叫你不学好!再听见你说一次我就打断你的腿!”钱小宝咬牙切齿的说道。


宝财皮实的很。被钱小宝踢了一脚他满不在乎。


“你和我爹说话一样一样的。可是为什么我爹说你不是好人,让我离你远一点?”宝财纳闷的问道。


听见林长岭这样说,钱小宝更火了。


“你回家跟你爹林长岭那个老瘪犊子说,不要惹我!否则我让他好看!”钱小宝骂道。


二丫走出齐二爷家的院子。棉被还得一天才能做好。


她刚出院子就看见弟弟宝财一脸沮丧的蹲在地上。


“你不在家里,跑到这里干什么?”二丫没好气的问道。


“刚才我看见小宝哥,他骂咱爹是老瘪犊子!”宝财马上向二丫告状。


二丫都快气疯了。她绝对相信钱小宝能干出来这样的事。


她发疯般的转身冲进齐二爷家屋里。


钱小宝正跷着二郎腿大模大样的躺在热炕上。


“刚才你是不是骂我爹了?”二丫怒道。


“骂了!怎么了?你爹那个老登就是欠骂!”钱小宝不依不饶的答道。


“老登?什么是老登!”二丫气得头发都炸开了。


“老登你都不懂?蹬腿儿的登!”钱小宝躺在炕上答道。


“啊——!”二丫大叫一声旋风般的转身出去又转身回来了。


不同的是回来时她双手握着一根大号的擀面杖!


齐二爷蹲在墙根儿晒太阳。他把屋里两个人的对话听的清清楚楚。然后又听见像是打桩一样的嘭嘭声。


齐二爷觉得钱小宝给他买的烟叶滋味不错,很够劲儿。他磕了磕烟袋锅决定再抽一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