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抗战之草莽英雄 > 第十四章 黄纸照天烧

第十四章 黄纸照天烧

作者:不稳定平衡 返回目录

钱小宝和齐二爷都看向门口,一个十八九岁的女孩子推门走了进来。


齐二爷眼睛不由一亮。刚才一直劝钱小宝成家立业,眼前的姑娘不就是一个合适的人选吗?


二丫看了一眼钱小宝没有搭理他直接对齐二爷说道:“快晚上了,我来给你做饭了。”


齐二爷腿脚不好,在八里头这个村子里平时就靠二丫来照顾他。


“今天我路过马连河的时候买了肉,晚上咱们就吃这个。唉,可惜啊,现在大米不太容易买到。”钱小宝说道。


齐二爷却像是献宝似的把那块花布拿给二丫看。


“这是小宝给你买的,喜欢不?”齐二爷笑着问道。


二丫伸手摸着红色的花布眼睛里露出喜悦的光。她身上的衣服手肘前襟膝盖的地方打了好几块补丁。


一年到头苦巴苦熬的也换不来一件新衣裳。


“这两年二爷全靠你照应,给你买点东西是应该的。”钱小宝说道。


他说完这句话就躺在炕上。连日里东跑西颠的实在是太疲乏了。平时即使是睡觉也恨不得睁着一只眼睛,根本睡不踏实。 https://m.geilwx.com给力小说文学网


现在到了这里终于可以踏踏实实的睡一觉了。


二丫来到外屋升火淘米开始做饭。柴火在灶坑里燃烧着,炕面越来越热,舒服得躺在上面的钱小宝不由得在睡梦中翻了个身又哼哼两声。


他现在经常在野外雪地和树林里睡觉每天夜里都要冻醒几次。对钱小宝来说睡在热乎乎的土炕上就已经是天堂般的日子了。


小米下锅后,水开了热气蒸腾。一股米香味从锅盖的缝隙中冒出来。


二丫麻利的洗好酸菜切成细丝。然后她又把钱小宝买的那块冻得像石头的猪肉放在菜板子上。


这个七户人家的村子里数齐二爷过的好一些。村子里几个女人在二丫家唠闲嗑的时候都说齐二爷是一个老土匪。因为现在年纪大了就带着私房钱下山在这里养老。


东北遍地都是土匪。只要不是打日本人的抗匪,日本人轻易不会招惹,也没有精力招惹。更不要说像齐二爷这样的已经洗手不干的土匪了。


不过二丫不相信这些话。这几天齐二爷还用一只秃毛笔给村子里的每一家都写了春联。


土匪有这么斯文有文化吗?


齐二爷没有坐在里屋等着吃饭而是站在二丫旁边笑眯眯的看着就像是看着自己的孙子媳妇一样。


把小米干饭盛到盆里,二丫开始炒菜。猪肉在锅里的爆香让二丫忍不住沿了口唾沫。


在她家里一年到头也吃不上几次肉。一个是因为穷,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她那个抠门扣到骨头里的爹林长岭。


把酸菜炒肉盛到盘子里,二丫转身就想离开。可是齐二爷早就堵住了门口。


“吃完饭再走!都是一家人总那么见外干什么!去把小宝那小子叫起来吃饭。”齐二爷说道。


二丫看见齐二爷死死的堵住门口实在是脱不了身只好进屋去叫钱小宝起来吃饭。


钱小宝在睡梦中闻着饭菜的香味一边吧唧着嘴一边打着呼噜。


二丫走到炕边用手指轻轻的捅了一下他的腿。


没想到钱小宝就像是被激发的弹簧一样竟然一下子跳起来一拳就向二丫打过来。


这是这几年在与日本人周旋的过程中养成的习惯。在睡梦中惊醒后起来就打,起来就跑。


还是钱小宝反应的快。拳风在二丫的耳朵边擦过。钱小宝的这一拳打空了。


“刚才我正做梦娶媳妇呢,你就把我弄醒了。你赔我!”钱小宝居然没好气的说道。


他这是一种掩饰。


吃饭的时候,钱小宝是狼吞虎咽。筷子横飞,呼呼噜噜的声音不绝于耳。


齐二爷用小碗慢条斯理的小口喝着钱小宝刚给他买的小烧。


而二丫却像小猫一样用筷子夹着一根细如发丝的酸菜放在嘴里慢嚼。


无论齐二爷怎么劝,二丫就是不肯吃一块肉。


钱小宝从盘子里夹起一片肉筷子慢悠悠的从二丫眼前经过。手一松,肉片就落在二丫的饭碗里。


“夹出去!”二丫气急败坏的说。


“已经掉进你碗里了,我还怎么吃啊。”钱小宝说道。


“怎么就不能吃?”二丫问道。


“我嫌恶你埋汰。”钱小宝答道。


二丫一下子涨红了脸。


“二丫,小宝也是好心。不要见外,要像是在自己家里一样。”齐二爷劝解道。


吃完饭,二丫收拾完碗筷转身就要走。


齐二爷把花布和钱小宝买的冻梨拿出四个硬塞在她的手里。


二丫离开后,齐二爷对钱小宝说道:“二丫这姑娘最懂事了。谁能娶到她就是他的福气!”


钱小宝明白齐二爷的意思。他摇头说道:“哪家姑娘要是嫁给我就算倒了大霉了。说不定哪天我被日本人打死了,她就要守寡。”


二丫走进自己家的院子就把一个冻梨塞进雪里然后捧着花布和三个冻梨走进屋里。


家里的四个人正围着饭桌吃饭。一盆苞米碴子一盘咸黄瓜。


村子里的消息传的就是快。林长岭抬头问道:“听说钱小宝又来了?离那嬉皮笑脸眼睛乱转的小子远一点!”


林长岭的老婆林王氏一眼就看见二丫手里的花布和冻梨。


“这花布是不是那小子买的?就不知道我做衣服穿上好不好看。”


林王氏喜滋滋的拿着花布在自己身上比量着。


林长岭想说什么却又闭上了嘴。在姑娘和老婆之间他选择了老婆。


二丫的弟弟喜财却抢过一个冻梨啃了起来。


林王氏放下花布把剩下的两个冻梨递给林长岭一个,剩下的一个用菜刀切成两半,自己与林长岭的母亲一人一半。


夜深人静的时候,钱小宝一手垮着装着黄纸的篮子一手扶着齐二爷走出村子来到一大片庄稼地里。


齐二爷用拐杖画了几个圈。


钱小宝在第一个圈里放上黄纸点燃。


“冯大兄弟!我和小宝来给你送钱来了!”齐二爷高声喊道。


钱小宝又在第二个圈里点燃黄纸。


“俊杰,我和小宝给你送钱来了!”齐二爷喊道。俊杰是冯茂山的另一个干儿子,是钱小宝的异姓哥哥。他和其他人一起死在日本讨伐队的枪下。


齐二爷每喊一个人的名字,钱小宝就在画出来的圈里点燃黄纸。


夜风呼啸把燃烧着的黄纸卷向半空,仿佛那些死在日本人手里的草莽英雄们真的来取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