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抗战之草莽英雄 > 第八章 送我一程 一

第八章 送我一程 一

作者:不稳定平衡 返回目录

钱小宝对于今天晚上的事情并不太满意。他本来打算再弄一把手枪。可是只弄到了一只步枪和一件大衣。


走出树林后这两样东西不得不扔在树林里。扔掉步枪是因为没有办法隐藏,而那件大衣看着明显就是一件制式大衣。穿着这样的大衣满世界走一定会引起怀疑。


钱小宝一路向南,尽量不走山路而是翻山越岭。这样就能避开被人看见。


这些都是用命换来的经验教训。这些年不知道有多少人就是因为被偶遇的山里人看见,最后丢了性命。


钱小宝不想干杀人灭口的事,所以最好就是不被人发现。


日本人不久以后一定会在这一片大面积撒网的。最好是让他们一点线索都找不到。


一路向南翻山越岭钱小宝一口气走了几十里。他从夜晚走到天亮然后又走到日头西斜。


站在山上望着下面的小镇和一条横贯东西的铁路,钱小宝脱下身上的大衣,毫不犹豫的把步枪和大衣都埋进雪里然后大踏步的向山下走去。


走了这么远应该已经出了日本人搜查的范围。不过他依然小心翼翼的没有随便打听。


现在遍地都是密探和狗子。检举可疑人员,如果能够帮助日本人抓住抗匪,日本人是给重赏的。


而他身上连一张良民证都没有。 https://m.geilwx.com给力小说文学网


虽然太阳已经西斜了,可是小镇上还是人来人往。主街两边挤满了卖东西的人。


钱小宝这才知道原来他赶上了大集。应该是附近村子里的人都赶到这里买卖东西。


看见地摊上居然还有人卖黄表纸,这是上坟才会用到的东西。钱小宝心里一动。他低头算了一下时间,原来再过不到半个月就要过年了。


每天都是不知疲倦的奔波,时不时的还会遭遇到日本人,让他忘却了时间。


没想到这么快一年又过去了。


往年虽然却衣少吃,可是山上又一百来人。所以过年的时候也很热闹。起码可以苦中作乐穷开心。


可是现在,那些人都成了地下的鬼,今年只能他一个人过年了。


想到这里,钱小宝用棉手闷子揉了揉眼睛。


在集市上从西走到东,钱小宝才知道大半天的时间他已经从柴河走到了磨刀石。


钱小宝最近的时候曾经到过磨刀石南面的牡丹峰,但是他并没有到过这里。


前面就是滨绥铁路。钱小宝打算饱饱的吃一顿然后夜里扒火车继续向东走。


本来看见集市上有卖羊皮坎肩的,钱小宝打算买一件。可是看着白花花的皮面他又打消了念头。


晚上扒火车穿这么显眼的东西跟找死差不多。


买了两张葱油饼半斤猪头肉,钱小宝大吃了一顿。就等着天黑扒火车向东走。


火车出牡丹江向东,铁路有两个方向。东南去绥芬河和东宁,正东方向去直抵密山和虎林。


这两条铁路线上密布着日本陆军六七个排名前二十的精锐师团。所以每天火车运输十分繁忙。


火车向西拉出来的是木材煤炭和粮食,运进去的是大批的军用物资。


钱小宝隐藏在铁路边上。已经有两列火车从他身边经过了。不过都是拉着木材和煤炭向西开的。


一直等到半夜终于等到了一列从牡丹江方向来的火车。


钱小宝把两只手从棉手闷子里拿出来活动手指。扒火车全靠手指和手臂的力量。


喷吐着白烟的火车头经过后,已经蓄势待发的钱小宝却傻眼了。


一辆辆经过的都是密封的严严实实的闷罐车!


这种车厢没有抓的地方,很难攀上去,更不容易打开车门。


钱小宝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一节节车厢从他眼前经过。


就在最后一节车厢从他眼前经过的时候,钱小宝眼睛一亮然后撒开双腿猛追过去。


最后一节车厢居然没有关严实,留下一尺多宽的缝隙!


钱小宝双手抠住敞开的铁门身体悬空缩成一团然后先把两条腿插进车厢,整个人就躺在车厢里的地板上。


可是还没等他缓一口气,躺在车厢地板上的钱小宝就看见有三个人瞪着吃惊的眼睛俯视着他。


是三个日本士兵!


钱小宝急忙打了一个滚,再站起来的时候刺刀已经握在手里。


在车厢中间居然还有一个一尺粗的小铁炉子。


钱小宝一脚就踢了过去。一阵巨疼从脚上传来。不知道用足力气踢的这一脚是不是把脚骨都踢断了。


整个炉子飞了起来。红色的火炭四处飞溅。


三个日本士兵急忙躲避飞过来的火炭。就是这样,一个日本士兵还是端步枪向钱小宝刺了过来。


钱小宝闪身躲过刺刀,手里的刺刀贴着步枪划了过去。


一声惨叫,日本士兵把步枪扔在地上。他的一只手汩汩的向外流血。


钱小宝没有犹豫一脚就把他从敞开的车门缝隙处踹了出去。然后他就扑向第二个正拉枪栓准备射击的日本士兵。


他握住步枪枪杆,子弹砰的一声打在地板上又弹向侧面。


钱小宝毫不犹豫一刺刀就插进日本士兵的前胸。


就在这时,钱小宝听见咔哒一声。一回头,他看见第三个士兵正举着手枪对着他。


这些年钱小宝练就了闭上眼睛都能把一只枪分解再重新装好。


刚才的那一声咔哒声应该是那个日本士兵慌乱中没有打开保险就扣动了扳机。


这个日本士兵太孬种了。


钱小宝握着带血的刺刀又扑了过去。


让他感到意外的是,这名日本士兵明显没有前两个强悍,缺乏搏斗的力量和勇气。


只一个照面,钱小宝就在他颈部划了一刀。看着日本士兵倒在血泊中,钱小宝才在遍地火炭的照映下看见这个日本士兵胳膊上的白袖标。


火车顿了一下,钱小宝的身体不由得一晃。应该是刚才的枪声传出去了,火车在减速。


看样子火车上其他车厢里应该还有日本士兵。


钱小宝准备在地上的两个日本士兵身上搜刮一番就跳车逃走。


今天晚上有收获,起码得了一只王八盒子。


“兄弟,兄弟!”


车厢角落里一阵微弱的呼唤。


钱小宝浑身一激灵。原来车厢里还有人。


“蘑菇,甩个蔓儿吧。”微弱的声音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