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抗战之草莽英雄 > 第五章 礼送

第五章 礼送

作者:不稳定平衡 返回目录

太阳在茫茫雪原的尽头露出了头,照得大地一片银白。


钱小宝忍不住眯起了眼睛。在这样的环境里待的时间长了会伤眼睛的。


他脱下狗皮帽子从怀里拿出一片黑布蒙在眼睛上在后脑勺上打了一个结然后再把狗皮帽子扣在头上。


透过黑布还是能朦朦胧胧的看见要走的路。再说,对这里的地理环境他实在是太熟悉了就是闭上眼睛都能走。


西北风不停的呼啸着。松树,桦树,柞树一根根迎风傲立。


钱小宝一路向北直向威虎山方向走去。


他的脚都快冻成冰坨子了。成天翻山越岭,脚下的这双乌拉鞋已经磨的破烂不堪。


钻进小石林,地上露出雪面的石头突然多了起来。一根根石柱拔地而起。


钱小宝踩在石头上不停的跳跃着。在他的身后再也没有留下脚印。


突然他站住不动侧耳倾听了一会。然后他攀住身边的岩石缝隙轻手轻脚的爬到一小片三四米高的石台上面趴伏不动。


过了半天,四周一点动静都没有。可是钱小宝依然是一动不动。 https://m.geilwx.com给力小说文学网


再过一会,一个背着一只水连珠步枪的矮胖汉子从树林深处探头探脑的走出来。


钱小宝听见轻微的脚步声缓缓起身看来那个汉子一眼又出现趴了回去。


汉子穿着一身破旧的补丁衣服,戴着一顶火红的狐狸皮帽子。最让人印象深刻的是他鼻子下面挂着两流鼻涕。随着呼吸,两流鼻子不停的被吸进去又再流出来。


汉子四周查看半天什么都没有发现。然后他就坐在一块大石头上闭目养神。


又过了两袋烟的功夫,汉子终于抬头喊道:“大哥,你,你出来吧!可能是刚才咱们听错了,我都,都仔细看了,连个毛都没有看见。”


又过了一会,树林里又走出一个高个汉子。他双手握着镜面匣子气急败坏的骂道:“不成器的东西!你就不能再多等一会?如果遇见一个精明的,今天咱们两个都会被你给害死!”


“张广才岭大绺子三十六,小绺子赛牛毛。还能比咱们兄弟更精明的吗?”矮胖汉子自夸的说道。


“吹牛不上税!江湖上最忌讳的就是瞧不起别人!能够在这大山里混的,哪一个没有两手绝的?就比如说我们要找的钱小宝那小子,他身上粘上毛儿那就是个猴!”高个汉子答道。


“这小瘪犊子总把日本人往山里领!害得大家都提心吊胆的。害得咱们哥俩大冷天不能猫冬还得出来找他!”高个汉子骂道。


听到这里猫在石台上面的钱小宝也忍不住想笑。


下面这两个人他都认识。


他们哥俩一个叫汪海斌,一个叫汪海涛。他们都是张三爷的人。


汪海斌江湖报号独当一面,是张三爷座前第一炮手。他手持两只镜面匣子点射快得像机关枪。就因为打枪快,江湖上给他起了一个绰号叫老章鱼。形容他枪打的快像是有八只手一样。


矮胖的汉子叫汪海涛。他从小与哥哥汪海斌相依为命。只是脑袋有些不清楚所以人们都叫他傻涛。


傻归傻,可是水连珠步枪也是指哪打哪,管儿直的很!


说了这么多的话,汪海斌看见还是没有动静。他终于忍不住喊道:“兔崽子,快一点出来!还让我们两个冻多久?”


钱小宝终于忍不住了。他猛的坐起来笑着说:“你这个当大哥的太不地道!让你兄弟当诱饵想引我出来。”


猛的听见声音,兄弟两个三把枪都在一眨眼的功夫齐齐的指向钱小宝。


等看清楚石台上坐着的那个人,两个人又缓缓的把枪放下了。


“我们哥俩被三爷派出来找了你半宿!连觉都没有睡一会!”傻涛恨恨的说道。


汪海斌却叹气说道:“兄弟,你做事太不地道。你总把日本人往山里领还让不让大家活了?”


”只要我不能把一百多人是怎么死的弄明白,不能把干爹救出来,我就跟日本人没完!再说,没有家贼引不来外鬼。我要是知道山里是谁出卖了我们,我钱小宝就跟他死磕!”钱小宝怒道。


“冯大柜和你们一百多人的死真的跟我们几股人马一定关系都没有。三爷也查了很久,真不是咱们的人干的。这一点我敢指着灯发誓!”汪海斌信誓旦旦的说道。


“没有家贼,日本人根本找不到我们!”钱小宝愤恨的答道。


“行!等你找到那个人通知大哥我一声。我跟你一块去要他的命!”傻涛接口说道。


汪海斌却低头从怀里摸出一卷票子来。


“兄弟,你虽然小,但是我依然敬你是一条汉子!当初抗日的时候我们大家不是都参加了吗?可是现在要吃没吃,要穿没穿。枪管里的膛线都磨没了,子弹也没有,还怎么抗日啊?”汪海斌说道。


“可是大家并没有投靠日本人做狗嘛。现在藏在山里已经很不容易了,你再把日本人引进来我们就真的活不下去了。”汪海斌说着把那卷票子递给钱小宝。


“这是什么意思?”钱小宝问道。


“这是三爷和其他几家凑的。是给你的过河钱。你先出去躲一段时间?”汪海斌答道。


钱小宝默默的接过票子说道:“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我马上就走。”


他知道这是先礼后兵。如果他不走,以后山里的几股绺子为了自保都会对付他。


到那个时候,钱小宝就真的在山里混不下去了。


再说,张广才岭这么大,哪里不能藏人?


看见钱小宝接过了钱,汪海斌兄弟两个也都松了口气。他们也不愿意自己人对付自己人。


傻涛转过身借口裤腰带对着地上的一块大石头放水。水声哗哗作响。


“闭上眼睛我还以为是吊水楼瀑布的声音。”钱小宝说道。


三道关里二道河漫过大石头发出来的就是这种哗啦啦的声音。


傻涛高兴了。他认为钱小宝在夸他。


“这,这就是我的尿性!”傻涛自得的说道。


看见自己兄弟撒完尿收拾完毕,汪海斌对钱小宝说道:“兄弟,我们两个现在就回山里了。你自己多保重!凡事不要强求!”


说完这句话汪海斌转身就走。傻涛也紧忙转身要跟着大哥离开。


“涛哥,你这满头大汗的也不擦擦。”钱小宝笑着对傻涛说道。


傻涛笑了:“我,我火力壮!”


钱小宝一把摘下傻涛的狐狸皮帽子说道:“我给你拿着帽子,你好好擦擦汗!”


傻涛照着钱小宝的话擦完汗,钱小宝给他戴上帽子转身就走。


“山不转水转,咱们后会有期!”钱小宝边走边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