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抗战之草莽英雄 > 第一章 再有两百块土坯就够了

第一章 再有两百块土坯就够了

作者:不稳定平衡 返回目录

一九三六年十二月也就是伪满洲国康德三年十二月。这也正是东北数九寒天滴水成冰的季节。


牡丹江主街兴业银行的前面,四个荷枪实弹的日本宪兵和三个满洲国警察押着一个浑身血污的人走过来。


那个人浑身是伤,眼睛肿的只能勉强睁开一条缝。双手被粗麻绳捆在身后,光着两只脚一瘸一拐的踩在雪地上向前走。


看见又有人被日本人抓了,街道两边的人都停下脚步看向被五花大绑押着的人。看几个人走的方向应该是去牡丹江日本宪兵司令部。


看见道路两边聚拢的人越来越多,四个日本宪兵明显紧张了起来。他们平端着三八式步枪指向路边上的行人。


三个满洲国警察看肩膀上的徽章一个是警尉补,两个是警士。


有些奇怪的是那个只有二十出头的年轻人反而是三个人里职务最高的警尉补。那两个四十左右的人反而是警衔最低的警士。


刚刚从新警警察学校毕业的何国栋没有像四个日本宪兵那样紧张。他刚刚毕业到牡丹江任职,缺乏实际经验。


牡丹江驻守的日本军队和满洲国军队有几千人。只要有一点风吹草动马上就能赶到。就是道路旁边的兴业银行里随时随地都有二三十个全副武装的日本人。


这就是何国栋根本不害怕的原因。


看见道路两边的人都伸着脖子看那个被打得鼻青脸肿的人。 一秒记住小说网址m.geilwx.com


何国栋清了清嗓子喊道:“大家都看过街上张贴的悬赏公文了吧?一段时间以来,一直有人暗中打皇军战士的闷棍!现在,这个匪徒终于被我们抓住了。审讯完后马上就会拉到牡丹江江边处决!有知道抗匪下落的安善良民去举报一定有重赏!敢于私藏和胁从抗匪的人就是吃枪子儿下场!”


这段时间,牡丹江一直是人心惶惶。满洲国警察和日本宪兵快把整个牡丹江翻了一个天。


老百姓从张贴的悬赏公文上得知已经有两三个日本人在天黑后被人从后面打闷棍拍倒在地上。


在牡丹江老百姓的嘴里一个人立刻被描绘成高来高去,一身武艺的大侠。


今天,那位老百姓嘴里的大侠终于现身在大家面前。让人痛心的是他已经被挨千刀的日本人抓住了。


张万富浑身都在痛。特别是被打断的右腿钻心的疼。他只能吸着寒冷的空气点着脚尖一点一点的向前挪。


张万富听到那个狗腿子警察在讲他打日本人闷棍的事情,一股自豪感从心底油然而生。


眼睛已经肿的像两个小馒头一样。为了那看清楚,张万富努力的向上抬起下巴让只能睁开两条缝的眼睛看清楚周围的景物。


张万富的目光正好与侧过头看他的一个日本宪兵碰在了一起。


“你瞅啥!再瞅给你两电炮!”张万富吼道。


四个日本宪兵都呆住了。他们呆呆的看着眼前这个浑身是血却依然桀骜不驯的人。


虽然听不懂张万富说的是什么,可是从表情和语气上明显看出来他说的不是好话。


没想到已经是死到临头了,这个支那人还这么横!


“八嘎!”


一个日本宪兵反应过来后端起上了刺刀的步枪向张万富的大腿捅来。


现在还不是杀了这个抗匪的时候。先让他再吃个苦头。


可是眼看着要扎中张万富大腿的步枪却扎空了。


站在旁边的警士于文怀先一步一脚把张万富踹倒在雪地上。


日本宪兵用力过猛差一点摔倒在地上。


于文怀一把扶住日本宪兵说道:“等进了宪兵司令部他就活不了几天了。到时候弄死他不就是弄死一只臭虫吗?”


何国栋冷眼看着于文怀,这个老东西真是多事。而且他心里隐隐怀疑于文怀是为了不让打日本人闷棍的抗匪被刺刀刺中才踹的一脚。


这样一折腾,道路两边终于有人认出来了现在正躺在地上挣扎的张万富。


“这不是赶驴车拉脚的张万富吗?他就是打日本人闷棍的人?”一个女人带着东北女人特有的大嗓门问道。


人群中正经有几个人认识赶驴车讨生活的张万富。他们在几米外低头仔细观察躺在地上的张万富,越看越像是他!


看见人群出现了骚动,何国栋也紧张了。他拔出腰间的手枪喊道:“不想死的都后退!敢靠前的一律按抗匪处理!”


人群停住了靠近张万富的脚步。不过一双双眼睛都看着躺在雪地上还在不认输死命挣扎的张万富。


“万富!你不是跟我说开春儿就要盖房子吗?你怎么干这种事啊?”人群中一个苍老的声音大声问道。


正在挣扎的张万富突然不动了。他哆嗦着嘴唇喃喃的说道:“再有两百块坯就够盖房子了。”


东北穷人家没有钱买砖盖房子,都是用泥和草混在一起做成坯盖房子用。


张万富一个秋天已经拖了上千块土坯。再有二三百块就够盖房子了。


没想到这时候他暗中打日本人闷棍的事暴露了。看来这辈子再也不可能把房子盖好了。


想到这里,被打的遍体鳞伤的张万富第一次流出了眼泪。


四个日本宪兵还有何国栋已经气急败坏了。现在人越聚越多,他们几个已经被团团包围了。


“把这个该死的抗匪拖起来快走!”何国栋对于文怀和另外一个警士喊道。说这句话的时候,他的手伸进口袋去摸里面的哨子。


就在这时,两声清脆的枪声在人群中响起。两个日本宪兵脑门上出现两个窟窿仰面倒在地上。


另外两个日本宪兵端着步枪扫视人群的时候,又两声枪响,这两个日本宪兵也倒在地上。


人群中窜出一条人影弯腰抓住一只三八步枪的枪带撒开双腿向远处跑去。


四声枪响吓住了在场的所有的人。何国栋于文怀和另外一个警察都不约而同的趴在雪地上。其他人都呆若木鸡的站立不动。


等他们反应过来的时候,那个转眼间就打死四个日本宪兵的人已经跑远了。


“打死这三个狗日的!快把张万富抬走!”人群中一个苍老的声音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