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我会敲奇观 > 第188章 祂?(二合一!求订阅!)

第188章 祂?(二合一!求订阅!)

作者:会飞的阿猪 返回目录

我会敲奇观空中花园篇第188章祂?圣城,伯利恒。


作为光明教廷的中枢所在,被历代教皇作为居所的拉特兰宫,无疑是整个圣城当中最引人注目的建筑。


至少……在巨像完工之前,的确是这个样子。


巍峨的光明神像,已然在伯利恒郊外的山脉间竖起了一座颇为稳固的基底。


虽然与伊达尔领修建奇观的速度相比,巨像的修建进度已经可以算得上是如同蜗牛一般迟缓,但是如果按照这个世界最普遍的修建速度来看的话,这个速度已经称得上是突飞猛进了。


毕竟……


伊达尔领可是这一整片大陆上,唯一一个能够动用魔法的力量来大搞基建的地方!


在伊达尔学派的倾力支持之下,大量法阵的应用不但减轻了伊达尔领工人的工作负担,而且对于奇观的修建有着极为显著的促进作用。


再加上一支支生产队的组建极大的促进了农奴们与平民们的工作热情,这无疑让伊达尔领的各个领域都进入到了快速发展的阶段。


可是,伯利恒虽然贵为圣城,却也没有这些全新的东西。


而整个伯利恒的工人,除却伊达尔人所组成的工程队以外,其余的诸人几乎都是在圣教军无休无止的鞭策之下被迫劳作,所以能有这般进展,便已经称得上是可喜可贺了。 给力网址m.geilwx。com小说阅读


此时此刻,


新晋神父麦克,正微笑着行走在伯利恒的街道上。


只是,让麦克颇有些无奈的是,纵然是光明之神的照拂和光明教廷的存在,也未能改变这里的街头巷尾粪水横流的现状。


还是伊达尔城好啊……


虽然内心深处妈卖批,但是淡然而又友善的微笑,却自始至终都挂在麦克的面颊之上。


一路上,时不时会有来往的神父甚至是主教与麦克热情的问好。


作为由红衣大主教卡缪·布兰卡德亲自提拔并直接进入宗教审判所的神父,教廷中的诸多神职人员都十分愿意与这位拥有着光明前途的新晋神父打好关系。


这不仅仅是由于大家对于麦克的看好,同样也是因为麦克谦逊的言行、恭谨的礼节以及对于教廷典籍的深刻理解,这些都让与他交流的同僚们感受到一种如沐春风般的暖意。


在众人看来,如此这般信仰虔诚、与人为善的好人,就应该得到晋升!


但是,


当麦克终于穿过街道,步入宗教审判所的那一刻,他便立刻收起了一直挂在自己脸上的微笑,让人产生了一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感觉。


宗教审判所,光明教廷最高执法机关,拥有着审判教廷叛逆、处决异端教徒的至高权利。


而现如今的红衣大主教卡缪·布兰卡德,便是宗教审判所的直接负责人!


不过,虽说是拥有着处决异端的权利,但由于教会的权利终究没有膨胀到类似于地球上西方中世纪的地步,因此,其最主要的职责,还是审判那些背离教典、大把敛财的神职人员。


当然了,


捎带着也会为红衣大主教阁下做一些见不得人的勾当。


不过……由于麦克的人设是一个痴迷于教会典籍的虔诚信徒,所以在大多数时候,他都会在宗教审判所收录的典籍之中,去探寻有关于教会的蛛丝马迹。


而今天,自然也不例外。


由于一直与远在伊达尔领的伯爵大人保持着极为隐秘的联系渠道,所以,麦克自然也收到了布鲁诺发来的留意教会早年历史的消息。


要知道,为了尽可能让麦克的身份不被泄露,除非发生极为紧急的事情,麦克不会与伊达尔领进行任何信件往来。


因此,除了在前些日子面对来自于斯尼萨·哈尼的指控的时候,麦克收到了来自于伊达尔领的信函外,他不曾与远在伊达尔领的伯爵大人进行任何的交流。


可是……


就在几天之前,伯爵大人竟破天荒的再度来信,而写信的目的,竟只是让麦克留意教会早年的历史。


不过任务虽然简单,但在信函上的遣词造句之中,麦克甚至能够体会到伯爵大人颇为焦虑的心情。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凭借着自己身为宗教审判所成员的身份,麦克足以接触到不少平日里不会公开的教会典籍,可是纵然如此,对于伯爵大人所提到的,诺曼帝国成立之前的历史,也不过只有寥寥数言罢了。


但就是在这寥寥数言之中,麦克却看出了不少的端倪。


作为教廷最重要的机构之一,宗教审判所的成立日期绝对要早于诺曼帝国,可是对于最初的成立目的和成立时间,却是直接略过,没有任何的文字记录!


这与平日里连教皇大人放一个屁都要被记录下来的教会典籍截然不同,完全不合常理!


但最让麦克惊讶的是,虽然在教会所公开的典籍之中记述了从光明之神的诞生、降临、到福泽民众之类的诸多完整的故事片段,构造了一个与光明之神有关的完善信仰体系。


可是……


在宗教审判所之中储备的典籍,却有一些地方与公开的文献之中所记载内容的截然相反。


如果这是些边边角角不太重要的记录倒也情有可原,可能被勉强归结为负责记录的人员的笔误,但这可是与光明之神有关的记载啊!


在将光明之神奉为至高信仰的教会之中,对于光明之神的描述竟然有截然不同并且相互矛盾的地方,在麦克看来,这简直是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情!


除非……


一个大胆的想法逐渐浮上麦克的心头,伯爵大人所料没错,与光明之神有关的记载,果然都是教会编造出来的!


可是,这就出现了一个让麦克感到十分矛盾的问题。


由于奇观建造系统在有关于法兰群岛的记录之中提到的陨落的神灵,所以,布鲁诺在信中委婉的向麦克提到了神灵存在的可能性……


那这就有点儿尴尬了……


自己费劲心力,总算是让伯爵大人所提出的无神论有了较为合理的依据,可是远在伊达尔领的伯爵大人却是改变了他无神论的立场,在自己即将完成任务的前一秒,变卦了……


所以,


本着“伯爵大人的认知都是正确的”的思维准则,麦克只得转换了自己的思路。


或许,这个世界的确有神,只不过……祂不是光明之神!


这个猛然进入到麦克脑海之中的想法,不由得让他眼前一亮。


好耶!


自己的推理水平好像又进步了!


……


宗教审判所位于拉特兰宫以西,与圣乔治大教堂遥遥相对。


当麦克正在宗教审判所之中翻阅典籍,纠结于神明是否真正存在的时候,


他不知道的是,


就在拉特兰宫的地底,一个最可能被视为“神”的非人存在,终于由于自东方传来的一股微弱波动,睁开了他紧闭已久的双眸。


如若在此时此刻,有教廷的神职人员站在这里的话,那么他一定会被震撼到无以复加乃至于晕厥过去。


因为,


那个突然睁开眼眸的老者,有着一张所有人都极为熟悉的面孔……


圣城伯利恒的缔造者、光明教廷的第一任教皇、早就应该在千年前去世的光明之神在人间的唯一代言人——伟大的尊敬的无私的奥布莱恩一世冕下!


这位教皇冕下的画像,可以说是除了光明之神以外,在各处教堂之中最为常见的装饰,其出场频率,甚至要比光明之神麾下的十二天使还要高。


而奥布莱恩一世,也是已知的唯一一个有文字记载的,在诺曼帝国建立以前便遗憾“去世”的教皇!


作为一个已经在拉特兰宫的地下宫殿里生活了将近千年的恐怖存在,虽然依旧保持着与画像之中极为相近的面容,但奥布莱恩一世的身体,看起来却已经如同油灯枯竭一般。


他苍白的脸上布满了深深的皱纹,裸露在长袍之外的手臂、手指,简直宛若冢中枯骨,似乎与白骨之间的距离,仅仅只是间隔了一层极薄的皮肉。


奥布莱恩一世刚刚睁开的双眼中带有着极为明显的浑浊与黯淡,让人极度怀疑他究竟能否看到眼前的世界。


“克雷芒……”


过了良久,他终于张开了口,沉声呼唤道。


或许是由于太长时间不与人交谈,这位初代教皇的嗓音听起来分外沙哑,而且夹带着少许撕裂般的声音,让人感到格外的怪异。


沙哑的嗓音在这处封闭的地宫之中显得尤为沉闷,壁灯中的烛火为这座黑暗的地宫带来微弱的光亮。


在这位初代教皇的声音落下之后,不远处终于传来金属摩擦般的开门声。


用青铜浇筑的沉重殿门被缓缓推开,一个中年男子的身形,逐渐在昏暗中显现出来。


他便是现任教皇克雷芒五世,现如今光明教廷在名义上的最高统治者。


毕竟……


任谁能够想到,在拉特兰宫的地下,竟然还生活着一个存在于千年以前的初代教皇?


克雷芒五世小心翼翼地走到了这位初代教皇地面前,


然后,


他一下子跪伏在了地上,低声说道:


“吾神……”


吾神!


作为光明教廷的现任教皇,在所有信徒眼中,对于光明之神最为虔诚的教皇克雷芒五世,竟然将光明教廷的初代教皇,称之为神!


如若此时有旁人在场的话,恐怕已经要吃惊地合不拢嘴巴了吧……


纵然位高权重如红衣大主教卡缪·布兰卡德,对于这座位于拉特兰宫地下的建筑,也是一无所知!


对于有关于初代教皇的隐秘,更是闻所未闻!


因为,


这是仅仅被历代教皇所知晓的绝密!


对于拜倒在自己面前的克雷芒五世,奥特莱恩视若无物,而是自顾自地说道:“外面……怎么样了?”


“启禀吾神,奥丁人接连获胜,诺曼帝国则节节败退,现如今,双方已然在松恩平原展开了对峙,战况极为胶着,不过……”


克雷芒五世顿了顿,小心翼翼地说道:“……诺曼帝国毕竟地大物博,帝国军队先前的颓势,已经渐渐逆转,并且在隐隐约约间占据了上风。”


“教廷给予了奥丁人那么多的便利,他们竟这般没用!”


听闻克雷芒五世的话语,初代教皇的话语间逐渐显露出些许恼怒:“野蛮人永远都只是野蛮人,纵使让他们占尽优势,也没什么用处!”


克雷芒五世小心翼翼的匍匐在地面上,恭敬地聆听着这位已经超出人类寿命极限的存在,发泄着自己的怒火。


待到初代教皇逐渐平静下来,克雷芒五世这才小心翼翼地说道:“奥丁人的君主可能是察觉到了我们的意图,在故意放水……等待圣教军的协助。”


“协助?


“异端永远都是异端,与异端签署的契约为什么要兑现?教廷先前帮助他们开辟位于魔兽之森的道路,已经算是给足了奥丁人面子!不过……现如今的对峙显然不是教廷希望看到的,克雷芒,把计划提前吧,你派人去给他们加上一把火!”


片刻之后,初代教皇终于下定了决心,吩咐道。


“是。”


克雷芒五世神情一禀,连忙回答道。


“等等……”


正当克雷芒逐渐退去的时候,初代教皇突然叫住了他。


“帝国东边……有没有什么异动?”


“东边?”克雷芒五世显然愣了一下。


“据卡缪·布兰卡德所言,帝国东部的信徒人数在这段时间里明显增加,除此之外,好像还给东边的贵族赏赐了一枚勋章。”


闻言,初代教皇不由得点了点头。


帝国东边的魔力井一直处于平稳运转的状态,除了在有些时候会有死亡的狮鹫跌入井中,这么多年以来还从未被人所发觉。


大概……是自己这段时间太过敏感了吧……


“其余的几处魔力井都找到了吗?”初代教皇不由得问道。


“位于帝国西部和巴塞尔王国的魔力井已经被重新启动,开始正常运作,不过若是想要将那里的魔力全部抽离,恐怕还需要不短的时间,至于帝国北部……教会一直没有发现魔力井的踪迹,那里的魔力井可能真的已经彻底崩塌了……”克雷芒五世惋惜地说道。


“你下去吧……”


“是。”克雷芒五世躬身回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