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基本演绎法则 > 第三十五章 愚蠢

第三十五章 愚蠢

作者:南朝近卫 返回目录

“你要杀我?”


维克多·亨利低吼,灰白的头发披散。


“你真要杀我?!”


“为什么不?”


江城冷冷看着他。


维克多·亨利愤怒地与他对视,大吼道:“我死了之后,谁来统治这座城市?”


“这张面具,并不只是你一个人能戴。”江城淡淡回应。


“天真!你认为那些人畏惧的是这张脸吗?”维克多·亨利怒吼,“我掌控了这座城市的经济命脉,我知道那些资本家的所有污点与黑料,我可以任意拿捏他们,所以这两年来,他们都任由我指挥,这座城市的经济才有所起色!”


“你想表达什么?”


“除了我,没人知道那些资本家的黑料,哪怕是我最亲近的人!”


维克多·亨利捂着流血的小腿,怒目而视。 给力网址m.geilwx。com小说阅读


这就是他的底气。


只要掌握着那些资料,就没人能翻了他的盘!


“一旦我死了,整座城市的经济会再次衰败,街道上的流浪者会越来越多,许多人会熬不过这个寒冬,这座城市会彻底走向末路!”


维克多·亨利梗着脖子,死死盯着江城。


“江城,你杀我啊!杀了我,这座城市成千上万的人会因你而死!”


这时候,在场众人都感觉到棘手了。


如果真是维克多·亨利说的那样,那么,真就不能杀他?


有几人看了眼江城,发现这个年轻人的脸色依旧如常,没有任何变化。


只听得江城淡淡开口:“你以为,只有你一个人知道那些企业主的黑料?”


“当然!除了我还能有谁?谁还会……”


维克多·亨利突然怔住了,他张着嘴巴,却没有继续说下去。


只见他缓缓转过头,将目光从江城移动到十六号木偶身上。


这具木偶……他知道整座城市十多万人的记忆,就包括那些企业家的!


“这个诡异生物?”维克多·亨利莫名觉得有些心慌,但还是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


“当然。”江城点头。


“他已经要消散了!”维克多·亨利依旧不死心。


“但他拥有一次化作人形的机会。”江城平静掺阐述。


“那需要一份诡异之力!”


维克多·亨利之前也听到了十六号的话。


一份诡异之力,可以帮助这个木偶催生出血肉之躯,让他真正体验一世身为人的感觉。


“巧了,我恰好有。”


江城淡淡一笑,从自己怀里掏出那个小木盒子。


打开木盒,那枚灰色的小珠子就静静躺在里面。


周围其余人都不认识这是什么。


但龙涛却皱起了眉头。


“这是……”


身为队长,他在黄昏旅社的时间最长,了解许多辛密。


江城拿出来的这枚灰色珠子,分明就是机械教会的启蒙钥匙,可以帮一个普通生物开启诡异之力。


而且这枚珠子通体灰色,跟旅社记载的那种只有一缕灰色气体的珠子不同。


这是为候选人准备的珠子!


龙涛没有说话,看了眼其余小队成员,发现他们都没有太怪异的表情。


江城把那枚珠子递到十六号木偶手上,平静说道:“服下它,我想你应该就能真正体验身为人的感觉了。”


“这……这太贵重了,我……”


“怎么,你们木偶也学会了这欲拒还迎的套路?”


“我……”


十六号木偶低头看着手上那枚灰色的珠子,沉默了许久。


江城则转头看着维克多·亨利。


此时,这个老政客脸色惨白,或许是失血过多,又或许只是因为失去了最后的依仗。


他颓然躺在地上,连伤口也不捂了。


“维克多·亨利,你还有什么想说的吗?”


“你不得好死!”这算是维克多·亨利的遗言了。


“许多人都对我说过这句话,但目前我还活得好好的,反倒是他们,都回归小盒子了。”江城淡淡一笑,随即伸出短刀,结果了这个老政客的生命。


延续两千年,飘荡在时空之中的仇怨,就这样结束了。


整座多罗市似乎轻轻晃动了一下。


笼罩在市区边界的迷雾开始退散,缓缓倒退郊区之外。


那些深渊般的裂痕也一点点消失,再也没有什么可以阻挡众人离开这座城市了。


一切似乎已经完美结束。


唯一需要头疼的……


维克多·亨利死后,木偶真的能接替他的责任吗?


目前众人甚至不知道这具木偶到底能不能化为人形。


“服下它吧。”


江城往后退了几步,给木偶留出足够的空间。


所有人都在看着这具木偶。


此时,十六号已经处于半透明的状态,身体越来越多的部分化作灰白的颗粒,消散在风与尘中。


十六号点了点头,脸上没有太多表情,仰头就将这枚灰色珠子吞了进去。


“呼……”


似是有一股轻柔的风拂来。


莫名奇异的变化,开始出现在这具半透明的木偶身上。


一根根红色与蓝色的血管凭空浮现,交织着,在他半透明的身躯内,越来越多,好似一张连绵不断的血脉网络。


这宛若神迹般的画面,就这样呈现在所有人眼前。


紧接着,骨骼与肌肉组织开始浮现,被无数血管脉络包围起来。


木偶对自己身体的变化感受尤为明显。


他突然笑了。


在此之前,他从未有过任何表情,或许是被木质的脸颊所限制。


现在他笑了,而且笑得十分……肆意。


他抬头盯着江城,那份笑容里分明有几分讥讽。


“其实……我还有一些事没有跟你说,在获得血肉之躯后,我的诡异力量并不会消失,反而会更强大。”


“是吗?”江城表情不变。


但周围众人已经明显感觉到不对劲了,


为什么……


明明诅咒已经解除了,周围街道上的人,依旧保持着木偶的样子。


贾仁的脸色尤为难看。


他弟弟已经开始消退的木偶化,竟然又开始重新浮现,而且这一次十分快,仅仅片刻,贾义就彻底化为了紫色的木偶,那张木质化的脸上写满了惊恐,就跟众人之前见到的木偶一模一样。


“感谢你,让我获得了真正的血肉之躯,从此再也没有什么能禁锢我了……”


十六号木偶放肆地笑着。


最终的胜利属于他!


他讥笑出声:“江城是吧,感谢你……愚蠢的人类!”


所有人的脸色彻底变了!


龙涛与吴德两人的反应最快。


一条巨大的文身鳄鱼一跃而起,在半空中化为实体,重重落地,猩红的双眼中透露出残暴,将所有人护在身后。


吴德的体内则响起了无数齿转动的声音。


锋利的金属长刀自他手臂弹出,一个个闪着幽光长枪短炮自他背后升起,甚至有一枚眼珠子都退了回去,取而代之的是黑洞洞的枪口,恐怖的半机械人实力一览无余。


“其实我一开始就很怀疑。”江城的脸色依旧平静,仿佛世界末日都不能让他变色。


“怎么?你这愚蠢的人类又能发现多少问题?”


十六号双手环抱,语气里充满了不屑。


他的血肉身躯已经越来越凝视了。


江城淡淡说道:“我发现,王成小队的成员,都是一脸惊恐,逃命的状态,就跟街道上那些居民一般无二。”


“这有什么问题吗?”木偶随意问道。


“当然有,那副惊恐的表情,说明他们的木偶化十分迅速,根本没有给他们反应的时间。”


在看到那个狗头军师的木偶时,江城就开始产生疑惑了。


还有另一个疑问也并未被解决。


为什么王成小队的人来不及留下任何线索?他们好歹也都是诡异生物。


在看到队长王成后,江城彻底明白了。


那四个字……来不及了……


王成小队并不弱,他们也找到了规则,但木偶化的速度太快,根本没有任何时间去破解。


“贾义同样是诡异生物,但他的木偶化速度却很慢,而且他的记忆每次都来得恰到好处,就仿佛……是你故意让我们得到线索,找到你的本体。”


“是吗?我为什么要这么做?”


木偶并未否认,淡淡笑着。


现在所有主动权都在他手上,他留给江城的回答时间,只是为了体验那种猫戏弄老鼠的愉悦感。


“我想,在我们进城那一刻起,你就盯上我们了,确切地说……是盯上了龙先生的鳄鱼文身。”


“完美!完全正确!”


十六号木偶鼓了鼓掌,神色轻松。


王成小队的诡异力量,都被缩在他们体内,无法被获得。


但龙涛的就不一样了。


这只鳄鱼可以离体,也就代表着,他有机会将其吞噬。


但最终,给了他诡异力量的却是江城。


“我猜,后来我们遇到维克多·亨利一行人,也是你一手安排的,你想一网打尽,只要控制各个方向的木偶数量,即可影响我们行动的方向。”江城说道。


“很不错啊,愚蠢的人类,考虑为我做事吗?我可以饶你一命。”


“或许你可以先尝试救你自己。”


“我自己?”


十六号嗤笑一声。


他现在前所未有地强大,而且不再受禁锢,感觉抬手间就可以毁灭眼前这些弱小的人类。


只要等到所有血肉彻底出现,他就能……


“咦?怎么回事……”


十六号皱了皱眉,感觉这具新生的血肉身体里,似乎有某些东西。


这让他很不适应。


渐渐的,那股不舒服的感觉越来越强烈。


貌似有什么东西在体内动来动去。


“怎么回事?”


他有些疑惑。


但很快,这份疑惑变成了惊恐。


“这……这是什么?”


那些新生的血肉上,竟然开始浮现出一枚枚畸形的眼珠子,不停眨着,好似黑色蜂窝,看得人头皮发麻。


十六号惊慌失措,用力撕扯这些眼珠子。


无数血肉被他撕下,鲜血淋漓。


但一切都无济于事。


不仅如此,许多新鲜的血肉竟然开始溃烂,散发出浓烈的恶臭,淡黄的浓浆翻滚在血肉表面,让这些血肉像是已经腐烂了十多天,令人作呕。


“不!我的身体!”


十六号神色惊恐,拼了命撕扯那些腐烂的血肉与眼珠子。


然而溃烂的部分越来越多,许多烂肉甚至在蠕动,仿佛有了生命,畸形且可憎,污秽的血水浓浆滴落在地表,竟然将地面腐蚀出了一个个大洞。


更让十六号感到恐惧的是……


竟然有无数条黑色的细小锁链慢慢浮现在血肉之中,仿佛要将他彻底锁起来。


锈迹斑斑的微小齿轮与爬满血丝的暗红色发条也缓慢浮现在烂肉的表面。


他变得越来越畸形,扭曲,像是个臃肿的怪物。


“你给我吃的是什么东西?”


十六号扭曲腐烂的脸上爬满了惊恐,十多枚畸形的眼珠子已经占据了那张脸的大半。


“当然是好东西。”


江城缓慢退了两步,并不是畏惧,只是觉得有些难闻。


“那位老木雕师一定没有来得及告诉你,陌生人给的东西尽量不要吃。”


“不……救我……我不想死……”


木偶痛苦哀嚎,声音凄厉。


在场众人看着那个恐怖的怪物,只觉得头皮发麻,都忍不住往后退了许多。


“这确实是个好东西,但我在接触它的时候,看到了某些恐怖的画面,以至于我一直不确定要不要使用……在你的热心帮助下,现在我确定了,确实不能使用。”


江城微微一笑。


“十六号是吧,感谢你……愚蠢的木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