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基本演绎法则 > 第三十三章 红色电话亭

第三十三章 红色电话亭

作者:南朝近卫 返回目录

早上七点。


昏沉的天色多了抹亮光,黎明正在悄然驱逐黑暗。


众人不断接近第十二裂隙。


江城在队伍后方,皱眉沉思。


“三条规则……”


关于木偶化的两条,可以用人命试出来。


至于时间循环,江城能发现循环,却想不出91到底是什么意思。


这个数字是最关键的。


上次在绿水民宿里,江城可以根据很少的细节判断出背后隐藏的真相,主要因为对方都是人。


人的破绽自然可以由人来发现。


这次面对诡异生物…… https://m.geilwx.com给力小说文学网


很被动,太被动了。


江城自打出生以来,就没有过这种处处被动的感觉。


哪怕上次被刘易绑了,他依旧可以用嘴里的刀片脱身。


这次任务里,虽然江城依旧起了很重要的作用,但如果没有贾义给出的最终记忆,也许江城只能看着自己找出来的第91具木偶发愣。


或许时间足够,他能想到第16具,但留给众人的时间其实没多久了。


“怪不得我爹给我的评价这么糟糕。”


江城想起昨天在旅社里,云芸说过的话。


他爹说他根本没有继承智商,只是长得帅了点。


现在想来……


其实也有点道理。


他爹是自动带入了有诡异生物的任务,觉得他在这种任务里,起不了太多作用。


黄弟似是看出了江城所想,低声说道:“江兄弟,这次全靠有你,是你通过紫檀木判断所有木偶都是活人,也是你第一个发现时间循环,现在还是你推测出整个多罗市的市区就是时钟盘面。”


“终究还是太被动了。”江城回应道。


“普通人面对强大诡异生物,就只能这么被动。”黄弟笑了笑,“江兄弟一定是习惯了那种一切都在掌握之中的感觉,我曾经也是这样,后来第一次接触到诡异,才意识我是何等弱小。”


“黄先生以前也是普通人?”江城问道。


“对,后来在一次任务中,我得到了一滴很特殊的泉水,服用之后,就有了现在的诡异能力。”黄弟说道:“江兄弟,想要重新找回那种感觉,只有一个方法。”


“变强?”


“没错,当你的实力与诡异生物对等之时,你就再也不会觉得这么被动了。”


江城闻言点头,想起了他怀里那枚灰色的小珠子。


教会的黑袍人说,那是通往神道的钥匙。


现在想来,无非就是帮他开启诡异能力。


他的诡异能力会是什么?


……


早上八点。


天明。


街道上的路灯依次暗了下去。


迷雾下的世界多了几分清晰,能见度更高了。


行走在白昼的多罗市里,众人都放松了不少。


街道上的木偶看起来也没有那么吓人。


“就在前面了。”


顺着河水的流向前进,根据江城的推测,那条裂隙就在不远的前方。


队伍的最前方,彼得·约克依旧在劝说龙涛。


这个现任市长的观点很清晰。


“在找到诡异生物本体后,直接将其灭杀,不要有任何的交谈,不然可能会生出不必要的变故。”他义正言辞说道。


“先找到再说吧……”


龙涛感觉这位市长有点不对劲,但并未多说什么。


江城在队伍最后面。


此时他还在思索一些细节问题。


从进入城市到现在,第一次任务,收获确实很多。


“叮铃铃……”


突如其来的电话声有些刺耳,让众人齐齐一愣,停下了脚步。


经历了整晚的紧张,大家早已把手机弄成静音。


所有人循着声音望去,发现是一个公共电话亭。


这个电话亭很老旧,表面的红漆脱落了许多,玻璃窗上满是各色涂鸦,就在江城左手边不远处。


江城眉头紧皱,缓缓走过去。


现在已经不再是公共电话流行的年代,这些红色的小亭子,已经失去了原本的作用,它们是旧时代的缩影,被废弃在街边。


老电影《狙击电话亭》里有这样一句话:但电话铃声一响,你会很自然地去接起它,对吧?


在死寂的多罗市里,为什么公共电话会突然响起?


而且正好在江城路过之时。


“咔!”


江城缓缓打开电话亭的门。


电话依旧在响。


许多年前,即使大街上空空如也,电话亭里也总是影影绰绰,硬币或IC卡能让远隔千里的恋人或亲人保持联系。


如今出门再也不需要随身带着电话本。


江城目光沉凝,缓缓伸出手去,准备接听。


团队众人则都看着他。


或许也都在好奇,会是谁打来的。


没人觉得有什么不妥。


但……


就在江城的刚触碰到电话的时候,他猛地往后退了一步,而后转头看向队伍最前方。


在那里,彼得·约克正用十分期待的目光,等着他接电话。


见到江城凌厉的目光,彼得·约克顿时一怔,不自觉地向往后退几步。


只听得江城冷声道:“市长先生,好手段。”


“江……小兄弟,这是什么意思?”彼得·约克出声回应,脸上勉强挤出了一个还算好看的微笑。


“或许没人会想到……”江城冷冷注视着他,“电话亭的狭小空间,同样算是室内。”


“什么?”


在场众人齐齐一震。


方才,他们心里只是想着电话那头会是谁,却忽略了这个问题。


“这……这肯定是有哪里误会了。”彼得·约克努力笑得更真实,“我跟这位小兄弟无仇无怨,只不过是在确定诡异生物本体位置的时候争执了两句,怎么会对他动手呢?”


“或许吧。”


江城脸色冰冷,没有再说什么。


现在最重要的,还是找到那个诡异生物的本体。


他心里还有一些疑惑没有解开。


至于这个彼得·约克……留着还有用。


就这样,一行人继续上路了。


气氛有些微妙。


交流声少了很多。


但……至少双方此时的目的依旧是一致的。


十多分钟后,目的地终于抵达了。


就在河流距离市区最边缘还有一段距离的地方,一道幽深的裂隙横亘在中央。


冰冷的河水就这样径直灌入了深渊之中。


“江兄弟的推测没错,这里确实有一道裂隙。”


“其实,早在半个小时前,我就感觉,身后跟着的木偶越来越少了。”


“看来一切都对上了,那么现在……”


众人站在河流与深渊交汇的地方,齐齐转过身。


河堤与街道只隔着一片绿化带。


灰白雾霭笼罩的街道上,只有零零散散几个木偶,一动不动。


当初那位老木雕师,被倒吊在钟楼上,眼睁睁看着他最喜爱的16号木偶被拆解点燃……


现在众人已经站在循环的起点与终点,只需找到视野中第十六个木偶。


“是那个!”


黄弟伸出手去,指着街道左侧一个孤零零的木偶。


远远看去,这个木偶与别的木偶没什么区别。


但走进了才发现……


“这具木偶虽然也是紫色,但有上漆的痕迹,颜色是漆料带来的,其材质并不是紫檀木。”江城做出了判断。


这话一出,众人顿时欣喜起来。


没有找错,这就是诡异本体了。


“那还等什么!”


彼得·约克突然走上前来,手里拿着一柄战术短刀。


这柄短刀,是凌晨刚见面那会,龙涛给他的。


只听他认真说道:“多罗市十多万居民还被困在木偶之中生不如死,一想到这,我就心急如焚,恨不得立刻劈了这个诡异生物。”


“市长先生,动手吧!”其团队的四名成员之一也激动开口。


江城淡淡看了眼,发现是之前那个脸色如常的成员。


可另外几人还有些迟疑。


龙涛也犹豫着说道:“这只是江同学单方面的判断,我想……”


“不用想太多!龙先生,一定要果断!”


彼得·约克已经持刀走到最前面了。


龙涛团队的众人,除了黄弟与贾仁,都不是很明白,为什么这位市长这么急切?


仿佛……如果诡异生物不死,他就一定会死。


“不用你动手……”


一个陌生的声音突然响起。


“被你们发现这一刻,诅咒之力就开始衰弱了,我已经丧失了诡异能力。”


是那个木偶!


他突的转过头来,对着众人说话。


这一幕来得太过突然,甚至有些惊悚,吓得彼得·约克差点丢掉手里的刀。


除了江城,其余人皆是被吓得往后退了半步。


河狸更是直接抱住了龙涛的小腿,两个爪子抓得紧紧的。


“你是谁?”江城平静问道。


“我……叫我十六吧。”木偶注视着他,那对紫色的木质眼睛看不出任何情绪。


“你是被烧毁的十六号木偶?”


“是。”


“谁赋予了你诡异能力?”


“我……”


木偶微微低下头,似是有些迷茫。


想了一会后,他抬起头看着江城,回答道:“我本没有生命,被烧成细小的灰烬,飘荡在这座城市的各个角落里,直到……那一天,似乎是某个祭祀声……我突然有了意识,也得到了曾经的记忆,以及那段诅咒……”


“祭祀声?”


“对,这是我拥有意识后听到的第一个声音,感觉来自很遥远的地方。”十六号回忆着曾经,“后来……又过了很久,我听到了第二个声音,那个声音很苍老,他对我说,那个贵族的后代,如今依旧在做着两千多年前一样的事,在欺压人民,他问我是否愿意复仇……我说愿意……”


于是,诅咒就这样被彻底唤醒了。


或许可以称之为十六号的复仇。


“他说,我不能被找到本体,不然诡异之力就会散去,我也会再次成为无数灰烬,消散在风与尘埃里……除非有人愿意给我一份诡异之力,让我催生出血肉之躯。”


“你找到那个贵族的后代了吗?”江城问道。


“没有……”


十六号轻轻叹了口气,有些遗憾。


“我查看了十多万人的记忆,可那些人的记忆都指向维克多·亨利,那是亨利家族的最后一人,可……他已经死了。”


“你确定他已经死了?”江城继续问道。


“我……我不知道……我甚至不清楚我为何被唤醒……”


十六号木偶缓缓转过头,看着远处灰霾占据的苍白天空。


那张木刻的脸颊上,似乎流露出一丝不舍。


“我的时间快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