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基本演绎法则 > 第三十二章 循环与始终

第三十二章 循环与始终

作者:南朝近卫 返回目录

黑色的西装袖口。


三枚精致的装饰纽扣。


两只干瘦的手正在不停挥舞,伴随其主人的讲话,做出各种动作。


许多演讲家都喜欢用肢体动作来增强自己语言的说服力,仿佛没了手他们便无法说话,这位看似年轻的市长也是如此。


江城低声问道:“贾先生有没有觉得,作为一个三十岁左右的人,正值年富力强,那位市长的手,看着太干瘪了点。”


“有些人的手天生如此。”贾仁如实回应。


“也对。”江城淡淡一笑,“贾先生放心照顾你弟弟吧,我想这件事就快要结束了。”


贾仁身体一震,看着江城。


“江兄弟是指……”


“暂时还不确定,别急,还有时间。”


江城拍了拍贾仁的肩膀,随后退回到黄弟的身侧。 给力网址m.geilwx。com小说阅读


一行十一人继续沿着街边躲避木偶的围堵。


众人选择的路线几乎是贴着市区边缘。


唯有边缘地带的木偶要少一些。


每隔半个小时就休息一次。


……


凌晨六点。


天色依旧昏暗。


“前面的路又没了,先休息一下吧。”


还是裂隙,横梗在道路上。


浓浓的雾气笼罩在深渊之上,让人看不清前路。


整座城市,似乎已经被一条条深不见底的裂隙彻底切割,与外界隔绝。


“这已经是咱们第三次碰到裂隙了。”


黄弟站在裂隙的边缘,身前便是黑暗无尽的深渊。


他叹了口气,感慨道:“也不知道这些裂隙是分开的,还是连成一体的,如果是分开的,咱们或许可以找到缺口,逃出去。”


“应该只是一条裂隙,但是蔓延得特别长,首尾相连,将整座城市围了起来。”河狸靠坐在一个倒塌的霓虹灯牌下,梳理着毛发。


江城突然一愣。


他低头看着河狸,开口询问:“围起来?”


“是啊。”河狸摊了摊手,“这不是很明显吗,说不定就围了个大圈,困死城市中的人。”


“有理。”江城点头赞同。


“小子,没想到你居然还会同意我说的?”河狸觉得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我知道几款不错的生发剂。”江城随口说了句。


“我他么……”


河狸顿时就暴躁了。


但江城没有理会,径直走到队伍的最前面。


他对着休息的龙涛说道:“龙先生,我记得你带了多罗市的地图?”


“对。”


龙涛不知道江城要干什么,但依旧从背后背包里掏出地图。


多罗市只有十多万人,不算大。


这座城市的市区很小,加上郊区才勉强有一点城市的样子。


江城把地图摊开,铺在地上。


借着手电筒的灯光,他在地图上圈出了一个位置。


“龙先生,这里是我们停车的地方,对吧?”


“没错。”


“那就好。”


随即,江城用一只红色的信号笔,将整个市区的范围圈了起来。


“占地面积很小,但足够圆。”


多罗市的市区范围特别小,稍微高一点的建筑都在地图上标了出来。


如果不是迷雾导致的城市分隔,江城感觉多罗市可以改名为多罗县。


他的举动也吸引了其余成员,众人纷纷走上前来。


只听得江城说道:“我们在1点40左右见到第一条裂隙,当时我们所处的位置距离市区最边缘还有些距离,4点的时候遇到了第二条裂隙,现在是六点,遇到了第三条裂隙。”


江城在地图上画出三条痕迹,分别表示他们遇到的三条裂隙。


这三条痕迹,距离市区最边缘,都还有一些距离。


“你们觉得这像什么?”


“十二等分?”


黄弟一直与江城交流,所以只是看了一眼,就明白了江城的意思。


那三道痕迹,很像是三个刻度。


如果将整个地图看作是时钟的话……


“这不对!”


还不等江城详细阐述,彼得·约克突然提出了反驳。


“我们只是恰好碰到了这三次裂隙,实际上,江小兄弟画出来的三条痕迹,应该只是一整条圆形裂隙的一部分,这条圆形裂隙将整个市区包围起来了。”


“市长先生,你知道我们现在身处地图上哪个位置吗?”江城淡淡问道。


“当然知道!”


彼得·约克伸手,指出了他们现在所在。


“这里!”


“没错。”江城点了点头,“虽然我们一直沿着木偶较少的市区边缘行动,但距离真正的边缘还有一段距离,所以……我们眼前这条裂隙,就像是从边缘延伸进城市之中的。”


“或许那条圆形的裂隙,本就距离市区边缘有一段距离?”彼得·约克依旧反对江城的看法。


“我们只需要沿着眼前这条裂隙边缘走就行了。”江城淡淡一笑。


“小兄弟,现在时间紧迫,万一你判断错了……”彼得·约克直视江城


“市长先生不也是根据自己的判断,企图说服大家去摧毁那些木偶吗?”江城平静回应。


“你还太年轻,经验不足。”


彼得·约克开始用资历与年龄来压人了。


江城确实年轻,只有十八岁,刚上大学的年纪。


但他只是淡淡回应:“年轻人不一定就是错的,反倒是市长先生……老年人很可能会出现思维混乱的情况。”


“你……”


彼得·约克的脸色骤然就变了。


但他很快深吸了一口气,勉强恢复了微笑。


“小兄弟说得也有道理,不如就先沿着这条缝隙走吧。”


众人都有些诧异,看了眼两人,感觉他们在打哑语。


这位市长为什么突然就同意了?


而且他看起来十分年轻,也就三十岁左右。


市长团队的那四人……有三个露出了片刻的疑惑,还有一个则没有太大反应。


“走吧,抓紧时间。”


江城与黄弟并没有把有关九天的猜测说出来。


目前不能确定。


如果有人精神比较脆弱,很可能承受不住最后一天时间的压力。


众人再一次上路。


这次是尽量贴着裂隙边缘走。


城市内很安静,雾蒙蒙的黑暗之下站满了无数木偶的身影。


老旧的红色电话亭与生锈的双层巴士随处可见,无声诉说着一座城市的繁华与衰败。


二十分钟后。


所有人齐齐停下脚步,都瞪大了眼睛。


“这裂隙……居然有尽头!”


市长所属团队的一个成员发出了惊呼。


其实大多数人都不太赞同江城的看法,他们与彼得·约克想的一样,认为裂隙就是一个圆形整体,将市区包围起来。


而此时眼前所见……


“难道这是一个缺口吗?”


“我们是不是可以从这个缺口逃出去?”


众人都有些激动了。


市长团队的几人尤为激动。


他们已经在这鬼地方待了足足八天,每一秒都在煎熬。


“别高兴得太早。”江城很不合时宜说了句,“继续往外走吧,看是否能走出市区范围。”


“没错,现在不是高兴的时候。”


所有人忍住兴奋的情绪。


按地图的标注来估算,他们此时距离市区边缘,也就十分钟的路程了。


“只要能离开这里,就随便找一个就近的城市休息。”


“还可以请求增援,联邦……联邦肯定有办法破解这个地方。”


但……


十分钟后。


兴奋与激动熄灭。


所有人沉默站在又一条裂隙之前。


这里是真正的市区边缘,雾气浓度的分界线。


“没路了。”


有个年轻的市长团队成员颓然坐下。


比绝望更难受的,是希望之后的绝望。


龙涛的团队众人还好。


毕竟,眼前这一道裂隙,证明江城所说的极有可能是对的。


“一条圆形的超大裂隙,将整座城市的市区包围起来,还有十二条距离市区边缘有一段距离的小裂隙,对应钟表上的十二个刻度。”


这就是江城的推测。


“既然是循环,找到刻度十二对应的裂隙就行了,在钟表上,刻度十二既是起点又是终点。”


“但……我们怎么知道哪条裂隙对应的十二?”


黄弟最能理解江城的想法,不过他还是有疑问。


裂隙都这么长,总不可能用无人机拍下十二条裂隙的各自形状吧?


现在迷雾笼罩,无人机很受影响。


江城略一思索,很快抬头看着彼得·约克,并问道:“市长先生,多罗市有没有两千多年前留下来的建筑?比如钟楼这类的。”


“没有!”


彼得·约克十分肯定。


虽然他与江城有些微妙的矛盾,但这时候没必要骗人,而其他团队的几人也都很了解这座城市。


“两千多年的建筑,怎么可能留下来?”


“没有吗?”


江城皱眉沉思。


他的记忆殿堂里已经记下了那副地图,此时沉下心来,认真在地图上看了看。


多罗市太小了,这两千多年来又战火不断,唯有迷雾笼罩的这段岁月比较平静。


“既然古建筑没法保存下来,那么……”


地貌?


“是河流!”黄弟突然出声。


“不愧是你!”江城投去赞赏的目光。


多罗市里,有一条不算小的河流,横穿了整座城市。


这条河流的河道笔直,看上去……


“如果把河流看作时钟的时针,它流向的方向,应该就是第十二条裂隙所在,那个位置,距离我们有……两个小时的路程。”


此刻众人都没什么意见。


两个小时的时间,如果依旧不行,就当是试错成本了,


这个试错成本,相比于彼得·约克提出来的,要小得多。


“各位,我……我又有新的记忆了。”


就在众人准备出发的时候,贾仁的声音从队伍后方传来。


现在是吴德背着他。


他全身已经有70%都化作了木偶,看样子,大脑部分应该是最后一块阵地。


“贾义先生,你感觉怎么样?”江城为他擦了擦额头的冷汗,看他的样子,想来极为痛苦。


“没……没事,我还能……坚持住。”


贾义的脸色苍白得和死人没什么两样。


全身70%木偶化,血液无法流通,按照正常情况,他早该丧命了。


但他偏就活着。


或许是某些诡异力量的作用吧。


贾义喝了点热水,勉强开始阐述他得到的记忆。


“那个……老木雕师,他……他没有后代,就……就把自己认为完美的作品,看作是子嗣,并且……为他们编号,从1号开始……在他被吊死前,已经有了16具……后来,那个贵族,把木雕师最喜欢的16号孩子,拆解成肢体与碎片,组成数字16,摆放在钟楼前的街道上,然后点燃……”


“等等,数字16,倒过来就是91。”江城忽然出声,“贾义先生,那个老木雕师,是被倒吊在钟楼上的?”


“对。”贾义点头,“老木雕师双腿被绑住,被倒着吊了一阵夜,看着……看着自己最喜欢的孩子被拆解点燃,直到……直到黎明时分,他才虚弱地说出那句诅咒,最终咽气。”


“这纯粹是那个贵族心情不好,找个理由泄愤吧?”黄弟皱眉说道。


“应该是,不过那时候,贵族在殖民区域杀人也算不得什么事。”彼得·约克脸色平静,对这个故事并没有太多共鸣。


“老木雕师的尸体被吊了多久?”江城问道。


“九天。”


“那就没错了,去十二裂隙那里,找到视野中第16具木偶,那就是诡异本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