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基本演绎法则 > 第三十一章 来不及了

第三十一章 来不及了

作者:南朝近卫 返回目录

凌晨。


公园的泥土湿润,冰凉。


阴暗角落里,一只小虫子努力拱出地面。


它尚未来得及看一眼迷雾笼罩的世界,就被巨大的猩红舌头黏住,而后被吞进温暖黑暗的腹中。


饱腹的青蛙呱呱叫了两声,刚准备换个地方冬眠,却被从天而降的巨大爪子按住。


干瘦的流浪狗咬住青蛙,迈着优雅的步子,缓缓从公园路灯的苍白灯光中走过。


江城看了眼远去的流浪狗,确信那个诅咒只对人型生物起作用。


彼得·约克很快回答了他的问题。


“亨利……难道你们需要的破解方法,就在维克多·亨利身上?”他问道。


“维克多·亨利?”众人疑惑。


“我想起来了!”贾仁突然从长椅上站起来,“维克多·亨利,是上一任市长,亨利家族的最后一个人,这个家族已经在多罗市延续了两千多年,可……他……” 给力网址m.geilwx。com小说阅读


“很遗憾,他已经死了。”彼得·约克告诉众人。


“死了?”


“没错,两年前就死了,死于心脏病。”


维克多·亨利是上一任市长,在任期间做得并不好。


虽然现在整个联邦都处于经济崩溃的状态,但两年前的多罗市崩溃得相当彻底。


“维克多·亨利的口碑很差,部分市议员表示愿意推我上去,就开始给我造势,为我赢得更多民众的支持,如果一切不出意外,维克多·亨利还会在任四年,我本应该在两年后担任市长位置的,但……两年前那天,我与他会面的时候,他突发心脏病,当场就死了……”


幸福说来就来,比黄袍加身还快。


彼得·约克在任的这两年里,颁布了多项刺激经济的政策,整个多罗市都在慢慢变好。


“他已经死了,那么……我们之前推测的破解之法是错的?”贾仁颓然坐下,伸手抵着额头。


寻找……


在这之前,众人都认为,只要找到那个贵族的后人,就能破解诅咒。


可如今亨利家族最后一个人都没了。


“那就只能换另一个方法了。”江城突然出声。


“什么方法?”


众人都看着他。


“找出那个诡异生物的本体。”江城平静开口,“十多年前,龙先生遇到的那个诡异植物也拥有强大的力量,但它本体很弱。”


“江同学认为这次诡异生物的本体也很弱?”黄弟问道。


“它受到平衡的压制,需要通过交换记忆来向平衡妥协,而且只能通过规则使人木偶化,所以我猜测,施展诅咒的这个诡异生物,本体很可能十分脆弱。”


“万一它根本没有本体呢?毕竟是最诡异的诅咒。”河狸适时发声。


“无论是读取所有人的记忆,还是通过吞噬记忆变强,都需要一个本体。”江城的目光很坚定,“总不可能一条活路都没有!”


“江小兄弟说得对,不可能一条活路都没有!”彼得·约克的团队表示了赞同。


这个世界充满诡异与平衡。


普通人活着很难,但总不能因为活着难就选择去死。


人类向来不是什么脆弱的生物。


“各位,该上路了,边走边交换消息吧。”


吴德一直在戒备四周。


几分钟的时间一晃而过,那些迷雾中的木偶又接近了不少。


离开公园,众人再次开始逃命。


这一次,队伍壮大到十一人,加一条河狸。


“咱们轮流背着小贾。”


“好。”


这种时候,贾义并不是累赘。


他还在不断获取对方的记忆,只要记忆足够了,或许还有更好的破解方法。


浓郁的雾霭与夜色中,一行人沿着街道边缘,往木偶更少的地方前进。


黄弟一直在江城身边,他低声问道:“江兄弟,你是不是一开始就打算要找出那个诡异生物的本体?”


“没错。”江城并不喜欢被动,“只不过后来贾义得到了对方记忆,让我们有了更稳妥的方法。”


伴随着维克多·亨利的死亡,那个稳妥的方法行不通了。


如果贵族真的没有别的后人,那么……


那个诡异生物即使抽取再多记忆,也无法寻找到它的目标,这个诅咒就是无解的。


只能找到其本体,灭了它。


“可我们该怎么找呢?”黄弟看了看四周的黑暗与浓雾,“诺大一座城市,我们连诡异生物长得什么样都不知道。”


江城低声提醒道:“我们还有一条规则没有吃透。”


“规则一,时间循环?”黄弟问道。


“对。”江城点点头,“这段时间我们一直在逃命,唯有刚才休息的时间比较长,但我找不到参照物,自己制造的参照物也没有任何变化。”


参照物,指类似那碗牛肉面的。


黄弟顿时明白了江城的意思。


“江兄弟是想推算出这个循环的具体时间?”


“嗯,既然‘九’和‘三十’这两个数字都有用,那么时间循环的数字应该也有用。”


黄弟闻言,皱着眉头说道:“但是,那诡异生物的样子……”


“我猜应该也是一具木偶,混在这十多万木偶之中,只要找到它,就能破局。”


虽然可以等待贾义慢慢木偶化,得到更多记忆。


但江城不愿意太过被动,太被动跟等死没什么区别。


就在他与黄弟低声交流的时候,队伍前方的龙涛突然停住了脚步。


两人齐齐抬头看去。


“是蒋壮壮,王成小队的火力输出。”


在前方的街道上,一具十分壮硕的木偶很显眼。


又是王成小队的成员。


众人上前探查了片刻,发现这人同样没有留下任何线索,于是就继续前进了。


“王成小队不至于这么惨吧,难道连一条规则都没发现?”


连续发现两具王成小队成员的木偶,却都没有线索。


众人自问,如果换做自己,在彻底木偶化之前,肯定会留下已知线索的。


难道那六人真的走散了?


在接下来的路程中,又有好几具王成小队成员的木偶被发现。


……


凌晨三点。


天色已经暗到极致,街道上的灯光都苍白得无力透过迷雾。


众人发现了王成小队最后一具木偶。


身为队长的王成。


这是一个四十左右的中年人,体格壮硕,身上也都是制式装备。


“唉,果然,团灭。”


河狸摸了摸越来越秃的头顶,发出了悲观的感慨。


王成与别的木偶不同,他竟然是扑在地上的,并没有站起来。


龙涛走上前看了一眼,随即说道:“王成留下了线索。”


在王成身前。


冰冷湿滑的沥青路面上,有一行断断续续的暗红色字迹。


王成依旧保持着伸出右手食指的姿势,木质化的食指上,有一道很深的痕迹。


“看得出来,在彻底变成木偶之前,他用刀割开了食指,写下了这几个字,但这几个字……”河狸歪着脑袋,有些不明所以。


【来不及了……91秒】


什么来不及了?


91秒又是什么意思?


黄弟蹲在这行血色字迹前,同样有些疑惑。


“这个91秒难道是指……”


他抬头看了看江城。


江城平静点头。


“如果我猜得没错,应该是循环的时间,这座城市的一部分,在91秒之内,无限循环。”


王成毕竟也算是经验丰富的老冒险家,虽然很多时候太激进,但能力不算弱。


找出时间循环这个规则并不算难。


“可这位旅社的兄弟说来不及了,这又是什么意思?”彼得·约克皱眉,“难不成……他已经想到了破解的方法,只是身陷木偶化……”


“应该是如此。”江城点头。


“既然这样……”彼得约克看向远方的黑暗,“这座城市里关于数字‘91’的东西并不多,比如‘91超市’,又或者‘91食堂’,相关的地点只有十多个,我们可以挨个找过去。”


“市长先生什么意思?”江城平静看着他。


“你们之前不是也说了吗,‘九’和‘三十’这两个数字都有用。”


彼得·约克转身看着所有人。


这两个数字代表两条规则,可以让众人避免木偶化。


任何规则都有一定的用处。


“那么‘91’这个数字肯定也有用,而且并不是和木偶化相关的,那就只有一个可能……和那个诡异生物的本体相关!”


对于这个说法,江城到是比较赞同。


所以他保持了沉默,缓慢走到队伍后方。


“所以,市长先生准备挨个探查这座城市所有与‘91’有关的东西?”黄弟问道。


“没错!”


“然后呢?”


“摧毁任何相关的木偶!”彼得·约克神色严肃,“我想那个诡异生物的一定就藏在那些木偶之中!”


“这……”


市长团队仅剩的四人都愣了愣。


按照众人之前的交流,那些木偶可都还活着,是活生生的市民。


龙涛小队的成员也都愣了片刻。


这么直接?


暴力破局?


而且是在并不肯定的情况下。


这可和他们预想得不太一样。


彼得·约克的声音变得严厉起来,他说道:“一部分人的生命,与整座城市十多万人的生命,哪一个更重要?”


“可市长先生的方向不一定是对的,或许那个数字还有别的意思。”出声反驳的竟然是团队的四人之一。


“那么你告诉我,是什么意思?”彼得·约克脸色清冷,用目光逼视着那人。


“我……”那人竟有些不敢与他对视,“我暂时还想不出来,或许……或许……”


“关键时刻,要尝试任何可能,为此付出一点牺牲也是值得的,就当是试错成本!”


时间很紧张,容不得众人讨论太久。


四周的木偶已经在逼近了。


众人再一次开始逃命。


这一次的过程中,彼得·约克在不停说服众人。


江城眉头紧皱,摸着下巴,认真观察着这位市长。


黄弟在他身边低声说道:“好家伙,当市长的都这么狠吗?”


江城小声回应:“不太对劲,他的情绪变化太大,也太突然,之前肯定对我们隐瞒了什么。”


“江兄弟怎么看那个数字?”


“我认可他的前一个说法,确实是和诡异本体有关。”江城答道。


“为什么这么说?”黄弟不解。


“那个老雕刻家,被吊死在钟楼上,你想想,大钟代表时间,它的时针从12开始,最终又回到12,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循环。”江城为其耐心解释。


“难道说,循环91次……那个老雕刻家的尸体被吊了91天?”


黄弟联想到,三十天时间被简化为规则的三十秒。


“钟表的时针,一天会循环两次。”江城提醒道。


“那就是,40.5天?不对……不对,这数字也不对啊。”黄弟有些摸不着头脑了,“这么说并不是老雕刻家尸体被吊的天数?”


“总之91这个数字确实和诡异本体有关,这是平衡规则为我们提供的生路。”江城神色平静。


江城看了眼最前方。


那个名叫彼得·约克的年轻市长,正在与龙涛交流。


他企图说服龙涛,让龙涛带着小队成员,同他一起,摧毁任何与数字91相关的木偶。


江城缓缓走到贾仁身边,低声问道:“贾先生,你能不能说一说半年前那次经历?”


贾仁愣了愣,不明所以,但依旧说了出来:“半年前我来这里的时候,这座城市的经济正在复苏,许多居民都喜欢把新任市长彼得·约克与老市长维克多·亨利进行比较,我就是在那时候听到了维克多·亨利这个名字。”


“居民对新市长的评价大多如何?”江城问道。


“几乎都是正面的,尽心尽责,爱民如子这类的话。”贾仁认真回答。


“爱民如子?”江城皱起眉头,觉得这个评价有些讽刺,“贾先生,你知不知道两年前,那位老市长死亡的细节?”


“这个……”


贾仁认真想了想。


他也看了眼最前方的彼得·约克,很快小声说道:“当时是彼得·约克与维克多·亨利的私人会面,在一间办公室内,死亡细节并没有被披露,不过有小道消息说……是彼得·约克为了上位,亲手杀了老市长。”


“是吗?”


下任市长等不及,想夺权?


彼得·约克杀了维克多·亨利?


“贾先生知不知道维克多·亨利的年龄?”江城问道。


“知道,他死的时候是54岁。”贾仁感觉有些奇怪,“江兄弟,你问这个干什么?”


“我在想,如果维克多·亨利真的在两年前就死了,亨利一家的血脉就断了,那么诅咒是如何被唤醒的?”


江城摸着下巴,将视线缓缓下移。


贾仁顺着他的视线看去,发现他似乎在观察彼得·约克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