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基本演绎法则 > 第二十九章 幸存

第二十九章 幸存

作者:南朝近卫 返回目录

王成小队在四天抵达。


众人猜测,他们小队六人多半都已经遭遇不幸了。


果不其然,在这里就碰到了一具。


“还真是狗头。”


江城凝视那具木偶,莫名觉得有些滑稽。


在旅舍内,他见到过一个猪头人,现在又见到一个狗头人。


用狗头木偶人来称呼更合适。


“李源本来只是普通人,后来在一次出城任务中,被禁忌地带里的一条怪狗咬伤,没多久就变成了这副模样,不过也因祸得福,获得了诡异能力。”


龙涛为江城简单讲述了李源的相貌由来。


瓦力城的黄昏旅社不算大,内部成员都相互认识。


“这么说,那个猪头人也是被一头猪……” https://m.geilwx.com给力小说文学网


“不,那家伙天生就那样。”


“好吧。”


见到已经完全变成木偶的李源,众人不禁有些感慨。


或许用不了多久,他们也会成为这些木偶的一员,等待下一批旅社成员来救。


希望旅社能尽早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吧。


“惊恐,扭曲,奔跑状。”


江城摸了摸下巴,觉得有点不对劲。


李源这张脸,与别的木偶都一样,表情惊恐,可以用扭曲的狗头来形容。


“他没有留下任何线索,也不知是不是和小队成员走散了。”贾仁说道。


“希望他们别分头行动吧。”吴德感叹,“王成那家伙有些自大,他本就不是做队长的料,经常让他的队员分散行动,说是为了效率。”


龙涛虽然算不上聪明,但他在小队里实力最强,能给人安全感,而且经验丰富,相当谨慎。


活得久就是资本,他的队伍至今没出太大的问题。


“走吧,不能在一个地方停留太久,这些木偶越来越密集了。”龙涛说道。


“嗯。”


小队众人最后看了眼狗头人李源,随后收拾好东西,继续躲避木偶。


现在已经是凌晨两点过。


夜幕越来越沉,寒冷无声无息侵蚀着每一个人。


冰冷与疲惫,加上紧张与害怕等心理因素,极有可能会将一个正常人压垮。


这种情况下,单独行动十分容易出问题。


幸而小队成员都在一起。


但,刚走了不到十分钟,贾义突然发出了颤抖的声音。


“我……我的右腿……越来越凉了。”


“怎么回事?!”


贾仁大惊,赶紧抽出刀,划破他弟弟右腿长裤的小腿部分。


本该白皙红润的小腿部已经变成了紫红色,一根根血管浮现在坚硬的皮肤表面,暴露在众人眼前。


“不应该啊!”


贾仁无论如何也想不通。


这一次众人根本没有分散,他弟弟又是怎么中招的?


江城的面色变得凝重起来,他按了按贾义的小腿皮肤,缓缓说道:“或许……一旦开始木偶化,就无法终止,变成木偶只是早晚的事。”


“不!不该是这样!”


贾仁抓着头发,眼睛都有些发红了。


众人见他这样,都不知该说些什么安慰。


贾义的脸色越发苍白,病态憔悴的样子和死人差不多,虽然他也害怕,但还是在尽量安慰自己哥哥。


“老哥,我……我又得到更多记忆了,这次已经有完整的片段,我……我或许能救大家。”


这一次木偶化的时间同样是九分钟。


贾义的右腿也无法行动了,失去知觉,需要被人搀扶着行动。


但他得到了更多来自对方的记忆。


“是……是诅咒类的诡异,很古老,来自两千多年前……”贾义根据自己得到的记忆,与旅舍内的记载相对比,得出了他自己的判断。


“居然是罕见的诅咒类,怪不得……小义,你先坐下,给我们仔细说说。”


吴德扶着贾义,擦了擦他额头的冷汗,让他靠坐在附近公园的长椅上。


众人身后的木偶还不算密集,可以再休息几分钟。


贾义组织了片刻语言后说道:“两千多年前,这里有个……有个欺压民众的贵族,他……他要求一个老木雕师给他雕刻九个比拟真人的人偶,而且给的时间很短,只有三十天,如果做不出,就要把他吊死在钟楼上……”


“九,三十……”江城默默念叨这两个数字。


“那个老木雕师很惶恐,他……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没日没夜雕刻,可……可三十天后,好不容易做好了,那个贵族却说,不是紫檀木做的,还是把老木雕师吊死在了钟楼上……人们都很愤怒,却不敢反抗,老木雕师临死前诅咒……诅咒贵族的后代,都会被困死在木雕人偶之中……”


“原来如此。”


众人终于是明白了。


诅咒类的诡异,是最难破解的类型之一。


因为很难找到起源。


“什么是诅咒类的诡异?”江城问道。


“诡异分为很多类型,我这个鳄鱼文身,就是最常见的力量类。”龙涛解释道:“而小狸这种动物,被称为血脉类或者异变类,黄弟是治疗类,贾仁贾义两兄弟是特殊类。”


与分级一样,诡异天生没有分类。


只是为了方便记录,旅社给所有诡异定下了人为的分类,有几十种。


会说话的河狸就是动物异变类,能杀人的植物则是植物异变类。


“诡异生物的本体通常很好找,但诅咒类很特别,很有可能你现在随口说下的一句诅咒,就会在若干年后,突然被某种力量唤起,影响到现实。”龙涛说道。


“诅咒类的特点是什么?”江城又问道。


“根据旅社的记录来看,临死前的诅咒比较容易被唤起,而且临死前,心里的不甘与怨恨越重,这个诅咒就越容易实现。”


诅咒……


古时候,许多人都喜欢在临死前咒骂敌人的子孙后代。


本来大多只是将死之人的不甘。


但……自从诡异力量降临这个世界那一刻。


某些尘封的诅咒就被慢慢唤醒。


这些诅咒笼罩的范围,会成为十分棘手的禁忌地带。


黄昏旅社记载过许多恐怖的诅咒,曾经有一个三千多年前的诅咒,在现代被唤醒,笼罩了联邦主城四分之一的区域,造成了长达数年的恐慌。


“那个贵族叫什么名字?”江城认真询问,“这个诅咒是对着他后代来的,现在还没被解除,说明他的后代依旧活着。”


“似乎是……”贾义脸色苍白,颤抖着开口,“是叫做……亨利……”


“亨利?”黄弟皱眉,“这不是西方大陆的名字吗。”


“应该没错。”江城点了点头。


“为什么?”黄弟疑惑。


“两千多年前,殖民时代。”江城解释。


“原来如此。”


这个禁忌地带的起源故事有了。


破解之法也有了。


众人也根据之前发现的规则,做出合理推测。


“不能被超过九具木偶同时注视,不能在室内躲避超过三十秒。”


只要不触碰这两条规则,就可以活下来。


似乎一切已经向着好的方向发展。


但……


诺大一座城市,要去哪里找当初那个贵族的后代?


小队只有六人,加上一条河狸,在干粮吃光之前,找到那个后代的几率相当小。


而且,说不定那个贵族的后代已经离开了呢?


“亨利……”


贾仁低声念叨着这两个字。


由于弟弟的身体问题,他之前一直很焦虑。


此时勉强静下心来。


“这两个字似乎有些耳熟,我半年前来的时候,貌似……”


“贾先生,你也坐下来,冷静想想。”


江城把贾仁按在冰冷的长椅上。


小队众人里,只有贾仁曾经来过多罗市,而且他还听过这个名字。


这次破解死局的希望,就寄托在这两兄弟身上了。


“贾先生,如果是你接触过的人,你应该会记得很清楚。”江城提醒道:“但你只有模糊印象,说明你很有可能是从别人口中听说的,这个叫亨利的人,应该是个大人物。”


“我想想……”


贾仁揉了揉太阳穴,脸色很难看。


小队其余成员都在警惕观察四周,谨防被密集的木偶包围。


黄弟在江城身侧,低声说道:“按照现在这个趋势,还有三分钟,我们就得继续跑路了。”


“有目标了,总好过漫无目的逃命。”江城轻声回应。


“说得也是。”


即使他们来不及破解这个大型禁忌地带。


只要在所有人都化作木偶之前,把发现的规则与破解方法写在起眼的地方,总会有后来的队伍破解这里。


就在众人小心翼翼戒备的时候,一个声音突然从花园后面传来。


这声音带着紧张与不安,而且十分沙哑。


“你们是别的城市派来的救援队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