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基本演绎法则 > 第二十七章 同化

第二十七章 同化

作者:南朝近卫 返回目录

“黄先生是如何发现的?”江城问道。


“超感觉。”黄弟认真解释,“就在之前探查的那段时间里,我始终感觉被什么东西注视着,所以留了个心眼。”


“这些木偶是怎么动的?”


“不清楚,我只是眨了眨眼睛,他们就……像是瞬移那般,出现在了另一个位置,而且,我被注视的感觉越来越强烈。”


每个诡异生物都有特殊能力。


黄弟不仅能为别人提供生命力,就连第六感都比普通人强了很多。


“被注视……”


江城眉头紧皱,念叨着这几个字。


整个小队的气氛都有些紧张。


“或许,那些不断靠近的木偶就藏着第二条规则。”黄弟这样推测。


“这……这些家伙,难道说他们自己变成木偶后……心有不甘,想把我们也拖下水?”坐在车内的贾义脸色苍白,“就像是……那些恐怖电影里,怨气很重的厉鬼那一类……” 给力网址m.geilwx。com小说阅读


“冷静!”


站在车头旁的龙涛神色凝重,已经开启了属于他的诡异力量。


一条扭曲的鳄鱼文身缓缓从他的手臂皮肤爬到了脖子处,并且泛着微光,猩红的眼睛十分凶厉,仿佛随时都会活过来。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特殊机遇。


龙涛生来只是普通人,后来退伍当了雇佣兵,当初也是以雇佣兵的身份加入黄昏旅社。


在十年前的一个夏天,他在回旅社的中途,见到一个邋遢的流浪老者,不禁想起了自己的父亲,于是心生恻隐,给那个老者买了一瓶水。


后来就和小说里描述的奇遇一样,那个老头接过他的水,然后嘴里念念有词,伸手按在龙涛手臂上……从此龙涛的手臂上就多了一条凶厉的鳄鱼文身。


这鳄鱼文身拥有接近中级诡异的强大战斗力。


旅舍内许多生物都曾羡慕过他,毕竟那瓶水也就两块钱……


“他们又动了!”


这次开口的是吴德。


别的人都没注意到。


那些木偶的移动十分怪异,似乎能避开众人的视野。


在所有人都不注意的时候,他们就会开始诡异地瞬移,越来越靠近。


这一次,已经有几具木偶的身躯十分清晰了,他们不再是迷雾中的黑影。


“这些玩意确实在看着我们。”


每一只木偶,都面向着众人,看着一动不动。


那几对死寂的目光好似从冰冷尸体传来。


就连江城都略感不适。


他想起了自己很小那会,父亲带他去地下尸库里玩捉迷藏,当时那些睁着眼的尸体就是这样的目光。


“这或许就是第二条规则。”江城突然说道。


“什么规则?”贾仁看向他。


河狸与贾义也投来了视线。


龙涛与吴德依旧在防备前面的情况,所以没有转头,但也都沉下心来。


黄弟若有所思,看了眼江城,缓缓说道:“江同学是认为,被一定数量的木偶注视之后,就会被同化为木偶?”


“对。”江城点头,“旅社内部,有没有这类同化规则的任务实例?”


“有!曾经出现过‘吸入特殊气体被同化’、‘食用某种食物被同化’等等……”


黄弟说了很多实例。


有的人被同化成植物,还有的被同化为守墓泥塑。


也正是因为这些任务实例,所以旅社里的生物都清楚,来到未知禁忌地带后,不该碰的千万别碰。


“可当时我们所有人都走在一起。”


贾仁依旧是这个看法,没道理只有他弟弟被同化。


而且他们只是深入了十多分钟的路程。


步行前进,并未走多远。


路上还因为录像设备的问题,停了好几分钟。


“如果咱们一直都在行动,这些零零散散的木偶很可能跟不上我们,所以被多具木偶注视的可能性不大,除非是来到了木偶特别密集的地方,或者……中途休息?”黄弟突然转过身去,看着后备箱。


后备箱里放着录制设备。


他的意思不言而喻。


贾仁顿时明白了,立刻询问贾义:“小义,之前我们都在看录像的时候,你有没有脱离队伍?”


“我……我当时就只是……”


贾义脸色苍白,认真回想了当时的情况。


他似乎确实是……


“我听到那些哀嚎的人声后,有些害怕,就往后退了两步,看了看四周。”


当时贾义担心四周飘荡着某些生物。


两步,这距离已经足够远了。


那时候的他,就相当于一个独立的个体,脱离了队伍整体,极有可能进入了一群木偶的视野交织范围内。


江城问道:“你能想起当时四周有多少木偶在看着你吗?”


“当时……当时有……”


贾义按住眉心,似乎有些头痛。


他神色痛苦,病态憔悴的脸越来越苍白。


仿佛有什么东西在他大脑内肆虐,折磨着他脆弱的灵魂。


贾义突然变得很悲观,没有回答江城的问题,反而低声说道:“老哥,我觉得我这次是走不掉了,你……你要是能活着回去,就退出旅社吧,用这些年赚的钱好好照顾老妈……”


贾仁明显愣了愣,他回答道:“小义,咱们老妈在好些年前就死了啊,她临死前最大的遗憾就是没凑齐‘仁义礼智信’。”


“那……那就照顾好老爹……”


“咱们老爹死得更早。”


“那……楼上刘老爷子……”


“都死了啊。”


贾仁眉头紧皱,摸了摸自己弟弟的额头,确认他没有发烧。


他不禁说道:“小义,你这是……”


“记忆混乱!”黄弟突然说道。


“难道是木偶化的副作用?”贾仁越发担忧了。


“老哥……我……我貌似多了些新的记忆。”贾义抬起头来,那张苍白消瘦的脸上写满了虚弱憔悴。


“什么记忆?”


“我不知道……就是些……片段……还有很古怪的文字。”


江城皱着眉头,听闻后立刻说道:“冷静,把那些文字写出来,我或许认识。”


他将衣兜里的纸和笔递给贾义。


贾义接过纸笔,身体已经在轻颤着。


现在右手已经化作了木头,他只能用不习惯的左手,很缓慢地,在白纸上写下了几个歪歪扭扭的文字。


这些黑色文字十分复杂,扭曲难辨,好似虫蛇爬过留下的纹路。


“这是什么?”贾仁一脸忧虑,根本不认识他弟弟在纸上写的这几个文字。


“我也不认识。”黄弟摇了摇头。


江城拿起这张纸,认真揣摩了片刻。


许多古老文字看起来都很相似,可能发源于同一种更古老的文字。


“这是西方大陆的古文字之一,流传于一千五百年到两千年前。”他平静说道。


“江兄弟还懂这个?”黄弟诧异。


“我母亲的现实身份是写推理小说,她经常用这些古代文字给书中主角设置谜题,书房里有很多古文字相关的书,我小时候闲得无聊会翻一翻。”


“这些文字是什么意思?”贾义担心自己弟弟,急切问道。


“纸上面这些文字,分别是‘木偶’、‘雕刻’、‘时间’、‘九天’、‘死亡’以及‘寻找’这六个词语。”江城说道:“并不能组成流畅的句子。”


贾义得到的记忆有限。


江城若有所思,难道是因为没有完全木偶化吗?


如果让贾义别的身体部分也木偶化,或许能得到更多线索,帮助他们破解这座木偶之城。


可万一破解之后,贾义依旧无法复原呢?


不止江城想到了,小队里别的成员也都想到了。


“老哥,我……我可以……”贾义身体颤抖着,似乎想要从车后座上出来。


“闭嘴!你先坐着!”贾仁脸色难看,把自己弟弟按了回去。


他转过头,看了眼团队其余成员的神色。


黄弟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道:“放心,大家都一起冒险这么多年了,我们做不出这种事。”


旅社禁止成员在任务之中自相残杀。


但毕竟人心难测……


“可,我们现在……”河狸犹豫着说道:“如果再不找出别的规则,我们只能在这座城市中不断逃亡,避免被过多木偶注视。”


那些冰冷木偶会不断接近他们。


所以众人只能逃,不能停下太久,甚至根本无法睡眠。


最终的结果……


要么被累死,要么实在坚持不住,化作无数木偶的一员。


这几乎是必死之境。


王成小队在四天前就抵达了,队伍六人也都经验丰富,想必能找出有关木偶注视的第二条规则,难以想象……他们到底经历了怎样的绝望。


“没事,还不到最危急的时候。”江城平静看了眼众人,“至少我们现在可以做出一个判断了。”


“什么判断?”河狸抬头望着他。


“这次诡异事件背后,应该有一只极为强大的诡异生物,他需要通过木偶化,来抽取整座城市人类的记忆,而相对应的……由于这个世界所存在的平衡,他也需要把自己的记忆分享给化作木偶的人。”


那只诡异生物依旧受到平衡的部分影响。


他很强大,但强得有限。


不过这并非江城想表达的意思。


“小子,你说得再明确点。”河狸不客气说道。


“你觉得,那只诡异生物,为什么抽取这座城市居民的记忆?”江城淡淡问道。


“他通过吞吃记忆变强?”河狸有些不确定。


“但消息已经传来六天,这六天里,并没有别的城市出现这种情况。”江城继续说道。


“或许他吃撑了,正在消化。”


河狸说着自己的猜测。


他觉得,只要那个诡异生物消化结束,就会跑去别的城市,吃更多的记忆。


这推测听着……还确实有几分道理。


但黄弟突然一震,猛地一拍大腿。


“不对!寻找……他是在所有人的记忆里寻找某个东西!”


“我也这样认为。”江城表示赞同。


“这么说……”贾仁的眼里浮现出些许希望,“只要我们帮他找到那个东西,就有可能解除这一切,小义也就能恢复了!”


河狸突然举起了爪子:“这不合理,我持有反对意见!既然整座城市居民的记忆都被抽光了,而那个诡异生物依旧没离开,说明十多万人的记忆里都没有那玩意,而我们连那玩意是什么都不知道,又怎么能在不停逃命的情况下找到?”


“咳咳……”


最前方的吴德突然咳了两声。


这次并不是嗓子痒了。


此时汽车前方,已经有越来越多的木偶移动出了迷雾对视线影响的范围,清晰可见。


“各位,咱们该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