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基本演绎法则 > 第十八章 迷雾里的金钱与世界观

第十八章 迷雾里的金钱与世界观

作者:南朝近卫 返回目录

昏沉,眩晕。


江城皱着眉头,揉了揉太阳穴。


“不能直视太久吗?”


他依旧抬着头,看着天空中那团混杂了金属机械的巨大烂肉。


只不过直视了数秒钟,他就感觉有些许不适。


耳边似乎隐隐约约传来某种低沉怪异声响,像是某种生物在啃噬什么,鼻息间的血腥味越来越浓,眼前的景象更是开始模糊。


整个世界变得越发昏暗冰冷。


江城站在血红色的街道上,形单影只,渺小得像是一只蝼蚁。


“咔……咔……咔……”


令人难受的声音自那团烂肉传来。


其内部的金属齿轮仿佛是缺失了润滑,粘粘在一起,转动间需要耗费极大的力量。 给力网址m.geilwx。com小说阅读


江城的眼前则越来越模糊。


低沉压抑的声音从四面八方升起,像是来自远古祭坛的祭祀,在啃噬他的脑髓。


“接受他……”


“接受这份力量……”


仿佛是来自深渊的低语,伴随着莫名的咀嚼声。


难以言表的恶臭味飘散在空中,令人想起腐烂的残骸与蠕动的脏器。


精神脆弱者或许会颤抖着跪在地上,又或者早已在这份虚无缥缈的力量下发疯,变得癫狂,一如江城眼前飘荡着的那些嘶吼狂叫的幽魂……


是的,他眼前应该是出现更多幻觉了。


江城眨了眨眼睛……


这些幻觉依旧没有消失。


“接受他……”


这低沉的声音越来越嘶哑,像是临死之人的不甘哀嚎。


江城身侧的钢铁建筑开始枯萎,脚下的混凝土街道变得柔软,整座城市充斥着腐烂与衰败,大地出现裂痕,仿佛被暴力撕碎的皮肤。


一具具畸形干瘪的尸体自裂痕翻涌喷出,仿佛是来自无尽深渊,伴随着污秽的浓浆与恶臭。


“怪不得那个黑袍人说,我个人的意志不一定能拒绝他,但这毕竟只是从一个小珠子传来的幻象……”


江城低声自语,虽然越来越昏沉,但目光依旧没离开天空中那团巨大的烂肉。


也不知过了多久,那团烂肉突然发生了变化。


表面上布满血丝的金属零件缓缓沉入腐烂的血肉之中,一枚畸形浑浊眼睛浮现在血肉表面,与江城直视。


江城似乎在那对邪异的瞳孔里看到了成千上万漂浮的肢体与残骸。


紧接着,越来越多的扭曲眼睛浮现在那团烂肉上。


直至……


那团烂肉整个体表都被眼睛覆盖,数之不尽,看着令人头皮发麻,不寒而栗。


无数只眼睛同时眨了眨,随后齐齐盯着江城。


发自灵魂深处的不适与恶心在灼烧江城的大脑神经,让他差一点没能坚持住。


“呼……”


江城缓缓呼出一口气。


他扭了扭因为长期抬头而酸痛的脖子,随后对着那些眼睛微微摇头。


“还差了点。”


……


那片血红色的幻觉破碎了。


十二月的寒风吹来现实的瓦力城。


冰冷的雨点打在身上,老旧的街灯暗淡,江城静静站立在街边。


他看了看远方。


长长的街道,黑夜与翻涌浓雾,钢铁与霓虹广告……


“还是现实比较舒服。”


江城揉了揉眉心,此时依旧有些眩晕感。


他缓缓后退了几步,靠在冰凉湿滑的钢铁管道上,勉强支撑住身体。


“啪!”


江城关闭了木盒子。


在没有弄清楚某些事之前,他还不打算接受这份力量。


“那玩意……是在现实,还是在某个未知的虚空?”


江城回想起幻觉中看到的那团烂肉与机械的结合体。


那确实是一个生命体,而且很强大,拥有自主意识。


“如果是处于现实世界,那么人类……咦?”


江城突的抬起头来,扭头看了眼后方不远处的阴暗街角。


“居然被抢劫的给盯上了,这运气……”


他笑了笑,将小木盒揣进怀里。


果然,普通人尽量不要在瓦力城的夜晚出门,即使出门,也不该形单影只。


抢劫犯与流浪汉在瓦力城随处可见,这两者的身份偶尔会转换。


“终究还是贫穷的问题,可惜这问题并非一朝一夕能解决的。”


江城抬头看了眼昏沉的雨夜天空。


他附近的街道上,每一个可以避雨的地方,都挤满了在寒风中颤抖的流浪汉。


瓦力城似乎一直都是这副模样,破败,老旧,与这座城市的居民一样,让人感受不到一丝活力。


它继承了整个联邦贫穷的基调,工业衰败,经济崩塌。


城外迷雾笼罩,迷雾中据说有许多怪异的植物与动物在道路上拦截,因此出城的道路异常艰险,许多人出去后就再也没回来过,可能是成功去往了更大的城市,也可能是死在了半途。


这里的人为了金钱可以发疯,正如此时跟随在江城身后三个抢劫犯,他们身形瘦小,手里只有一柄可怜的水果刀。


曾经有富豪临死前宣布自己把财富埋在某个危险的郊区边缘。


于是就有无数人蜂拥前往,所有人不要命似的挖掘宝藏,甚至有人就在那里住下,由此形成了一座不算繁华的郊区小镇,那份对宝藏的狂热堪比当年的淘金热。


江城想到了姜小玲。


虽然姜小玲也为了那枚价值不菲的戒指留在偏僻的郊区民宿,但毕竟她主观意愿是躲避凶杀案追捕,然后才是钱,还算是比较有理智,有了那笔钱,她可以彻底改头换面。


想必她这三年也过得不是很舒服,杀人之后,以往的资金就全被冻结了。


江城对那枚戒指的估值在一百二十万左右,走特殊渠道出手应该只能拿到不足百万,但足够让姜小玲做一个完全的整容,买到假的身份,甚至还能用剩下的钱在旧区买一个住所,再也不用躲在人烟稀少的郊区。


瓦力城凶杀案的破获率很低。


郊区没有监控覆盖,也不知躲了多少姜小玲这样的凶案逃犯。


江城从未相信过她。


自打刘易对他动手,他就明白,除了自己失踪的家人,这座城市任何一个人都不值得信任。


在瓦力城,当一个漂亮女生在晚上敲响你的房门,还表示要留宿。


她要么是想取你的命。


要么是想先利用你,然后再取你的命。


反之亦然,女性也不能相信晚上敲门的帅气男子。


永远不要幻想都市小说的情节,生活是悬疑片……


“藏在街角那几位,麻烦你们赶紧动手,我休息够了还得回家洗热水澡。”江城出声提醒。


话音落下没多久。


三个神色凶恶的年轻人走出了黑暗,他们手持水果刀,一步步逼近江城的位置。


“你是怎么发现我们的?”为首那人恶狠狠问道。


“声音。”江城微笑回答。


“什么声音?”那人皱着眉头,挥了挥手里的利刃。


“雨水打在你们身上的声音,与落在街道上不同,如果你们是流浪者,总不能待在那里一动不动了淋雨。”江城耸了耸肩,“所以要么是几具尸体,要么就是几个伺机而动抢劫的。”


“竟然如此,看来是我失策了。”为首那人说道。


他身后另一人接过话题,说道:“老大,我就说吧,下雨天就不该出门,待在家里玩游戏多好?”


“闭嘴!”为首那人狠狠瞪了他一眼,“这座城市每年有80%都是雨天,玩物丧志的玩意,要不是我,你们两个都得饿死。”


“不会啊老大。”另一人说道,“我们可以上街要饭嘛,现在流行这个。”


“我他么……”


为首那人捏紧了拳头,面上的皮肉抽搐了两下。


但毕竟抢钱要紧,他只得暂时忍下这股怒意。


“把身上的钱都交出来,然后滚蛋!”他恶狠狠对着江城说道。


“认真的吗?”江城忍住笑意,“整座瓦力城,一百多万人口,你们偏就抢到了我头上来?”


“你什么意思?”那人怒视着江城。


“万一我很强,还喜欢杀人,能出手把你们打死怎么办?”江城笑着询问。


“呵!老子要钱不要命,这狗日的世道,有钱才能站着!那句话说得好,宁愿站着死,也不愿跪着活!”为首那人神色凶厉,铿锵有声。


好家伙,这歪道理一套一套的。


于是江城淡笑着从怀里取出那把暗金左轮。


还不等他有别的动作,就听得“啪叽”一声。


为首那人当场就神色惶恐跪下了,两个一脸茫然的手下站在他身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