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基本演绎法则 > 第十七章 机械与血肉

第十七章 机械与血肉

作者:南朝近卫 返回目录

天台上的气氛有些怪异。


安静了些许时间。


世界昏暗冰冷雨水敲打在众人身上,滴落在花坛的淤泥里,融入荡漾的积水中。


“如果……”黄山摸了摸脑袋,犹豫着开口:“如果姜小姐把那几个漏洞补上,比如再买一个发声器专门用于204房的撞门声,这个计划岂不就是完美的?最终无论结果如何,即使被怀疑了,姜小姐也能成功脱身。”


姜小玲的计划有多种结果,最好的结果就是,她老太婆的身份不暴露,三年前她丈夫留的那件值钱物品被找到,第二轮任务也成功完成。


可如今几个漏洞,导致她直接来到了最差的结果。


“没有什么如果,黄先生,着眼于当下。”许墨提醒道。


“没错,但……咱们现在应该……干什么?”


黄山看了看后退了几步的姜小玲,又看了看其余几人。


他伸手抹了抹脸上的冰冷雨水,觉得气氛有些微妙。


江同学会不会继续杀人? https://m.geilwx.com给力小说文学网


之前江城杀李猛的那一刀太快,四步的距离瞬间而过,他甚至都没看清楚,想在想来还心有余悸。


这时候,只听得江城对姜小玲说道:“三年时间,你依旧没找到那个值钱的小物件,可见你根本就不了解死在你刀下的那个男的。”


“难道你知道戒指在哪儿?”姜小玲注视着江城的眼睛。


江城猜测没错,果然是戒指。


“我可以猜测。”江城平静回应,“应该是在当时你自己的背包或是挎包里。”


“怎么可能?我的挎包……”姜小玲的脸色微微变化。


“所以你确实没有仔细找过你的挎包?”


“我……”


姜小玲的脸色彻底变了。


变得有些苍白,有些慌张。


她急忙跑到天台的花坛上,捡起水坑里的铲子,来到另一片平整的土壤前,开始挖掘。


看那样子,她竟是把自己三年前的挎包埋在了花坛里。


“这花坛的包容量还挺大的。”


黄山不自觉说了句,不过他依旧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三年的时间,姜小姐找遍了民宿每一个角落,却想不到翻找她自己的挎包?”


“或许是某种思维误区。”严明说道:“她丈夫说把戒指藏在了民宿的某个地方,所以她就一直认为是在民宿里……但其实她的挎包当时也在民宿内,她丈夫这样做,是为了给她一个惊喜,让她在翻找挎包的时候不经意间发现。”


“不对,这不是求婚的套路吗?”


黄山突然想起,他之前向自己女朋友求婚的时候,就是把戒指放在蛋糕里。


后来被她女朋友吐槽套路太老了。


“没错。”江城补充了一句,“我想当时的报道应该有误,就连治安所内部的记载都是错的,姜小姐与那位并没有结婚,只是在恋爱期。”


“但这样就更不对了。”


黄山一时间觉得有些疑惑了。


他询问道:“如果是为了惊喜,那就不应该提前告诉姜小姐他藏了戒指,而是等待姜小姐自己发现,难道说,他……他是在被杀的那一刻……”


黄山突然拍了拍脑袋。


他终于明白了所谓的恍然大悟是什么感觉。


那个男的,想必是偷偷藏好戒指,准备求婚的,可一切还没来得及,他没等到姜小玲发现那枚戒指,只等到一把穿心而过的刀。


他倒在血泊中,在临死前用虚弱的声音告诉姜小玲,他藏了一枚很值钱的戒指。


再后来,姜小玲把有关她自己身份的一切都埋在了天台里,伪装成老太婆留在这里,既是为了躲避追查,也是为了寻找戒指。


此时另一边……


姜小玲已经挖出了那个泥泞的挎包。


她扔了铲子,湿漉漉的长发披散着,有的还贴在苍白的脸上。


“啪嗒……啪嗒……”


姜小玲的双手似是有些颤抖,用力将挎包里的所有东西倾倒出来。


有化妆品,也有头饰或其余小东西。


与部分女性一样,她的挎包里很杂乱,各种物件对方在一起。


“戒指?”


江城第一个看到了。


在这场下午三点的瓢泼大雨中,整个世界一片昏暗。


那枚戒指就像是夜空中最璀璨的星辰,躺在泥泞之中,十分耀眼。


“确实很值钱,足够一个普通人一辈子无忧无虑了。”


江城简单判断出了这枚戒指的价值。


但他有一点疑惑。


此时姜小玲的脸色并不是欣喜,反而显得慌张,她颤抖着伸手,从泥泞的雨水中捡起那枚戒指……


江城脸色平静,仔细推演了片刻。


“原来如此。”他淡淡一笑,最后一点疑惑没了,“三年前,那把杀他的凶器,就是被你放在挎包里,对吧?”


姜小玲没有回话,静坐在大雨中,怔怔看着那枚戒指,披散的长发让她看着有些狼狈。


不知道此时她心里在想什么。


黄山开口问道:“这样说来,那个男的在藏戒指的时候,看到了挎包里的那把刀?他应该不知道这把刀是用来杀他的吧,又或者他……”


他看了眼姜小玲苍白的脸,似乎想到了什么,最终没有再说下去。


江城摇了摇头,最后看了眼姜小玲,随即说道:“走吧,麻烦各位搭把手,帮我把那具尸体弄去后院。”


“这……这就走了吗?”黄山问道。


“当然,我想也没别的事可做了。”


江城耸了耸肩,随即走到李猛的尸体旁。


此时尸体尚且温热。


那把锈迹斑斑的折叠刀还被李猛握在手里,看上去竟有些像是自杀,只不过刀尖的方向不对。


江城戴着手套,正准备弯腰拽住这尸体的手臂。


他身后突然传来一个声音。


“等一下……”


姜小玲的声音。


“我帮你补全真相。”


江城转过身去,平静看着姜小玲。


其余三人也都将目光移了过去。


现在的姜小玲看着很狼狈,眼眸低垂着,神情些许颓丧。


她说出了前因后果,跟江城猜测的差不多,是从她姐姐开始的。


不外乎就是,她姐姐被那个男的骗了感情,随后自杀,然后她又带着仇恨来到这个男的身边……


“上个世纪的狗血都市剧套路。”黄山小声嘀咕了一句。


至此,完整的隐藏真相有了。


没多久,众人的手机都收到了提示。


【隐藏真相100%……】


没猜错的话,最终的特殊奖励必定是属于江城的。


四人抬着李猛的尸体,来到后院,将其埋了进去。


而姜小玲则依旧坐在天台的花坛上,没人去打扰她。


一直到江城四人离开,都不曾见她的身影。


“唉……终于结束了。”


直到坐上返程的出租车,黄山才终于松了口气。


车窗外大雨滂沱,迷雾笼罩,视线十分差。


司机不敢开得太快。


一直到晚上六点,四人才回到城区。


“就在这里分别吧,这次多亏江同学了。”


“没什么,举手之劳而已。”


江城与其余三人在东城区新区与旧区的交界处告别。


众人都加了联系方式,以后说不定还能再碰上。


傍晚六点的城市已经彻底暗下来了。


浓雾笼罩在钢铁建筑上空。


五颜六色的霓虹灯在雨水与浓雾中显得愈加模糊,街上行人穿着黑色雨衣,在杂乱的灯光下来去匆匆。


空中还飘着若有若无的铁锈味道。


看着江城渐渐消失在浓雾中的身影,黄山说出了心里最后一个疑惑:“这样算来,李猛只杀了一个人,而姜小玲却连续杀了她男友、民宿老板、酒吧工作人员,足足三个人……为什么江同学不选择杀她?”


“或许是因为姜小玲的危险程度比李猛更低吧。”严明这样猜测。


“确实如此,但还有另一个原因。”许墨目光沉凝,“你们遗漏了一个细节。”


“什么细节?”严明问道。


“江同学挖出那把折叠刀后,将那把刀递给姜小玲看了看。”许墨说道:“江同学一直戴着手套,而姜小玲却没有。”


“但是这也……嘶……”严明猛地回过神来,看向江城离开的方向,“那把折叠刀的刀柄上有姜小玲的指纹?”


……


傍晚,六点半。


江城穿梭在黑夜的浓雾中,街道上灯光暗淡。


街上行人稀少,很静谧,只有雨水的声音,江城喜欢这种感觉,即使浑身冰冷湿透。


他看了看远方的模糊霓虹,缓缓吐了口气,静立在昏暗街角的大雨中。


“来发奖励了?”江城淡淡开口。


在他前方不远处,一个黑袍人靠在破烂的湿滑管道上。


根据下巴来看,应该就是上次给他卡片的那个人。


“尊敬的13号候选人,这是属于你的特殊奖励。”


这一次黑袍人走得近了些,为江城递上奖励。


【一份地址】


【一个木盒】


地址上标注的位置,距离江城的家并不是很远。


他记得这里是一个经营不善的旅社。


至于这个木盒……


黑袍人很郑重地将其放置在江城的手上,用低沉的声音提醒道:“13号候选人,你在这次任务中表现十分出色,但你自身太脆弱,请不要拒绝这份力量,你需要它。”


“这是什么?”


江城皱着眉头,打开盒子看了看。


里面只有一枚灰扑扑的珠子,大小就跟普通人家小孩喜欢玩的弹珠差不多。


“这是通往神道的钥匙,唯有候选人以及表现优异者才能得到。”黑袍人声音低沉,再一次提醒道:“请不要拒绝它……虽然我并不知道你是否有拒绝它的意志。”


说完,他缓缓往后退去。


这身黑色的长袍似是与黑夜相融,让他的身影越来越模糊。


“候选人是什么?为什么叫我13号候选人。”江城提出了第二个问题,他需要更多消息。


“你以后会知道的。”


黑袍人没有正面回答。


他的身躯渐渐消散在黑夜的浓雾里,与江城的距离也越来越远。


“那份地址所在,是一个只在黄昏才会开启的旅社,你的父母曾经是那个旅社的一员。”


这是黑袍人留下的最后一句话。


说完后,他的身影彻底消失了,无影无踪。


街道两侧,偶有几个行人匆匆路过,似乎根本没人注意到他。


江城站在街角,眉头紧皱。


他收起地址,认真注视那个灰色的小珠子。


“通往神道的钥匙?”


江城想起了许墨说过的诡异力量。


他缓缓伸出手,食指与小珠子轻轻触碰。


“呼呼……”


一阵轻柔的风拂过。


风中带着铁锈与血腥的味道。


江城抬起头来,整个世界已经是变了。


他知道自己依旧身处瓦力城中,眼前这一切有些像是幻觉。


“这是什么地方?”


似乎是某个遥远的虚空中,又像是一片血色笼罩的荒寂城市。


江城站在大地上,抬头看去。


天空昏暗,翻滚着厚重的血云。


一道道闪着金属光芒的巨大铁锁链穿透云层,横亘在天地间,腥风血雨洒落,黯淡的血光在汹涌沸腾。


“那是……”


巨大的阴影笼罩在天幕上,那是一团血肉。


这团畸形腐烂的血肉很难用言语形容,它还在蠕动着,像是将血淋淋的肢体搅碎,再混合恶心可憎的脑髓,最终制成的污秽肉糜……


成百上千的铁链贯穿了这团巨大的烂肉。


更令人惊异的是,在这烂肉之中,居然有无数暗色的金属机齿轮在转动,破烂的零件镶嵌在血肉里,老旧的机械上爬满猩红纤维,似乎金属与血肉已经完全融为了一体。


“机械教会……”


江城算是明白了这个名字的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