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基本演绎法则 > 第十六章 隐藏真相

第十六章 隐藏真相

作者:南朝近卫 返回目录

这场冰冷的雨已经持续了好几个小时。


黄山与严明两人,此时的感觉除了寒冷便是不可思议。


同行的李猛一直表现得憨厚耿直,连名字给人的感觉都很憨,然而最终发现他是三年前那个司机,这已经很让人意外了。


而姜小玲是那个老太婆?


这个结果并不是很能让人接受。


但姜小玲当时毕竟迟到了……如果她就是老太婆,确实能解释很多事。


这是全员影帝吗?


普通人还怎么混?


黄山忍不住开口询问:“中午那会,咱们被关在后院的时候,姜小姐不是还被那老太婆堵在204房间吗?当时她在窗口,房间更里面分明传来了撞门声,她总不能分身吧?”


“很简单,还记得101房的录音机吗?原理其实一样。”许墨回答道:“利用手机就行了,提前在手机里录制好撞门的声音,然后将手机放在屋里某个角落,定一个时间。”


“可……许先生,这只是你和江同学的推测,不是吗?”黄山看着许墨。 一秒记住小说网址m.geilwx.com


“对,但如果对方的破绽足够多,我们就可以据此做出合理的推测,并且用推测得到的结果倒回去寻找证据,而不是漫无目的去寻找。”


许墨取下眼镜,将其放在衣兜里。


他继续说道:“有一个细节,我是根据这个来推测的。”


“什么细节?”黄山问道。


“刚才我们认为已经找到了三具尸体,纷纷掏出手机拍照,并给教会发消息,但江同学与姜小姐并没有这样做,当时江同学是在挖掘凶器,而姜小姐则是……什么都没做。”


许墨看着姜小玲,缓缓询问:“我想,姜小姐的手机,还留在204房间吧?”


众人离开从104房间出来后,并没有立刻来天台挖掘,而是简单找了找一楼与二楼的房间,以防那个老太婆还偷偷留在某个地方。


由于担心落单出事,所以大家都在一块。


或许姜小玲把手机放在204房一个很隐蔽的位置,但她后来并没有合适的时机从204房间拿走她的手机。


“我……我可能是那会太害怕,把手机留在了204房间吧。”姜小玲的脸色有些发白,解释的声音不算太大。


“或许是如此,但姜小姐,你还有别的破绽。”许墨认真说道:“接下来交给江同学吧,我想他的推论比我更详细。”


提出“同时出现”观点的人是江城。


许墨并不想抢走这个功劳,毕竟这关系着隐藏真相的奖励。


江城并没有推辞,接过了话题。


“事情比较乱,我就直接从头开始吧。”


他淡淡看着姜小玲,将事件的时间往前推了三年。


那个雷雨的晚上,姜小玲杀了她新婚丈夫。


网上的报道很含糊,始终没有给出完整的细节,动机也没有披露。


“姜小姐的姐姐说过,长得帅的男人通常心地善良……我想这很可能是一切的起因,当然我只是推测,治安所内部也没有详细记载。”


冰冷的天台上,暴雨如注。


其余几人都很沉默,安静听着江城讲述。


“我猜这应该是一个复仇的故事……总之无论如何,姜小姐在动手杀人之后匆匆逃离,那之后没多久又回到这个民宿,杀了原主人,也就是那个老头,并且把自己伪装成老太婆的模样,从此一待便是将近三年。”


三年,而且是一个女子青春正盛的时刻。


到底是什么原因会让她在这里停留三年?


“姜小姐很可能是为了躲避追查,所以回到了这个地方,所有人都想不到,凶手在杀人后居然主动回到了现场,并且成为了现场的主人。”


听着江城的分析,黄山与严明都瞪大了眼睛。


居然还能这样?


换个正常人的思路,杀了人之后,不是应该有多远就跑多远吗?


“当然,其实还有另一个可能,我个人比较倾向这个可能,姜小姐既是为了躲避追查,也是为了在民宿内寻找某个东西,我想那个东西应该会很值钱,比如结婚戒指,其体积一定很小。”


江城简单还原了当时现场。


那个晚上,丈夫或许和新婚妻子开了个玩笑,表示自己把价值多少万的小物件藏在了民宿某个地方。


妻子本是带着仇恨而来的,但钱财令她动心,所以她杀人之后,又折返回来。


既是躲避,也是寻找。


“你为什么这样认为?”姜小玲注视着江城,她的脸色没那么苍白了,似乎平静了许多。


“很简单,早上我们在204房寻找尸体的时候,你看似无意说凶手可能会把尸体砌进墙里,所以我猜……这三年你很可能在找某个东西,但找遍了民宿每一个角落都没找到,这次的任务给了你灵感,让你觉得三年前你丈夫可能会提前来民宿,把那个很值钱的小物件用水泥封起来。”


看似是要找尸体。


实际是要借助众人之手,把一些容易破开的水泥墙面都清理一遍,寻找那个东西。


“你继续说。”


姜小玲没有肯定,也没有否认,甚至没有辩解。


她只是平静注视着江城,叫他说完分析推测的内容。


江城微微点头,继续说道:“前不久,或许是为了和李猛一样逃避过往,你也联系了教会组织,但第二轮任务让你有些担心……你担心自己埋在后院的尸体被挖掘出来,自己老太婆的身份也就没办法留住了,所以你想到了一个办法。”


李猛也担心自己埋藏的尸体被挖出来,他想的办法是泼脏水给黄山。


而姜小玲的方法则更巧妙。


这个三具尸体的任务,让她意识到,虽然她在这里待了三年,但她依旧没有完全掌握这个老旧的民宿。


其实她认为民宿里只有一具尸体,就是她埋在后院那具。


但既然任务提示有三具,那么肯定还有另外两具。


于是姜小玲想了个办法……


江城分析道:“我想你的第一个演绎任务应该是杀人,两天前,你杀了那个在夜店工作的年轻人……在接到第二个任务后,你把他的尸体弄到了201房间的床下,在你看来,这样民宿内就有四具尸体了,你只需要提前让人发现这具床下的尸体,并且简单影响任务流程,不让别人注意到后院就行了。”


这就是姜小玲的办法。


用一具新鲜的尸体,来代替她埋在后院的那具。


“你不敢挖出后院那具尸体,因为那样会在后院留下一个大坑,反而会被任务参与者注意到,如此更难保住老太婆这个身份。”


“对。”


姜小玲突然开口,平静注视江城,没有任何争辩,居然就这样承认了。


黄山也严明都怔了怔。


为何她不辩解?


只听她接着说道:“只是我没想到……”


“没想到尸体依旧不够,对吧?”江城问道。


“没错,没想到后院根本就不算入民宿内,而且算上我后来放在床下的尸体,民宿内依旧只有两具。”


姜小玲在这里住了三年。


所以她很清楚,剩下那几个还没搜索的房间或是厕所,根本就是空空如也。


也就是说,民宿内本来就只有天台上这一具尸体?


那为何任务要求是三具?


江城淡淡笑道:“我想制定第二轮演绎任务的那个人,已经推演到,你会把任务一里杀的那个人拖回民宿,所以这个任务的尸体空缺实际只有一具,我们六个人中注定要死一个。”


姜小玲一愣,她平静的脸色出现了些许波动。


所以……她既是任务参与者,同时也被动制造了这个任务的一部分?


机械教会那边,发布任务的那个人,真的能推演到这一步吗?


见她有些发愣,江城并不想浪费时间,于是继续说道:“昨晚你敲开我的房门,为的就是让我发现床下那具尸体……而你说在门缝里看到了眼睛,则是为了将自己和那个老太婆的身份分开,至于那个忽远忽近的脚步声……”


江城摸了摸下巴,皱眉道:“我想……你是用了某个发声器,贴在一楼走廊的顶部,靠近101房间这一侧,所以住在201房间的我可以听到,待到晚上我睡着后,你再出门把那个发声器拿走。”


昨晚那一觉实在是太舒服,以至于江城猜测自己是被下了药。


通常来说,只要有一点风吹草动,他就会从睡梦中醒来。


“没错。”姜小玲回过神来,坦然承认。


“做完一切准备后,你依旧担心后院的尸体被发现,所以在手机里录制了撞门的声音,用以最后的自导自演。”


“对,你是什么时候开始怀疑我的?”姜小玲问道。


“昨晚,你表现出了几个漏洞。”


“呵……果然。”姜小玲摇了摇头,似乎是觉得自己的伪装太失败。


“你今天早上借口去厕所,实际是为了从女厕所的窗户来到一楼,再次伪装成老太婆,给我们送早饭……当时你已经察觉到我在怀疑你,于是你故意说了那番话。”


当时姜小玲伪装的老太婆在临走前说,这两天总是有一些奇怪的声响。


这其实就是为了影响江城的思索方向,干扰他的思路。


“姜小姐为什么不辩解?”黄山憋了许久,终于还是忍不住问了这个问题。


“很简单。”许墨代替江城回答了,“只要此刻我们去204房间,找到姜小姐的手机,并且在里面找到撞门的音频,一切线索就串起来了,这是实打实的证据。”


“哦……原来如此。”


黄山摸了摸脑袋,已经记不得今天到底说了几个原来如此。


严明很庆幸自己忍住了,没有先开口,这样他显得不是那么傻。


“还有最后一点。”江城看了看李猛的尸体,“李猛是我们所有人之中,第一个发现你真实身份的,因为昨晚脚步声响起时,他就在通往二楼通往天台的楼梯上犹豫雨衣和水痕问题,所以他知道你是自导自演,他今天叫你跳楼,也是为了进一步试探你……你这个计划有很大的漏洞。”


姜小玲耸了耸肩,言说道:“算了,无所谓,是我自己失误,接到任务的时间太晚了,来不及做一个完美的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