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基本演绎法则 > 第十五章 暗金左轮

第十五章 暗金左轮

作者:南朝近卫 返回目录

一切发生得太快。


只在瞬息之间。


其余几人只见李猛笑着把手伸向怀里,然后雷光闪过,江城持刀而动。


而另一边的李猛,从怀里掏出来的也并不是手机,而是一把精致的暗金左轮。


然后江城一拳打飞李猛手里的枪,并把那柄生锈的折叠刀按入李猛的胸膛。


“李先生你……居然随身带着枪?”


黄山的脸上闪过些许不可思议,还有一丝后怕。


瓦力城虽然治安混乱,也并不是每个人都能找到买枪的渠道。


城市里有正规商店贩卖枪械,但拿到枪支许可证并非易事。


李猛脸色苍白,握住插在胸口的那把刀,缓缓后退了几步,随后跌坐在冰冷的积水中,“我……我不会死的……”


“其实这个任务还有另一个方法完成,如果实在找不到尸体,可以亲手制造三具,我想李先生应该早就想到了,所以他带上了这把枪。”江城目光淡然,淡淡开口。 给力网址m.geilwx。com小说阅读


“制造尸体?现杀?”严明的眼中透露出浓浓的震惊,他可从未想过还能这样。


他扭头看了眼其余几人,发现除了许墨外,别的几人也都有些震惊。


这是规则。


如果能看透任务的规则,那么任务成功率会大很多。


“可是……”黄山犹豫着看了眼江城,“江同学为什么选择相信我转而怀疑李先生?毕竟之前有那么多疑点。”


江城脸色平静,淡淡回答:“黄先生,你根本就不会开车,所以不可能是那个出租车司机。”


“这是怎么看出来的?”黄山疑惑。


“你刚才把手机递给我的时候,我看到上面有一个驾考相关的软件,我想你现在还没拿到驾照。”


“我也可以在拿到驾照后,把这个软件留在我手机。”


“黄先生的手机是今年最新款式,如果你三年前就拿了驾照,这个软件应该留在你旧手机里,而且恕我直言,大多数人拿到驾照后第一时间就会删了这玩意。”


“啊这……”


这话到是说到黄山心坎上了。


他确实很厌烦那个软件,拿到驾照后,必定会像江城说的那样删了它。


“可是……”一旁的严明开口了,“江同学也并没有实际的证据,能证明李先生就是三年前那个司机。”


“我想他的房间里还留着昨晚用的雨衣和鞋套。”江城说道。


“但这并不能作为直接证据来定罪。”严明眉头紧皱,继续说道:“通过这一切,我们只能知道李先生想往黄先生身上泼脏水,依旧无法证明他就是三年前那个司机。”


“对,但刚才那一刻,如果我没能打飞他手里的枪,严先生能想到后果吗?”江城神色严肃,直视严明的眼睛。


“这……”


严明犹豫了片刻,看了看地上那把枪,最终没有再说什么。


其实都到现在这个地步了,谁都能看出来李猛就是三年前那个司机。


江城此举救了所有人。


如果最终真的找不到第三具尸体,那么李猛要杀的人多半不止一个,为了封口,他极有可能会把其余五人都杀了。


江城伸手抹了抹凌乱湿润的黑发,随后缓缓走到一旁,捡起积水中泡着的左轮手枪。


“李先生,当然……你真名并不叫李猛,我暂时就这么称呼了。”江城说道:“那把刀的刀尖此刻停留在你的右心室内,我建议你不要拔出来,右心室压力比左心室小,如果你运气好,还能活上十多分钟,当然你清醒的时间应该只剩几分钟了。”


“不……我不该死在这儿……”李猛脸色苍白,低声喃喃,“只要完成了五个任务,我就能让教会帮我改头换面,从此再也不用逃亡,三年了,我终于找到这个机会……”


李猛的相貌身形与江城所了解到的不太一样。


至少,三年前那个司机并没有机械臂。


他忽地抬起头,死死盯着江城:“你……你费尽心机,推算出我就是那个司机,是……是为了解开隐藏真相,拿到特殊奖励,对不对?”


李猛的声音有些发颤,虚弱,说话间止不住喘息。


“是,我对那个特殊奖励确实挺感兴趣的。”江城没有否认。


“我知道另一个隐藏真相,你……救我,我告诉你。”李猛还不想死,他的气息越来越微弱。


“怎么救你?”江城脸色平静,看着不为所动。


“打电话给……给医院,叫他们用直升机,立刻……立刻运送一套设备……”李猛喘着气,看着已经没多少时间了。


“距离太远。”江城淡淡回应。


他知道李猛想要什么。


瓦力城有过案例,一个小女孩缺失心脏,靠着机器活了下来。


“你……”


李猛忽地站了起来,苍白脸上闪过一抹不健康的红润。


“你根本就想要我死。”他咬牙切齿,明白了这个少年的想法。


“李先生明白得不算晚。”


江城神色淡漠,认真擦着手里的左轮枪。


“对了。”他补充道:“李先生刚才坐下又站起的动作,很可能已经导致伤口移位,有没有感觉胸膛很温暖?我收回刚才所说的十多分钟。”


“你……”


李猛颤颤巍巍的,用仇恨的目光看着江城。


突然,他大吼一声,竟是拔出了胸口那把刀,双目圆瞪,握着刀跌跌撞撞向着江城走来。


冰冷的雨水清洗着刀上的血迹,叮咚作响,像是在演奏孤寂的哀歌。


可他才将走了两步,就“啪”的一声,扑倒在雨水中。


再也无法站起了。


“嗒……”


“哒……”


临死前,他听到身前缓慢的脚步声。


眼前模糊的视线中,似乎有那个少年缓缓蹲下的身影。


“你是个……杀人犯。”他声音沙哑,十分微弱。


“李先生也是。”江城平静回应。


“你……永远也不可能知道另一个隐藏真相。”


李猛用尽力气,说出了这句话。


即使快要死了,他也要给对手留下一个遗憾。


“李先生是昨晚十点发现的另一个真相吧,真巧,我也是那时候开始怀疑的,现在已经确定了。”


“你……”


李猛最后只说出了这个字,然后便死了。


他的尸体躺在冰冷雨水中,眼睛圆瞪,让人不禁想起死不瞑目这个成语。


无人知晓他最后一刻到底在想什么。


大概是不甘吧。


其余几人听着两人的对话,都觉得有些云里雾里的。


“另一个真相?”


黄山低声喃喃,感觉脑子似乎不太够用。


或许是天气太冷,又淋了这么久的雨,把脑子给冻着了。


他摸了摸湿润的头发……


“叮叮——”


也就在这时候,所有人的手机都不约而同响了。


“难道是……”


众人对视一眼,脸上都不约而同浮现出喜色。


他们急急忙忙掏出手机,打开短信内容。


【任务二完成,隐藏真相完成度50%,剩余时间两天零五小时,可继续寻找隐藏真相】


完成了!


李猛成为第三具尸体。


看来那个教会组织一直在通过某种方法关注这里的情况。


众人齐齐松了一口气。


从昨晚到现在,虽然没多少时间,可在这怪异的民宿里多待一秒钟,他们就觉得浑身不得劲。


“走吧,任务都完成了,也没必要继续待在这里。”黄山看了眼李猛的尸体,不禁叹了口气。


六个人到来,却只有五个人能回去。


虽然李猛是罪有应得,但毕竟许墨说过……以后的任务还会更凶险。


他不确定自己能否撑到第五轮。


“确实该走了,回去得好好洗个热水澡。”严明蹲下身,开始收拾自己的工具,这些工具刚才被江城用来清理骸骨。


许墨皱了皱眉。


他看了眼倒在地上的李猛,又看了看江城。


“李猛这尸体……大家都搭把手,把他埋在后院那个坑里面吧。”许墨提议。


“我也是这么想的,总不能害了江同学。”正在收拾工具的严明也说道。


这间民宿真正的老板,那个老大爷已经死了。


老太婆也不知道跑去了哪儿。


以后即使有人来探查,并且最终事发,大概率也查不到江城身上,因为他一直戴着手套,那把刀的刀柄上并没有他的指纹。


“各位不想知道另一个隐藏真相吗?”江城突然说道。


“这……江同学真的找出来了?”


黄山愣了愣。


他还以为刚才江城说的那番话,是为了让李猛死得更不甘心。


严明也停下了手中的动作,转头看着江城。


江城点了点头,将那柄左轮枪放进怀里,随即说道:“其实很简单,只不过大家都没有注意到,有两个人从来没有同时出现过。”


“有吗?”黄山疑惑。


“同时出现……”严明也在思索。


大雨倾盆,都淋了快两小时了,众人也不在乎再多淋几分钟。


天空中突的闪过一道雷光。


许墨第一个反应过来。


“李猛是三年前那个司机,这很可能不是巧合,是教会故意安排的,三年前还有另一个案子……昨晚十点那个眼睛……今天早上老太婆说的话……如果是这样,那么发生的一切就可以解释得通了。”


此时心中所有的疑惑都悉数被揭开。


他猛地转头,看着脸色苍白的姜小玲。


“姜小姐?三年前那位新娘?老太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