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基本演绎法则 > 第十四章 刀

第十四章 刀

作者:南朝近卫 返回目录

“这就是那把凶器?”姜小玲好奇,看着江城手里。


“对。”江城把折叠刀递过去。


姜小玲接过后,打开来看了看。


“挺普通的。”


她摇了摇头,把折叠刀还给江城。


与此同时,其余几人都还在纠结任务的问题。


“为什么对方说任务还没完成?”


暴雨倾盆,在场众人都感觉冷到了该骨子里。


分明三具尸体已经齐全了啊!


“我想我或许知道原因。”


江城抹了抹脸上的雨水,持刀缓缓从花坛里走出。 https://m.geilwx.com给力小说文学网


众人齐齐转头看着他。


许墨取下眼镜,擦了擦镜片上的水痕,开口说道:“江同学有话直说,现在任务出现问题,如果无法完成,咱们都走不出这间民宿。”


“这里是郊区。”江城开口,说了句没头没尾的话。


“江同学这话是什么意思?”严明问道。


“郊区的土地很便宜,可由私人购买或租赁。”江城继续说道。


“的确如此。”许墨表示赞同。


“这间民宿,应该就是建立在私人购买的土地之上,购买者是那个老大爷。”江城低头看了看手里的折叠刀,“我想大家应该都还记得任务短信,上面要求的是,在民宿内找到三具尸体。”


“民宿……内?”


许墨抓住了江城话里的重点。


他皱着眉头,缓缓戴上眼镜。


“江同学的意思是……”


严明脸色一变,也听出来了,说道:“江同学是认为,那片后院并不属于民宿的范围?”


“嗯。”江城点头,“如果当初那个老大爷并没有买下后院的地,而是后来才私自圈起来的,那么后院那具尸体,并不能算在三具尸体之中。”


“这……我立刻查一查。”


许墨拿着手机,低头开始查询。


涉及到土地的售卖问题,除他之外,在场众人似乎都不知该从何入手,没有查询的渠道。


所有人也就只能看着许墨,等待他给出答案。


没多久,许墨擦了擦手机屏幕上的雨水,抬起头来,脸色不是太好看。


“没错……当时的购买合同里,并没有包括后院这块地。”


即使已经有了心理准备。


但从真正听到许墨嘴里说出这句话后,在场几人还是忍不住脸色发白。


“真是草了,这什么破组织,怎么连这种牛角尖都要钻!”李猛捏紧了拳头,忍不住低声骂了句。


为了尽快结束任务,众人都已经在天台淋了一个多小时的雨。


“唉,都继续找吧,不是还有几个房间没找过吗。”黄山叹了口气。只得说一句安慰的话。


“也只好如此了。”


许墨收回手机,看了眼众人的神色。


幸而大家都并没有太多沮丧,现在还不是气馁的时候。


“不用了,我知道第三具尸体在哪里。”


江城再次开口,将众人的目光吸引了回去。


“真的?”黄山眼中闪过一丝喜色。


“当然。”江城微笑颔首,“不过在此之前,我需要问黄先生几个问题。”


在场众人都感到有些奇怪。


现在最要紧的应该是找尸体,江城既然知道尸体在哪儿,就应该带着众人去找才对。


难道他并不在乎任务吗?


黄山诧异道:“江同学有什么话待会再问吧,现在还是先找……”


“很快,就几个小问题而已,不会耽搁太多时间。”江城笑了笑。


“那江同学问吧。”


黄山坦然回应。


其余四人都把目光击中在两人身上,略有些好奇。


“第一个问题,黄先生昨晚十点在什么地方。”江城不急不缓问道。


“那会我已经睡了。”黄山答道。


“当时姜小玲大叫了一声,所有人都出门看了看,唯独黄先生没有,黄先生的睡眠质量竟这般好吗?”


“我习惯戴着耳塞睡,中途并没有醒过,也没有听到任何声音,一觉睡到早上七点半。”


黄山觉得有些莫名其妙,随即从兜里掏出一对耳塞。


他把耳塞给江城看了看。


“就是这个,这是我中学时候就养成的习惯。”


“那好。”江城笑了笑,“第二个问题,三年前与黄山先生相恋的女友,现在还在吗?”


黄山并不是什么蠢人,顿时就明白了。


他问道:“江同学这是在怀疑我?你认为我就是三年前那个逃走的司机?”


“确实如此。”


江城没有否认。


“一直到这具尸骸被挖掘出来之前,我都在怀疑黄先生,但……”他话锋一转,“看到尸骨之后,我突然觉得自己之前的猜测都太过主观性,似乎被人引导过,所以我才会想要询问黄先生。”


“江同学能说说原因吗?”


自己不明不白就被怀疑了这么久,黄山到是有些好奇。


难倒他这副瘦弱的样子,很符合杀人犯在江城心目中的形象?


“黄先生整过容。”江城给出了第一个理由。


“这样吗?”黄山苦笑,“这是因为我女朋友说她喜欢电视里某个明星的样子,所以我就照着整了整,结果就……唉,整容有风险。”


江城继续给出第二个理由:“昨晚那个老太婆说,三年前,黄先生与女朋友都是一身酒味,互相搀扶着,摇摇晃晃的。”


“哦……原来如此。”


黄山总算是明白了。


从那个老太婆说出那句话开始,江城肯定就开始怀疑他了。


“江同学是认为,我杀害了那位少女后,清洗了血迹,并且给两人身上都倒上酒液,用酒精味掩盖血腥味,随后搀扶着着她的尸体,来到这间民宿,伪装成男女朋友的样子?可那个老太婆……”


“那个老太婆能认出黄先生,说明她三年前确实在这里。”


“也是。”


黄山无奈笑笑。


“不过若我真的是那个司机,昨晚也没必要自曝三年前来过这里啊。”


他随即拿出手机,当着江城的面输入密码。


“这三年间我换了好几个手机,但重要的东西都保留了下来,三年前那会,我跟我女朋友确实是喝多了,江同学可以看看,我跟她至今还保持着关系。”他将手机递给江城,“相册里也有很多照片,从三年前到现在的都有。”


“不用了,我相信黄先生。”江城只是看了眼屏幕,随即拒了黄山递过来的手机,“所以黄先生真的是为了求命,才来参加这个任务?”


“没错。”黄山叹了口气,“我从小就爱喝酒,每次都喝得酩酊大醉,以为自己身体好,扛得住,没曾想几个月前,我的肝脏……”


“明白了。”


了解完前因后果,江城点了点头。


随即他转过头,将目光移动到李猛的身上。


“那么李先生,黄先生整夜未起,为何你昨晚说看到过黄先生?”


“这……”李猛挠了挠头,“难道是我看错了?”


“李先生认真想想?”


江城踩着积水,缓缓往前迈了半步。


冰冷的积水轻轻荡漾开,此时完全已经淹没了众人的脚踝。


两人之间的距离,大概有七步左右。


“应该是看错了吧。”李猛笑了笑,给人一种很憨直的感觉,“可能是别的几位呢?说不定是那个老太婆,当时走廊里太昏暗。”


“我可否做个假设?”江城微笑询问。


“你……”


“那么就这样假设吧。”


不待李猛回答,江城已是开始了。


“假设李先生就是三年前那个司机,很不巧接到了这个任务,你心里明白,你当初掩埋的少女必定是三具尸体之一,所以在接到任务后,急急忙忙来到这间民宿,想要提前把尸骨挖出来,以免自身暴露,可有人已经比你先到了。”


江城面带微笑,又缓慢上前了半步。


此时两人的距离还有六步半。


他接着说道:“或许是心虚吧,晚上十点左右,你悄悄出门,换上鞋套与雨衣,来到天台上,只是为了看上一眼,安抚自己内心的慌张与不安。”


伴随着江城的讲述,雨水越来越大。


李猛一直盯着他,脸上的笑容逐渐消失。


“随后你脱了雨衣与鞋套,准备回到自己的房间,在楼梯上刚走没几步,尚未回到走廊上,就发现手里拎着的雨衣在滴水,你顿时感觉不太妙,楼梯间的水渍会告诉所有人,曾经有人上过天台,但你并不希望天台的尸体被发现。”


江城再次向前迈了半步。


此时两人间的距离缩短到六步。


“当时是晚上,一般不会有人注意到通往天台的楼梯有水渍,而且水渍第二天早上肯定会干涸的,但你依旧感到不安……也就在这时候,姜小玲突然尖叫了一声,你知道肯定会有人出门查看,只得立刻把雨衣扔在天台上,随后急匆匆返回自己的房间里。”


后来众人也确实都出门了。


但有个例外,黄山带着耳塞,睡得太死。


“李先生想必是注意到黄先生并没有出门,所以心生一计……你在所有人都回房后,再次出门,回到天台拿着滴水的雨衣,脚步轻缓走到黄先生的门口,所以昨晚我发现了从天台到203房的滴水痕迹。”


“原来是这样吗?”


黄山恍然,顿时明白了江城怀疑他的又一个理由。


确实,不管是谁身处江城的位置,都会怀疑黄山。


想必那之后,李猛又按照原路返回楼梯顶部,彻底拧干水分后,才把雨衣这些放回了房间,这也是江城在楼梯顶部看到的一大滩水渍的真实来源。


江城往前迈了一整步,继续说道:“我想,昨晚我跟李先生在厕所门口并不是巧遇,李先生是在等人吧,无论来上厕所的是谁,你都会现身,并且表示看到了黄先生,同时说出那句略带暗示的话语。”


当时李猛说:不是去厕所还能去哪,总不可能是去天台淋雨吧。


这句话的暗示性质很强烈。


说明他心里明白,天台那具尸体有很大的可能会被找出来。


一旦被找出来,其余任务参与者肯定会怀疑这是隐藏真相,并且刨根问底,所以他需要一个背锅的。


“你原本打算,在三天的时间内,给所有人都暗示一遍,通过各种方法,让大家认为黄先生就是当初那个司机,这样到最后,黄先生必定百口莫辩,会被看作隐藏的真相。”


江城再次往前走了一步,此时两人之间的距离还有四步。


在场别的几人都听得很震惊,这其中的弯弯绕绕,如果换做是他们,很难理清楚,估计早就认为凶手是黄山了。


“但你没想到,这才不到一天,尸体就已经都找出来了。”江城看着李猛,“李先生,我说得可对?”


“这……”


听着江城的讲述,李猛的脸色本来越来越阴沉。


但听完后,他突然又笑了笑,依旧挠了挠头,很憨直的样子。


只见他缓缓伸手往怀里,并且笑着开口说道:“江同学可能是侦探游戏玩太多了吧,我手机里也有这些年来的……”


看那样子,他似是要伸进怀里拿出手机。


与刚才的黄山一样,自证清白。


“轰——!”


一道雷霆突然炸响。


昏暗的世界骤成白昼,暴雨倾盆!


众人只觉得眼前一花。


就见江城好似一只凶狠的猎豹,用力踏开厚重的积水,眼神冰冷,欺身向前,湿漉漉的黑色发丝往后飘荡。


天台上溅起几朵凄冷的水花。


无数冰冷雨滴被江城撞碎,飘散在凛冽的寒风中。


“啪!”


暗金色的左轮手枪被一拳打飞,跌落到荡漾的积水中。


李猛艰难低下头,看着胸口插着的那柄锈迹斑斑的折叠刀,此时已经只剩下刀柄。


四步的距离,他没能来得及开枪。


江城脸色冰冷,声音冷冽。


“李先生,你就是第三具尸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