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基本演绎法则 > 第一十三章 盛开

第一十三章 盛开

作者:南朝近卫 返回目录

天台。


细雨缠绵,天空阴暗。


六人站在花坛周围,铲子已经带上来了。


“花坛这个区域的泥土下沉,这是尸体在过浅土壤下腐烂的迹象,这是我父亲教导我的。”江城指着一片土壤区域,“当然,我也不是很肯定。”


说着,他不经意看了眼其余五人,将众人的表情尽收眼底。


并没有人有特殊的情绪波动。


就连江城最怀疑的黄山都是一副眉头紧皱,忧虑不已的样子。


李猛深吸了一口气,拿着铲子说道:“我这就开始挖了,你们注意点,防备那个老太婆。”


“没问题。”


雨水似乎有越来越大的迹象。


这座多雨的城市令人感到厌烦。 一秒记住小说网址m.geilwx.com


天色越来越昏暗,还不到下午一点,此时已经是黑云低压,浓雾翻滚,能见度越来越低。


大白天的,甚至有种即将天黑的感觉。


“哧!”


铲子的尖端插入湿润泥土。


黑色的腐烂枝叶散发出某种怪异气味,这个花坛已经很久没人清理了。


时间一点点过去,寒风呼啸,雨水越来越大。


几分钟后。


只听得“铿”的一声,李猛双臂一颤。


“挖到硬东西了!”


他用力一掀,一块黄白色的人骨便飞了出来。


此时,天台上已经有了浅浅的一层积水。


众人站在冰冷的大雨里,浑身湿透,见到骨头后,所有人脸上都浮现一抹欣喜之色。


这是最后一具。


找到较完整的尸骸后,他们就算是完成任务了。


“都搭把手,把李先生挖出来的骨头扔给我。”


江城照旧在地上铺了一层毯子,将李猛挖出骨头按照人体顺序摆放。


下午两点。


暴雨如注,江城的清理工作结束。


一具比较完整的尸骸呈现在众人眼前。


在复原尸骸的过程中,江城心里已经有了部分答案。


“生长板还张开着,这具尸骸属于未满二十岁的女性,死亡时间超过两年。”


他蹲在尸骸身旁,指着尸骸的腿部骨骼说道:“小腿部位的腓骨胫骨中段骨折,极有可能是车祸造成的,而且并没有接骨或愈合的痕迹,说明她在遭遇车祸后没多久就死了。”


说着,他抬头看了眼律师严明。


“严先生或许知道,三年前,这民宿附近的郊区道路上出了一起车祸。”


“没错。”严明认真点头,“只不过至今没找到当事司机与被撞的那位少女,著名推理小说家叶卡捷琳娜还根据这个写了短篇‘消失的被害人’,江同学的意思……这……这难道是……”


“我想应该是。”江城说道。


“她是被车撞死的?”姜小玲问道。


“不!”江城拾起颅骨,“你们看,颅骨这个部分有两处钝器伤口,十分明显。”


“还有这里。”江城拾起一根马蹄状的骨骼,“这是舌骨,舌骨上有一处明显的利器割伤,这说明受害人咽喉部也遭受过伤害。”


说罢,江城轻轻放下舌骨。


此时天台的积水已经到了脚踝的部分,不少骨骼都浸泡在积水中。


“轰隆!”


一道雷霆炸响,阴暗的天地间多了刹那光明。


暴风骤雨就要来了。


江城抬头看了眼阴沉天空,随即缓缓起身。


湿润的黑色头发贴在额头上,冰冷雨水顺着发丝流淌至脸颊,最终沿着下巴滑落到地上。


“我想大家应该能推测出当时的情况。”


伴随着江城的讲述,众人的脑海中浮现出一副画面。


【应该是一个冰冷的夜晚,出租车司机疾驰在人少的郊区道路上,或许是喝多了酒,又或许是在听歌,总之没有太注意前方的情况……随后他听到‘砰’的一声巨响】


【他慌张停下车,发现了那个被他撞倒在地上的少女】


当时少女还有呼吸,并没有死。


甚至意识都是清醒的。


【怎么办,司机慌乱了许久,他赔不起这样一大笔钱】


【最终,他咬了咬牙,发了狠,从路旁捡起一块石头,用力砸下去】


司机对着少女的头部,连续砸了两下,鲜血四溅。


但那个少女依旧没死……


人类的生命力与求生欲望总是那样顽强。


“司机最后从衣兜里掏出一柄短刀,捏着受害者的下巴,用力割在咽喉部位。”


江城说出了自己的推演与判断。


那个少女死了,被掩埋在这个老旧民宿的天台花坛里,她的尸体成为花朵的养分,在来年的凄寒风雨中努力盛开。


当初这件事曾经被许多媒体报道过。


可三年转瞬而过……


如今还记得她的,或许也就只有她日夜悲伤的家人,以及那个亡命天涯的司机。


一桩完整的凶杀案就这样被冰冷揭开,在场几人的心情都有些沉重。


江城弯腰拿起铲子,缓缓走到积水的花坛水坑里,用力铲下去。


“江同学,三具尸体都已经找齐了,你还在挖什么?”严明疑惑不解。


“凶器。”


“那个司机早就把凶器带走了吧。”


“司机当时的心境必定是慌张的,若非如此,他完全可以把尸体放进后备箱,带去更远的地方掩埋,我想他很有可能把凶器也一同埋在了这里。”


江城抹了把脸上的冰冷雨水,用力挖掘花坛这片区域所剩不多的泥土。


天空闪过一道雷光。


江城在暴雨中挖掘的身影像极了某些作品中的掘墓人,看着有几分孤独。


除了姜小玲,在场其余几人则是开始拍摄照片了。


三具尸体都找到。


任务已经完成,接下来就只需要汇报一下,然后等待教会组织发给他们任务完成的短信。


“叮——!”


铁铲的顶端突然碰到了某个坚硬的东西,发出金铁碰撞之声。


江城皱了皱眉,放下铁铲。


他伸出带着手套的右手,在水坑里摸了摸,最终摸到了一个冰冷的物件。


“折叠刀。”


这柄尘封三年的凶器,就这样被江城从浑浊的水里捞了出来。


刀柄锈迹斑斑。


用力拉开后,刀刃部分竟然还泛着寒光。


刀身缝隙间有少许黑色污渍,想来是三年前干涸的鲜血。


与此同时。


花坛之外,正在汇报任务的几人也相继收到了组织发来的消息。


他们满怀期待,查阅消息的内容。


“什么?任务还没完成?”


李猛低呼出声。


他抬头看了眼周围几人,发现所有人的脸色都有些难看。


看来所有人都收到了相同的消息。


“怎么可能,三具尸体都已经找到了,这个组织难不成是在耍我们?”


黄山擦了擦手机屏幕上的雨水,眉头几乎快要纠结到一起。


“轰隆!”


雷霆作响。


凄冷的雷光伴随着雨点打落,让众人站在天台上的影子分外杂乱。


江城站在泥泞的花坛中,手握那柄冰冷的折叠刀。


他仰头看着阴沉天空,黑发凌乱,浑身湿透,冰冷雨水滴落在脸庞,长长的睫毛上挂着透明小水珠。


“原来我一直都想错了……原来如此,我明白了,三具尸体,四个凶杀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