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基本演绎法则 > 第十一章 树

第十一章 树

作者:南朝近卫 返回目录

早上十一点。


104房。


床板被掀起,衣柜被移开,地面并没有隐藏地下室通道之类的。


许墨正在检查天花板缝隙,有些费力,额头浮现几滴汗水。


姜小玲则在各个墙壁位置敲敲打打,似乎是想看看会不会出现某些悬疑小说的经典桥段。


江城站在窗边,脸色平静,沉默不语。


“好家伙,大家都在忙,就你在偷懒!”姜小玲忍不住说了句。


“我在思索。”江城的神情很认真。


“思索能思出来个什么?”


姜小玲嘟囔了一句,想来是觉得江城在为自己偷懒找借口。


另外三个人在对面的103房仔细搜索。 https://m.geilwx.com给力小说文学网


“树。”江城淡淡说了句。


“树?”姜小玲疑惑。


“江同学可是发现了什么?”


许墨从板凳上跳下来,擦了擦额头的汗水。


他看着江城,发现江城正看着窗外的某个地方。


于是他也顺着看过去。


“很多树。”许墨说道:“这是这家民宿的后院,偶数结尾的房间能透过窗户看到,江同学住201房是奇数结尾,所以窗户外是前院的景象。”


前院也就是众人进来的院子。


许墨昨晚住的202,在江城对面,那时候就透过窗户看到了这个后院。


“许先生有没有发现,这附近的植被都有个共同点。”江城说道。


“都很矮小吗?”许墨回忆了之前在部队学习的内容,“瓦力城土壤贫瘠,腐殖层很薄,植被稀疏,郊区多苔藓或低矮灌木。”


要抵达这间民宿,必须得穿过两三百米的低矮灌木丛。


从城区打车来这里,沿途的迷雾中的景色也多是草地,见不到几株高大树木。


“对,都很矮小,但那棵树有些不同。”江城指了指窗外后院的某个位置,“那棵树周围的树木都很低矮,唯有它比别的树高了一截,我猜它可能有某种特殊的养分。”


“或许这棵树比别的树更早种植?”许墨向前走了几步,来到窗前。


“但后院里所有树的品种都一样,我觉得它们是同一批种植的概率很大。”


“江同学的意思是……残骸?”


“腐烂物堆积到一定程度,就会给局部土壤注入硝酸盐成分。”江城转过身,“我想我们或许需要一把铲子。”


没多久,六人再次聚集。


江城说了说自己的猜测。


其余几人也都同意。


“总好过埋头瞎找。”黄山这样说道。


203与204他们都找过了,什么都没有。


剩下的也就那么几间屋子,以及厕所和天台。


如果再找不到,他们就真的只能怀疑,尸体是不是被砌进墙里了。


“我带了一把折叠铲,就在我背包里。”严明说道。


“严先生随身还带着这玩意?”李猛诧异。


“以备不测。”严明笑了笑。


“大叔,你说一下背包的位置,我去帮你拿吧,你们先去定位尸体。”姜小玲及时开口。


“行,就在我床头柜上,打开背包就能看到了。”


严明把自己钥匙给了姜小玲。


这姑娘的在众人间的位置其实很尴尬,做不了太多事。


大家都有察觉,她似乎一直很积极,想表现自己。


待姜小玲离开后,江城看向许墨问道:“许先生,在任务中表现积极,能得到额外奖励吗?”


“这个我也不太清楚。”


许墨摇了摇头,看了眼姜小玲离开的方向。


……


通往后院的铁门在一楼走廊的尽头。


铁锁已经生锈了,爬满暗红锈迹,想必是很久没人动过。


“钥匙居然就插在锁孔里。”


许墨上前看了看,随后捏住钥匙,轻轻一拧。


“咔!”


开了。


锁环弹出的那一瞬,带出不少灰尘与铁锈。


“吱……”


许墨缓缓推开大门,又是这种令人牙酸的声音。


这道铁门太久没开启,以至于合页都已经被铁锈粘粘到一起了。


后院不大,荒草没膝。


细雨依旧在飘落,打在众人的头发上。


泥土踩着也很松软,有种湿润的感觉。


众人走到江城怀疑的那株树木旁。


走进了能发现,这棵树的树干确实比别的树都大了一圈。


“埋尸树下……这倒让我想起了最近很流行的一种安葬方式。”许墨摸了摸树干,树体湿滑。


“我也只是猜测。”


江城看了眼周围别的树木。


没多久,姜小玲带着铲子回来了。


很小的一柄折叠铲,不过也够用。


李猛自告奋勇,接下了挖尸体的工作。


“咔嚓!”


树旁的荒草被锋利铁铲齐齐斩断,挖掘工作就这样开始了。


李猛的工作速度着实快。


一对机械臂不停挥舞着,将湿润的土壤与杂草甩到一旁。


不到半小时的时间,整颗树周围已经形成了一个大坑。


“叮!”


铁铲似乎碰到了某个很坚硬的东西。


众人眼睛一亮,齐齐走上前。


“淦!总算是出货了!”


李猛擦了擦额头的汗水,随即将那玩意用铲子刨了出来。


那是一根黄白色的骨头,大半部分还被泥土包裹着。


“人骨。”江城与许墨同时出了声。


许墨面色凝重,看了眼江城,并没有什么动作。


他这是把检查的工作让给了江城。


江城点了点头,随即从怀里掏出一副手套戴上。


“各位谁带了刷子?”他看着众人,开口询问。


“怎么一股考古工作的既视感。”姜小玲小声说了句。


“刷子这个,我也带了的。”严明微笑说道。


“好家伙,大叔你真的是律师嘛。”姜小玲又跑腿去了。


没多久,她直接带着严明的整个背包回来。


背包里各种工具一应俱全。


螺丝刀、手锯、钳子、卷尺、小锤、美工刀……甚至连试电笔都有。


【工业律师】


不知为何,严明在众人的心里多了个这样的标签。


江城接过所有工具,随即在地上铺了一张毯子。


他将李猛挖掘出来的尸骨挨个清理,随后按照正常位置,摆放在毯子上。


又过了半小时。


已经是中午十二点。


细雨朦胧,挖掘工作终于停了。


一具几乎完整的人类骨骼就这样摆放在了众人眼前。


姜小玲虽然害怕新鲜尸体,但看上去并不害怕这种骨骼,很是好奇,甚至想掏出手机拍几张。


“奇怪,我手机呢?”


她摸了摸自己身上所有衣兜,都没找到。


“江同学,你能不能给我拨一下我的号码?”


“可以。”


江城取了手套,按照姜小玲所说号码拨了过去。


熟悉的铃声很快在二楼响起。


是204房,严明的房间。


“呀!刚才把手机落在那儿了!”


姜小玲急急忙忙,又转身跑回楼上。


与此同时。


江城重新戴上白手套,开始为众人分析这副骨骼。


“这具尸体的软组织已经完全消失,达到了所谓的白骨化,根据骨腐蚀的程度来看,他已经死亡两年以上。”


江城蹲在尸体旁,举起尸体的颅骨。


不知为何,众人听他讲解尸体的时候,总是有种很舒适的感觉。


眼前这个年轻人的一举一动都看起来十分融洽。


“很多悬疑作品里喜欢用骨盆来判断尸骨性别,但其实用颅骨结合骨盆判断更精准,你们看这具尸体的颅骨,前额很倾斜,颧骨较高,乳突比较发达……这些都是男性颅骨的特征,根据骨盆也可以看出来这具尸体属于男性。”


江城轻轻放下颅骨,拾起一枚牙齿骨骼。


“根据颅缝愈合的程度以及牙齿磨损状况,可以简单判断死者年龄,这个死者应该在65-75岁之间。”


“你们看这里,左侧第四肋与第五肋的边缘,有几道很浅的划痕,这是利器留下的,我猜死亡原因应该是失血过多,凶手用利器连续多次捅入受害者左侧胸腔……”


总的来说。


男性,老人,死亡两年以上。


许墨缓缓点头,并没有什么补充的。


更精确的判断需要用到仪器了,他们现在没那么多时间。


其余几人在沉思分析,所谓的隐藏真相到底是什么?


“你们在后院干什么?”


身后突然传来了沙哑干硬的声音。


是那个老太婆回来了。


众人纷纷转过身去。


只见那老太婆手里拎着一个很大的购物袋,里面是面粉等物品,整个人站在铁门后方,一对浑浊发黄的眼睛看着众人。


那张褶皱苍老脸上的神色……看着不是太和善。


严明急忙向前走了几步,笑着开口:“婆婆你听我们解释,我们其实是……”


但尚未等他说完。


那老太婆突然看到了众人身后的那一具尸骸,顿时目光一冷。


“吱呀……”


她伸出宛若枯枝般的手,迅速拉过铁门,看那样子,竟是要把众人都锁在后院。


所有人的脸色顿时变了。


……


……


……


(这两章,是南朝与家里老人喝了点小酒后,下午浑浑噩噩躺在沙发上码的)


(现在头都是晕的,如有错误,纯属瞎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