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基本演绎法则 > 第七章 背靠背

第七章 背靠背

作者:南朝近卫 返回目录

晚上十点十分。


简单交流后,众人都回了房间。


明天还得避开那个老太婆找一整天尸体,所以大家都需要好好休息。


姜小玲被许墨安抚了几句,情绪稳定了不少。


她呆坐在床上,看着有些出神。


江城也没管她,开始在记忆殿堂里查询,他要搜索今天见到黄山后,黄山说过的每一句话,每一个表情……


“他说他是为求命而来的,但他看上去身体很健康,并没有表现出任何常见的疾病特征。”


许多常见的疾病,其实是可以根据身体情况判断出来的。


比如糖尿病患者表现出多饮多食多尿,肺癌患者会咳血胸闷……


“江城同学。”姜小玲轻轻喊了一声。


“嗯?”江城看向她。 一秒记住小说网址m.geilwx.com


“我……我想去一趟厕所,你能不能……”


“你这是被吓……”江城欲言又止,“算了,走吧,我跟你去。”


房间里并没有单独的卫生间。


这个民宿的十分老旧,只在走廊尽头有厕所。


二楼的厕所旁不远处有个狭窄的楼梯,通往天台。


走廊内部很昏暗,空气中的霉味若隐若现,角落里结着蜘蛛网。


江城打开手机照明,把姜小玲送到女厕门口。


在门外等待的时候,江城碰到了从男厕出来的李猛。


“我从小就这习惯,不管有没有尿意,睡前一定要解决一下。”李猛笑着说道:“刚才出门的时候,还碰到了回来的黄先生,想必他也有这个习惯。”


黄山?


江城抬头看着李猛,简单问了问:“李先生是看到黄先生走出厕所的吗?”


“这倒没有。”李猛摇了摇头,随后笑着表示:“不过都这么晚了,不是上厕所还能去哪,总不可能是去天台淋雨吧。”


“说得也是。”


江城点了点头。


两人并没有聊太久。


李猛先行一步回了房间。


江城则表示自己还得等一等姜小玲,这姑娘胆子不够大。


外面的雷雨声越来越大,轰鸣不断。


李猛走后,江城打开手机的电筒,将亮光对准一旁的楼梯木地板。


“没有湿脚印?”


江城皱起眉头,难道是他想错了?


“不对……有水滴的痕迹。”


楼梯间的木质地板上,有些许湿润的痕迹,水滴状。


这个民宿很老旧,但天花板并不漏水。


水滴痕迹零零散散的,一直从楼梯延伸到走廊内部。


江城向前走了几步,发现痕迹最终消失在203房,也就是黄山所在的房间。


“地板上这些水滴痕迹,今晚就会干涸消失,基本不会被人注意到,注意到了也不会有人多想。”


江城转身往楼梯那边走去。


通往天台的楼梯比较狭窄,踏上去有轻微声响。


今晚雷雨声很大,即使木地板有嘎吱声响,也会被掩盖过去。


江城拿着手机,脸色平静,一步步走到楼梯最顶部。


“只是一个铁栓。”


通往天台的老旧木门没上锁。


也就是说,任何人都可以拉开铁栓,来天台上逛两圈。


“铁栓上有一些水渍,楼梯顶部这里的木地板有大量水渍……原来如此。”


江城开始在脑子里推演几分钟前的情况。


“黄山从自己房间里出来,走上楼梯,站在我现在的位置,随后穿上鞋套和雨衣,拉开门栓,走到天台上……”


刚才姜小玲一声惊叫,除了黄山,所有人都出门看了看。


或许那个时间点,黄山正在天台上?


“他办完事之后,再回到楼梯这个位置,脱下鞋套和雨衣,并且将其折叠起来。”


这就是楼梯顶部这一摊水渍的来源。


“随后他走下楼碰到了李猛,李猛以为他也是上厕所才出来,走廊里又太暗,没看到他手上拿着的东西……”


大概是这么个流程。


至于他上天台到底要干什么……


“咔!”


江城拨开了门栓,拉开木门。


寒风骤雨顿时就灌了进来。


冰冷雨点在江城的脸上胡乱地拍。


“轰隆——!”


雷声轰鸣,银蛇交织。


一道闪电划破苍穹,照亮了夜空。


整个天台就在这刹那间呈现在江城面前。


“天台并不大,也没有水箱之类的玩意……”


民宿以及旅社这种地方的天台,很容易让人联想到水箱,而水箱则会让人想到藏尸。


许多悬疑作品都喜欢把水箱这个元素加进来。


臭名昭著的塞西尔酒店就发生过一起水箱里藏尸的案件。


“这上面空空荡荡,只有一个花坛,里面的植被都枯萎了。”


外面漆黑一片。


江城并不想出去淋雨,于是认真回想刚才闪电的那一瞬间。


“如果要在天台藏尸,只能埋在花坛下面,这个花坛表面泥土完整,这段时间并没有被挖掘过。”


就在他思索之际,天空中又闪过一道雷光。


随之而来的便是暴雷炸响,低压的云层翻涌,整片黑暗苍穹都在颤抖。


江城目光沉凝。


雷光洒落的那一刻,整个世界仿佛静止了刹那。


光线中的雨丝、破旧的花坛、湿润的泥土、腐烂的枝叶……


“泥土下沉!”


这一次江城看清楚了,也记清楚了。


记忆殿堂里收下了这幅画面。


在花坛的中央,有一片区域的泥土比其他区域稍微矮了一些,只不过由于腐烂枝叶的遮挡,不仔细看的话根本看不清楚。


“当尸体在过浅的土壤下腐烂,这片区域的泥土就会呈现下沉的状态。”


这是江城父亲曾经给他说过的话。


他父亲是一名法医。


“花坛里藏了一具尸体……”


三分之一到手。


“黄山来天台上,难道只是为了看一圈?他……是心虚吗?”


江城皱眉沉吟。


他缓缓关上木门,将门栓拉回去,随后走下楼梯,回到女厕门口。


整个过程,从他与李猛交谈,到查看天台,再回到这里,也就两三分钟而已。


没多久,姜小玲从厕所出来。


两人一同往201房间走去。


“嗨呀,真是气人,女厕的灯也是坏的。”姜小玲嘟囔着抱怨,想必刚才在黑暗中又脑补了某些内容。


“就算真的有鬼,人家也不会从厕所这种地方冒出来,不嫌脏吗?”江城忍不住提醒了一句。


“但是……那些电影里面……”


“只是为了吓观众而已。”


江城看了眼自己贴在房门左下角的透明胶带,胶带连接着门框,完好无损。


没人进过他房间。


随后他拿出钥匙开了门。


房间内有灯,虽然昏暗,但在这个破旧的民宿里,依旧给人很光明的感觉。


“奇怪,江城同学,你有没有闻到什么味道?”走进房间后,姜小玲突然问了句。


“有吗?”江城诧异地看了眼姜小玲。


“有,我第一次进门的时候就闻到了,就在这个房间里,只不过我那会没有多想,我从小嗅觉就比正常人好很多。”


“我的嗅觉也比正常人好。”江城说道。


“可能我的比你的还好吧……”


“能知道是什么地方散发的怪味吗?”


姜小玲摇了摇头。


她表示整个房间都是这种味道。


江城皱眉看了眼房间顶部,并没有吊顶,天花板的白漆泛黄,已经脱落了部分,露出灰扑扑的水泥,这上面藏东西的可能性不大。


随后他拉开了衣柜。


里面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有。


沙发里面同样没什么东西。


“是床下?”


江城把目光投向这个房间里唯一的床铺。


不出意外的话,今晚在这里睡的应该是姜小玲。


姜小玲显然也想到了这一点,但她想得明显更多,脸色刷的一下就白了。


江城走到床前,认真说道:“这是木床,但左右两侧都被封住了,没法知道床下有什么,还得把床板掀开。”


说做就做。


他抱起床上的被褥,放在一旁的沙发上。


随后他看了眼姜小玲。


“接下来,你无论看到什么,都不要尖叫。”


“好的……”


姜小玲脸色发白,点了点头。


她还缓缓往后退了两步。


江城把目光放回到木质床板上,缓缓将木板抬起。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双鞋子。


一双被穿在脚上的鞋子。


伴随着木板太高,更多的东西露了出来。


腿部、腰部、头颅……


“不出所料,一具尸体。”


三分之二完成。


他脸色平静,将所有床板取下,放在一旁墙边立着。


床下是一具男尸,身材瘦小,背对着床板。


姜小玲很听话,并没有尖叫出来,她用力捂着嘴巴,眼睛瞪得鼓鼓的,整个人靠在了门口。


“长这么大还没见过尸体吗?”江城皱眉问了句。


姜小玲用力摇头。


“看来你童年生活挺无聊的。”


江城摇了摇头,重新将目光聚集在尸体上。


他抬腿走进木床内,将尸体翻了过来。


这种背对床板的姿势,会导致死后血液坠积在身体前部的毛细血管内,使得这一片皮肤呈现出紫黑色。


江城摸了摸这具男尸的各个部位。


“尸体完全僵硬,还没有开始软化,现在是冬天……”


江城并不想测量这具尸体的直肠温度。


于是他按了按尸斑的部位,发现按压无法导致尸斑褪色。


“这人应该死亡两天左右了。”


他抬起头,看了眼靠在门口的姜小玲,突然笑了笑,说:“我想起很小那会,晚上睡觉的时候,我爸总喜欢在床边给我讲一些小故事。”


很多孩子都喜欢一边听着父母讲述故事,一边缓缓沉入梦乡。


江城也是如此。


“有个故事我记得很清楚,和咱们现在这情况差不多,叫‘好朋友,背靠背’,故事讲的是……”


“你别说了!”


姜小玲一下子瘫坐在门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