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基本演绎法则 > 第四章 红色婚纱

第四章 红色婚纱

作者:南朝近卫 返回目录

民宿内的装修很苍白。


走廊顶部的灯光昏黄,有两根灯光时不时就闪烁一下。


空气中泛着淡淡的霉味,墙漆脱落,墙角结着大量的蜘蛛网,想来是太久没人来住宿了。


老太婆就住在一楼的101房间。


房门半掩着,里面没开灯,很昏暗。


江城随意看了眼里面,房间很小,床上还躺着一个人,盖着被子,光线太暗看不清模样。


“咳咳……”


时不时有咳嗽声从101房间的床上传来,听声音也是个老年人。


那肺部像是破烂的风箱,咳声听起来尤为难受。


“老婆子,水……咳咳……”房间里传来一句沙哑的声音。


“别瞎叫唤,有人来住宿了。” 一秒记住小说网址m.geilwx.com


老太婆的脸上露出一丝不耐烦的神色。


她取出登记的册子,叫五人把身份信息都写上。


“45一天,只管早饭,别的不管,门口有自动贩卖机,里面的东西应该还没过期,将就着能吃。”


老太婆一直没什么表情,态度不咸不淡,似乎已经习惯了这种没什么人的日子。


五人一边写上身份信息,一边观察走廊两侧的房间。


毕竟根据任务提示,这个小小的二层民宿内可是有三具尸体。


“你们看,103房间和104房间都贴着治安所的封条,以前肯定发生过什么。”


李猛伸出机械臂,指了指一楼走廊中间那两间。


几人闻言都看过去。


江城早已注意到了,只是没出声,一直在记忆殿堂内仔细搜索有关绿水民宿的信息。


没多久,他皱着眉头缓缓开口:“如果我没记错,应该是三年前那个新娘的案子。”


“江同学说得没错。”


严明点头附和,神情严肃。


作为一名律师,这个案子他有所耳闻。


“三年前,一对新婚夫妻在这里住宿,103和104分别是这对夫妻住宿与放行李的房间,那是一个雷雨的夜晚,新娘在104房间的门口杀害了新郎,新郎的鲜血溅射到103房间的门上……”


喜事变成白事。


第二天新郎的家属就把好几个花圈摆放在了民宿门口,貌似那之后绿水民宿就没什么人住宿了。


瓦力城杀人案的破获率很低,低得可怜。


“新娘逃走了,至今没有抓到。”说着,严明抬头看了眼李猛,“来之前应该认真做好调查,这件事当时有报道,上网就能搜索到。”


“啊这,我想的是……遇到不对劲情况的再去网上搜……”李猛挠头笑着回应。。


严明摇了摇头,没有再说什么。


“当时那场面着实吓人,整条走廊上都是带血的脚印。”黄山面露回忆之色,补充了些那时候的情况。


“黄先生三年前就来过这里?”


气质温润的许墨看向黄山,微笑询问。


黄山点点头回应:“对,那会我跟我女朋友去郊外水库钓鱼,回来时候比较晚了,就在这里歇息,当时这民宿的老板还是个老头。”


据黄山说,那会民宿的生意还算不错。


三年前这周围也没有这么多灌木杂草,招牌也亮着,隔着很远都能看见。


老太婆收了登记名单,摸索出一串钥匙,用浑浊的眼睛看了看黄山,似乎想起了什么,声音干哑询问:“你是……那个满身酒气的年轻人?”


黄山有些惊讶,没想到这老太婆记忆力这么好。


“是我。”他笑了笑,“三年前那会,婆婆也在这里吗?”


“新娘那事发生后,我家老头子应付不过来,我来过一趟,记得当时你跟你女朋友都是摇摇晃晃互相搀扶,一身酒味,你现在的样子到是变了许多,差点没认出来……”


或许是遇到了熟面孔,老太婆不再是不咸不淡的表情,与众人也有了些许交流。


三年前那事太严重,所以她记得当时在场的每一个人。


她说这些年来民宿的生意越来越差,老头子的身体也每况愈下,他们两人没有儿女,每天也就这么将就着过了。


“一楼死过人,房间也不够,你们就住二楼吧,明早七点下来吃早饭。”


每层楼只有六间房,一楼有两间都是被封了的。


老太婆给五人分发钥匙。


江城拿到的是201房间。


许墨住在他对面的202,黄山则在江城隔壁203房,严明在204,李猛在205房。


这是集体任务,人越多越容易找到三具尸体。


天色很暗,时间也不早了。


但第六个任务参与者迟迟没来,几人也没有等待的心思。


黄山提议:“先休息一晚上吧,明天开始任务,反正民宿也就这么点地方。”


“就是个小二层楼,说不定明天一天就够了。”李猛表示了赞同。


众人并没有告诉老太婆他们来此的目的。


老年人身体都不太好,要是知道自己每天生活的地方藏了三具尸体,或许会吓得当场去世,也有可能会向治安所报案,妨碍他们行动。


几人上楼,楼梯间灯光昏暗,得用手机照亮前面。


部分楼梯地板踩着吱呀作响,淡淡的霉味始终萦绕在鼻尖。


“这民宿内部很糟糕,墙漆都脱落了大半。”许墨摸了摸楼梯间的扶手,眉头微皱,“灰尘很重,那老太婆估计也很少上二楼。”


“江同学,如果遇到什么突发情况,要立即联系我们。”


江城年纪最小,才刚成年。


在众人看来,他还在上学,没遭受过社会的毒打,算是五人中最弱的一环。


在这种藏了三具尸体的民宿内过夜,想想就觉得有些头皮发麻,也不知道这个年轻人能不能扛得住。


“嗯,我会注意的。”


江城认真点头。


他一直在观察众人的神色,发现了些许问题。


似乎……


这四人的第一个任务并不是杀人?


结合那个黑袍男子以及刘易的说法,江城猜测每个人的任务都是随机的,抽到杀人任务的概率应该很小。


“奇怪,二楼走廊的灯坏了吗?”


许墨走在众人前面,连续按了好几次开关。


走廊里依旧漆黑一片,只能靠手机灯光照出昏暗的周围。


“不是灯坏了,是根本没灯。”


黄山把手机亮光往上照。


众人这才发现,走廊顶部的白炽灯早就被取下了。


灯座一片焦黑,似乎出过电力事故,就算有新的灯泡也无济于事。


“唉,算了,将就着过一晚吧。”


“大家都交换了联系方式,有什么异常就立刻反映,尤其是江同学”


“嗯。”


大家各自开着手机电筒,走到钥匙对应的门前。


江城的隔壁是203,黄山的房间。


开门的时候,他转头看了眼一旁正在找锁孔的黄山,低声问道:“黄先生做过整容?”


黄山一愣,抬头看向江城:“这是怎么看出来的?”


“你眼睛向下的时候,能看到眼皮上轻微的凹陷性疤痕,这是手术的痕迹,与正常双眼皮不太一样。”


“原来如此,江同学的观察可真够细致的。”黄山坦然笑笑,“凡人皆有爱美之心,男人女人都一样。”


走廊黑暗。


两人并未交谈太久,就各自进屋了。


房间内的灯是好的,只是有些昏暗发黄,灯罩内部躺着无数只细小飞虫的尸体,屋内的霉味更重,还有一股尘埃的味道。


江城随意坐在床边,认真思索另外那四个人。


“这个集体任务感觉很简单,前提是这几个队友都没什么别的心思。”


每个人给他的感觉不一样。


教师许墨肯定是知道些什么,应该是和教会或者任务有关的消息,看他的样子也没打算隐瞒,或许时间到了就会告诉大家。


严明看似深藏不漏,但江城觉得这个人应该是几人里最简单的。


李猛这人看着没什么心机,和名字很配,当然也只是看起来,具体如何不得而知,影视作品里总喜欢把李猛这样的大个子表现得很傻。


至于住在他隔壁的黄山……


“这人不仅做了双眼皮,还开了眼角,眼睑或许也动过,鼻梁削过,颧骨过于突出,或许是植入了东西,也可能是削过下颚骨,导致脸部比例失常,那个老太婆也说黄山看起来和三年前有些不一样。”


这样做并不能变得更好看。


要么是整容失败。


要么……


“逃避过往?骗过人脸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