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基本演绎法则 > 第三章 渎神

第三章 渎神

作者:南朝近卫 返回目录

下午两点。


江城走出住院大楼。


雨已经停了,灰蒙蒙的世界多了些清晰,或许等会还会继续下。


有些冷,他提了提衣领,随后将双手揣进黑大衣的兜里,面无表情,低头沉默离去。


医院大门外车来车往,浓浓的尾气飘散在寒风中,与沉重的雾霭融为一体。


江城靠在大门一侧的墙体旁,准备打车回家。


“脆骨症,这种病现在没有医治方法,你弟弟一辈子都只能这样可怜活着。”


不远处传来年轻男子的声音。


江城皱了皱眉,循着声音抬头看去。


距离他不远的地方,一个男子浑身笼罩在黑色长袍内,头戴兜帽,大部分脸隐藏在阴影中,只能看到下巴与嘴唇。


那个黑袍男子扬了扬手,甩出某个东西。 给力网址m.geilwx。com小说阅读


“咻——!”


一张巴掌大的硬纸名片旋转着飞跃而来,在空中划过淡淡的虚影。


江城伸手,稳稳接住。


黑袍男子笑了笑,随即转身离开。


“你是刘易选择的任务对象,但你反杀了他,有能力直接进入第二轮任务,五轮任务后可以提一个要求,比如治好你弟弟的病,我想你或许会有那么一丁点兴趣。”


“任务其实并不难,只是为了锤炼意志,这条成神之路很艰难,有许多同行者倒在半途。”


“对了,我们或许知道你其他家人的消息。”


“请认真考虑,我们并不是骗子,不要忙着拒绝……”


黑袍男子的声音越来越远,伴随着离去的背影,渐渐消失在灰色浓雾中。


街道上车来车往,两侧行人沉默,仿佛破旧的傀儡麻木行走,无人注意这里。


至始至终,江城没有说一句话。


他沉默着低头,看了眼手上的名片。


名片正面只有一串电话。


背面则是一副画,《耶稣磔刑》,著名的钉刑图。


不同于原画,这幅画十字架上的耶稣只有一半是血肉身躯,另一半则是闪烁着暗色金属光芒的机械体,血肉与机械纠缠在一起。


画面上别的人物同样是扭曲狰狞的机械血肉混合体,无数条诡异可憎的畸形触手自混合体内伸出,像是来自虚无深渊,充斥着癫狂与血淋淋的亵渎意味。


江城是个比较果断的性格,没有迟疑太久就掏出电话,拨打名片上的号码。


如果真的能治好他弟弟的病,他可以尝试一下。


只要对方的任务不是太过分,比如让他去杀害无辜之人。


“嘟……嘟……嘟……”


电话响了三声。


对面那头挂断,并没有接听。


没多久,一条短信被发送到江城的手机上。


“任务二:在绿水民宿内找出三具尸体,限时三天,今晚八点开始,找出隐藏真相有额外奖励。”


江城目光沉凝,仔细记录下每一个字,随后删除了短信。


他听过这个民宿的名字。


三年前民宿周围的郊区道路上发生了一起车祸,车辆被丢弃在现场,车头与地面上有少量血迹,后来根据血液比对,发现这些血液属于一名十七岁的少女。


当事司机与被撞少女都失踪了,人间蒸发。


那些机械治安官找不到当事人,简单搜索后就没了下文。


江城的母亲是推理小说作家,当时根据这个案子写了短篇“消失的被害人”。


他母亲在小说结尾附上了真实案件推测,表示被撞少女极有可能是死了,就被埋在附近地点,绿水名宿正是江城母亲圈出来的可能埋尸处之一。


……


晚上七点。


瓦力城东城区郊区,绿水民宿。


天空阴暗,浓厚的阴云与雾霭分不清界限,低沉压抑。


江城是打车来的,这一路背离城市中心,越往外就越死寂,道路两侧倒塌荒寂的工厂成片,人烟稀少。


“偏僻,老旧。”


这是江城对绿水民宿的第一印象。


民宿距离郊区道路较远,隔着有两三百米的样子,外面灌木丛深,树木遮挡。


站在道路上,浓雾弥漫,根本看不到丛林里还有这么个可休息的去处。


“霓虹招牌都黯了,灯架也生锈,这种地方居然还能维持到现在。”


穿过茂密的灌木,走近观察,可以看到外围铁制围墙上满是暗红锈迹。


枯黄藤蔓缠绕在钢铁上,遍地枯萎的野草。


整个民宿只有两层楼高,幽寂昏暗,外墙部分墙漆脱落,露出内部灰扑扑的水泥层,像极了低成本悬疑电影的选址地。


“吱……”


伴随着令人牙酸的声音,江城推开锈迹斑斑的铁质大门。


视野中是一小片杂草疯长的前院,以及民宿的主体二层楼建筑。


民宿门口的灯光还算明亮,站着四个形态各异的男子。


那几人似是在聊天,听到声响后,齐齐看向江城。


尚未等江城开口,其中一个装了机械臂的高大男子笑着说道:“许先生说得没错,果然还有人。”


还有人?


江城只是一瞬间就反应过来。


这个任务并不只是他一个人的。


那个黑袍男子给他说过,这条成神道路上有许多同行者。


装了机械臂的男子很热情,身材壮硕,体格高大,比一米八的江城还高了半个头,他看着走来的江城,自我介绍道:“我叫李猛,在东城区一家汽修厂上班。”


说着,他举起手机,上面有一条熟悉的短信。


任务二,找三具尸体……


江城点了点头,换了个微笑的表情。


“江城,大一学生。”


这年头隐藏姓名没什么用,几乎所有人信息都是公开的,只要认真查就能查到。


“学生?”靠在门口的另一个男子惊讶道:“怪不得看起来这么年轻,江同学是来求财还是求名的?”


传说教堂组织可以实现几乎所有的愿望,包括财富与社会地位。


江城看了那人一眼。


“求命。”


靠在门口的男子愣了愣,随即笑了笑,摇头说道:“同是天涯沦落人,我也是来求命的,我叫黄山,目前在一家商场做销售员。”


他伸手介绍了另外两个任务成员。


其中一个西装革履,头发整整齐齐,浑身上下一丝不苟,名叫严明,是个律师。


另一个名叫许墨,戴着眼镜,气质温润,三十岁左右,是个小学数学教师。


算上江城。


一共五人,都是来找尸体的。


许墨用中指提了提鼻梁上的眼睛,温和笑着开口:“五个人了,再等等,或许还有一个。”


“还有人没来?”


在场几人都看向许墨,视线中带着审视与疑惑。


许墨只是温和笑着点头,并没有说太多。


“可时间已经快到了。”


李猛看了看机械臂上的时间,已经是临近八点。


几人看着门外。


十二月份,这个点早已天黑。


外面雾霭笼罩,荒草萋萋。


干枯的树枝在寒风中微微晃动,漆黑的低矮灌木同样在晃着,隔着模糊的浓雾看去,所有植被仿佛是活了过来,在黑夜中张牙舞爪。


应该不会再有人来了吧?


“几位是来住宿的?”


身后传来一个干哑的声音。


五人齐齐转身,发现是个佝偻干瘦的老太婆,目测得有七十出头了,皮肤褶皱,眼瞳浑浊,看来是这个民宿的主人。


许墨点了点头。


“对,住宿,三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