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基本演绎法则 > 第二章 凶厉

第二章 凶厉

作者:南朝近卫 返回目录

“发现一具男尸,死亡时间在早上五点至七点……”


“右眼被尖锐物体刺中,左手小拇指断裂,伤口呈锯齿状……”


“左臂有大量针孔痕迹,疑似某种神经性药物注射过量……”


早上十点。


一队老旧的机械治安官来到现场。


这些机器人的体表布满暗红色锈迹,不少线路裸露在外,行动僵硬,能透过缝隙看到内部破烂的金属零件,浑身上下色调不同的机械模块拼凑出丑陋的机械美学。


整座城市就靠着大量这样的机器人与极少数人类一同管理。


发现情况的是楼上住户,他与刘易也是多年老朋友,约好了今天出门钓鱼,但敲门的时候迟迟没人开门……


这些机器人很快展开调查。


作为对门邻居,江城自然接受了询问。


“请将你了解到的都告诉我们。” https://m.geilwx.com给力小说文学网


江城面色苍白,脸上写满了不安与惊恐,颤抖着回答:“刘叔叔是个好人,谁……谁会这么残忍……呕……”


正说着,他突然扶着墙壁,喉结滚动,干呕了两声。


那种难受与惊恐完完全全写在脸上,看起来十分真实。


负责询问的机器人拍了拍江城肩膀,并安慰道:“抱歉,确实不该让你看到这种场面,人类的心理承受能力有限,这段时间尽量不要出门,我们怀疑嫌犯可能还在附近徘徊。”


“好……好的。”江城连连点头,懂事乖巧。


机器人又问了些问题,比如有没有看到陌生人,有没有听到什么奇怪的声音。


江城一律回答没有。


“我……我最近在忙期末考试,晚上都带着耳塞睡的。”他这样解释。


“感谢配合,如果发现了任何可疑人物,一定要尽快与我们联系。”


没多久,刘易的尸体被搬走,送去做法医鉴定。


留下几个机器人,依旧在现场采集证据。


现场可能留有凶手的唾液、毛发、指甲、皮屑或者其他人体组织。


应付完机器人,江城看了看时间。


“都快十一点了。”


今天是周六,他得去一趟医院,看望弟弟江离。


但就在他收拾好东西,正出门的时候,突然听到刘易的屋子里传来机器人的声音。


“发现一根毛发,长度颜色与被害人不同,可能是凶手留下的。”


江城皱眉看过去。


只见走廊对面房间里,一个老旧机器人伸出生锈的机械臂,正从房间地面上拈起一根黑色头发。


大意了!


穿着雨衣可以避开溅射血液,手套避开重要指纹,他还做了别的准备,但江城没想到自己头发居然留了一根在现场。


江城缓缓叹了口气。


他想到自己才十八岁……


脱发是个大问题,以后得少熬夜。


“这是重要证物,等会拿回去分析。”


机器人打开腹部生锈的金属挡板,从里面空间取出一个证物袋,小心翼翼将头发放进去。


江城只是看了一眼,脸色如常,随即关上门转身走下了楼。


楼下停着几辆老旧的治安所车辆。


几个治安机器人正在检查大楼外墙的墙体痕迹,判断嫌犯是否是从窗户进入的。


车辆旁还站着两个身着黑色制服的人类。


治安所很少出动人类,除非是发生了大案子。


在瓦力城,死个人是很正常的事,每个黎明到来后,都能在阴暗的街角发现一些尸体。


“就死个人而已,居然来了两个人类治安官,看来治安所还是太闲了。”江城这样想着,走远后转头看了眼那两人。


两个治安官其中一个也恰好转头。


是个短发的姑娘,皮肤白皙,五官精致,颜值上等,一对大眼睛很容易给人留下印象,年龄应该比江城稍大一两岁。


两人隔着很远的距离对视了一眼。


江城脸色平静,很快移开目光,仿佛只是好奇,而后转头不急不缓离去。


身着制服的短发少女若有所思,眨了眨大眼睛,对身旁的男子低声说道:“老哥,那就是凶手。”


说着,她指了指江城的背影。


“别瞎说,你还没去过现场,怎么看出来的?”她身旁的男子问道。


“眼神,他的眼神很凶厉,虽然看起来平静,但我感觉他精神很不稳定,像是个失控边缘的疯子,手上肯定不止一条人命,我的第六感刚才也响了,我们可能碰到了一条大鱼。”


男子闻言皱眉,转身看着渐渐远去的江城。


视野中那个少年,怎么看都只是个上学年纪的普通人。


“别急,先查一查……”


“这个凶手的作案方式与前几次的很类似,都喜欢锯掉死者左手小拇指,似乎是将其作为战利品,但为什么这次不把死者小拇指带走?模仿吗……”


……


这座老旧城市始终是灰雾笼罩的样子,低沉得让人喘不过气。


东城区的旧区开发得比较早,随处可见破旧的工厂与大楼,低矮老旧房屋成片,被雨水腐蚀的钢铁管道爬满城市各个角落,路旁枯黄杂草里堆满了破烂的钢铁轴承与齿轮。


雨天带来阴暗与压抑,压抑之下则是苍白无力的颓废与疯狂。


江城在路边拦了一辆出租车。


司机是个改造人,穿着灰扑扑的老式硬壳冲锋衣,整条右臂被廉价的机械臂代替,活动间能听到齿轮转动声,手掌部分泛着黄铜光泽。


“去中心医院。”


“嗯。”


中年司机的话很少,一如这个城市里大多数普通人。


细密雨水粘粘在车窗上。


灰色的破旧高楼沉默在灰蒙蒙的天宇下,街道两侧行人披着黑色雨衣,低着头在雾霭中来往。


无数杂乱的霓虹广告是这片灰色世界仅有的光彩,五颜六色点缀在锈迹斑斑的暗红钢铁上,在朦胧的雨雾中十分模糊,像是晕染失败的油画。


十多分钟后,汽车停在医院门口。


“到了。”


旧区的中心医院同样很老旧,楼体开裂,灰白的墙漆脱落。


江城的弟弟江离患有一种很罕见的病。


脆骨症。


浑身骨骼十分脆弱,仿佛是易碎的玻璃,哪怕稍用力弯个腰都会骨折,这几年一直被养在医院,精心养护,每年都需要大量费用。


医院内,走廊。


头顶的灯光惨白,医护人员与病患或家属在狭窄过道中来往。


消毒水的味道有些许刺鼻。


江城沉默穿行在人来人往间,像是个孤独的幽魂。


偶尔有认识他的医护人员路过,会缓下脚步,用一种怪异的眼神看着他。


【13】


这是江城弟弟病房的编号,红色的油漆字号有些刺眼。


他缓缓推开白色的病房门,入眼是个很普通的房间,白色为主。


病床与窗户很近,抬头就能看见窗外灰蒙蒙的天空。


床边是各种医疗器械。


脸色苍白的少年就躺在床上,十五六岁模样,脸上带着微笑。


“最近感觉怎么样?”江城缓缓走到病床前坐下,柔声询问。


“没必要担心,其实每天躺着挺舒服的。”弟弟江离笑着回答。


“别总是躺着,容易肌肉萎缩,可以在医护人员的陪同下进行简单运动……”


病房的房门半掩着。


整个家就剩他们两兄弟,一个在医院里,一个在医院外。


每次见面总是有说不完的话。


几个认识江城的医护人员站在门外,神色怪异,时不时透过半掩的房门看眼里面的情况。


在他们的视线中,江城一个人坐在床边,时不时说些医院外的事,偶尔还做出倾听状。


“小江又在对着空气说话。”


“唉,真是可怜,一家子就剩他一个,还幻想自己有个弟弟……”


病床上空空荡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