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穿成五个反派的后娘 > 第463章 凯旋归来

第463章 凯旋归来

作者:陌于之 返回目录

如果跳蚤身上都带着疟疾细菌,也许疟疾还会复发。


所以这个疾病才那么可怕,一旦爆发,总要死上无数的人,才能勉强结束。


算起来,城南这一次,应该是历史上死人最少的疟疾了。


如今,城南百姓没有再生病的,已生病的也都逐渐被治愈了。


但这不会是结局。


“娘的意思是……”顾小楼也听明白了乔连连的弦外之音,声音罕见的微颤,“城南总不能一辈子封锁,娘也不能一辈子都在城南啊。”


已经感染了疟疾细菌的跳蚤必须要全部清理干净,否则疟疾随时都会卷土重来。


这里最大的难点就是如何清理这些跳蚤,毕竟这玩意比蚊虫耐活,也耐饿,几个月不吃不喝都能活命。


人跟它,真的耗不起。


“办法肯定还是有的。”乔连连眉目舒展,轻抚孕肚,嘴角挂起一抹戏谑,“小楼儿最近这段时日过得很是舒心呀。”


“娘,此话怎讲。”顾楼一脸怔愣,还以为乔连连是说自己逃避了边疆苦寒,来城南故意躲避,忙不迭解释道,“我绝对没有故意逃避边疆军营训练,来城南也是想陪娘一起,而且这些时日我每天都有练功的,一日都不曾落下。” 给力网址m.geilwx。com小说阅读


说着,小家伙还委屈上了,“我就是为了娘才去当兵的,去上阵杀敌,去当劳什子小将军。结果娘一头进了城南,对我们兄弟姐妹不闻不问,是把我们摆放在了什么位置。”


娘要是没了,他们的努力还有什么意义?


所以顾楼不顾一切的从边疆冲到京城,再冲进城南,就是为了陪乔连连。


娘生他生,娘要死,他也作陪!


顾小楼抬起头,浓眉下的一双大眼里泪水汪汪,“我扛着那中年男人闯进城南时就想了,娘要是出去不了,我也不出去了,就让咱母子一起留在这个地方吧。”


乔连连顿时一怔。


其实她是想戏谑一下胖小楼的感情生活,谁知道这小子居然想多了,以为自己在责备他偷懒,顿时是又感动,又哭笑不得。


“你这傻孩子。”乔连连上前两步,有心摸一下这小子的头,结果却尴尬的发现自己够不到他头了,只能努力不着痕迹地缩回手,柔声道,“娘没有责怪你的意思,这些时间在城南你也很辛苦,每天不停奔波,累坏了吧。”


“嗯,累。”顾楼泪眼汪汪,“想吃娘做的肉包子,想吃娘做的卤羊腿,烤鸡腿,烤羊排。”


可娘肚子那么重,每天走两步路都累的直喘气,他也不忍心让娘做。


只能每天含着口水入睡,在梦里吃个够,再摸着湿漉漉的枕头醒来。


乔连连差点让这个吃货笑的当场生了,她勉强撑着酸涩的腰身,许诺道,“小楼放心,等娘肚子卸了货就给你做,想吃的都给你做一遍。”


“嗯!”顾楼认真地点头,神色比得了圣旨还要郑重。


余然儿恰在此时走了进来,看到顾楼的神色,又瞄了一眼乔连连的表情,误以为他们在谈论什么严重的大事,顿时紧张地表情都皱了,“郡王妃,小将军,可是疟疾又卷土重来了?”


乔连连嘴角微抽,摇了摇头,“倒是还没有。”


余然儿这才松了口气,“我刚才看你们如此严肃,还以为疟疾又来了,原来不是,那幸好幸好。”


乔连连最喜欢这个女孩平静端庄的模样,当下心底起了几分戏谑,故意道,“我们不是在讨论疟疾,而是在讨论楼儿的终身大事。”


“啊?”余然儿嘴唇微张,面色微怔。


“说起来,楼儿只比鹊儿小一岁,等过了年就十三岁整了,也是时候该说亲了。”乔连连看余然儿表情变化不大,就又加了狠料,“听说那陈家姑娘跟他年岁差不多……”


她故意含着后头的音没说出来,但也足够余然儿面色巨变了。


也许是那一个拥抱的缘故,这一两个月余然儿跟顾楼之间的气氛都很模糊,说不上多暧昧,但也绝不纯洁。


尤其是知道这个肌肉男就是自己当初痛揍过的小胖子,余然儿眼底的奇异之色就一直掩盖不下。


在这个时候,乔连连骤然挑明一些事,余然儿接受不了强大的冲击,即使剩下的话没说全,乔连连也没明确表达要跟陈家姑娘如何,但余然儿还是跟她拜了别,扭头离去。


剩顾楼呆呆的立在原地,问道,“娘,为什么要提陈墨茹,关她什么事?”


乔连连恨铁不成钢的看了一眼胖儿子,“还问我,还不赶紧追然儿去!”


“啊?”可怜的小直男摸摸头,终于后知后觉到不对劲,拔腿追了出去。


乔连连嘴角含笑,缓慢地走出了临时居住的小屋。


在城南近两个月,疟疾也退的差不多了,是时候做点收尾工作了。


“来人啊,把城南最南部的人撤离,浓香也撤离。”乔连连叮嘱,“务必不留一人一牲,并且不许点任何熏香。”


刚开始大家都摸不着头脑,等三天后,有人在城南发现了大量的跳蚤,才恍然大悟。


熏香可以驱赶跳蚤,但没办法杀死跳蚤。


城南遍布跳蚤,杀起来太费力,只有把它们聚在一起,才能轻轻松松,将跳蚤彻底灭绝。


很快,就有专人往城南最南方向喷洒了毒药。


不过半日功夫,跳蚤就清理地干干净净。


至此,城南百姓跟疟疾的对抗,终于告一段落。


乔连连带着数千个城南百姓,以及六十个禁卫军,浩浩荡荡地走到了内外城交界处,也是余家大门口。


守候在外的禁卫军得到命令已经撤离,取而代之的是所有城南百姓的亲人。


当然还有乔连连的亲人。


她单手拖着肚子,在人群中环视了一圈。


有虞非鹊,虞非歌,李春花,虞非钟,琴知雅知,连心院里所有的小丫鬟。


还有端王妃,瑞王妃,威武将军夫人。


以及……季云舒。


两个月没见,这个男人仿佛精瘦了些许,嘴角还有胡茬挂着,一看便知打理的时候心不在焉。


唯有一双眸子,精明锐亮,尤其在看到乔连连的时候,绽放出惊人的光芒。


乔连连喜欢那种光芒,像是清晨九点的太阳,把所有温暖的爱意都照耀在了一个人的身上。


她微微一笑,揣着肚子里正在蹬脚的孩儿,刚想抬脚走过去,却感觉一阵痛楚袭来。


当即,人群最中央的孕妇,软软地倒了下去。


全场一片哗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