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战神之盖世兵主 > 第269章 余州乱杀机乍现

第269章 余州乱杀机乍现

作者:古云苏墨儿 返回目录

“朱雀主帅,你这是什么意思?”四名代表中,唯一的一名圣人脸色凝重的问道。


目光冰冷的朱雀,冷声道:“就在刚刚,你们隐世门人胡作非为,不仅欺压百姓,还与到场的律卫发生冲突,造成律卫两死三伤!凶手已经逃离现场,律部正在追踪他们。”


闻言,四名代表都是面容骤变。赤帝也是眉头一挑,身上的气息瞬间变得极具侵略性。异武者在俗世肆意妄为,本就触犯了大忌,而且如今还造成伤亡,更是绝不可容忍的。


“四位,今天灭门惨案的事情,是不会有结果的。”


缓缓挺直腰身的赤帝,沉声道:“但今天残杀律卫的凶手,却是要交出来的。”


听到赤帝的话,四名代表相视一眼后,齐齐的看向了那名圣人。脸色有些难看的圣人,思忖片刻后,开口说道:“这些隐世门人,一心苦修。因为极少在俗世走动,所以也不懂得这里的规矩,做起事来也就难免会犯些小错误。这种情况,我们还是应该多一些包容的。”


“包容?哈哈……”


眼含怒焰的朱雀忽然一阵冷笑,沉声道:“好一个双标!怎么?难道异武者的性命就更为高贵吗?”


“从某种意义上来讲,的确是这个样子的。”圣人点点头,一脸的恬不知耻。


“这么说,崔代表是不准备让那些人投案自首了!”


看着气息躁动的朱雀,几个代表都点了点头。在他们看来,他们是代表着整个江南异武界的。这个时候,无论对错都不能有丝毫的妥协。而且在异武界,本就是以强者为尊,历来都信奉着‘谁弱谁该死’的准则。 给力网址m.geilwx。com小说阅读


吱——


刚刚离开的战将,此刻再次归来。在朱雀的示意下,战将开口说道:“刚刚从律部传来消息,追捕的律卫与凶手再次发生激战,一名凶手重伤被擒,律部方面五死六伤,而且还造成了大量市民的伤亡。律部的异武特战队已经上去了,但凶手里有一名圣人,着实有些棘手。”


“什么?你们竟然敢重创隐世门人?简直太过分了,今天你们要是不能妥善处理好这件事,我江南异武界绝不会善罢甘休!”


“没错,一定要严惩凶手,绝不容忍你们纵容姑息。”


“呵……”


这一刻的朱雀,真是不知该如何形容自己此刻的心情。看着喋喋不休的四名异武界代表,朱雀猛地攥紧了拳头,声音铿锵的说道:“传我帅令,命右帅亲自率领我麾下朱雀卫,前往市区协助律部捉拿凶手,凡敢反抗者,就地正法!”


“是!”


看着转身离去的战将,四名代表都有些懵,他们感觉自己似乎有些弄巧成拙了。在朱雀和赤帝两人气息的压制下,四个人都感觉身子骤然一沉。察觉到愤怒的四名代表,虽然仍旧心有不甘,但还是强咽下已经到了嘴边的指责。


会客室的气氛,一度变得极其压抑。


许久后,那名圣人崔代表,率先打破了寂静:“朱雀大人,你可知道你这个命令,将会带来怎样的后果吗?”


“你的这个命令,很可能会让异武界彻底与兵部决裂,届时你朱雀将成为扰乱华夏的罪人,必将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是吗?”


未等朱雀开口,突然推门而入的穆帅,却率先表达了态度:“身为华夏军人,职责便是守土为民。今天有恶徒肆意伤害我华夏民众,如果我兵部视而不见,那才是真正的罪人,那才会真的遗臭万年。”


见到穆帅,四名代表的脸色都显得异常难看。得到老朱雀的支持,朱雀自然底气更足:“老师!我已经命人去捉拿凶手。”


气息彪悍如猛兽的赤帝,也站起身来,敬声道:“穆帅!”


穆帅轻轻的点了点头后,目光冰冷的看向四名代表,最后更是牢牢锁定在崔代表的身上:“回去告诉你们那些江南异武界的同仁们,山中的事情不是我朱雀兵部所为,所以也没有什么好解释的。况且,即便是我兵部所为,又何需向你们解释什么?”


气息暴烈如火的穆帅,忽然向前踏出一步,如潮般的气势瞬间压得几个人喘不过气来。


“穆帅,你……”身上重如磐石的崔代表,脸上终于露出了一抹恐惧,老朱雀的暴脾气,他还是有所耳闻的。


“为恶者,必杀!如果你口中的江南异武界有什么不满的,尽可以来找我。如果你们想与我兵部开战,那我们也接着。大不了将你们这些狂徒尽数扫净,一群蚕食国运徒耗物资的蛀虫,也没什么好可惜的!”


身上气息骤敛的穆帅,语气冰冷的说道:“这便是我兵部的态度,赤帝小子,你可还有什么补充的?”


闻言,赤帝摇摇头,沉声道:“穆帅的话,便是我炎黄魂的意思。有些人作威作福惯了,也是时候让他们清醒清醒了。”


“好!”


气势凛然的穆帅,居高临下的俯视着四名代表,冷声道:“如果你们没有什么想要说的,可以滚了!”


脸色难看的崔代表四人,此刻终于缓过气来。剧烈喘息的四人,不敢再有废话,一个个灰头土脸的离开了会客室!


望着四人狼狈的背影,朱雀轻声道:“老师,我们会不会闯祸?”


“哼!闯祸就闯祸吧!异武界这个毒疮,是早晚都要挤破的。宜早不宜迟,时间拖得越久,余毒也将越深。龙族那些混蛋不是一直在强调平衡吗?这个时候他们都跑哪去了?既然他们的平衡之策不管用,那咱就快刀剜烂疮,长痛不如短痛。”


看着杀气凛然的穆帅,赤帝也开口说道:“我也得到圣主的命令,无论如何这次决不能在容忍。否则一味的纵容下去,只会影响我华夏崛起的宏愿。如今国运昌盛,正是我们崛起的时机,绝不能让这些小人给耽搁了。”


朱雀沉默的点点头后,忽然想起什么,开口说道:“老师,要不要通知兵主一声?”


“他?呵呵……”


听了朱雀的话,穆帅只是轻轻一笑:“这里的事情他恐怕早就知道了,估计这会他的杀心,比我们谁都重。”


话音微微一顿后,穆帅接着说道:“连接右帅单兵设备,让我看看这些自以为是的狂徒,究竟有多大的本事!”


“好!”


在普通人面前,异武者恍若神魔,这绝非一句笑谈。


隐世宗门,虽并未与外界彻底断绝联系。但门下弟子,还是很少有离开宗门的机会。如今置身于繁华的都市,自恃清高的隐世门人们,也不禁凡心大动。在他们看来,美食,美景,还有衣着时尚的美人们,都应该是他们苦修的奖励。


一个个自比谪仙的隐世门人,在接连遭到拒绝后,不禁勃然大怒。在他们看来,被凡人拒绝便是对他们最大的羞辱。


异武界,本就强者为尊。异武者一怒,必将血溅三尺。原本热闹的步行街,在几名异武者的血腥屠戮下,瞬间归于寂静。


面对赶过来的律卫,这些自恃战力高深的隐世门人,反而争比起谁的手段更为高明。普通律卫,哪里是这些人的对手。当律部意识到情况不对时,律卫已经损失惨重。


律部的异武特战队,虽然都是由异武者组成,但由于律部的性质,所以普遍实力都不高。最强者,也不过一名封号战将。这与拥有着圣人的隐世门人对上,也只是徒增伤亡而已。


此刻的隐世门人们仿佛已经杀红了眼,凡是他们所到之处,势必会发生血案。已经有十几名无辜的市民,死伤在了他们的手里。


虽然明知不敌,但身负保护人民生命财产安全的律卫,又怎能眼睁睁的看着血案在眼前发生而无动于衷。虽然明知是徒劳,但这一刻,特战队的战士们还是毫不犹豫的冲了上去。以自己的生命,硬是拖住了这些恶魔的脚步。


当右帅鸑鷟带人赶到时,律部的异武特战队员们已经死伤殆尽。但凭借着悍不畏死的不屈精神,不仅拦住了凶徒们的去路,甚至还以命搏命的换掉两名天阶强者。


见到右帅鸑鷟,五名隐世门人却一脸的愤怒。其中的圣人,更是不耐的喊道:“你们兵部怎么回事?竟然这么久才过来,因为你们的迟缓,我们已经有好几个人折在这群混蛋的手里了。”


江南异武界正在与兵部洽谈,在这些隐世门人的眼里,兵部将士的到来,必是来保护他们的。如果他们这些高贵的异武者出现了问题,洽谈定然也无法再继续下去。在这些门人看来,这种结果无论是华夏高层还是朱雀兵部,都无法接受。


这些隐世门人之所以敢有恃无恐的肆意妄为,除了他们的自以为是外。还有便是所有人都笃定,华夏高层不敢与异武界翻脸。


江南隐世宗门齐出,前往兵部讨要说法,真的只是仗义的要为同仁们讨一个公道吗?


当然不是!同行是冤家,江南异武界门派林立,其中自然也纷争不断。借着灭门惨案,众多门派齐出不过是想要索取好处罢了。至于那三家门派,死不死与他们又有什么关系。


异武江湖中,虽然避世宗门不多,但隐世门派却还不少。别说只是有三家被灭门,就是再多个三家,也对异武界产生不了什么影响。


看着有恃无恐的几个人,鸑鷟冷声道:“全部拿下!”


“是!”


眼前的一幕,早已激怒了右帅身后的将士们。虽然他们与律卫隶属于不同的部门,但彼此的职责却是一样的。对于他们来说,这些特战队的队员们,都是值得托付后背的兄弟。一直在按捺着怒焰的朱雀卫,在得到鸑鷟的命令后,没有任何犹豫,直接杀气腾腾的冲了上去。


见状,几名隐世门人都是脸色骤变。领头的圣人,更是气息澎湃,怒声吼道:“你们怎敢如此!难道真想公然与我异武界为敌不成!”


对于他,右帅没有废话。身子一晃之际,一身戎装的鸑鷟便已经来到了圣人的身前。一名刚刚迈入圣人境界的异武者,在一名至圣面前只有束手就擒的份。


感觉到右帅身上强横的气息,圣人脸色骤变,接连轰出两拳后转身就逃。眸中倏然闪过一抹杀意的鸑鷟,冷声道:“帅令,凡有反抗者,杀无赦!”


一道身影,倏然从圣人身边闪过。已经窜出数十米距离的圣人,喉间忽然喷出一蓬血雾。飞驰的速度逐渐放缓,直至最后跪在地上彻底没了动静。


在朱雀卫的围剿下,四名隐世门人本就已经险象环生,如今见最强者也已伏法,几人内心更是瞬间大乱。慌乱之中,相继被朱雀卫斩杀于战刀之下。


就在右帅鸑鷟向朱雀请示下一步该如何做时,从兵部离开的四名代表,也正一脸阴沉的坐在车里,商讨着接下来的对策。隐世门人屠杀平民的事情,打乱他们原本的所有计划。


接下来该何去何从,已经不是他们四个小代表能够左右的了。不过在兵部受到的屈辱,却让他们心中愤恨。虽然他们知道自己没有资格替江南异武界做出决定,但他们最终还是打定主意,要尽最大的努力,利用整个江南异武界的力量,来为他们讨回一个公道。


……


时间流逝,不知不觉已经来到了下午五点。疯玩了一天的乐乐,此时早已一脸的疲态,无精打采的在古云身上昏昏欲睡。


余州郊外一日游,就此结束。古云一行人,有说有笑的向规定的停车地点前进。城内发生的事情,古云已经全部获知,虽然此刻他面带温和的浅笑,但心中却已杀意横流。尤其是龙族的缄默无为,更是让古云愤恨不已。


一家人刚刚走到停车处,古云却剑眉微微一挑。放眼看去,只见四名男子隐隐拦住了他们的去路。四名男子身后,倚靠着一辆越野车的牛玉堂,脸上挂着一抹阴险的冷笑。


目光飞快的从四名男子身上扫过后,古云对于牛玉堂的看法,倒也发生了一丝变化。他没想到这个伪君子,竟然能够找来四名异武者。虽然四人里,最强的也不过才玄阶,但这也绝非一个普通豪门少爷能够调动的。


在江南地区,这牛家也并非什么顶级势力,最多也就是一个稍微强大一点的二流家族。然而就是这个不显山不露水的二流家族,竟然能够随随便便的派出四名异武者,这倒是颇为耐人寻味。


嘴角含笑的古云,一边走向自己的汽车,一边看了看侧后方的木兰。心领神会的木兰微微一颔首,不过还未等她动。她身边荧惑,却已经笑眯眯的迎了上去。


“哥哥,埋了,好不好?”


听到荧惑的话,古云只是随意的回了句:“随你喜欢!”


原本一脸阴笑的牛玉堂,脸上的表情却慢慢变得僵硬。只见古云一家人径直从四名男子身边路过,可那四名异武者却仿佛毫无察觉一般僵立不动。


眼看古云拉开车门就要上车,牛玉堂再也按捺不住,一边快步走向四人,一边扯着嗓子怒吼道:“你们四个是死人吗?没看见人都快上车了?”


牛少话音刚落,却见他所依仗的四名手下,纷纷瘫软了下去。眼前这一幕,不禁让牛玉堂有些发懵,而他迈出的脚步也不自禁的僵在了原处。


“还有没有其他人了?”


一道清脆悦耳的声音,陡然在牛玉堂身后响起。骤然一惊的牛少,不禁身子猛地一颤,急忙转身后退。望着长相甜美,俏脸含笑的荧惑,牛少一时有些反应不过来。


见牛玉堂盯着自己发愣,荧惑忽然一脸无趣的撇撇嘴,轻喃道:“算了,不和你玩了!”


声音未等散去,荧惑却已从牛少的面前消失。而片刻之后,一直僵立不动的牛玉堂,也突然瘫软下去。原本荧惑是想将几人活埋了,可转念一想又感觉太麻烦,于是便直接震伤了几人的脊柱。


坐进车里后,荧惑随手撕开一根棒棒糖放在嘴里,轻笑道:“走吧!哥哥他们都走远了。”


“哦!”发动汽车的于飞,此刻显得异常的乖巧。


十几分钟后,一名男子出现在了牛少的身边。望着一脸恐惧,却无法动弹的牛玉堂。男子眉头不禁微微一挑,仔细的检查一番后,小声的嘀咕道:“脊柱受损!”


嗒——嗒——


随着一阵脚步声,一名女子出现在男人身边,开口道:“那四个废物都被人震碎了脊柱,即便不死也将高位截瘫,从此沦为废人。”


站起身的男子,眉宇间突然多了一抹杀气,冷声道:“查清楚,是什么人动的手!”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