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战神之盖世兵主 > 第264章 旗袍白猫凌小姐

第264章 旗袍白猫凌小姐

作者:古云苏墨儿 返回目录

吴莲在余州,暗地里一直被称为妖女。个中原因,除了其生性放荡外,更因为她本身也是一个修炼邪功的异武者。采阳补阴,便是她保持青春常驻的秘法。只可惜她天赋太差,虽修炼邪功,但自身战力也才将将达到天阶而已。


不过即便只有天阶战力,在这俗世中依旧算是一名不容小觑的高手。最起码,随手拍死几个普通人,那还是十分简单的。


面对冲上来的吴莲,嘴角含笑的荧惑只是手掌轻轻一挥,刚刚冲到身前的吴莲,又以更快的速度飞了回去。


见到此景,周围的吴家守卫齐齐上前一步,一个个面容冰冷的就要动手。然而同样将一切都看在眼里的吴老太爷,此刻却眉头微微一挑,沉声道:“退下!”


“父亲!我……”


虽然荧惑并未下狠手,但被一巴掌扇飞的吴莲,依旧怒不可遏。不过她话还未等说完,便听吴家老太爷沉声道:“闭嘴!”


老太爷的话,自然无人敢不听。虽然心中异常的愤怒,但吴莲却不得不暂时抑制住胸中的火气。刚刚冲上去的守卫,也在此刻退回到了原处。


目光从吴莲身上收回的吴老太爷,接着说道:“想不到你这女娃娃竟有这等身手,难怪敢来我吴家婚宴上捣乱。”


“老先生这话说的就不对了!”


神情自若的苏墨儿,一边前行,一边轻声说道:“虽然我们的举动看似有些唐突,但为了我妹妹的幸福,在荒唐我这个做嫂子的也要试一试。”


“你妹妹的幸福?” 给力网址m.geilwx。com小说阅读


吴老太爷的目光,倏然看向眼圈红润的长孙岚儿。之前的她那声轻唤,谁都能感觉到她与于飞之间定然有着某种联系。


“之前的感情再好都已然断了,如今又何来幸福之说?”面容阴戾的吴迪,微眯的双眸中闪烁着危险的光芒,苏墨儿三人的出现,已经让他心生杀意。


“话虽没错,可如果这段情感是被人以卑鄙的手段,强行斩断的呢?”此刻的苏墨儿毫不示弱,直接与吴迪针锋相对起来。


“哼!”


面容冷厉的吴迪,突然一声冷哼,语气森然的说道:“小姑娘,话可不是乱说的,小心为自己招惹来灾祸!”


“吴家主好大的威风,我还什么都没说,便已经出言威胁,这未免有做贼心虚的嫌疑吧!”面对吴迪满是威胁的目光,苏墨儿反而轻盈一笑。但她的一席话,却让众人生出了各种猜疑。


砰——


“放肆!”


猛然一拍桌子的吴迪,眼中已经流露出难掩的怒意。身为一家之主的他,何曾被人如此嘲讽过。


“吴家主何必如此动怒!如此失态之下,岂不更能说明小女子刚刚所言非虚。”嘴角洋溢着浅笑的苏墨儿,眸中闪过一丝狡黠。


“你……”


良久之后,哑口无言的吴迪,反而突然大笑起来:“好,好,好一个伶牙俐齿的小丫头。这么多年,你是唯一一个让我动了真怒的人!”


这一刻,在场的每个人都能清晰的感受到这笑语中的森然杀意。然而唯独苏墨儿,却仿佛浑然未觉一般。依旧嘴角含笑,轻声道:“能够得到吴家主如此高的评价,真是小女子我的荣幸!”


“哼哼……”


听了她的话,吴迪只是森然一笑。这犹如夜枭号泣的笑声,让每个人听后都心中发憷。


脸上同样挂着一抹笑意的吴老太爷,忽然开口说道:“女娃子,说说你想怎么做?”


“我只想让于飞给我妹妹一个答案,如果是我们自作多情,那我们立刻就走,绝不再纠缠。”


这一刻的苏墨儿倒也干脆,上前两步后,高声说道:“于飞,我就问你一句话,你到底爱不爱岚儿。”


此话一出,掷地有声。大厅内再次陷入一片寂静。在场的所有人,目光都瞬间聚集在一身红装的于飞身上。这一刻,每个人都在等待他给出一个答案。


于飞身边的吴莲,眉头紧蹙目光更是异常的冰冷。于曼两口子也紧张的直搓手,此时他们还真怕于飞会说出他们不想听见的答案。在大庭广众之下得罪吴家,他们两口子今后的路将会充满坎坷。


这一刻,于飞也在沉默。从反复握拳的双手可以看出,他陷入了激烈的思想斗争中。他心里的最爱,自然是长孙岚儿。但在此处表明心意,无疑是得罪死了吴家。届时,他的家人绝不会有好的下场。


可如果说出违背心意的话,他又觉得太过对不起长孙岚儿。尤其是当爱人出现在这里的时候,他的心里真是充满了震撼。他无法想象,究竟是什么样的力量,才能让三名弱女子有勇气直闯吴家的婚宴。


高坐主位的吴老太爷,忽然好心的提醒道:“小子,人家还在等着你的答案!”


“我……”于飞依旧在犹豫。


“于飞,如果你是个男人的话,就提起勇气说出你的真心话。岚儿都有勇气来抢亲,难道你连面对感情的勇气都没有吗?”


苏墨儿的轻语发聋振聩,只见于飞身子也跟着猛地一颤。片刻之后,于飞忽然攥紧了拳头,挺直腰身道:“我……”


“于飞!”


于飞再次被人出声打断,只见于曼脸色有些慌乱的冲上前:“小弟,别忘了我对你说过的话,想想我们一家人!这个时候,你可千万不要糊涂啊!千万不要被人蛊惑……”


啪——


一记响亮的耳光,瞬间打断了于曼的话。伸手捂住面颊的于曼,满脸错愕的看向收回手掌的苏墨儿:“你……你竟然敢打我!”


“一个为了利益,就出卖自己弟弟的垃圾,难道不该打吗?”


“小贱人,你竟然敢打我老婆!”


自己老婆被人欺负,田明光自然不能置之不理。况且只是一个漂亮些的女人而已,他自然也不会放在心上。然而不想他刚刚冲上前,便被苏墨儿随手击倒,一脸痛苦的躺在地上不断的呻吟。


“你这女娃娃,不要太过分了!”


自家的婚宴,被人搅局成这个样子,恐怕再好的涵养也会动怒。这一刻的吴老太爷,终于有些恼了。


不过苏墨儿并没有去理会老太爷的话,反而再次对于飞说道:“于飞,我已经知道事情的经过了。你放心,我会为你解决所有顾虑。”


“哈哈……你这小丫头,真是好大的口气!”


吴迪话音刚落,却见于飞猛地站起身来,随后一把扯掉了头上的红盖头,铿锵有力的说道:“我爱岚儿,从始至终我的心意都没有改变过。”


于飞话音未落,周围的人却已纷纷变色。尤其是于曼,更是一屁股跌坐在地上。她知道,全都完了!


“哈哈……小子,你很好!”


一阵大笑过后,吴迪缓缓的站起身来,声如闷雷的说道:“诸位,感谢你们能来参加我吴家的婚礼。不过现在,我吴某人有些事情需要处理!”


吴迪话音一落,所有宾客纷纷起身离开。几分钟后,大门直接被关上。门里门外,到处都是吴家的守卫。


“小姑娘,虽然你们很有勇气!但是……”


吴迪伸手指了指脑袋,冷声道:“太过愚蠢!你们可知道,搅乱了我吴家招婿,将会有怎样的后果?”


“余州吴家,在整个江南地区都名声在外。难道吴家主,准备仗势欺人不成!”


面容平淡的苏墨儿,没有表露出丝毫的慌乱。


“哼哼……”


冷然一笑的吴迪,猛然一挥手,轻声道:“将她们剁碎了,喂狗!”


一声令下,周围所有黑衣守卫纷纷的冲了上去。此刻的荧惑,悠然的撕开一根棒棒糖放在嘴里,脸上也缓缓流露出一抹甜甜的微笑。


就在众多守卫冲到跟前的瞬间,却见荧惑一脚骤然迈出。‘嗒’轻微的脚步声,清晰的传进每个人的耳中。而下一瞬,周围上百名黑衣守卫,纷纷张嘴喷出一团妖艳的血雾。


所有冲上前的守卫,在这一刻齐齐的倒在了地上。虽然荧惑没有夺取他们的性命,但他们却失去了为虎作伥的资本。


将这一切看在眼里的吴迪,眉头瞬间拧紧。就连稳坐主位的吴家老太爷,此刻脸上也流露出一抹惊愕。这上百名守卫,修为虽然参差不齐,但其中不乏战将级别的高手。可如今竟这般被轻松的击败,吴家父子怎能不惊。


看着宛如邻家小妹的荧惑,吴老太爷沉声道:“你到底是谁?”


嘴里含着棒棒糖的荧惑,只是无辜的一笑,轻声道:“无趣!真的太弱了!”


声音一落,荧惑那双漂亮的明眸,忽然锁定在吴老太爷的身上,甜甜的说道:“老爷子,你倒还有点意思,要不要下来活动活动手脚?”


“放肆!”


荧惑的轻佻,彻底激怒了吴迪。身为吴家家主,一身修为自然不弱。身子恍惚间,便已然来到了荧惑的身前。对于这长相甜美的小丫头,吴迪也毫不留情,上来便是一拳轰出。


面对吴迪的攻击,荧惑的嘴角忽然勾画出一个残忍的弧度。而就在此时,吴家老太爷的眉头却猛然一蹙,吴迪也瞬间生出一种强烈的危机感。


心生警觉的吴迪,抽身就想后退。可惜一切都已经晚了,一只白皙的小手,轻柔的从他喉间划过。下一秒,吴家家主猛地瞪大了眼睛。而鲜血,却已经从他喉间喷涌而出。


望着轰然倒地的吴迪,霍然起身的吴老爷子瞬间瞪大了眼睛。他的儿子,可是一名货真价实的圣人。可如今却被一个小姑娘轻描淡写的干掉,他焉能不震惊。


然而震惊的,又何止他一人。此刻大厅内所有的活人,都已经骇然的望向面容甜美的荧惑。谁能想到,这看似学生一样的女孩,竟然拥有着这等力量。而他们更没有想到,这‘邻家小妹’下手竟会如此狠毒!


“你到底是谁?”


吴家老太爷,身上陡然弥漫出至圣的气息。浩瀚的气血,更是在这一瞬冲天而起。此刻的吴老太爷,身子也仿佛瞬间强壮了许多。


“徒劳!”


话音一落,荧惑瞬间消失不见。不远处的吴老太爷,瞳孔骤然一缩,身体陡然爆发出一股犹如浪潮般的气流。


然而下一秒,那磅礴的浪潮便被人倏然斩开。猝不及防的老太爷,猛然瞪大了眼睛。这一瞬,他仿佛已经看见了死神的镰刀。


砰——


一道人影,忽然从斜里插了进去,直接与荧惑撞在一起。一股气浪,犹如狂风般瞬间席卷。而两道人影,也在力劲翻滚中各自分开。


死神并没能如愿的将吴老太爷带走,他的身前反而多了一名身着旗袍的女子。这妆容精致的女人,怀里抱着一只毛色洁白的波斯猫。整个人看上去,给人一种阔太太的感觉。


看着从自己手中救下吴老太爷,轻轻抚摸着怀中猫咪的女人,荧惑秀眉微微一蹙,轻声道:“你是谁?”


“我叫凌蓉,你可以叫我凌小姐。”


轻抚着猫咪的女人,声音清脆如黄鹂一般。听到她的声音,会让人不自禁的生出好感。


然而这一刻的荧惑,反倒眉头一挑,冷声道:“雕虫小技!”


“呵呵……”


听到荧惑的话,凌蓉只是微微一笑,轻声道:“在荧惑大人面前,这的确只能算是雕虫小技。”


“你认识我!”被女人点破身份的荧惑,不禁有些诧异。


“不知荧惑大人能否看在我的薄面上,就此饶恕吴家。”虽然凌蓉说的委婉,但脸上却没有一丝请求的意思。


“虽然不知道你是谁,不过没关系,总之你让我兴奋起来了!”


嘴里含着棒棒糖的荧惑,并未回答凌蓉话,反而嘴角的笑容变得更加残忍。


“荧荧,算了!”


眉头微蹙的苏墨儿,阻止了要痛下杀手的荧惑。在凌蓉的身上,苏墨儿感觉到了一丝不同寻常。而且在长孙岚儿和于飞一家人的面前,她也不想荧惑表现的太过强势。


扭头看了眼苏墨儿后,荧惑身上的气息慢慢收敛。拿出嘴里的棒棒糖,荧惑邪魅的舔了舔红唇,轻声道:“我有一个预感,你终将会死在我的手里。”


“呵呵……”


听闻此言,凌蓉微微一笑,轻声道:“小女子胆小,荧惑大人不要在恐吓我喽!”


“哼哼……”


望着表情做作的凌蓉,荧惑只是嘴角上翘,露出一抹森然的冷笑。


“吴老先生,我不希望有人去找于飞和他家人的麻烦。”


目光骤然一冷的苏墨儿,凛声道:“虽然我这个人的脾气很好,但我的家人个个都是暴脾气。如果再有下次,我不能保证吴家是否还会存在!”


面对苏墨儿赤裸裸的威胁,吴老爷子的面容瞬间变得异常难看。紧锁的眉宇间,更是透露着愤怒。然而势不如人,此刻这位年过古稀的老人也不得不忍气吞声。


“岚儿,我们走!”


苏墨儿转身向门口走去,将棒棒糖放回嘴里的荧惑,拉着长孙岚儿紧随其后。一脸惊愕的于飞,反应过来后也急忙带着父母离开。眼中满是惊骇的于曼,也搀扶着田明光狼狈而逃。


“凌小姐,您可要为我吴家做主啊!”


苏墨儿等人离开后,吴老太爷不禁老泪纵横。然而凌蓉却没有去同情他,反而俏脸含霜的说道:“如果你吴家不想就此覆灭,就永远都不要想着去报仇。这几个女人,你吴家得罪不起!”


冷漠的目光,倏然扫过遍地的伤员。手中轻抚猫咪的凌小姐,身上忽然涌现出一股冷冽的气息。这气息虽然稍显即逝,但周围上百名受伤的守卫,却在这瞬息间丢掉了性命。


哒——哒哒——


迈步离开的凌蓉,冷声道:“废物就不该活着!就如那观海侯一般,如果不是他的自以为是,我又怎么会屈尊你吴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