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战神之盖世兵主 > 第237章 血腥笼罩的前夕

第237章 血腥笼罩的前夕

作者:古云苏墨儿 返回目录

由于事出突然,私宅里又没有多少人手,被打了个措手不及的纳兰贤一方很快便落入了下风。不过这种局面随着育鲨卫和麾下死士的救援,很快便得以扭转。


随着援兵的陆续出现,纳兰珏派出去的两百名死士,反倒被围在了院子里,处境瞬间变得极其尴尬。既杀不了纳兰贤,又冲不出去院子,最后只能无奈的在院子里做着困兽犹斗。


惨烈的厮杀,一直持续了将近两个小时,纳兰珏麾下的两百死士,最后仅剩下三四十人。就连那名带队的圣人,此刻也是身受重伤,苍白的面容上尽显虚弱。


而纳兰贤一方,也是损失惨重。其麾下死士也死伤了近百人,就连侯府精锐育鲨卫,也死伤了将近十人。如今天色渐暗,私宅里的厮杀虽然还没有彻底结束,但胜负却已经可以预见。


“住手!”


沉默了良久的纳兰贤,忽然喝止了手下,只见他上前几步,目光冰冷的盯着带队的圣人,沉声道:“我这个人向来仁慈,现在就给你们个活下来的机会。放下兵器投降者,免死!”


闻言,剩下的死士不禁面面相觑,显得有些犹豫不决。此时只听纳兰贤接着说道:“你们只是凭命令行事,所以错不在你们。但我希望你们能够看清现实,纳兰珏背叛侯府,背叛我的父亲观海侯,甚至出手残害我的母亲。这种卑鄙小人,那里值得你们去为他卖命。”


“父亲已经发话,从今以后我才是侯府的小侯爷。我以侯府的名义起誓,只要你们放下兵器,归顺于我,之前的所有事情我都可以既往不咎。如果你们能够为我提供有价值的线索,我还会重重有赏。”


听闻此话,纳兰珏一方幸存的死士都瞬间变得悸动起来。纳兰贤所说的,着实让他们心动。在他们心里,纳兰珏公然与观海侯作对,已是自寻死路。如今有了更好的选择,他们又怎么可能不生出别的心思。


将众人表现看在眼里的纳兰贤,知道目前尚缺一点火候。于是,只见他面容忽然一沉,身上弥漫出冰冷的气息:“机会已经给你们了,如果你们不懂得珍惜,那就别怪我心狠手辣了。”


话音一落,纳兰贤猝然出手,距离他最近的两名死士,当即被他拍碎了脑袋。剩下的人见状,皆是惊骇的连连后退。此刻,就连那带队的圣人都已经是强弩之末,就更别提其他死士了。 一秒记住小说网址m.geilwx.com


这一刻,究竟该如何选择,所有人都心知肚明。


只见那名带队的圣人,忽然上前两步,叹了口气后,直接跪在了纳兰贤的身前:“小人愿意臣服!”


本就没了斗志的死士,如今见有人带头,也都扔下兵器,纷纷跪在纳兰贤身前,齐声说道:“我等愿意臣服!”


见到这一幕,纳兰贤不禁嘴角上翘,露出一抹得胜者的喜色:“很好,不久后你们必将庆幸此刻的选择。”


“二公子,我有重要情报。”既然已经背叛了,那自然要做的更彻底一些。


“重要情报!难道你知道纳兰珏在哪?”


“我并不知道纳兰珏的藏身之地。”


见纳兰贤脸上露出一抹失望,那圣人急忙再次开口说道:“不过请二公子放心,我有办法查出他的藏身之地。”


说罢,只见圣人从口袋里摸出手机,并快速的找出一个电话号:“二公子,之前纳兰珏便是用这个号码向我传达的命令。”


听圣人这么一说,纳兰贤的眼睛不禁一亮,只见他接过手机后,随手便扔给了一名手下:“马上查出手机的位置。”


几分钟后,那名手下便带回来了消息:“公子,在天海港口的章家仓库。”


“章家仓库?”


获知具体位置的纳兰贤,反而微微一愣,有些疑惑的嘀咕道:“章家?怎么会在那里?难道章家也参与其中?还是说,这里面有天海四族的影子?”


沉吟片刻后,仍旧不得其解的纳兰贤也就干脆放弃了思考。毕竟在他看来,纳兰珏才是目前最为重要的。只要能够拿下了他,不仅能够为自己的母亲报仇,同时也可顺理成章的坐稳自己小侯爷的位置。


“命令所有人立即赶往目标地点,动作要快,决不能让他们反应过来再次跑了。”


下达完命令的纳兰贤,忽然想到了跟在纳兰珏身边的高手。思忖片刻后,为了确保万无一失的他,再次说道:“马上将这个消息禀报给父亲,让父亲派出高手协助我们的行动。”


“是!”


此刻,纳兰贤手下的所有力量,再次行动起来,数十辆汽车从不同的方向快速的赶往目标地点。而同一时间,这个消息也被传递到侯府。


“侯爷,二公子的能力超出了我们的预估,竟然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发现纳兰珏的踪迹。”观海侯府的大厅内,观海侯面容阴沉的坐在首位,而管家则恭敬的站在一边。


“是啊!这么快就发现了踪迹!”


手里摇曳着红酒杯的观海侯,眉宇中透露着一抹疑惑。若有所思的观海侯,忽然看向管家,沉声道:“那小畜生逃跑时,便已经毁了自己的手机,可见他还是很谨慎的。既然清楚手机号可以定位,那为什么联系完手下后,没有堵住这个纰漏。是真的大意了,还是故意为之?”


闻言,管家也是眉头微微一蹙。通过号码定位,早已经不是什么先进的技术,小侯爷曾经也没少通过这种手段找人。按理说,深谙此道的纳兰珏,不应该犯下这种不该出现的低级小错误。


“侯爷,难道其中有诈!”


沉吟中的观海侯摇了摇头,轻声道:“不好说,那小畜生生性薄凉,这些年的嚣张跋扈,更是让他变得盲目自大。也许在他看来,凭借他的那些死士,能够一举拿下纳兰贤。如果从未想过失败,自然也不会想到收拾掉暴露出来的破绽。”


“而且,这个藏身地点选的也很好。如果计划失败,凭借章家的海运能力,还是有机会将他送出境的。只是章家为什么会与他们勾结在一起,章家大小姐不是死在那小畜生手里了吗?”


“侯爷说的没错!要不要……”


管家话还未等说完,他身上的手机却突然响了一下。见观海侯只是若有所思的看着手里的酒杯,管家急忙掏出手机扫了一眼。短信来自于一堆乱码,不过里面的内容却让管家脸色骤然一变。


“侯爷,你看!”


短信的内容,是一段仅有几秒的视频,正是小白与纳兰珏走进章家仓库的监控画面。不过真正让两人重视的,却是最后那两秒的内容。


请君亲临!古云!


看着画面最后蹦出来的六个字,以及那个小笑脸,观海侯的眉头不禁猛然一挑。


这是挑衅!赤裸裸的挑衅!


“侯爷,这……二公子恐怕有危险!”


这个短信的出现,已经足以说明了许多问题。藏身地点的泄露,的确是刻意为之。甚至那里,很可能已经成为有着重兵把守的陷阱。纳兰贤的冒进,很可能会给自身带来极大的危机。


咕咚——


一口饮尽杯中酒后,那水晶杯瞬间化为碎片。目光凛冽的观海侯,身上弥漫着杀气,沉声道:“传令四营主将,即刻集结府兵,立刻向城区进发。命令育鲨卫五个大队,马上前往码头暗中潜伏,等候命令。命令暗桩与暗营的人,全部就位,命令一到立刻动手,全面接管天海各处。”


“是!”


得到吩咐的管家,转身就要将侯爷的命令传达下去。可不想他刚刚迈出两步,身后却再次传来观海侯那冷冽的声音:“让情报部负责人自己去跳育鲨池,真不知道这些废物还能做些什么。”


身子猛然一顿的管家,额头上瞬间冒出一层冷汗:“是!”


管家离开后,三名暗卫同时出现在大厅里。看着面容冷冽的观海侯,三人都是身子一躬,敬声道:“请主人吩咐。”


“白鲨,你率领两名门客,四名战将,一百名育鲨卫,去将苏墨儿母女给我捉来!”


目光看向白鲨的观海侯,沉声道:“守护那对母女的,是七煞中的二号人物荧惑,以及三十六将中妖瞳。妖瞳还好说,只是一名圣人。但你要小心那个荧惑,虽然情报显示她只有至圣巅峰的修为,但被誉为五洲囚徒中最难缠的人物,想来不会这么简单。”


“属下明白!”


吩咐完白鲨后,观海侯转而看向虎鲨:“虎鲨,你率领两名主将,四名战将,五十名育鲨卫,将兵主的养母长孙娴给我擒来。负责守护那个老女人的,是三十六将中的修女,一名刚刚迈入圣人境界的异武者,对你来说只是蝼蚁般的人物。”


“属下明白!”


“哼哼……”


站起身的观海侯,忽然一阵冷笑,阴测测的说道:“只要将这些王牌抓在手里,我便已经立于不败之地。我就不相信那兵主,会冒着天下之大不韪,不顾妻女母亲的安危,与我死磕到底!”


闻言,三名暗卫都是身子一躬,齐声道:“主人英明!”


白鲨和虎鲨离开后,观海侯也迈步走了出去。在路过牛鲨身边时,沉声道:“牛鲨,你与我同行,让我们看看兵主这葫芦里,究竟卖的什么药!”


言五办公室内,就在观海侯获知藏身地点的时候,古云也同时获知了纳兰贤带人出发的消息。一切很顺利,鱼儿已经咬钩,接下来才是正戏的开始。


“先生,章新泉刚刚打来电话,询问他什么时候可以为女儿报仇。”


看着举着电话的言五,古云轻笑道:“告诉他,不要着急,时机到了我自然会通知他。今晚,我一定会让他得偿所愿。”


“好的先生,我知道怎么办了!”


几分钟后,给章新泉回过电话的言五再次来到古云身边,轻声道:“先生,如果纳兰珏知道你就这么把他给卖了,他恐怕会恨不得要咬死你!”


言五口中的卖了,可不仅仅是将他卖给了章新泉。甚至就连通过手机号码锁定位置,也是古云刻意为之。纳兰珏虽然还算谨慎,但惊吓过后,用手机与部下取得联系的他,哪还有心思能想起这个。况且,那是小白递给他的手机。没有主人的发话,借纳兰珏一个胆子,他也不敢擅自毁了手机。


“哼哼……”


冷然一笑的古云,对此倒是浑不在意。在他的眼里,无论是观海侯与纳兰珏,还是那章新泉,都是池中的游鱼。争强好胜,弱肉强食,自然法则而已。


哪怕是他自己,也不过只是一条强壮一些的大鱼。在这个世界上,没有谁是真正无敌的,更没有谁是永恒的。在去吞噬别人的时候,也要做好自己沦为他人血食的觉悟。


对于一枚棋子,有价值就用,没价值就抛,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作为棋子,同样也要拥有沦为弃子的觉悟。毕竟,不是每一枚棋子都能够翻身成为棋手。


当你不能够左右自身的时候,便证明你已经失去了自由。作为棋子,可以去恨。但却要永远的记住,在这个世界上,弱者是没有话语权的。


望着面带浅笑的古云,言五沉默了。自从归顺了古云之后,他学到了许多东西。尤其是当古云将整个天海都玩弄于股掌之间的时候,他更是彻底的见识到了古云的恐怖之处。


对于曾经的他来说,观海侯那是神一般的人物。在天海,是不可匹敌的存在。可当古云来到天海之后,那曾经端坐于神坛之上的观海侯,竟然被他信手之间就拉到了泥潭之中。


当初他率先来到天海的时候,古云便交代给他一些事情。他原以为古云只是想与侯府交好,但他做梦也没想到,当初之举竟然是为了布下如此大局。


咚——咚咚——


陡然响起的敲门声,将言五从恍神中唤醒。抬头看去,只见一个熊一般伟岸的男人推门而入。见古云一脸浅笑的看着他,傻大个憨笑着抓了抓头发,瓮声瓮气的说道:“头,罗网来信了,说观海侯已经向四营主将发出集结令。数百名育鲨卫,也开始悄然的向码头行进。天海各个主要部门,都也相继发现了异常。”


“嗯!”


听了破军的话,古云微笑着点点头:“既然这养鱼人都动了,咱们也就没必要再藏着掖着了。”


前一秒语气还如春风拂面的古云,下一瞬声音却已凛如寒冬:“传令雪鸮,立即带人封锁天海所有进出口,任何人都不可通行。通知炎黄魂,让他们给我盯住巽部,决不能让龙族出来给我搅乱。”


“好的。”


憨憨一样的破军,转身就要离开。不过他的手刚刚触碰到门把手,古云的声音便再次传来:“等等,我还没说完呢!”


“啊?哦!头,你继续说。”


破军有些不好意思的抓了抓面颊,一脸憨笑的看着古云。


“通知帝车,让他给我打起精神。一旦我们与观海侯正式交锋,龙族和炎黄魂将会相互制衡,届时天海内部的力量将会变得空虚。这个时候,很可能会有某些势力借此趁火打劫,对实验室展开攻击。告诉帝车,无论付出什么样的代价,都要给我守护好那个小国宝。”


“哦!”


破军离开后,古云起身望向窗外。此刻的天海,已经灯光闪烁。而嘴角噙着一抹浅笑的古云,眼中却闪烁着凛冽的寒芒:“今晚的天海,注定会被血腥所笼罩。”


看了眼时间后,古云的脸上忽然洋溢起异常灿烂的笑容:“来天海这么久,也是时候与观海侯这个地头蛇见上一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