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战神之盖世兵主 > 第228章 龙桀未羊起锋镝

第228章 龙桀未羊起锋镝

作者:古云苏墨儿 返回目录

古云离开之后,小犬次郎和美和子展开了血腥的大清洗。虽然这很残忍,但为了自己的小命,他们却也不得不如此。毕竟现在是非常时期,底下人的一句话,就可能要了他们的性命。不过在两人展开清洗之际,也代表着他们正式跳进了古云挖的大坑,从此也将彻底失去自由之身。


本就损失了大量人手的隐杀天海分部,在经过小犬两人的重重筛选之后,活下来的人只剩十之一二。不过剩下的这几十号人,个个都是美和子的心腹,完全不必再担心会有泄密的危险。


当天下午,被木兰带走的硬盘,便被送到了小犬两人的手里。按照里面的情报,两人短时间内便接管了大量的物资。而在古云的授意下,炎黄魂也收回了对隐杀的搜捕命令。


一场即将覆灭的危机,就这般被轻易的化解。小犬两个人也离开了贫民窟,转而来到远郊的一处别墅里。这处原本属于圣君的产业,如今已经被小犬收入囊中,成为了隐杀暂时的安身之所。


就在隐杀接管圣君遗留下的产业,慢慢恢复生机的时候。隐藏在天海各处的其他势力,此刻却开始变得混乱起来。当日圣君分部之战,各方势力所派出的至圣高手,尽数被杀。而他们认为不可能现身的庄媛,也在他们眼皮底下光明正大的进入了实验基地。这对于他们来说,简直就是做了一件赔了夫人又折兵的买卖。


想到当日炎黄魂和龙族的出手,以及最近侯府一系列的调兵遣将,这让各方势力都生出隐隐不安的情绪。尤其是昨天晚上,已经有人开始针对各方势力的情报人员暗中下手。


短短的一夜之间,竟有近百名各方势力的情报人员被暗中清理掉。这瞬间让各方势力变得恐慌起来,开始相互猜忌试探。一时之间,各方势力之间火药味颇浓。


虽然湖面暂时看起来依旧平静,但侯府,龙族以及各方势力之间的平衡,已经彻底被打破。只需要一个火星,可能瞬间就会引发一场大战。


不过当前最为头疼的,却还要数巽部领袖风笑天,当日他亲自带队剿杀各方高手,这也顺利激起了所有势力的仇恨。虽然表面上还没有彻底撕破脸,但暗地里各方势力已经开始对龙族发动攻击。


观海侯最近也十分光火,尤其是最近两日,不断有人袭击侯府人员,似乎想要通过侯府的反应,来判断当下观海侯的态度。甚至更有消息传出,圣君分部被灭,幕后黑手便是观海侯。


一想到此,观海侯便更为恼火。如果管家带领育鲨卫赶到现场也就罢了,可半路上就被人屠一人近乎杀绝。可这黑锅,反倒还扣到了他的头上,观海侯怎能不气。 https://m.geilwx.com给力小说文学网


面对各方势力的一再冒犯和袭击,观海侯虽然心中杀意横流,但他同时也清楚,兵主才是他当前所面临的最大敌人。


侯府最近的调兵遣将,其实便是准备随时应对来自兵主的攻击。观海侯虽然对其他势力也动了杀心,但为了能够专心对付兵主,此刻却也不得不暂时将这份杀意埋进心底。


不过观海侯心中已经打定主意,一旦解决掉来自兵主的压力后,便会第一时间着手清理鱼塘。养鱼为患,如今鱼大了,竟然就敢咬人,这是观海侯这位养鱼人绝对不允许的。


观海侯府的沉默以对,让众多势力一时摸不清观海侯的脉络。不过就在他们准备放弃试探的时候,便出现了昨晚针对他们情报人员的暗杀行动。


一夜之间,百人被杀。这让各方势力瞬间笃定了心中的猜测,因为在天海,只有侯府的育鲨卫有这个能力做到此事。


观海侯想暂时息事宁人,但有人偏不让他如愿。如今又背上一个黑锅的观海侯,气的牙根都直痒痒。昨晚的事想都不用想,绝对又是出自兵主之手。如果不是理智告诉他,不能主动与兵主发生冲突的话,他恐怕已经带人杀上古云的老窝。


不过一夜之间百人被暗杀,却也给观海侯提了个醒。根据情报的反馈,兵主在天海能够调动的力量并不多。但如今兵主小试牛刀之后,终于让观海侯意识到。兵主在天海除了已知的顶级战力外,绝对还有尚未查明的力量。


就在观海侯命令情报部门,全力调查是否有力量暗中潜入天海的时候。小侯爷纳兰珏,也在不断的试图通过言五与古云见上一面。不过虽然他很急切,但每一次见面的请求,都被古云以时机尚未成熟为由推脱掉。


天海看似一片平静,实则一场席卷整个天海的血雨腥风一触即发。所有势力都在暗中准备,如今平衡已经被打破,任何势力都不可能独善其身。


两日后,隐杀的钦差大臣未羊终于来到了天海。小犬与美和子,也按时来到天海国际机场。就在昨天,小犬次郎与总部恢复了联系,并确认下未羊航班落地的时间。


在小犬讲述了之前遭遇的困境,以及当前已经稳定了局面的前提下,隐杀总部依旧执意派出未羊,可见隐杀的高层已经对小犬和美和子产生怀疑。不过,未羊的到来,却也是小犬和美和子所期望的。


天海国际机场内,接机的小犬次郎眸子陡然一冷。他身边的美和子,气息也是骤然一沉。只见一名留着山羊胡子的老者,正微眯着一双眸子,凝望着小犬两人。老者虽然一副慈眉善目的样子,但嘴角却挂着一抹冷笑。


老者的身后,跟着一名长相与老者有着几分相似的男子。见到小犬两人,男子也是嘴角上翘,露出一丝不善的嗤笑。


“未羊大人。”


看着来到身前的老者,美和子身子微微一躬,不敢表露出丝毫的不敬。


目光冰冷的扫过美和子后,未羊一双饱含冷意的眸子,直接锁定小犬次郎:“亥猪,你还真是个彻头彻尾的废物。这才多久,你就让天海的这片基业损失殆尽。”


“你……”


眉头骤然一挑的小犬次郎,最终还是按捺住了心中的愤怒。两人本就不对付,如今未羊身为钦差,手中攥着他的小命。对他讥讽嘲笑,并不让人意外。


见小犬次郎硬生生的憋住到了嘴边的话,未羊只是轻蔑的一笑:“走吧,回去再说。”


望着未羊的背影,小犬次郎的眸中满是寒意。尤其是男子路过他身边时,摆出的那个抹脖子的动作,更是让小犬恨不得当即便灭杀了两人。


看着未羊身后的男子,眉头微蹙的美和子,小声的问道:“那人是谁?”


“哼,那个老东西的大儿子井上太郎。”


目露杀意的小犬次郎,咬牙切齿的说道:“也是我死后,亥猪之位的继承者。”


……


黑色的商务车,疾驰在道路上。车内的未羊,依靠在座位里闭目养神。而他的儿子井上太郎,目光却不时的扫过美和子那丰腴的身躯。


也许是长时间的沉默,让井上太郎感到有些无趣,只见他忽然直勾勾的看向美和子,轻笑道:“想不想活下去,我给你个机会。”


那色眯眯的目光,早已经说明一切。知道井上想让自己献身的美和子,沉声道:“对不起,我不是靠出卖色相搞情报的媚姬。”


“哈哈……”


美和子的话,反而引起井上太郎一阵大笑。笑声过后,却见井上的面容骤然一冷:“那又如何?凡是我看上的女人,哪怕是贞洁烈女,也得给我变成媚姬。”


“井上君!”


此刻,美和子的声音也变得冷冽下来:“在组织内,我的级别并不低于你。所以,请你放尊重些。”


美和子的话,让井上太郎的脸上浮现一抹愠色。不过未等他发作,双目半阖的未羊,却忽然开口道:“亥猪,看在你我同僚一场的份上,我给你一条生路,你逃吧!”


未羊这听似充满善意的话语,反倒让小犬次郎心中的杀意更胜。眸中闪过一抹冷光的小犬,沉声道:“你未羊大人还有这等好心?不会我前脚刚走,你后脚就发出追杀令吧!”


“哼哼……”


听了小犬的话,未羊不禁冷然一笑:“做人,就要认清自己的位置。有些东西,不是你该触碰的,就不要去伸爪子。小子,我来了,你就别想再活着。亥猪的位置,是属于我儿太郎的。”


此时的井上太郎,也一脸阴鸷的看向小犬。见小犬看向自己,井上再次伸手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阴狠的说道:“你死定了!”


车内,再一次陷入了寂静。除了驾车的隐杀成员,其他四人都是各怀鬼胎的陷入了沉思。掏出手机的小犬,看了一眼地图上越来越近的目的地后,眼中骤然闪过一抹满是杀意的寒芒。


不知过了多久,闭目养神的未羊忽然睁开了眼睛。此时,汽车已经驶进了一处别墅区,望着外面略显偏僻的位置,未羊沉声道:“这是什么地方?”


未羊声音刚落,便见小犬的脸上骤然浮现一抹冷笑:“这是你的葬身之地!”


双目陡然瞪大的未羊,身上瞬间弥漫出强大的气息:“你敢对我动手?触犯大忌,找死不成?”


身上同样气息弥漫的小犬次郎,此刻也不在隐忍,一脸杀意的说道:“触犯大忌?还不是你逼的!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龙桀大人,我来送投名状了。”


“找死!”


脸色阴沉的井上太郎,转身对着小犬便是一拳。然而他拳头刚刚轰出,一道寒光便飞快的斩向他的喉间。陡然一惊的井上,急忙收拳自保。


轰——


行驶中的商务车瞬间炸开,四道人影相继从车内窜出。一脸阴沉的未羊,一双眸子不断扫视着四周:“亥猪,你竟然敢背叛组织。今天的事,我一定会上报总部,你就等着死无葬身之地吧!”


“哼!死无葬身之地?”


眸中满是杀意的小犬次郎,身上气息澎湃,强大的气势疯狂的向四周席卷:“今天,就看看咱俩谁会死无葬身之地。”


此处别墅区,正是龙桀的藏身之处。经过这些天的休养,在长生肌强大的治疗作用下,他身上的伤已经好了七七八八。昏迷不醒的龙小五,如今也已苏醒过来。伤势最轻的龙枭,此时更是恢复如初,正在无聊的打磨着他的双刀。


此时,坐在房间地上闭目养神的龙桀,陡然睁开了眼睛。人也瞬间出现在了窗边,刚刚强大的气息波动,显然已经惊动了他。


“龙族的小崽子们,我隐杀未羊前来收割人头了。”


一道声音悠悠传来,清晰的传入几个人的耳中。打磨战刀的龙枭,动作微微一顿后,人却快速的出现在龙桀的房间门口:“大哥。”


“一群东瀛的宵小之徒,竟然也敢不知死活的前来挑衅。”


身上猛然涌现出强烈杀气的龙桀,根本没把所谓的未羊放在眼里。如果是隐杀十天干亲至,他可能还会有所顾忌。至于十二地支,对于他这位年轻龙王中的第一人来说,根本没有丝毫威胁。


“龙枭,你留下守着小五,我去拿了那未羊的狗头。”


龙桀声音未落,人却已经消失在房间。双手紧攥短刀的龙枭,眉头微微一蹙后,急忙跑到了龙小五的房间。隐杀未羊的突然到访,让龙枭的心中隐隐生出一种不好的预感。看了眼躺在床上无法动弹的龙小五后,龙枭的眼中忽然闪过一抹异色。


就在龙桀冲出别墅的同时,小犬次郎与美和子相视一眼后,竟然齐齐的转身就逃。两人的举动,不禁让未羊微微一愣。他想不明白,为什么刚刚还一脸杀机的两个人,此刻竟然会转身就跑。


“分头追,不能让他们跑了!”


声音一落,未羊率先向小犬追去。而面露阴狠的井上太郎,则转身向美和子逃走的方向飞奔。


追出一段距离后,未羊发现小犬次郎竟然彻底的失去了踪迹。停下脚步的未羊,思忖片刻后,忽然眉头一挑:“不好,中计了!”


转身就要往回走的未羊,目光忽然一凝,身子一晃人瞬间消失在了原地。而就在他离开的瞬间,一道身影也出现在了未羊刚刚所在的位置。


看着突然出现的男人,未羊沉声道:“龙桀?”


而一击扑空的龙桀,此刻也一脸杀意的看向未羊,冷声道:“未羊!”


轰——


两人之间忽然卷起一道狂风,虽然他们尚未动手,但两人的气息已经展开了碰撞。狂风呼啸,衣衫猎猎,未羊忽然伸手捋了捋颚下有些杂乱的胡子:“想不到龙族年轻一代,竟然还有你这等高手。”


“哼!我也没想到,威名赫赫的十二支,竟然是个如此不堪的老儿。”


龙桀的话,彻底激怒了未羊。就在他的手离开胡子的瞬间,人也骤然消失在了原地。砰砰砰,一连串皮肉碰撞的声音陡然响起。龙桀与未羊,犹如两道鬼影般,展开了疯狂的碰撞。


“大人!”


距离战场百米外的一栋别墅内,面带浅笑的古云,正悠然自得的喝着小茶。而他的身边,则坐着面容冷艳的红衣木兰。


而小犬次郎之所以会在未羊的眼前消失,便是由木兰出手,将他带到了古云的面前。


看着弓着身子的小犬次郎,举着茶杯的古云轻笑道:“做的不错,两名龙王的人头,在加上为未羊报仇。这在你隐杀,怎么也应该算是一件大功了吧!”


“谢谢大人成全!”


微一点头的古云,轻轻的一挥手:“去吧,美和子可不是那个井上太郎的对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