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战神之盖世兵主 > 第220章 光明之下的黑暗

第220章 光明之下的黑暗

作者:古云苏墨儿 返回目录

一脸漠然的苏墨儿,冷声道:“这与我遭遇到了什么,有关系吗?”


闻言,两名主事一时间不知该如何接话。昏暗的审讯室内,陡然再次陷入了寂静当中。而此刻相视对望的赫少和金少,两个人的脸色却变得异常难看。


这个女人,难道是军属!


兵部派人围了律部,难道真的是因为此事?


眼镜和胖子两人,此刻都感觉自己的心跳猛然加速。不过此时的两个人,心里更多的却是一丝庆幸。好在刚刚没有得手,否则恐怕真的就没有缓和的余地了。


如果一名军属被他们祸害了,即便他们是主事家的公子,兵部也绝不会轻易的放过他们。虽然看在他们老爹的面子上,不会要了他们的小命。但即便不死,也绝对会被扒层皮。从小娇生惯养,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他们,可不想去遭这份罪。


不过好在恶果还没有酿成,一切尚可控制。在赫少和金少的心里,只要没有造成最坏的结果,凭借他们父亲的身份。即便他们有错,也顶多是遭到一番无伤大雅的责骂而已。


就在两人相视苦笑,感叹没有造成恶果的时候。沉默了良久的金正鑫,此刻终于开口说道:“我是天海政部主事金正鑫,虽然你遭到了不公平的对待,但这只是误会。你有什么需求,可以说出来,我们会给予你补偿。”


“误会!补偿!”


金正鑫的一句话,已然让苏墨儿明白了他的心思。他们,还是想保下自己的儿子。如果不是兵部围了这里,如果她苏墨儿只是普通人,那她恐怕真的会背负着冤屈永远也离不开这里。


原本沉默,眼神甚至深藏着一丝恐惧的苏墨儿,此刻的心灵再一次发生了蜕变。她还是太小看了这个世界的黑暗,更加小觑了人心。 给力网址m.geilwx。com小说阅读


抬头望着眉头微蹙的金正鑫,苏墨儿的身上忽然弥漫出淡淡的寒气。明亮的双眸,闪烁着难掩的怒意,朱唇轻启语气冰冷的说道:“两位主事大人,你们认为你们有能力保下两位公子吗?先不说,他们对我做了什么。”


“贩卖私藏违禁品,杀人藏尸。这两项罪名,将要如何处置,想必两位大人应该我比清楚。更何况他们两人,竟然在律部这本该充满光明和公理的地方,公然胡作非为。两位主事大人,这些事难道仅凭误会!补偿!就可以弥补的吗?”


听苏墨儿不仅将按在她身上的罪名推了回来,甚至还给他们加上一条在律部胡作非为。脾气暴躁的金少,一时没忍住,怒吼道:“臭娘们,你别胡说八道,要不然要你好看……”


“你住嘴!”


金少话音未落,便听金正鑫一声怒吼。喝止了胖子后,金主事的目光看向了身侧的赫子铭,小声嘀咕道:“老赫,你说怎么办?恐怕这事不会轻易善了啊!”


片刻之后,见赫子铭沉默不语,金正鑫不禁有些焦急,毕竟事关他儿子的小命,而且兵部的人就在外面围着。如果与苏墨儿谈不妥,兵部那边的怒气是绝对消不下去的。


紧锁着眉头的金正鑫,忽然走到苏墨儿身前,俯视着坐在审讯椅上的苏墨儿,沉声道:“这个世界其实很残忍,有些事情并不能如愿。受了委屈,也并不是都能伸张发泄。我知道,你可能是一名军人的家属。可那又如何?”


“你的男人,是一名尉官?还是校官?兵部是可以为你撑腰,但总不可能守护你一辈子,人这一生难免会出现点意外。在天海这地界,我金正鑫真的见过太多的意外了。”


“听句劝,见好就收吧!如果大家伤了和气,无论是对你,还是对你的男人,都不会是一件好事。”


秀眉微蹙的苏墨儿,抬头看着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金正鑫,冷声道:“主事大人,您这是在威胁我吗?”


“哈哈……”


抬起头的金正鑫,背负着双手转身离开:“如果你非要这么理解的话,倒也没有错。”


“老赫,你也表个态。”


回到赫子铭身边的金正鑫,挤眉弄眼的对赫主事使眼色,让他也对苏墨儿出言恐吓一番。在他想来,一个女人,能有什么胆色。吓唬吓唬,让她接受条件别乱说话。熬过现在,送走外面的那些将士也就万事大吉了。


即便她回去反悔了,说出了所发生的真相。那也无所谓了,难道兵部还能再派人上演一出秋后算账不成?在金正鑫的心中,兵部现在的举动,也只不过是做做样子,表示一下态度而已。


毕竟军属受辱,如果兵部不闻不问,恐怕会伤了所有将士的心。只要给出一个让他们满意的交代,自可大事化小。在金正鑫想来,兵部总不会真的与律部撕破脸面吧!更何况还有他这位代表着政部的主事。两名主事的面子,多少也会引起一些兵部的重视吧!


见金正鑫不断对自己使眼色,沉默的赫子铭不禁黯然一叹。对错这是明摆着的事,可他又怎么忍心亲手将自己的儿子送上刑场。


从沉思中清醒过来的赫子铭,抬头看向苏墨儿,正准备说些什么的时候,陡然响起的电话铃声,却打断了他到嘴边的话。


接通电话后,赫子铭沉声道:“说,什么事?”


短暂的通话之后,放下手机的赫子铭脸色变得极其难看。察觉到不对的金正鑫,开口问道:“老赫,怎么了?”


闻言,有些恍神的赫子铭,扭头看向身侧的金正鑫:“雪鸮到了,已经带人闯进来了!”


“什么?”


听到此话,不仅金正鑫一愣,就连赫少和金少也有些傻了。天海兵部的主帅竟会亲临此地,确实出乎所有人的意料。这一刻,每个人的目光都望向苏墨儿,金正鑫更是急切的开口问道:“你是主帅雪鸮的人?”


如果苏墨儿是主帅雪鸮的人,那这件事是无论如何也无法善了的。屋里的所有人,都紧张兮兮的望着苏墨儿。


“我并不认识主帅雪鸮。”


苏墨儿的回答,让几人齐齐的松了口气。不过此时的苏墨儿,此时却在心里暗暗嘀咕道。虽然我不认识雪鸮,但我的爱人,却是与雪鸮一样的存在。


咚——


紧闭的房门,突然被人猛地踹开。天海兵部第一人雪鸮,第一个冲进了审讯室。随后,陆陆续续冲进数十名气息彪悍的战士。


“雪鸮,这事是误会。”


看着面容冷漠的雪鸮,脸上堆着微笑的金正鑫急忙凑了过去。不过对于这位金主事,雪鸮却摆出一副视而不见的样子。反而目光冰冷的看向站在一边的金少和赫少,沉声道:“将他们给我抓起来。”


“是!”


随着雪鸮的一声命令,当即便有四名战士将赫少两人按在了地上。看着自己那手臂被反剪的儿子,赫子铭眉头微微一挑后,沉声道:“雪鸮,这是我律部总部,容不得你在这放肆!”


“哼哼……好一个容不得你在这放肆。”


伴随着一声冷笑,一道身影出现在了门口。见到来人,赫子铭的脸色瞬间变得刷白。他身后的金主事,更是身子猛地一颤。


目光冰冷的雪鸮,冷冷的扫了赫子铭两人一眼后,快步来到古云身前:“先生,陷害小姐的犯人已经拿下。”


点了点头后,古云的目光倏然望向坐在审讯椅上的苏墨儿。而从古云出现的那一刻,目光就牢牢锁定在爱人身上的苏墨儿。此刻见到爱人的目光后,眼眶不禁骤然一红。


古云的身影,倏然出现在苏墨儿的身边,目光飞快的扫过爱人身体后。虽然明知有惊无险,苏墨儿并没有受到伤害,但古云还是忍不住开口问道:“没事吧!”


这一句关切的询问,却让苏墨儿鼻间一酸,眼泪差点就夺眶而出。不过很快,苏墨儿便克制住了心中的那份柔弱。摇了摇头后,轻声道:“我没事!我又给你添麻烦了。”


看着面带自责的苏墨儿,古云反而笑了:“你是我的爱人,哪有麻烦这一说!”


古云这一句话不要紧,却让赫子铭心头猛然一颤。本就忐忑惶然的金正鑫,更是双腿一软直接瘫坐在了地上。作为政部和律部的最高负责人,两人自然已经获悉了古云的身份。


自打古云血洗贺家婚礼的那天起,赫子铭和金正鑫便想去拜访古云,但一直没有寻到机会。可两人做梦也没有想到,他们与古云的第一次见面。竟然是因为他们的儿子,绑来了兵主的女人。


坐在地上瑟瑟发抖的金正鑫,赫然想起了自己刚刚对苏墨儿说过的话。他刚刚,竟然开口去威胁兵主的爱人。这要是传进兵主的耳中,他这辈子恐怕是要到头了。


坑爹呀!坑爹!


此刻的金正鑫,算是彻底领略到了什么叫做坑爹。


转身看向赫子铭的古云,目光顺势扫过赫少掉在地上的注射器:“赫主事,金主事,你们真是教子有方啊!”


“兵……兵……”


赫子铭刚开口,雪鸮却突然上前一步,高声说道:“古先生,要不要放记者进来,将这里的事情公诸于众。”


雪鸮的话,让坐在地上的金正鑫再次陡然一颤。而眉头微微一蹙的赫子铭,此刻也改口说道:“古先生,我对您爱人遭到的一切,深感抱歉!”


“对不起,都是我没有教育好孩子。”


“哼哼……”


冷然一笑的古云,倏地出现在赫子铭的身前,扫了眼坐在地上的金正鑫后,这才开口说道:“抱歉,你知道我的爱人都遭遇了什么吗?”


扫了眼审讯室的监控后,古云接着说道:“也许看过录像后,你就知道我会不会接受你的道歉。”


古云声音一落,雪鸮忽然挥了挥手,一名身材健硕的战士,捧着一个笔记本电脑便走了进来。电脑被放在桌子上后,之前所发生的一切,赫然呈现在屏幕里。


看着视频画面,赫子铭缓缓的握紧了拳头,不断用力的手指已经隐隐攥的发白。而坐在地上的金正鑫,身子不受控制的颤抖起来。


脸色苍白的金主事,现在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那便是该如何做才能保住自己的地位。至于他的那个儿子,他已经彻底放弃了。


而被按在地上无法动弹的赫少和金少,此刻终于预感到了大事不妙。面无人色的两个人,内心疯狂的颤抖着。监控视频每播放一秒,他们的脸色便要惨白上一分。


啪——


所有的画面终于播放结束,古云轻轻的合上了电脑。此刻的古云,脸上的笑容变得格外灿烂。而守在苏墨儿身边的荧惑,一双眸子却已冷冽的让人心寒。


啪——


一记响亮的耳光,突然在寂静中响起。谁都没有想到,刚刚还瘫坐在地上的金正鑫,此刻竟能爆发出如此强大的力量。


这一记耳光,不仅打蒙了金少,也吓傻了赫少。眨了眨眼的赫少,忽然望向赫子铭,哀嚎道:“爸,救我!救我啊!”


静静守护在古云身边的雪鸮,悄然做了一个手势。控制着赫少和金少的四名战士,立即放手后撤。而得到自由的赫少,猛然爬起来后,快速的冲到了赫子铭的身边,抱住一条大腿不断的哀求:“爸,你得救我啊!我可是你的儿子,你唯一的儿子啊!”


听到儿子的话,赫子铭那双拄在桌子上攥紧的拳头,突然变得松弛。这一刻,他的内心再次变得柔软。而将金少从地上拎起来的金正鑫,此刻也停下抽打的动作,蹙着眉头望向了赫子铭。


“哼哼……”


一声冷笑,突然传进赫子铭的耳中。紧接着,古云一句充斥着森然杀意的笑语,也飘进了他的耳朵:“赫主事的这条大腿,还真够粗的!”


古云的这句轻语,让陷入了沉默的赫子铭身子陡然一颤。低头看了看跪在脚边的儿子后,赫子铭忽然一脸黯然的说道:“全凭先生处置!”


目光看向赫少的古云,背对着苏墨儿说道:“墨儿,这个世界,远比你想象的残酷。越是该光明的地方,越可能存在着纯粹的黑暗。纯善,是一种良好的品质,但却不是让自己陷入危机的借口。人站的越高,所面临的危机也会越大。金字塔的上方,永远充斥着刺鼻的血腥。”


背对着爱人的古云,陡然转身看向眉头微蹙的苏墨儿,异常严肃认真的说道:“一个人,想要在金字塔上站的更稳。有时,必须要让自己变得冷血无情。”


看着自己那异常严肃的爱人,苏墨儿的内心忽然一阵悸动。这一刻,她感觉有什么东西触动了她的灵魂深处。短暂的沉默之后,聪明的苏墨儿忽然明白了古云的意思,也清楚了她所欠缺的是什么。


就在苏墨儿眉头缓缓舒展之际,沉默的古云却忽然轻语道:“荧荧!”


一道倩影,倏然从赫子铭的身边闪过。而下一秒,一声惨叫却骤然惊醒了微微一愣的赫子铭。低头看去,只见跪在他脚边的赫少。那条被苏墨儿咬伤的手臂,竟然被荧惑硬生生的齐肩扯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