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战神之盖世兵主 > 第214章 红衣尊者名血妖

第214章 红衣尊者名血妖

作者:古云苏墨儿 返回目录

咚——


一声闷雷般的巨响陡然响起,一股惊天气爆骤然扩散,无法抗衡的气浪倏然席卷。无法控制身体的龙桀,骤然只觉胸口如遭锤击,一口鲜血喷涌而出。


呼——


一股气浪倏然而至,龙桀感觉仿佛遭受到了狂风暴雨般的攻击。然而下一秒,还未来及做出反应的龙桀,只感觉被一辆疾驰的汽车迎面撞上,人当即便飞了出去。鲜血早已染红了他的口腔,人在半空中他那一身衣衫便突然炸裂。碎片,在那气流中犹如蝴蝶一般四下里飞舞。


咚——


重重撞进一栋楼里的龙桀,当即便失去了意识。那裸露在外面的身体上,不仅布满了大大小小的伤口,更是出现了几个凸起。那是断裂的骨头,撑起了他的皮肉。


本就陈旧不堪的院子,此刻更是彻底变了样。地面,仿佛被铁犁耕翻了一遍又一遍。仅存的两个树木,如今也已经拦腰折断。那坚硬的树干,更是在两人的碰撞中被乱流绞成了齑粉。


在两人交战的中心点,地面上出现了一个半米多深的大坑。而此刻的大坑边缘,古云与老者对峙而立。两人身上的气息虽然已经收敛,但他们之间仍不时刮过一道道劲风。


醉眼朦胧的老者,忽然举起了酒葫芦。然而下一刻,他的动作却是突然一僵。只见他那原本已经被盘出包浆的酒葫芦,如今也只剩下一半还被他抓在手里。至于葫芦中的酒水,早就不见了踪影。


反观老者对面的古云,虽然嘴角再次洋溢起了微笑。但他的一条衣袖,也已是破烂不堪,那一块块碎布仿佛花蝴蝶般挂在他的手臂上。


仰头倒了半天,也没倒出一滴酒水的老者,一脸失落的扔掉了手里的酒葫芦:“你小子不错,虽然还差点火候,但却已经堪称年青一代中的第一人了。” https://m.geilwx.com给力小说文学网


嘴角含笑的古云,倏然出现在老者身边,双眼凝望着老者,轻声道:“敢问前辈是何方高人?”


“我?高人!”


伸出右手拇指指着自己的老者,忽然摇了摇头,满嘴酒气的嘀咕道:“我算哪门子高人,撑死就是个死不了的老东西罢了。”


“那两个龙崽子,你愿意杀就杀吧!我已经尽力了,也算是还了那小兔崽子的人情了。”


“既然前辈都开口了,那我这回便饶恕他们。”


“哎!得得得!”


老者忽然摆摆手,嘀咕道:“你要放那是你的事,跟我可没有关系,我可没有求你啊!我这个人,最讨厌欠人情了。”


“哈哈……”


爽然一笑的古云,轻声道:“是,是我自愿的,与前辈无关。”


目光一直没有离开过酒葫芦的老者,忽然转身就走,嘴里嘟嘟囔囔的叨咕道:“不行不行,我得去找酒去!”


“前辈,我请你喝一杯,如何?”望着转身就走的老者,古云开口说道。


听见喝酒,老者迈出去的脚步不禁一顿,人也跟着停了下来。不过瞬息之后,便又举步前行:“吃人家的嘴软,拿人家的手短。无功不受禄,老头子我不贪这小便宜。”


“晚辈古云,有机会必要请前辈痛饮一场。”


“你我也算有缘,有机会再见吧!”


老者头也不回的摆了摆手,人却倏然消失在了昏暗中。随着老者的离去,古云脸上的笑容也倏然而逝。华夏异武界藏龙卧虎,今天的古云算是真正见识到了高手。老者的一身修为深不可测,虽然他古云没有用尽全力,但他知道那老者同样在压制着境界。


两人虽然并未展开生死决杀,但古云知道,自己拿不下那老者。与老帅相比,这个神秘的老者给他的压力更大。


不过老者身上并无杀意,两人虽然发生了激烈的碰撞,但更像是一场点到为止的切磋。这也是为什么事后,古云还要邀请老者饮酒的原因。


这么一位神秘的老者,身上肯定隐藏着许多秘密。也许在他的身上,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而且,古云也确实想要结交这位强大的老人。虽然不知道为何,但古云心里就是感觉这老者没有恶意,值得深交。


今天的事情,也算是给古云敲响了警钟。最近一段时间的境内横推,确实让他生出了一丝轻敌。境内的困局,除了境外势力的干涉外,更大一部分还是本土异武界的影响。


圣尘心说过,老圣主说黑暗将至。原本不以为然的古云,在见到老者后,心中反而生出了危机感。目光骤然冰冷的古云暗暗决定,有些事情也该加快速度了。


老者已经离去,古云瞥了眼龙桀撞破的墙壁后,也转身离开。堂堂兵主,自然一诺千金,他既然说过会饶恕龙桀两人,那么便不会在动手。


他此行,本就是为了解决隐藏在暗中针对妻女的危机。经过这么一闹,这两人都身受重伤,已经失去了暗中不轨的能力。既然危机已经解除,那么这两人的生死,便已经不再重要。


不过有件事,倒让古云有些疑惑。那便是龙傲也要尊称一声大哥的龙桀,他今天的表现与资料中的描述,简直就是判若两人。正是因为他表现的差劲,古云才一味的给他机会。可惜到最后他依旧十分失望,古云甚至一度怀疑,这个龙桀究竟是不是资料上的那个人。


凭借他今天的表现,龙傲虽然不至于一巴掌拍死他,但也绝不会将他放在眼里。龙桀的差劲表现,让古云心里隐隐有些不安,总感觉那出现了纰漏。


古云离开不久后,已经离开的龙枭竟然逃而复返。寻着踪迹找到龙桀后,看着重伤昏迷不醒的龙桀,沉默的龙枭忽然蹙了蹙眉头。


身材本就矮小的龙枭,如今也是身上带伤。费了好大劲将龙桀背起来后,气喘吁吁的龙枭,有些恼火的嘀咕道:“早知道,我也跟着弄一个好了。妈的,差点就没命了。不过,那老头又是那个?真想不到,就这烂地方,竟然还隐藏着这等高人。”


……


圣君分部,屹立于楼顶的木兰,静静的看着婚礼直播。楼内的厮杀,依旧在继续,不过拼杀声已经越来越弱,看来距离隐杀的获胜已经不远了。


手机屏幕内,眼圈红润的万小兮,伸手接过了白洁递给她的电话。两张面颊,紧紧的贴在一起,打开相机的万小兮,眼眶虽含着雾气,却仍然强展笑颜。随着一声声轻响,一张张自拍在万小兮的手中完成。


依偎在一起的两个人,表情或是搞怪,或是甜蜜,或是微笑,或是委屈。此刻的他们,就仿佛所有热恋中的小情侣一般。两个人心里都十分清楚,留给他们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婚礼,本是一段婚姻的开始。但对于他们来说,却是命运的终结。


看着身边的爱人,万小宝忽然费力的将嘴唇贴在爱人的脸上,深情的在万小兮的面颊上轻轻一吻。给两人自拍的万小兮不禁动作微微一僵,不过随后便见她红唇微翘,露出一丝羞怯的浅笑。


在礼堂内所有人的注视下,这对小情侣四目相对。短暂的沉默之后,面颊泛起红晕的万小兮,主动的与爱人亲吻在一起。当一对嘴唇触碰在一起的时候,整个大厅都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


此刻,看着动情亲吻在一起的恋人,在场的所有人都感觉眼眶发酸。此时的他们,只能用拍动的双手,来表达对这对恋人的祝福。


“咳咳……”


心情激动的万小宝,忽然剧烈的咳嗽起来。面露惊慌的万小兮,急忙伸手轻抚着他的后背。见到此景,在场的所有人都跟着紧张了起来。


“送入洞房!快送入洞房!”


不知是谁,率先喊了起来。此时在场的嘉宾,真的好怕他们熬不过今天的婚礼。


哇——


剧烈咳嗽的万小宝,忽然张嘴喷出一口鲜血。滚热的鲜血,当即染红了万小兮身上的婚纱。原本洁白的长裙,此刻被鲜血点缀出斑斑点点的殷红。


“医生!医生!”所有人的心,都提了起来,有人已经紧张的呼唤起医生。


喷出一口鲜血的万小宝,此刻仿佛舒服了许多。看着小心翼翼为自己擦拭嘴角血迹的爱人,万小宝忽然蠕动嘴唇,轻声道:“不舍……舍……舍……不得……”


秀眉微微一挑的木兰,忽然放下手机望向远方。昏暗的夜色下,十数道身影先后冲进了院子,随后又快速的消失在楼里。


突然,木兰的眸中陡然闪过一抹血光。只见她扭头看向身侧,那原本空空如也的地方,此刻则多了一名身材高大的面具男。


“红衣尊者,血妖!”见木兰望向自己,那面具下突然传出一道响亮的声音。


收起手机的木兰,转身面对男子,绝美的面容充斥着冰冷,撩人的身姿弥漫着冰冷的杀气。木兰从不会去关心对方的身份,只要知道是敌是友便足够了。


对于这个气息鼓动的陌生人,木兰瞬间便将他归类与敌人序列。乌黑的秀发,忽然缓缓舞动起来。木兰的身上,竟然隐隐弥漫着一层血色的雾气。


察觉到木兰的杀意后,面具男的眼中陡然闪过一抹凝重。高大的身躯上,所爆发出的气息也越来越强横。眨眼之间,便已经来到了至圣的巅峰。


轰——


两人之间的气息碰撞,突然爆发出一股暴虐的气流。一阵阵狂风,在两人之间吹拂。此刻,两人之间的空间,仿佛也出现了一丝扭曲。一道道肉眼可见的空气乱流,不断在两人中间鼓荡。


一道红色的魅影,倏然跨越着十几米的距离。那高大的男子,一只硕大的拳头也陡然轰击而出。刚猛的拳势,瞬间囊括了他面前的天地。


然而那无俦的力劲,却瞬间被人粗暴的撕碎。几道爪风,犹如抓破夜空的爪痕,瞬间出现在男人面前。目光陡然一凛的男子,身子一晃飞快的向一边闪躲。


哧——


男子的反应速度虽快,但那凌厉的爪风,却依旧在他身上留下几道抓痕。低头看了眼胸前的伤口,男子的眼中陡然闪过一抹寒意。


嗷——


一声龙吟骤然响起,男子身上的气息再次暴涨。那强大的气息,瞬间冲破至圣的桎梏,瞬息之间便爆发出半尊的战力。


“龙族!”


看着男子身上隐隐覆盖着的一层龙鳞,木兰的明眸中猛然涌现出凛冽的杀意。


沉默的男子,忽然身形闪烁,反而主动向木兰发起了进攻。杀气弥漫的木兰,也是瞬间化为魅影,极速的与男子碰撞在一起。


轰——


随着两人的碰撞,楼顶陡然涌出一圈巨大的气爆。两人脚下的楼板,瞬间布满了裂痕。木兰的一双小手,犹如白玉蝴蝶一般,瞬间将男子淹没。


而那男子,也是一拳接着一拳的猛烈轰击。男子的攻击霸道无匹,每一拳都蕴含着刚猛无俦的力劲。那势大力沉的拳势,仿佛拥有吞天噬地之能。眨眼之间,便轰开了木兰的掌影。


破开木兰的攻击之后,男子倏然出现在木兰的身后。那硕大的拳头,猛然轰向木兰的后心。随着那刚猛拳劲的鼓动,天地间也仿佛隐隐传来一声龙吟。


咚——


绝猛的一拳,瞬间将木兰轰的粉碎。然而下一秒,男子的目光却是陡然一凛。脚下一点地面,人却极速的冲了出去。就在他离开的瞬间,几道凌厉的爪风,瞬间撕碎了他刚刚所在的空间。


鬼魅般的红影,如影随形倏然出现在男子身侧。一只白嫩的小手陡然紧握,也是一拳猛然轰出。沉默的男子,想都没想一拳便迎了上去。


咚——


木兰那看似无力的一拳,竟然直接将男人轰飞出去。随着男人的倒飞而出,木兰拳劲所至的地面纷纷碎裂。无数粗细不一的裂痕,飞快在楼顶上蔓延。


被木兰一拳轰飞的面具男,整条手臂都在不自主的颤抖着。剧烈的疼痛,不断涌上他的脑海。就连覆盖在他体表上那层透明的龙鳞,也是一阵剧烈的抖动。就像一颗石头砸入了平静的水面,产生道道涟漪。


在地面滑出了十数米的男子,终于止住了后退的身子。用力的甩了甩手臂后,男子默默的将颤抖的手臂,背负在身后。


此时的男子,眼中充满了惊骇。他没想到,木兰那看似娇弱的身躯,竟然能够爆发出如此强大的力量。如果不是有这一身龙鳞护体,恐怕他已经被木兰一拳轰的重伤垂死了。


身上龙鳞归复平静后,男子沉声说道:“血妖!名不虚传,果然恐怖!”


“恐怖!你什么时候见识到我的恐怖了?”


一步步缓缓走向男子的木兰,明眸中闪烁着嗜血的光芒,红唇微启冷声说道:“一名半尊,竟然拥有媲美尊者 防御。化龙诀,果然厉害。”


“不过……”


秀眉微微一挑的木兰,忽然杀气凛然的说道:“你以为有这一身龟壳,我就杀不了你吗?”


木兰的身影骤然消失,当最后一个字传到男子的耳中,木兰也仿佛洞穿了虚空般,倏地出现在他的面前。猝不及防的男子,抽身就要后退。然而木兰那纤纤玉手,已然抓在他的那层龟壳上。


咔——咔——


男子身上的龙鳞,犹如玻璃一般猛然炸裂。瞳孔陡然一缩的男子,尚未作出反应,木兰已经一掌拍在了他的身上。


噗——


喷血而出的男子,眼中瞬间被惊骇所填满。他没想到,木兰竟然已经恐怖到这种程度。这层龙鳞,可以让他拥有媲美尊者的防御。然而在木兰面前,竟然如纸糊的一般被她随手抓破。


尊者!


一名真正的尊者!


此刻的男子,真的慌了。他没想到拥有着媲美尊者战力的自己,竟然在红衣尊者面前毫无反抗的能力。此时的他终于相信,那些在域外流传的传说是真的。


血妖,真的拥有撼动一个国家的战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