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战神之盖世兵主 > 第211章 侯府暗卫鲸鲨现

第211章 侯府暗卫鲸鲨现

作者:古云苏墨儿 返回目录

想要以最快的速度从侯府赶往圣君分部,只有一条必经之路。而就在纳兰珏遇袭之前十几分钟,从侯府驶出的车队,也快速的冲上了这条道路。


这条路紧邻城郊,周边环境与市内比起来颇显陈旧。年轻人,早已搬到了市里,只有一些恋旧的老人,还留守在这充满陈旧记忆的地方。


颇有时代感的路灯,将道路周围点缀的昏昏暗暗。一栋紧邻道路的楼房,只有星星点点的灯火。虽然天色并未彻底暗下去,但这处城郊却已一片幽静。


忽然,马达的轰鸣从远方传来。耀眼的车灯,瞬间驱散了路上的黑暗。十几辆越野车,正在这条同样充满了岁月感的道路上疾驰。


那栋被点星灯火点缀的楼房天台上,一袭白衣的小白,正冷漠的注视着快速逼近的车队。以一己之力,阻挡一个由十几辆汽车组成的车队,虽然听起来有些可笑,但这却是兵主给他的任务。


经过了之前在燕京白家的大战后,小白的修为再次提升。他心中隐隐感觉,自己与真正的尊者,只隔着一层窗户纸,他只差一丝顿悟。


现在,只要有一点灵光。那么他便可以真正迈入尊者的序列,让战力得到升华。在兵主麾下的四尊中,他小白虽号称‘人屠’。但他白衣尊者,却是四位尊者中战力最弱的。


向来以杀证道,寻求突破的小白,已经在半步尊者的境界驻足了两年之久。为了能够真正的踏入异武者第二阶段,他悍然向域外战场中的某位老怪物发起了挑战。


这两年中,小白的身上几乎时时刻刻都带着伤。他的‘异’,可以让他像小强般顽强。别人可能垂死的伤势,在他身上只需十几二十天便会痊愈。


然而伤势前脚刚好的他,下一秒便会再次向老怪物发出挑战。如果不是那位老怪物忌惮古云的存在,他这位白衣尊者恐怕已经成为白衣死者了。


侯府车队的速度很快,短短几分钟便已经来到了小白所在的位置。身子陡然一震后,小白背上的巨剑冲天而起。下一秒,便犹如炮弹一般猛地砸向行驶至楼下的汽车。 给力网址m.geilwx。com小说阅读


咚——


车队头车的发动机舱,瞬间被从天而降的巨剑贯穿。巨大的冲击力,使汽车猛然翻飞出去。空留下那贯穿车身的巨剑,孤零零的钉在路中央。


翻飞出去的汽车,在地上一阵猛烈的翻滚后,倒扣在了十数米外的道路上。碎裂的车窗上布满了鲜血,车身严重变形。车内的几个育鲨卫,直接被扭曲的汽车挤成了肉饼。


突然的变故,让疾驰的车队猛然刹停。一个个身上弥漫磅礴气息的黑衣人,飞快的从车内窜出。寒芒闪烁间,一柄柄战刀相继出鞘。


一身笔直西装的侯府管家,一脸阴沉的从车内走下。伸出带着白手套的手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那隐藏在眼镜后面的双眸,闪烁着凌冽的杀意。


四名气息浩瀚的男女,先后出现在管家的身后。这三男一女,身上皆弥漫着至圣的气势,冰冷的目光纷纷扫视着周围。这四人,正是育鲨四将,四名拥有着至圣修为的教官。


周围巡视无果后,管家与四名至圣的目光,齐齐望向路边的楼顶。


天台上,夜风吹拂,衣角猎猎作响。屹立于天台边缘的小白,周身弥漫着淡淡的寒意。


“什么人?敢袭击侯府育鲨卫!”


一声厉喝,忽然从楼下传来。面容漠然的小白,轻声回道:“此路不通,回去吧!”


“大胆,惊扰育鲨卫者,死!”


随着一名教官的怒喝,数名黑衣育鲨卫飞快的向楼房冲去。侯府这次出动的皆是精锐,这数十人中就有十几名战将。


几名黑衣育鲨卫来到楼底后,纷纷纵身而起,借助着楼体外墙的凸起,几个人飞快的向楼顶攀登。每一次借力之后,一窜就是数米的高度。


几息之间,这些人便已经冲上了天台。作为侯府的死士,这些人毫无废话,皆是目光冰冷的冲向小白。几人联手合击之下,几柄战刀瞬间组成一道密集的刀网。


“不知死活!”


随意的瞥了眼冲到身前的五名育鲨卫,小白的眼中陡然闪过一抹寒芒。


就在那刀网即将绞到他身边的时候,屹立不动小白一拳陡然轰出。浩瀚的拳势,瞬间淹没的周围的天地,刚猛的力劲犹如无匹的骇浪,瞬息将五名死士淹没。


一切瞬间归于平静,五名育鲨卫甚至连一丝声音都没有发出,便直挺挺的倒在了地上。五柄刚刚交织成刀网的战刀,此刻刀身上却布满了裂痕。


目光从尸体上扫过,看了眼自己拳头的小白,忽然默默的摇了摇头,仿佛对刚刚的一拳并不满意。


察觉到情况不对的管家,眉头忽然微微一蹙,看了眼身边的四将后,沉声道:“事情有些不对,大家都小心点。”


闻言,一名教官快速做了一个手势。见状,围聚在周围的育鲨卫,忽然飞快的散开。


“胆敢截杀我育鲨卫,阁下可知这么做的后果?”遥望着小白的管家,语气异常的冰冷。昏暗的环境下,让他无法看清小白的样子。


管家的威胁,自然不会有什么效果。屹立于楼顶的小白,忽然纵身跃下,眨眼之后轻飘飘的落在了巨剑之上:“此路不通,擅闯者,死!”


望着站在巨剑之上的小白,管家的目光陡然一凝。迟疑良久后,才沉声道:“白衣尊者,人屠!”


身为侯府的管家,侯爷的亲信,管家自然可以接触到许多机密。自从古云踏入天海的那天起,侯府便搜集了大量关于五洲囚徒的情报,其中自然也包含着四尊的信息。如今与小白相对而立,管家瞬间便确认了他人屠的身份。


面对屹立在巨剑之上,沉默不语的人屠。管家的眉头忽然微微一挑,人的名树的影,管家虽然心中愤怒,但也不敢冒然与小白开战。


“白衣大人,不知你拦住我的去路,意欲何为啊?”面容阴沉的管家,语气不善的说道。


不过小白显然已经不想再废话,屹立于巨剑之上的他,反而慢慢闭上了双眼。一股淡淡的气息,在他的周围弥漫。虽然那气息很弱,但却侵略性十足。感受到小白的气息后,管家的眉宇间多了一分凝重。


然而小白的傲慢,却也彻底激怒了管家。身为观海侯的心腹,备受尊敬的管家,何时受过如此委屈。哪怕是性格乖戾的纳兰珏,在他面前也不敢摆姿态。


管家背负在身后的右手,突然猛地张开。他身后的四名教官见状,眉眼间都多了一抹杀意。至圣级别的死士,没有观海侯的命令,没人能够调动他们。


此次与管家出征,是这数年来少有的行动。此时的四人,心里都憋着一股劲。希望能够立下大功,在侯爷面前好好表现一下。


如今得到管家的暗示后,四人身上瞬间涌现出强烈的杀气。女至圣缓缓从腰间抽出了一柄软剑,另外三人的手里则分别握着战刀和长枪。


小白虽然微闭着双眼,但几人身上涌现出的杀气,却瞬间被他捕捉到。虽然他依旧屹立于巨剑之上毫无动作,但弥漫在周围的气息却变得愈加冰冷。


一步步缓缓靠近小白的管家,再次开口道:“看来白衣大人,这是不想让我们过去了。”


小白依旧在沉默,话语结束的管家,眼眸中陡然闪过一抹杀机。默默跟在他身后的四名教官,忽然纵身而起,一个个杀气昂然的冲向小白。


一点寒芒,犹如流星般倏然划过夜空。刺骨的锋芒,直奔小白的咽喉。两柄战刀,分取小白两侧,凌厉的刀光犹如耀眼的匹练。


那女至圣更是身子一纵冲天而起,手中的软剑,犹如阴险诡诈的毒蛇,角度刁钻的直取小白眉心。四名至圣,齐齐动手,发出各自的绝杀一击。


然而,就在他们认为小白会死在他们联手合击之下时。几个人却陡然发现,自己手中那距离小白不过寸余的兵峰,仿佛被突然按下了暂停键一般,竟难以再进分毫。


就在几人错愕之际,小白却陡然睁开了双眼。一股暴虐的气息,犹如惊涛飓浪一般,飞快的向四周席卷。四名至圣首当其冲,在那气息的冲击下,一个个狼狈的倒飞而出。


见状,管家的目光陡然一寒,身子化作一道残影,倏然冲到小白的面前。带着洁白手套的双手,陡然屈指成爪,分别抓向小白的喉间和心口。


眸中充斥着凛冽杀意的小白,忽然开口喝道:“滚!”


管家的手爪,还未等触碰到小白。他那冲天而起的身子,却陡然直挺挺的摔了下去。一股暴虐无匹的气势,瞬间压在管家的身上。


半跪在地上的管家,虽然有心站起身来。但此刻在小白气势的笼罩下,他只感觉身上仿佛压了一座大山。任凭他筋骨悲鸣,却依旧无法挺直自己的双膝。


“纳命来!”


随着一声呵叱,手舞软剑的女至圣,竟然再次冲了上来。望着那灵动虚幻的剑影,小白的眸子中却闪过一抹不屑。


在绝对的力量面前,女至圣那虚幻的剑法,却显得十分可笑。沉默的小白,右手忽然探出,漫天虚幻的剑影,陡然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微微一愣的女至圣,皓腕猛然一抖。然而,那被小白双指牢牢夹住的剑身,此刻却纹丝不动。心里一凛的女至圣,抽身就想后退。


身为人屠的小白,从来不懂得怜香惜玉。察觉到危机的女至圣虽然反应很快,但此刻依旧为时晚矣!


一只手掌瞬间笼罩女至圣的周身,在其恐惧的目光里,一颗姣好的脑袋瞬间被拍成了烂西瓜。


“不!”


一点寒芒先到,随后枪出如龙!


手舞长枪的教官,犹如疯魔了一般,对小白展开了疯狂的进攻。那漫天的枪影,犹如一道道虚幻的幻影。但虚幻之中,却隐藏着凛冽的杀机。


“小妹死了!”


随着一声悲呼,另外两名教官也手舞战刀冲了上来。两道凌厉的刀光,远远的劈向屹立于巨剑之上的小白。


“开!”


一拳轰出,漫天枪影化为无形。一柄弯曲的长枪,陡然飞了出去。下一秒,兵器脱手而出的至圣,被小白一拳轰成了碎肉。


早在燕京白家,小白便凭借一己之力,与十名至圣拼了个两败俱伤。如今修为再次长进,面对区区五名至圣,自然犹如猫戏老鼠一般容易。


按照古云的意思,小白只是阻止车队前进,只要他们不袭击,不强闯,小白也不会主动与他们动手。不过,如果是对方先动手的话,那他人屠也绝不会手下留情。


半跪在地上的管家,眼中的寒芒越来越盛,身上的气息也是时强时弱。五人之中,管家的实力最强。可如今他却被压制在小白脚下无法动弹,残忍的现实显然让他有些无法接受。


而更让他心寒的,却是五名至圣联手之下,竟然无法撼动人屠分毫。甚至,将他逼下巨剑都无法做到。这不禁让管家的心生骇然,一名白衣尊者实力都已如此恐怖。那兵主的战力,又将会恐怖到何种程度?


轰——


一股狂暴的气息,陡然向四周席卷。两名手舞战刀的至圣,纷纷口吐鲜血,倒飞而出。然而沉默的小白,却突然凝望向远处的黑暗。


轰——


短暂的沉默之后,一股惊天战意冲天而起,凛冽的杀气瞬间在周围肆虐。小白周围的气温,瞬间降到了极点。半跪在地上苦苦坚持的管家,也在这一瞬陡然趴在了地上。


轰——


远方的黑暗中,同样爆发出一股强烈的战意。两股惊天杀气遥相呼应,虽然来人尚未靠近,但两人之间的气息已经发生了猛烈的碰撞。


原本的寂静,忽然被呼啸的风声所打破。一道道凛冽的狂风,在两股战意之间席卷。屹立于巨剑之上的小白,眼眸中突然涌现出一抹狂热。衣衫猎猎作响中,身上弥漫的杀气,也变得越来越强烈。


一道黑影,忽然犹如黑色的闪电一般,倏然出现在小白的身前。一柄通体黝黑的战刀,陡然在昏暗的灯光下闪过。凌冽刺骨的锋芒,仿佛隐藏在黑暗中的毒蛇,径直奔向小白的咽喉。


然而就在那锋芒即将斩到小白脖颈时,那杀机却又倏然消失。下一秒后,那刀锋仿佛洞穿的虚空般,反而诡异的出现在了小白的头顶。


屹立于巨剑之上的小白,脚下不动身子却微微一侧,那凌厉的锋芒,并未如愿的劈开小白的头颅。寒冷的刀锋,紧贴着他的面颊倏然划过。


不过下一秒,一股狂暴的力劲却陡然将小白笼罩,一只拳头猛然轰向他的脑袋。面对那刚猛的拳劲,小白手腕一翻一掌猛然拍出。


轰——


拳头和手掌,重重的撞在一起。两人之间,猛然爆发出一阵狂暴的气爆,强大的气浪飞快的向周围肆虐。被小白气息压制在脚下的管家,陡然被那气浪掀飞出去。


一道周身笼罩在黑衣下的身影,猛然翻飞而出。而小白脚下的巨剑,也是陡然长驱直入,仅余剑柄还留在外面。巨剑周围的路面,更是布满了大大小小的裂痕。


从十几米外爬起来的管家,看到那黑衣人后,目光却是陡然一凝,沉声道:“侯府暗卫,鲸鲨!”


侯府暗卫,直属于观海侯的秘密部队。人数不多,但个个战力强大。他们身份神秘,极少暴露人前。这些人整天笼罩在黑袍之下,哪怕是面部也遮有黑纱。


对于这支秘密部队,那怕是身为观海侯亲信的管家,也是知之甚少。而鲸鲨,是管家唯一知道的暗卫,也是观海侯驱使最多的暗卫。


暗卫皆有封号,他们衣服上绣着的图腾,便是他们的名号。管家虽知鲸鲨其人,但也仅限知其名号而已。不过如今见到他与小白动手后,心里瞬间对暗卫的实力,有了新的预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