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战神之盖世兵主 > 第209章 兵主出手救纳兰

第209章 兵主出手救纳兰

作者:古云苏墨儿 返回目录

就在天海各方势力派出高手赶往圣君分部时,这些势力又相继收到了同一个消息。之前失去了踪迹的华夏小国宝庄媛出现了,而且还明目张胆的暴露了踪迹。四五辆汽车组成的车队,浩浩荡荡的前往了众人皆知的实验室地点。


这一消息的出现,显然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之前传出庄媛假死的消息后,所有势力都在暗中搜寻真身的下落。对于这个科技才女来说,各方都抱有着不同的心态。科技发达的国家,想将她扼杀于摇篮。一些发展中国家,却想将她掳走。毕竟,有了这个女人,便可让国家科技的进程与速度提高数十倍。


可所有人都没有想到,他们搜寻未果的目标,今天竟然主动现身,而且还堂而皇之十分张扬的暴露着踪迹。这不禁让各方势力的负责人心生疑惑,摸不清对方想要做什么。


不过,虽然庄媛主动现身并暴露踪迹的行为让人感到困惑。但如今这个时候,却不失为将躲藏起来的庄媛,转移到实验室的最佳时机。


此刻,收到消息的各方势力负责人,心思再次活跃起来。他们在思考,要不要主动向暴露踪迹的庄媛出手。如今各势力隐藏在天海的至圣,大多赶往了圣君分部。虽然总部留有镇守的高手,可一旦这是陷阱的话,派过去的人恐怕会九死一生。


经过详细的分析后,这些势力分别做出了两种决定。一小部分人决定冒险一试,派人赶往庄媛出现的位置。而剩下的大部分势力,则选择放弃了这次行动。在他们看来,除了人手的问题外。庄媛明目张胆的暴露位置,明显不合乎常理。有了游轮上的事情后,他们认定这次出现的庄媛,肯定又是故意放出来吸引目光的替身。


一个替身,自然不足以吸引他们去冒险。在他们看来,真正的庄媛,要么在继续隐藏,要么已经从其他路线,悄然的赶往实验室。而这吸引目光的替身,很可能是要人命的陷阱。


由于这些组织之前将大部分的注意力,都放在了隐杀和圣君的对决上。此时,庄媛的出现,反而让他们显得人手不足。虽然已经决定不会主动去触碰暴露人前的庄媛,但他们还是紧急抽调了一部分力量,时刻关注实验室的位置,如果发现真身,立即动手。


而此刻在城郊赶往天海市区的道路上,一个由数辆商务车组成的车队,正以极快的速度在路上飞驰。其中一辆商务车里,眉头紧锁的庄严,正一脸警惕的扫视着左右。那样子,仿佛生怕从什么地方冒出袭击者一般。


副驾驶位的帝车,一边低头玩着游戏,一边浑不在意的说道:“你不必这么紧张,现在的天海可是热闹的很,恐怕没有多少人会注意到我们。”


听见帝车的话,庄严左右扫视的目光,不禁望向副驾驶位置,沉声道:“我说,我们是不是有点太过高调了。这么大张旗鼓的嘚瑟,怎么可能会不引起敌人的注意。现在的天海,说不上有多少人在盯着我妹妹那。就这么毫不伪装的暴露位置,我看等会说不上会有多少敌人找上来呐!” 一秒记住小说网址m.geilwx.com


“我靠!”


帝车忽然目光一寒,身子一挺后,狠狠的拍了一下手机。


啪——


帝车声音刚落,却见沉默坐在他身后的庄媛,忽然身子一直,对着帝车的后脑勺就是狠狠一巴掌:“在我这美少女面前,说话文明点。”


“你……”


手指着急忙慌在手机屏幕上滑动的帝车,扭头恶狠狠的扫了一眼庄媛。不过,在庄媛杏目含霜的注视下,又很快败下阵去。对于这位兵主钦点的小国宝,帝车是既不能骂,也不能打,只能委屈吧啦的忍受着。


不过,堂堂七煞之首,何时受过这种委屈。在庄媛那败下阵来的帝车,一双眸子忽然冷冷的看了眼小国宝身边的庄严。接触到帝车冰冷的目光,庄严不禁身子一颤。只见他忽然幽怨的看了看身边的妹妹,满脸委屈的他知道,自己恐怕又要成为帝车的出气筒了。


……


此时已近黄昏,在赶往唤姬楼的途中,小侯爷纳兰珏已经昏昏欲睡。坐在他身侧的言五,目光则望向窗外,看着外面快速晃过的街景。


驾车的育鲨卫,眉头则微微蹙起。不知为何,他的心中总有一种不祥的预感。虽然预感这种东西毫无根据,但育鲨卫的身体却时刻紧绷着,准备随时做出最激烈的反应。


随着汽车转过一个拐角,育鲨卫驾车驶入了一处街道。只要穿过这条街道,距离目的地唤姬楼也就不远了。虽然这街道较为偏僻,但却是一条前往目的地的近路,可以节省很多时间。而且街道上车流很少,几分钟便可以穿插过去。


虽然这条路已经不记得究竟走过多少回,但这次习惯性的拐进来后,育鲨卫的心却没来由的一颤,人也瞬间变得十分警觉。


忽然,育鲨卫眉头猛然一挑,紧接着一脚狠狠的踩在刹车上。突然的急刹,让汽车猛然一顿。迷迷糊糊的纳兰珏,猝不及防的情况下,一头杵在了前面的座椅靠背上。言五也是身子一晃,好半天没回过神来。


而小侯爷这一下撞得可不轻,好半天他才挣扎起来。头晕眼花的纳兰珏,一股火气直接从心底蹿上脑门:“你他妈找死啊!”


咚——


纳兰珏话音一落,一道黑影却突然从街旁的楼顶跃下。紧接着重重的砸在车顶,巨大的力量瞬间震碎了所有车窗。而那看似结实的金属车顶,也陡然凹陷。


突然出现的变故,让小侯爷骤然一懵。而他身侧的言五,则是身子一矮,乖巧的龟缩在座位上。驾车的育鲨卫,则面容一寒,沉声道:“小侯爷,坐好了!”


汽车再次发动,猛然向前方窜了出去。然而车上的那道身影,却牢牢的钉在车顶上。无论汽车如何摆动,都无法将他甩下车去。


终于回过神的小侯爷,忽然目光一冷,高声吼道:“我是观海侯府的小侯爷纳兰珏,敢袭击我的座驾,找死不成?”


“哈哈……”


一阵冷笑,忽然从上方传来。紧接着,是一句冰冷刺骨的话语:“我域外百兽,拿钱办事。这次,找的就是你小侯爷。”


“什么?”


获知有人买凶杀他,纳兰珏虽然一愣,但却并不意外。他小侯爷行事乖戾,这些年不知道得罪了多少人。更不知有多少人,想要他的性命。


“他出多少钱?我给你双倍,不,五倍。”


“哼哼……你当我百兽是什么人?我们办事,讲究的是规矩,既然接下了这单子。你无论出多少钱,也难以改变你的命运。”


听到对方的话,纳兰珏不禁眉头微微一蹙。只见他悄然的在手表上按了一下,只要侯府得到他的求援信号,援兵很快便会根据定位找过来。


此时,汽车距离出口已经不足两百米。原以为一脚油门就能冲出去的时候,却不想一个扛着金属长棍的金发男子,晃晃悠悠的从街边走到了路中间。


“撞过去,撞死他!”随手系上安全带的纳兰珏,有些声嘶力竭的嘶吼着。


看着拦住去路的男人,驾车的育鲨卫也是目中一寒,而后一脚狠狠的踩在油门上。随着他这一脚踩下,疾驰的汽车犹如发了疯的蛮牛一般,发着‘轰轰’的咆哮,猛地冲向拦住去路的域外男子。


望着极速撞向自己的汽车,男子的脸上反而浮现出一抹不屑。就在汽车距离他不足两三米的时候,却见男子手中的长棍猛然一摆,瞬间架在车头的底部,随后双手用力一挑。一辆数吨重的汽车,竟然被他硬生生的掀翻了出去。


轰——


被男子掀翻出去的汽车,重重砸在数米外的街边。好在小侯爷的这辆豪车质量不错,巨大的冲击并未导致车身过多的变形。


驾车的育鲨卫,率先从车里爬了出去。然而还未等他站直身子,一股狂暴的力劲便猛然向他砸去。面对危机,育鲨卫瞬间爆发出了所有的潜力,然而面对那携带磅礴力量的一棍。他却犹如破布娃娃一般,陡然横飞出十数米的距离。重重的撞在路边的一棵树上后,瞬间便没了动静。


拥有圣人修为的育鲨卫,战力并不算弱。可惜他这次面对的,却是拥有着至圣修为的域外杀手。


紧闭的车门,忽然被人粗暴的拉开,晕晕乎乎的小侯爷,被人蛮横无情的从车里拽了出去。至于蜷缩在一角,没有声息的言五,却没人去关注他的生死。


被人拎在手里的小侯爷,此刻真的慌了起来:“不要杀我,我可以给你们钱,给你们许多钱。”


“看来,你并未记住我刚刚的话啊!”拎着小侯爷的,是一名身材高大,皮肤黢黑的域外人。


“黑豹,跟他费什么话,让我一棍子抽死他算了。”扛着长棍的金发男子,阴测测的望着纳兰珏,眼中满是残忍。


“不要杀我!不要杀我!如果你们敢伤害我,我父亲观海侯是不会放过你们的,育鲨卫会封锁整个天海,到时你们谁都别想活着离开天海,育鲨卫一定会把你们撕成碎片的。”


“哈哈……育鲨卫?就是刚刚那种废物吗?”


扛着长棍的金发男子,满脸不屑的说道:“就那种废物,来多少我黄狼就杀多少。什么狗屁育鲨卫,都是不堪一击的垃圾而已。”


拎着小侯爷的黑豹,也是鄙夷的一笑,冷声道:“别说你父亲是观海侯,就算你父亲是上帝耶稣,遇到我们,你也得死。”


“看在你是小侯爷的份上,今天我就发发慈悲,给你个痛快。”


面露残忍的黑豹,一掌猛然拍向小侯爷的脑袋。然而,就在他手掌距离纳兰珏脑门仅有几公分的时候,黑豹的动作却是陡然一僵。随后,只见他与黄狼纷纷抽身暴退。


咚——


就在两人远离汽车的同时,一道黑影则重重的砸在了车身上。看到那血肉模糊的身影,黄狼和黑豹都是瞳孔陡然一缩。


“豺犬!”


黑豹,黄狼和豺犬,正是章新泉花尽家财从百兽请来的三名杀手。虽然战力上,排在百兽第十位的豺犬最弱。但他却是百兽杀手中,极其狡猾的存在,深得其师傅的真传。


凡是被豺犬盯上的目标,都会在不知不觉中死去,少有人能够见到他的真容。这次伏击小侯爷,他负责隐藏在暗中,在策应黑豹和黄狼行动的同时,也要时刻监视周围,警惕有其他高手靠近。


而此刻,看着已经成为了尸体的豺犬,黑豹和黄狼皆是心中一寒。一个至圣,被人无声无息的干掉,怎么能够不让两人心生忌惮。他们的战力,虽然比豺犬强,但也强的有限。对方能够轻松的干掉豺犬,那想要解决他们,应该也不是什么难事。


被黑豹拎在手里的纳兰珏,此刻也意识到发生了什么。面露喜色的他,以为是侯府的救兵到了:“快来人,快救我,我是小侯爷。只要救下我,我一定重重有赏。”


一道身影,出现在了街旁楼顶。面容凝重的黑豹和黄狼,目光紧紧的盯着那身影。而小侯爷,此刻则是喜出望外:“马上下来救我,给我……”


猛然想到自己还被对方挟持在手里的纳兰珏,急忙咽下了接下来的话。楼顶上的身影,忽然飘然而下,轻悠悠的落在几人面前。


当纳兰珏看清来人时,他反倒微微一愣,因为对方身上的服侍,并不属于侯府。在侯府,对下人有着严格的要求。凡是隶属于观海侯府的人员,着装必须统一。


“你是谁?是你杀了豺犬?”


手中紧紧攥着长棍的黄狼,眸子中透露着凶戾,如果不是摸不清来人的实力,恐怕此刻早就已经冲了上去。


对于黄狼的话,来人置若罔闻。反而一脸微笑的看向纳兰珏,轻声道:“小侯爷,无需担心,有我在,他们伤不了你。”


“你是谁?”纳兰珏,也不禁问出了黄狼两人心中的问题。


“我叫古云。”


面带浅笑的古云,忽然扫了一眼身后的汽车,接着说道:“言五手中的玄铁帅戒,便是鄙人之物。”


“你是言五的主子?”


看着年纪与自己相差无几的古云,纳兰珏的脸上浮现出一抹震惊。言五之所以能够靠近小侯爷,靠的便是他手中的那枚帅戒。要不然,心高气傲的纳兰珏,又怎么会理会言五这种粗鄙之人。


“没错,言五是我的人。”


面带和煦浅笑的古云,忽然看向黑豹和黄狼,轻声道:“两位,是我动手,还是你们自己来?”


“什么?”


咚——


黄狼话音刚落,他手中的金属长棍却陡然掉落在了地上。紧接着,他与黑豹两人也直挺挺的倒在了地上。重获自由的纳兰珏,忽然直勾勾的看向古云。


他虽然不知道黄狼两人的实力,但能够一棍子抽死一名圣人的存在,实力绝对堪称恐怖。可就是这么两个人,面对古云时,却诡异的倒在了地上,怎能不让这位小侯爷吃惊。


“哎呦!疼死我了!”


龇牙咧嘴的言五,此刻也晃晃悠悠的从车里爬了出去。只不过他脸上的那份痛苦,实在过于肤浅。那故意摆出的表情,着实有些刻意和做作。


不过好在纳兰珏并未发现言五的异样,只见他低头看向倒下去的黄狼和黑豹,沉声道:“究竟是什么人想要我的命,如果被我查出来,我一定要灭了他全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