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战神之盖世兵主 > 第207章 隐杀圣君初较量

第207章 隐杀圣君初较量

作者:古云苏墨儿 返回目录

端坐于首位的老者,眉宇中充斥着冷意,对于女子的话,他只是冷声回道:“观海侯府?你们难道真的认为,之前分部被毁与观海侯府就毫无瓜葛吗?”


“社长,您的意思?”


另一名至圣眉头陡然蹙起,沉声道:“难道上一次是观海侯府动的手?”


“即便不是观海侯派人做的,也与侯府脱不了关系。在天海这个地方,如果观海侯真想庇护,谁又能轻易覆灭我们整个分部?”


随着老者面容的变化,他脸上那道狰狞的伤疤,犹如一条蜈蚣般不断的蠕动:“一夜之间,彻底覆灭我圣君天海分部,思来想去,恐怕也只有观海侯府有这个能力了。”


圣君天海分部,情报组负责人,此刻也面容凝重的说道:“社长说的没错,这次无论如何,观海侯府我们是指望不上的。与虎谋皮,稍不注意,反而会被饿虎反噬。”


当——当当——


随着一阵敲门声,一名身着工装的男子推门而入:“社长,隐杀的人已经出现在工厂附近。天海律部的律卫,也封锁了周围所有通道。”


闻言,屋里的几个人都是脸色微微一变。男子退下后,老者崔义勇,沉声道:“吩咐下去,命令所有人做好战斗准备。”


“社长,律部封锁了周围通道,看样子是想彻底覆灭我天海分部。这次隐杀针对我们的行动,很有可能是华夏某方势力在暗中指使。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我们将会十分被动。”眉头微蹙的女至圣,此刻再次开口说出了自己的担忧。


她话音一落,另一名至圣也说道:“韩理事说的没错,如果隐杀背后有华夏势力的支持,而我们又得不到观海侯的支援。这对我们来,很可能是又一次的覆灭危机。” 一秒记住小说网址m.geilwx.com


“依我看,在做好战斗准备的同时,还要提前做好撤退的计划。如果这次再被包了圆,不仅会对我圣君组织造成极大的影响,甚至短时间内,总部也无法再次抽调出力量重建天海分部。”


至圣话音一落,情报组负责人便开口说道:“我同意安理事的提议。”


战斗组负责人也点点头,沉声道:“我也同意。”


“撤离!”


沉默的崔义勇,面容凝重的说道:“经过上次的覆灭事件后,天海各方势力都在觊觎我圣君组织这块蛋糕。这次隐杀对我们发动进攻,不知有多少人都在后面盯着呐。我们要是稍稍露出怯意,届时很可能会面临群起而攻的境地。”


“这次与隐杀之战,局面可能对我们不利,但却是我圣君组织今后能否在天海存留的立足之战。死战,即便是败,也不过失了这处驻地。”


“可一旦我们退了,届时将失去我圣君先贤们在天海数十年打拼得来的一切。”


听了崔义勇的话后,在场的其他人都相继沉默了。目光逐一从四人身上扫过后,崔义勇接着说道:“虽然这次隐杀来势汹汹,但综合实力他们却要比我们逊色一筹。周围各方势力虽然虎视眈眈,但只要我们挡住了隐杀的攻势,其他势力就会按兵不动,坐山观虎斗。”


“所以,这次面临隐杀,我们不仅不能退。还要爆发出最强的战力,以最短的时间,重创隐杀。只有打出我圣君的威势,才能震慑周围窥觊的鼠辈。”


闻言,其他四人相视一眼后,纷纷起身:“属下愿以命相搏,打出我圣君的威风。”


轰——轰——


剧烈的爆炸声陡然响起,端坐首位的崔义勇,眉头陡然一蹙,目中闪过一抹寒芒。其他四人,也是脸色一冷,身上纷纷弥漫出强烈的杀意。


“传我命令,全员,死战!”


“属下,领命!”


其他四人离开后,崔义勇起身来到窗前,望着院门口的硝烟与火光,冷声道:“隐杀,不知死活的东西们。”


目前的战斗,虽然看起来异常热闹,但其实都是小打小闹,双方不过都在相互试探而已。现在,只是普通人之间的较量。真正能够一定乾坤的,还要看异武者之间的厮杀。


双方都在等待,哪方先出动异武者,便会先一步暴露底牌。被对方看穿了底牌的实力,相对来说自会吃亏一些。


此刻,隐杀与圣君组织,在电子厂的大门附近爆发出了激烈的战斗。双方子弹横飞,爆炸声不时响起。因为双方背后,都有华夏势力的支持,所以他们才敢如此明目张胆的动用火器。


在距离电子厂不远的主干道上,小犬次郎和美和子,正举着望远镜,一脸冷漠的关注着战斗的进程。而他们身后的商务车里,一袭红衣的木兰,则索然无味的翻看着手机。


忽然,木兰的表情微微一正,一双秀丽的眉毛陡然一挑。此时她的手机上,正在进行着一场婚礼的直播。载着一对新人的商务车已经来到酒店门口,婚车周围堪称人山人海,但原以为该喧嚣的场面,此刻却异常的安静。


一道人影,忽然出现在商务车门口,见到那女子,木兰不禁微微一愣,小声嘀咕道:“白洁?”


下一秒,随着白洁拉开车门,一袭婚纱的新娘反而率先跳了下来。紧接着,一个轮椅被推到车门处,在众人的小心翼翼的努力下。一身西装,带着红花的新郎,被众人放在了轮椅上。被新娘推着的新郎,脸上洋溢着幸福的微笑。而周围的市民,则突然爆发出一阵欢呼声,雷鸣般的掌声紧随其后。


轮椅上的新郎,颤颤巍巍的举起了自己的手臂,他在向周围的人群招手。就在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在他的身上时,却见新郎忽然缓缓的低下了头,他在向众人鞠躬。


此刻的新娘,也停下了脚步。一袭洁白婚纱的新娘,也是身子九十度弯曲,对周围的市民鞠躬表示感谢。一切尽在不言中,这对小情侣在表示感谢。感谢所有人能够来参见他们的婚礼,感谢所有人帮他们完成了夙愿,感谢所有人为他们填平了心中的那份遗憾。


沉默,短暂的沉默过后。刚刚停歇的掌声,再次响了起来。直播的镜头,忽然从小情侣身上,转移到了周围市民的身上。所有人的目光,都望向那对即将生离死别的新婚小情侣。想到这对情侣所遭遇的一切,每个人的眼圈都不禁红润起来。


在场的人,都是善良的人,他们最看不得美丽的故事,却要迫不得已的画上一个悲伤的句号。


咚——咚——


一阵敲击声,将木兰从直播中唤醒。扭头看向门边的小犬次郎,木兰的秀眉却是陡然一挑,冷声道:“什么事?”


感受到木兰身上的寒意,小犬次郎不禁呼吸一滞,支吾道:“红……红尊大人,圣君的人一直龟缩在里面不出来,我们该怎么办?”


秀眉缓缓舒展的木兰,明眸中猛然闪过一抹血光。扫了一眼手机上的画面,只见新娘再次推着新郎前行。合上手机的木兰,凛声道:“那便让这座场子,成为他们的葬身之地好了。”


话音刚落,木兰已经消失在了车里。守在门口的小犬次郎和美和子,只感觉一道红影,倏然从他们身边闪过。眨眼的功夫,便消失在了他们的视野里。


这一幕,让小犬和美和子都暗暗的咽了口吐沫。两个人虽为至圣,但面对木兰的极速,他们甚至提不起反抗的念头。此刻的两人心里十分清楚,如果木兰想杀他们,几乎只是瞬间的事情。


深深的吸了口气后,小犬次郎冷声道:“命令所有人,全面进攻。凡是圣君的人,尽诛!”


“是!”


随着美和子的命令,近百道身影突然快速的冲向电子厂。而随着这些人的出现,弹雨横飞的大门口,反而陡然陷入了一片寂静。异武者的出现,让这些手持火器的普通人意识到,到了他们该退场的时候了。否则面对这些战力强大的异武者,他们只有被屠杀的份。


看了美和子一眼后,小犬次郎沉声道:“走吧!是生是死,就看这一遭了。”


望着纵身而出的小犬次郎,美和子的眼底,忽然涌出凛冽的寒意。一身皮衣,将她包裹的凹凸有致。然而就是这诱人的身体,此刻却弥漫了强烈的杀气。


坐在椅子上闭目养神的崔义勇,随着火器声的沉寂,陡然睁开了双眼。一抹寒芒,骤然从他眼中闪过。枪弹声的消沉,让老者知道,隐杀终于发动了最终的进攻。


起身的老者,迈步走向门口。然而他刚刚迈出两步,苍老却十分挺拔的身子,却陡然一僵。一股未知的恐惧,瞬间笼罩他的全身。


磅礴的气息,犹如喷涌而出的岩浆。气势外放的崔义勇,此刻看起来异常威武。强大的气息,不断在房间内肆虐。刚刚还十分规整的房间,此刻却已然一片狼藉。


“你是谁?”


身处于空旷的房间,凝望着紧闭房门的崔义勇,此刻的脸色却异常的凝重。


轰——


紧闭的房门,诡异的炸开,碎屑四处纷飞。对于这些飞溅的木屑,崔义勇自然不会放在眼里。然而此刻,那些从他身边飞过的木屑,却在他的脸上,身上留下一道道划痕。


虽然这些划痕并不起眼,但这却让崔义勇陡然大惊。仅是气势碰撞所产生的碎屑,就能划破他的身体。这说明,来人的战力远远在他之上。


呼——


一股狂暴的气浪,犹如狂风般猛然从门外涌了进来。站在门口不远处的崔义勇,只感觉身子陡然一颤,人却不由自主的向后连退两步。


下一秒,当他再次抬头望向门口时,一道红色的倩影,已然出现在了那里。当崔义勇看清来人后,他的一双老目不禁陡然睁大。向来沉着的他,此刻眼中也不禁涌现出一抹骇然:“五洲囚徒,红衣尊者!”


“哥哥说过,只要你臣服,可以不死!”


对于这位年过六旬的老者,木兰没有丝毫的废话,只是冷冰冰的陈述着古云的命令。目光凛冽的木兰,杀意直指崔义勇。大有一言不合,便痛下杀手的架势。在木兰的心里,历来只有敌我之分,从来没有老幼之别。


“兵……兵主也在!”


能够被红衣尊者称为哥哥的人,历来只有五洲囚徒的首领。此刻,当崔义勇意识到古云也在天海的时候,他的内心终于慌乱起来。


此刻的他终于意识到,究竟是什么人要灭他圣君天海分部。被摆在明面上的隐杀,不过是一条被兵主驱使的恶犬而已。虽然他不知道兵主与隐杀达成了什么样的合作,但他却十分清楚,面对上兵主的圣君天海分部,再也没有翻身的可能了。


看着守在门口的木兰,眉头微微蹙起的崔义勇,内心却不禁翻滚起来。臣服,虽然自己可以活命。但他在高丽的一切,都会因为他的这个选择而覆灭。钱财虽是身外之物,但那里却还有着他的妻儿,他怎么忍心用整个家族,来换取自己的活路。


目光瞟向窗户的崔义勇,用他的行动给出了答案。只见他身子一晃,飞快的扑向窗口。虽然他刚刚说的大义凛然,但此刻的情况却早已超出了他的预估。身为一名狡猾的老君主,他自然不会傻傻的留在这里白白送死。


“找死!”


就在崔义勇冲向窗口的同时,木兰却犹如鬼魅般瞬间消失在了门口。下一秒,一道锋芒瞬间划过崔义勇的脖颈。圆滚滚的头颅冲天而起,鲜血猛地从腔子里喷涌而出。


怎么可能!她的修为!足以一人屠灭整个分部。


这是崔义勇在丧失意识前的最后一个念头,一个在圣君组织中威名赫赫的老君主,就这么干脆的死在了木兰的手里。一个即将触摸到半步尊者的异武者,就这么无声无息的湮灭在了尘埃中。


拎起崔义勇头颅的木兰,下一秒便消失在了房间内。失去了头颅的躯体,在惯性的作用下,虽然冲到了窗边。可最后的结局,却只是徒劳的在窗户上留下一片猩红。苍老的身体,犹如腐朽的木桩,直挺挺的倒了下去,只发出一声沉闷的响声。


此刻的院子内,隐杀的人与圣君组织的人手,惨烈的厮杀在了一起。小犬次郎和美和子,与圣君组织的两名理事捉对厮杀,其他人也是各有对手。略显空旷的院子里,已经出现数十具尸体。


与美和子厮杀在一起的韩理事,无意间瞟了一眼崔义勇所在的位置。然而就是这一眼,却让她的动作陡然一缓。而瞅准机会的美和子,手中短刀一闪,瞬间划过韩理事的手臂。


啊——


惨叫声陡然而起,韩理事攥着兵器的手臂,瞬间飞了出去。鲜血飞溅之际,更充斥着美和子的杀机。抢占了先机的美和子,怎么会放过如此好的机会。


性感的身姿,犹如缠人的妖精,瞬间冲到韩理事的身边。手中的短刀,犹如嗜血的獠牙,每每都奔向韩理事的要害。


失去了一条手臂后,韩理事当即落入下风。如今面对美和子的猛攻,一时间更是险象环生。只见她咬了咬牙后,猛然一掌逼退犹如附骨之疽的美和子,随后面容苍白的看向同样落入下风的安理事。


“社长可能遇难了,马上向观海侯求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