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战神之盖世兵主 > 第206章 群鱼争食不知畏

第206章 群鱼争食不知畏

作者:古云苏墨儿 返回目录

在众人的期盼中,天色终于渐渐放亮。为了见到万小兮这对小情侣,周围的市民早早的赶到了两人的必经之路上。而有的民众,更是直接赶往了婚礼现场。


然而当时辰来到约定的时间时,众人所期盼的身影,却并未出现。这一刻,所有人都突然陷入了沉默。尤其是婚礼现场,偌大的大厅内鸦雀无声。此刻,每个人都在暗暗祈祷,祈求上天不要再为难这对新人,让他们能够顺利的度过这仅剩的最后时刻。


可不知不觉中,又是一个小时过去。那对被众人所祝福的小情侣,依旧没能如约的出现在婚礼现场。


此刻,守在医院外的人群,也都相继陷入了沉默。虽然心中不愿意相信,但他们却知道,这对小情侣可能真的出现问题了。


医院内部,万小宝所在的病房门口,白洁一脸紧张的踱来踱去。顶着一对黑眼圈的穆芊芊,此刻也是双手合十,嘴里小声的念叨着,不断的为病房内的两人祈福。


经过昨天一天的折腾,万小宝本就虚弱的身体变得更加不堪。也许是心情过于兴奋,万小宝昨晚一宿也没能睡去。虚弱的身体,又没有得到良好的休息,这无疑让万小宝的状况雪上加霜。


清晨,当众人来到病房门口,来迎接这对新人时,却发现万小宝陷入了深度昏迷中。这一发现,不禁吓坏了所有人。众人最不愿意看到的情况,还是没能避免。


用万小宝主治医生的话来说,病人已经没有了清醒过来的可能。他没有直说让众人准备后事,便已经是照顾众人的心情了。


同样来到病房的鬼针,虽然并不希望在万小宝的身上施展‘索命针’。但如今这种情况,与其让万小宝在床上等死,还不如让他死在婚礼现场。虽说这样可能更为残忍,但好歹也算是圆了两人的心愿。


鬼针施展‘索命针’,平时多以三十六针为主,最多也不过施展七十二针。但面对万小宝这具濒死状态的身体,鬼针拼尽全力施展出了一百零八针。


一根根银针,被他以特殊的手法,打进万小宝周身一百零八处大穴。每一针落下,万小宝的脸色便要红润一分。 https://m.geilwx.com给力小说文学网


时间在一分一秒的流逝,这一百零八针,足足耗费了三个多小时的时间。当一百零八针全部打入万小宝身体的那一刻,鬼针周身也犹如水洗的一般,虚弱的坐到了地上。


伸手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胸口剧烈起伏的鬼针,气喘吁吁的说道:“我已经尽力,什么时候能醒,就看他自己的了。”


如果是平时,绝不会将鬼针累到近乎虚脱的状态,更不会耗费这么长的时间。但万小宝不同,他的身体经过一系列的治疗后,让他犹如泥捏的娃娃一般。如果鬼针以平常手法施针,针法过于霸道,恐怕未等这一百零八针落下,他便会先一步蹬极乐了。


为了能够降低对万小宝身体机能的损耗,鬼针只能施展最为耗时和耗损修为的手法。不过好在效果还是很让鬼针满意的,虽然他可能需要休息两天才能恢复战力。但万小宝身体所蕴含的潜能,却全部都被他激发了出来。


根据鬼针的估计,万小宝会在两个小时内苏醒过来。但这副身体究竟能够撑多久,却不是鬼针所能左右的。还有就是,万小宝虽然会醒过来。但他恐怕已经无法再言语,整个过程都只能坐在轮椅上进行。


在门外众人的守候下,秒针在一点点的转动。每一次转动,对众人来说,都仿佛一个世纪那般漫长。


病房内,鬼针盘膝坐在角落里,沉默的调息异武之力。而万小兮,则安静的守候在床边,双手紧紧的握着万小宝的一只大手。


眼角含泪的小丫头,不时拉起爱人的大手放在自己的面颊上摩擦。看着爱人微弱的呼吸,变得越来越有力,万小兮的心跳也变得越来越急促。


终于,在下午两点十分左右,昏迷中的万小宝,缓缓的睁开了有些沉重的双眼。见到爱人醒来,守候在床边的万小兮,再也按耐不住自己的情绪,眼泪夺眶而出。


也许是感受到了爱人的哭泣,万小宝费了好大的力气,才将面颊转向爱人的方向。看着泪水滑落的万小兮,万小宝也不禁眼眶一红。嘴唇蠕动的他,虽然拼尽了力气,但却依旧没能发出一丝一毫的声音。


察觉到爱人异样的万小兮,伸手擦了擦眼角的泪水,将爱人的大手贴在自己面颊上,而后轻声道:“我都知道,我不哭,今天是我们大喜的日子,我们应该高兴,应该笑!”


看着强展笑颜的万小兮,万小宝也是嘴角微微一翘。缓缓睁开眼睛的鬼针,起身来到床边,为万小宝切了切脉后,轻声道:“你们抓紧时间吧!”


看着推门而出的鬼针,白洁和穆芊芊急忙迎了上去,焦急的问道:“鬼针先生,怎么样了?”


“人已经醒了,但时间有限,你们抓紧吧!”


望着鬼针远去的背影,所有人都是微微一愣。率先反应过来的白洁和穆芊芊,敲门走进了病房。而万小宝的主治医师,则突然快步的向鬼针追去。他现在很想知道,鬼针是如何将一个濒死之人,重新唤醒的。


穆芊芊沉寂了许久的现场直播,也终于再次开播。一直守候在直播间的众人,终于再次得到了万小宝两人的消息。早就准备好的一切,再次运转起来。


下午三点三十分,经过洗漱打扮的小情侣,离开医院病房,在众人的簇拥下,坐进了早已恭候多时的商务车里。外面沉默的人群,看见这对让人心疼的小情侣后,突然爆发出激烈的掌声。上天,没有让他们失望。这对小情侣,终于开始接近他们梦寐以求的殿堂。


同样守候在外面的各方媒体和自媒体,也都在第一时间开始了直播。这一瞬间,万小兮这对情侣的消息,铺天盖地的在网络上传播开来。整个天海将近八成人的注意力,都瞬间被这件事所吸引。


而此时的古云,正沉默的坐在言五的办公室内。宽敞的房间内,只有古云一人,木兰等人早已按照他的吩咐,暗暗的做着准备。


当古云获知了万小兮两人的情况后,他的脸上终于再次洋溢出一抹浅笑。掏出手机,飞快的拨出了一组号码后,古云轻声道:“小犬先生,可以开始你的行动了。”


挂断电话后,古云起身来到窗前。遥望着天海某处,古云忽然冷声道:“天海,也是时候展露出你隐藏在暗中的獠牙了。”


就在小犬次郎得到古云通知,带人前往圣君秘密基地的时候,天海其他势力也都开始变得不安分起来。那些隐藏在天海暗处的各方势力,几乎都获得了隐杀要吞噬圣君的消息。


得到这一消息后,这些势力纷纷生出了不同的心思。有人决定坐山观虎斗不去插手,有人决定背后放黑枪偷拿好处。有人决定与隐杀联手吞掉圣君这块蛋糕,自然也有人要派人支援圣君赢下老君主的友谊。


总之,在隐杀动起来的这一刻,其他势力也纷纷派出人手,开始隐秘的向圣君组织的驻地汇聚。而坐拥天海的观海侯,自然也在第一时间收获了这一消息。


观海侯府,面容沉默的观海侯,正一脸淡然的喂着鱼。而那名衣着整洁的管家,则恭敬的站在他身后。隐藏在眼镜后面的眸子,隐隐闪烁着精光,不知在想些什么。


当观海侯将手中的鱼食全都撒入鱼缸后,观海侯才轻笑道:“还真是一群不知足的家伙,难道在鱼缸里有吃有喝的活着不好吗?鱼食再多,也要能吃下才好。”


管家沉默的看了看鱼缸里争夺食饵的游鱼后,沉声道:“侯爷,要不要我去告诫他们一番?”


观海侯摇了摇手,冷笑道:“对于这些利益熏心的家伙,你认为口头上的告诫还有用吗?面对圣君这块肥肉,恐怕没人会不心动的想去分上一块。”


“侯爷,那我们该怎么办?如果让他们争斗起来,那我们这些年努力做出的平衡可就要付诸东流了。”管家那隐藏在眼镜后面的眸子,陡然闪烁出一阵寒芒。显然这位管家的心里,已然动了杀机。


“贪心,总是要付出代价的。这缸里的鱼是有些多了,也到了该清理清理的时候了。”


扫了眼鱼缸后,转身看向外面的观海侯,脸上浮现出凛然的杀意:“命育鲨卫做好准备,等候命令随时出发。”


“是,侯爷。”


眉头陡然一挑的观海侯,忽然杀意凛然的说道:“传令育鲨四将,让他们与你同行,凡是拦路者,杀无赦!”


育鲨四将,负责训练育鲨卫的四名教官。各个都是拥有着至圣战力的异武者,他们属于观海侯的死士,平时只听命于观海侯。


“命人时刻注意龙族与炎黄魂的动向,派人告诉律部主事,这次的事情无需他们插手。同时派人给各方媒体传言,如果今天的事谁敢报道,我会让他们全家都成为我的鱼食。”


“是,侯爷。”


看着眼中闪烁着杀意的观海侯,管家开口说道:“侯爷,您说兵主怂恿隐杀对圣君动手,难道他五洲囚徒真要与我侯府开战不成?”


“哼哼……”


冷然一笑的观海侯,脸上浮现出一抹鄙夷:“兵主嘛!毕竟是华夏三主之一,之前在我们手里吃了个暗亏。如果不发泄出来,还怎么在手下面前立威。”


迈步走到主位的观海侯,转身坐下后,阴测测的道:“年轻气盛,总是不知天高地厚。真以为接任了兵主之位,就能指点江山了?与那个年轻的圣主,都是不知深浅的蠢货。”


“侯爷,兵主在域外这些年四处征战,不仅重建了五洲囚徒,更是横扫边陲,震慑邻国。我想,总还是有几分本事的。”


“域外战场?”


听管家提起域外,观海侯反而露出一抹讥笑:“那种鱼蛇混杂的地方,又能有多大的本事?等时机成熟,我定要率领育鲨卫,横扫域外战场,打的域外战场所有势力俯首称臣。”


“经历过甲午之乱和龙族的剿杀后,五洲囚徒底蕴尽失。虽说重建,但短短几年又能有什么建树。顶级战力虽有四尊七煞,但中层战力的三十六将,却多是半圣修为,难成大器。”


“如果真的开战,我侯府即便灭不了他五洲囚徒,但也会折损他们八成战力。兵主是个聪明人,在没有十足的把握前,他绝不会与我侯府开战。”


对于观海侯的话,管家没有反应,只是一双眸子隐隐闪烁着异光。自家的这位侯爷,野心勃勃也很有能力。但就是过于刚愎自用,小觑天下英雄。


不过,这也不能全怪观海侯。毕竟从小接任侯爷的位置,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惯了,又没亲身体会过域外战场的血腥。让他生出这种轻敌的观念,倒也不足为奇。


“好了,你下去准备吧!等候我的命令,等鱼群彻底胶着起来,才是我这个养鱼人该出手的时候。”


“是,侯爷。”


在管家退出大厅之后,观海侯的目光,再次落到鱼缸上。看着那一条条大肚滚滚,却依旧在争夺食饵的游鱼,观海侯的目光却陡然一冷。一阵冰冷的气息,瞬间席卷。远处鱼缸里的水,突然猛地一震。


眨眼之间,鱼缸里原本清澈的水,陡然变得一片血红。而刚刚还在游曳争食的小鱼,此刻却已然化作碎肉,缓缓的沉落于鱼缸底部。


“贪心不足,找死!”


……


重建的圣君组织,将总部选在了天海郊区的一家电子加工厂。虽然这里远没有市区繁华,但在远离喧嚣的同时,也便于人员的隐藏。


天海圣君分部,经历过上次的覆灭后。这次重建时,着重考虑到了遭到攻击时人员的撤退问题。而这座电子厂,紧邻主干道,四周都是一望无际的荒野。如果被敌人盯上,可以在第一时间有所察觉。而且一旦遭遇攻击,情报人员可以快速撤离,不至于导致分部全员覆灭。


圣君总部抽调大批力量重建天海分部,虽然已经初具雏形,但还远远没有恢复生机。单是情报部分,就还没有彻底恢复生气。甚至,一些隐藏在深处的情报人员,至今依旧处于失联状态。曾经的一些情报关系,此时也处于宕机重连状态。


可圣君组织万万没有想到,还没等他们恢复如初,那个可恶的隐杀就要落井下石。当他们从观海侯那获得消息后,便开始着手紧急备战。


经过一夜的有序准备后,所有战斗人员全部就位。现在正张开口袋,等着隐杀的人送上门来。从圣君总部调过来的这些人,个个都身经百战,再加上往日与隐杀的仇恨,此刻每个人的心里,都是杀意满满。


而在工厂内部的一间办公室内,五个人一脸阴沉的坐在各处。首位的一名老者,脸上挂着一道狰狞的疤痕。一双散发着精光的老目中,隐藏着一抹强烈的杀机。


他的左右,分坐着一男一女,两人身上都弥漫着至圣的气息。他们的下手,则是两名圣人。他们分别是圣君天海分部情报组和战斗组的负责人。


坐在老者左侧的女人,忽然开口说道:“社长,隐杀这次前来,定是做了充分的准备,我们是不是先与观海侯取得联系,让他派人过来协助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