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战神之盖世兵主 > 第189章 域外杀手蛇与蝎

第189章 域外杀手蛇与蝎

作者:古云苏墨儿 返回目录

嗤嗤——


两道剑气,忽然刺破古云身后的墙壁,径直向他后背刺去。然而那剑气还未等触碰到古云的身体,便诡异的消失不见。


端坐未动的古云,反手便是一掌。一个巨大的手印,瞬间出现在他身后的墙壁上。透过那巨大的手印形窟窿,只见两个不成人形的身体,凄惨的倒在隔壁的大厅里。


“救命啊!”


一道凄厉的惨叫,陡然响彻整个房间。随后,只见地中海大叔猛地飞了进来,重重的砸向与巴特对战的庄严。原本正想一拳轰过去的庄严,一见是隔壁的大叔,急忙化拳为掌随手一抄,将他拎在了自己的手里。


“呜呜……小兄弟,救救我,我不想死啊!”


与人对敌无法分心的庄严,哪有功夫理他,随手将他扔到一边后,再一次与巴特打成了一团。只穿了裤衩背心的大叔,整个人蜷缩在一起瑟瑟发抖,嘴里却不断嘀咕着:“我亲爱的那?我亲爱的那?”


哧——


一道巨大的刀气,陡然从窗外斩来,一个脸带面具的黑衣人,也倏然穿窗而入。随意扫了一眼的古云,忽然屈指一弹,一道气劲转瞬而至,瞬间击散那道刀气后,余势不减径直飞向黑衣人。


身子陡然一顿的黑衣人,急忙将手里的战刀横在身前。‘叮’随着一声脆响,黑衣人横在身前的战刀猛然一颤。虽然他抗住了古云的一弹之力,但那巨大的力劲,依旧让他向后滑出了数米的距离。


刚刚站稳身子的黑衣人,还未等松口气。一道白色的身影,却倏然出现在他身边。一柄巨剑,也紧随其后,横扫其腰间。 一秒记住小说网址m.geilwx.com


叮——


仓皇迎敌的黑衣人,被小白一剑劈飞出去。然而这还不算完,一道棍影,忽然横扫直奔小白脑袋砸去。那黑衣人,竟还有同伙。


咚——


棍子砸在巨剑上,发出一声震耳的巨响。然而下一秒,小白抓住棍子猛地一拉,一个黑衣人瞬间被他拉到身前。手中剑锋一闪,人瞬间被斩为两截。


“啊……”


一声惨叫再次响起,只见地中海大叔念念不忘的金发大美妞,也猛然被人扔了过来。见到自己的爱人,大叔竟猛然站了起来,张开双臂就要去接。


然而他的举动,却导致自己再次误入了庄严和巴特的战圈。对于闯入者,巴特自然不会手下留情,蒲扇大的手掌对着便拍了过去。


而与之交锋的庄严,见状却不禁眉头微微一蹙,身子一晃瞬间挡在了大叔的身前。‘咚’巴特那熊掌般的大手,重重的盖在了庄严的胸口。虽然庄严已提前做好了应对,但这一巴掌仍然打得他胸口一闷,一口鲜血逆涌而出。


见状,巴特的嘴角瞬间扬起一抹残忍的微笑,得势不饶人的他,腰部用力身子一扭,一条大腿犹如钢柱般砸向庄严的脖子。


胸口气血翻涌的庄严,一时提不起反抗的力量。只能把牙一咬,双臂交叉于身前,身子一转准备硬接下巴特的一记腿鞭。


咚——


巴特的这一脚力量极大,庄严只感觉自己仿佛被车撞了一般,身子一轻瞬间飞了出去。一双手臂,虽然并未遭到重创。但也剧痛无比,一时再也难以提起力量。


端坐在沙发上的古云,身子忽然消失。再出现时,已经来到了庄严的身后。伸手接下倒飞的庄严,古云沉声道:“妇人之仁,找死吗!”


噗——


张嘴吐出一口鲜血的庄严,惨然一笑后,说道:“总不好让无辜的人,死在我的面前。”


失去了阻挡的巴特,身子一晃便冲向庄媛的房间。而菲尼克斯家族的五个人,也紧随其后,纷纷跟了上去。见状,庄严面容陡然一凛,身子一挺便要冲过去。


然而下一秒,异变突起。一道黑影,犹如鬼魅般,倏然从门外闪了进来。眨眼的功夫,便越过巴特几人,率先冲进了庄媛的房间。


而伸手阻拦,却扑了一空的巴特,忽然面露愠怒:“菲里,你什么意思?竟然还藏有后手?”


闻言,菲尼克斯家那消瘦男子微微一愣,不解道:“什么?”


轰——


庄媛的房间,陡然卷起一股气浪。一道身影,突然撞破墙壁猛地飞出来。瞬息之后,一名身着西装的域外老者,出现在了众人的眼前。而他的袖口处,同样有着菲尼克斯家族的标志。


望着这名突然杀出的程咬金,所有杀手都停止了厮杀。庄严更是目光一寒,怒吼道:“混蛋,放开我妹妹!”


老者扭头看了眼庄严,伸手擦去嘴角的血迹后。放在庄媛脖子上的手,却陡然一紧:“不想她死,就不要轻举妄动!”


“木兰,你怎么保护的媛媛!”望着缓缓从墙壁破洞走出来的木兰,庄严的眼中不禁闪过一丝愠怒,显然是在责怪木兰的失职。


而此时,同样眼含愤怒的,还有菲尼克斯家族的那名庶子。不,他的眼中,并非是怒。而是杀意,犹如实质的杀意。


似乎同样感觉了这股强烈的杀意,老者忽然转头看向菲里,沉声道:“菲里少爷,老奴也是迫不得已,还希望少爷不要记恨于我。”


“他让你来的?”菲里的声音很冷,给人一种从骨子透出的寒意。可见,此刻的他真的恨极了对方。


菲里的问题,域外老者并未回答,反而看向木兰,沉声道:“好霸道的丫头,一拳竟然就能够震伤老夫。如果不是你大意了,我还真就不好擒住这个小丫头。”


对于老者的称赞,木兰只是冷冰冰的说道:“你会死在这里!”


“哈……哈哈……”


闻言,老者忽然大笑起来。那样子,仿佛听到了最好笑的笑话。良久之后,老者忽然目光一冷,盯着木兰沉声道:“小丫头,不得不说,你真的很强。虽然你是这里的最强者,但凭你,还拿不住老夫。”


“最强者吗?”


嘴角忽然微微一翘的木兰,身子却倏然消失在原地。下一秒,一道红影陡然出现在老者身侧。双目猛然瞪大的老者,眼中尽显惊骇,他显然没预料到木兰的速度竟然如此之快。


一只玉手,屈指成爪,径直抓向老者的咽喉。指尖刮起的凌厉锋芒,隔得老远,便已经让老者感觉到皮肤隐隐作痛。


手腕一翻,陡然一掌劈出的老者,抽身就要后退。然而他刚刚作出动作,一道红色的锋芒,却倏然从他掌心划过。


“啊……”


伴随着一声惨叫,半个手掌陡然飞出。鲜血,瞬间喷涌而出。满眼骇然的老者,手臂一挥随手将庄媛扔向木兰,而他自己转身便跑。眨眼的功夫,便闪出了房间。


“我说过,你会死在这里。”


接住庄媛后,木兰随手将她扔向庄严,而自己却是身子一晃,飞快的追了出去。


“巴特先生!”


就在庄媛飞向庄严的时候,菲里却突然一声大吼。随着他的声音,巴特与他身边的四名守卫,齐齐的冲向庄媛。


“找死!”


见状,庄严一脚猛然踏出,也快速的冲向自己妹妹。双方的速度都极快,眨眼的功夫,便都冲到了庄媛的身边。眼看几个人就要碰撞在一起的时候,却不想异变再起。


只见之前与金发大美妞拥抱蜷缩在一起的地中海大叔,忽然从地上一窜而起。瞬息间,便出现在了庄媛的身边。随后,中年大叔陡然将怀里的爱人扔向巴特。而另一只手,则猛地对庄严劈出一掌。


谁都没想到,看似窝囊的地中海男人,竟然会突然发难。面对这突然杀出来的程咬金,庄严一时不察,被大叔一掌劈翻出去。踉踉跄跄退出四五步后,接连喷出数口鲜血。


而另一方巴特,面对飞撞向自己,面容失色的大美妞,却是毫不留情。一只巨大的拳头,猛然轰了出去。这一拳要是打实了,非把女人轰碎了不可。


然而,那拳劲还未等触碰到女人。却见刚刚还大惊失色的女人,忽然身子一扭瞬间便消失在巴特面前。下一秒,数道惨叫声接连响起,菲里的四名圣人守卫,纷纷被人斩破喉咙,直挺挺的倒在了地上。


“你还真是不懂得怜香惜玉!”


一道幽怨的轻语,忽然传进巴特的耳中。陡然大惊的他正欲转身,一股香风却瞬息而至,随后喉间一凉。一柄尚在滴血的利刃,已经横在了他的脖前。


“你是谁?”


嗅着身边的幽香,巴特却寒毛直竖,额上已经布满了密集的冷汗。


“百兽的巨熊巴特,就凭你,还不配知道我们的名号。”


一手拎着庄媛的地中海大叔,此刻脸上尽是傲然。身上哪还有半分猥琐怯懦的气息,那弥漫于周身强大的气势,瞬间逼得其他杀手节节后退。


“赏金是我们的,不想死,滚!”


满脸风情的金发女人,虽然目露春色,但身上却涌现出一股强大而冰冷的气息。剩余的十几个杀手,也许察觉到事不可为,纷纷抽身退去。不过很快,他们退去的方向便传来几声惨叫。看来,他们并未能顺利逃离。


“菲尼克斯家族竟然也会插手其中,这还真让人感到意外!”中年大叔忽然看向僵立在不远处,脸色难看的菲里。


听到他的话,面容阴沉的菲里,忽然开口说道:“不知先生能否将她交给我。”


见中年人眉头一蹙,菲里急忙解释道:“先生不要误会,我只是想由我来动手了结她。至于赏金,不仅照样归于先生,我还会另外付给先生一个亿的米金。”


“哦!这个买卖,听起来倒是很划算那?”


听了菲里的话,中年人面露一丝喜色,似乎在考虑是否要答应他的要求。


“混蛋,你竟然敢骗我。马上放了我妹妹,要不然我绝不会放过你!”


此刻,终于缓过劲的庄严,猛然上前两步,恶狠狠的盯着中年人。而那庄媛,也不知道被人施了什么手段。整个人如提线木偶般,随人摆布。


“小子,看在你之前肯为我挡掌的份上,我刚刚已经手下留情。别不知好歹,自己找死!”中年人的眼中,忽然闪过一抹厉色,杀气直指庄严。


“早知道你们这么废物,老娘何必跟你们瞎折腾。”


面容妖媚的金发女,忽然伸舌舔了舔红唇。风情万种的在巴特脸上轻轻一吻后,手中的利刃却陡然划破了巴特的喉咙。


咯——


双目陡然瞪大的巴特,双手紧紧握住被划开的脖子。鲜血,透过他的指缝飞溅而出。


而拎着短刃的金发女,却忽然如受了惊吓的小白兔般,向后连跳两步,随后一脸委屈的说道:“你吓死人家了!”


可下一秒,刚刚还娇滴滴的女子,却陡然出现巴特身前。手中的短刃,更是深深的刺进了巴特的胸口。那如熊般的身影,轰然倒了下去。而那女人,脸上却突然洋溢出一抹兴奋的笑容。


金发女人忽然伸出俏皮的舌头,轻轻的舔舐了一下刀身上的鲜血。嘴里回味着鲜血的味道,脸上却忽然涌现出一抹异样的红潮。


双眸闪烁着一丝猩红和兴奋的女人,眼神却不断在古云几人的喉间扫过。那跃跃欲试的样子,仿佛恨不得立刻割断所有人的喉咙。


“异武杀榜,排名第六,蛇蝎。”


将巨剑负于身后的小白,目光冰冷的从平台走进房间。一袭白袍,丝尘不染,身上隐隐弥漫着淡淡的杀意。


然而中年大叔和金发女,却将目光齐齐的看向小白。面容微寒的两个人,眼中都闪烁着一丝惊诧。仿佛没想到,会有人认出他们的身份。


“你是谁?”


异武杀榜,异武界的杀手榜。上榜之人,每一个都凶名赫赫,手里握着无数条人命。尤其是杀榜前十,个个都拥有着不俗的战力。在域外战场,虽然不能说横行无忌,但强悍的实力,也足以让他们成为一方诸侯。


杀榜,可以说是每个杀手的终极目标。不过想要上榜,除了自身的战绩外,还要向杀榜上的杀手发出挑战。胜者,自可问鼎杀榜。而败者,则要以自己的生命为代价。


想要更迭自己的名次,同样要向目标名次发起挑战。胜者,取代对方。败者,唯有赴死。


杀榜上的名字和排位,虽然变换频繁。但杀榜前十,却已近十年没有发生过变化。甚至,他们已经成为了传说。


这些人,几乎已经很少出手,都隐姓埋名的享受着各自的生活。哪怕是在杀手界,大多也只是闻其名而不知其人。


在杀手界,他们早已成为了难以逾越的高峰。对于名利双收的他们来说,这个世界上,已经很有少有值得他们出手的目标了。


又或者说,杀手界的生活,已经不再适合他们。金钱对于他们来说,已经成为一个数字。能够登顶杀榜前十,其身价早已足够他们肆意挥霍几辈子。


对于那些刺杀任务,简单的,他们不屑于顾。过于危险的,他们又不会轻易的去触碰。因为得手了,也不过是锦上添花,毕竟他们的高度已是巅峰。可一旦失败了,不仅他们创造的神话要付之东流,甚至还要以自己的生命为代价。


无论胜败,这对于他们来说,都得不偿失。所以,还不如带着一身荣耀,过着独属于他们的‘隐居’生活。


“如果你不想死,马上放开我的妹妹!”


一步步缓缓逼向中年大叔的庄媛,瞥了眼小白后,沉声道:“知道他是谁吗?他便是域外战场,凶名赫赫的人屠。你认为,你能够在他手里逃脱?”


“人屠?白衣尊者,人屠!”


原本戒备着庄严的中年大叔,忽然一脸惊骇的望向小白。白发白衣,身负巨剑。果然与传说中的形象,完全一致。


瞬间确定了小白身份的中年大叔,不自禁的向后退了一步。就连一脸兴奋的金发女人,此刻也是红潮消退。满是忌惮和惶然的看着小白,攥着短刀的小手不禁微微颤抖。


人屠有多可怕,中年人并不知晓。但他却知道一个与人屠齐名的人,其恐怖程度,甚至在他心里留下了一丝阴影。那人便是,杀榜排名第三的黑衣尊者,鬼皇。


鬼皇,原本并不在杀榜序列。但两年前他突然出手,直接挑战了原杀榜第三的鬼王。仅仅一个回合,鬼王便丢掉了自己的性命。从此以后,鬼皇再次销声匿迹。


不过后来有消息传出,鬼皇从未将杀榜放在眼里。他之所以会挑战鬼王,除了两人名号犯冲外。还有便是,鬼王曾经刺杀过死囚。对五洲囚徒出手,必将付出代价。


鬼皇,可以一招斩杀原杀榜第三。那与鬼皇齐名的人屠,斩杀自己这个杀榜第六,又需要几招。中年大叔想到此处,刚刚的傲然瞬间不见。


此刻,看着那负剑而行的小白,中年大叔只感觉一个大恐怖正在缓缓向自己逼近,后脊梁瞬间便流下了冷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