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战神之盖世兵主 > 第181章 兴盛覆灭早已定

第181章 兴盛覆灭早已定

作者:古云苏墨儿 返回目录

柴家人所在的位置虽然远离小城,但却占地面积极广,院墙高筑院门紧锁。大面积的绿化,让院子里看起来郁郁葱葱的。院子里,不仅放养着数十条体型高大的恶犬,而且不时还会有巡逻人员经过。


柴家院子所处的地方,虽非人迹罕至,但也少有人员经过。古云一行的人到来,瞬间便引起了柴家守卫的注意。尤其是看到身背巨剑的小白,守卫人员第一时间变得警觉起来。


“云头,打进去?”


吃饱喝足的庄严,正一肚子的郁闷无处发泄,此刻看着院子里目光凶恶的守卫,不禁捏了捏拳头,随时准备动手。


古云实在没心思去理会这些拿钱办事的安保人员,无论是在他还是小白的心里,柴家人才是真正的目标。看着跃跃欲试的庄严,古云只是微微一笑,随即一脚轻轻的迈了出去。


嗒——


随着古云脚步的落下,整个世界都仿佛瞬间安静了下来,只有那一声轻微的脚步声,久久的在众人脑海中回响。这一刻,无论是院子里的守卫,还是那一只只龇牙咧嘴的恶犬,都仿佛突然被施了定身咒一般,安安静静的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负手前行的古云,闲庭信步的走进了戒备森严的柴家大院。而那守卫和恶犬,却都犹如雕塑般,对从他们身边经过的古云无动于衷。


诡异的情景,不禁让庄严有些发傻。来到一名守卫身边,庄严伸手在他的眼前挥了挥。可守卫对他的动作,却毫无反应。


“这是怎么回事?”


随手拉了拉一条恶犬露在外面的舌头,庄严的脸上变得异常精彩。挺直弯下的腰身,望着古云缓缓前行的背影,庄严忽然想起一段与老帅的对话。 https://m.geilwx.com给力小说文学网


“老爷子,古云的‘异’是什么?”


沉思良久的老帅,只给出了两个字:“神迹!”


环视着周围僵立在原处的守卫和恶犬,庄严不禁攥了攥拳头,此等能力,的确堪称神迹。只是不知自己,什么时候才能够觉醒自己的‘异’。


院子深处的一间厅堂里,柴家所有的高层,此刻都汇聚在了这里。因为不久前,他们收到了一个消息,有燕京的仇敌寻上门来。


此刻,高坐主位的柴良玉冷着一张脸,凌厉的目光不断扫视着两侧的众人。沉默良久后,他才开口,沉声道:“诸位,你们都是我柴家根本,如今燕京仇敌上门,难道你们连个对策都想不出来吗?”


柴良玉话音一落,大厅再次陷入了一片诡异的寂静。只有众人轻微的呼吸声,不断在房间内响起。盯着一个个耷拉着脑袋的族人,柴良玉的眉头不禁慢慢的紧蹙起来。


冰冷的气息,骤然在大厅内弥漫。显然,此刻的柴良玉动了真怒。正当他准备再次开口时,却见他左手边的男人忽然抬起了头。他是柴良玉的亲弟弟,家族中的二把手柴良石。


“燕京仇敌,恐怕也只有白家的人了。这件事,皆因柴子丝所起。所以,家主又何需问我们该如何解决?”望着首位的柴家家主,柴良石的脸上却不见半分情愫。


“老二,你这是什么意思?”听了柴良石阴阳怪气的话语,柴良玉的眉头不禁微微一皱。


“什么意思?”


柴良石的眼中忽然涌现出强烈的怨毒,那样子,似乎恨不得活剐了柴良玉:“我什么意思?我柴家今日之祸,都是因为你们父女。如果不是你们,我柴家何必放弃家业,背井离乡的躲到这个穷乡僻壤,偏居一隅!”


“老二,注意你的言辞,怎么可以和家主这般讲话。”


坐在柴良玉右手边的一个男人,忽然开口说道:“再说,家主那么做,也是为了兴盛我柴家。”


“兴盛柴家?哈哈……”坐在柴良石身边的男人,此刻也插言道:“好个兴盛柴家,说得如此冠冕堂皇,可就这么兴盛柴家吗?”


很快,柴家十几个人便吵成了一团。坐在柴良玉右手边的柴家人,与以柴良石为首的柴家人分成了两个阵营,双方甚至摆出了一言不合就要大打出手的架势。


啪——


周围的聒噪,让柴良玉很是心烦。尤其是身侧面容阴沉的柴良石,更是让他心中怒起。只见他猛地一拍桌子后,怒喝道:“好了,都给我闭嘴!”


见家主发怒,两侧人都是一脸不甘和愤懑的坐了回去。目光飞快的扫过满脸怒容的族人,柴良玉冷漠的看向自己的亲弟弟,沉声道:“老二,想对你哥哥我发难,是不是也该挑个好时候?如今仇人上门,我们在闹内乱。那我柴家,真的危矣!”


“哼哼哼……”


闻言,柴良石忽然一阵冷笑,随后赤红的目光,凶戾的盯着柴良玉,伸手遥指着对面的几个人,凛声道:“仇人上门,我柴家该如何御敌?难道就指望屋里这些歪瓜裂枣吗?”


啪——


右手边的一名柴家人猛地一拍桌子,人也跟着霍然而起,怒喝道:“柴良石,你什么意思?看不起我们吗?”


目光转而望向怒喝之人,柴良石一字一顿的说道:“就是看不起你!”


“你……”


“好了!”


见家主开口,怒喝之人愤愤而坐。一双眸子,怒视着柴良石,显然已经对他记恨在心。


眉头微蹙的柴良玉,凝望着满脸怨恨的弟弟。沉默良久后,忽然轻轻一叹:“老二,我知道你因为柴荣兄妹的死,记恨我!”


轰——


一掌劈碎身边小方桌子的柴良石,猛然起身怒视着柴良玉,厉声道:“不许你提他们兄妹,你没有资格提他们。”


见到他的样子,另一侧的柴家人纷纷起身,不过随即便被柴良玉挥手叫停。只见柴良玉平静的看着柴良石,轻声说道:“他们兄妹,是你的儿女,也是我的侄儿。他们的死,我也心痛。他们是为我柴家献身的,我们所有人都不会忘记他们。”


“但你要记住,我的女儿,也死在了白家。他们都是为了家族的兴盛,献出了自己的生命。柴荣兄妹虽然是为了柴子丝死在了白家,但你要知道,你的仇人不是我!而是……”


“而是我!”


一道轻语忽然从门外飘来,虽然那声音很轻,但却清晰的传进了大厅中每个人的耳朵。骤然被人打断话的柴良玉,不禁凛然色变。


所有柴家人都霍然起身,纷纷转身望向门口……


谋字部的囚徒,开车将古云等人送过来后,便在车里等候,并未跟过来。他只是谋字部的一名普通情报人员,甚至他就是普通人。所以有些事情,他并不适合露面。


望着骤然出现在门口的三男两女,柴家人都是又惊又怕。惊的是,敌人都来到议事厅门口了。别说守卫发出警报了,就连狗都没有叫一声。


而怕的,敌人竟然能够轻松解决外面上百守卫和数十条恶犬,实力恐怕已非是屋里人能够抗衡的。就在柴家人心思飞转面容骤变时,之前与家主怒目而视的柴良石,反而一脸平静的坐了下去。那样子,仿佛已经做好的坦然而死的准备。


“是你!”


柴良玉并不认识古云与木兰,但他却认识昔日白家的二公子白昊。见到小白那一刻起,他身上忽然涌现出一抹寒意。可当他见到小白身后的庄严和庄媛后,却又微微一愣。老帅的这对孙儿,他虽然没见过,但却十分熟悉。尤其是最近几天,更是看了无数次庄媛的照片与资料。


对着这个导致自己母亲身死的黑手,小白对他没有丝毫的废话。身子一晃,瞬间出现在他的面前。手中巨剑猛然劈下,凌厉的锋芒不禁让柴良玉头皮发麻。


柴良玉想躲,但他却发现自己被小白的气机牢牢锁定,根本躲无可躲。他想反击,却又被小白的气息压制得死死的,甚至连根手指都无法动弹。


眼睁睁看着巨剑斩落的柴良玉,只能徒劳的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啊……”


惨叫声戛然而止,犀利的剑气不仅劈开了柴良玉,甚至连带他身后的墙壁,也被斩出一条数米长短的透明剑痕。


家主瞬间惨死,见到此景的柴家人,个个都是面无人色。直愣愣站在原地的他们,只感觉一股寒气从心底直窜脑门,身子完全不受控制的开始颤抖。


柴家,除了柴荣兄妹那对至圣外。也只有柴良玉的实力最强,如今家主瞬息间被斩杀,他们就更加没有抵抗能力了。


“柴家,完了!”一名老者,忽然瘫软在地上,失魂落魄的嘀咕道。


“你们是如何与赖家进行联系的?”


原本古云想在夷州多逗留几天,亲自走上一遭赖家。但当他得知有龙族龙王潜入天海后,他便改变了这个主意。赖家在夷州根深蒂固,想要彻底清除所有遗祸,绝非朝夕之功。而他古云,现在着实没有那么的时间。


天海,虽然有帝车带领的一部分七煞与三十六将在。但由于不知龙族意欲何为,所以古云还是隐隐有些担心。


获得封号者,需达到半圣修为,三十六将也多在这个程度。


七煞,虽皆是圣人以上修为。但在雾山之战后,计都和罗睺率领三千死囚重归域外。如今天海,仅有帝车,荧惑,以及破军三人。


与龙族相比,自己在天海所能调用的顶级战力实在太少。由于担心家人的安危,所以古云决定不再在夷州多逗留,解决掉柴家的事情后,便坐来时的游船返回天海。


至于赖家,那便只能来日方长了。亦或者将小白留在夷州,由他带人剿灭赖家。昔日在雾山,由于小白事先在域外挑战了那个老怪物,导致身遭重创,只能发挥出四成左右的实力,以至于谷口一战异常惨烈。


如今,小白早已恢复到最佳的状态。凭借他半步尊者的实力,即便无法彻底剿灭赖家,也足以将赖家的顶级战力悉数屠尽。


不过思来想去后,为了应对某些随时可能出现的突发状况,古云还是决定将小白带回天海。罗网捕捉情报的能力虽然很强,但人非圣贤,罗网也不是万能的。即便再强大的情报组织,也可能出现纰漏甚至无法获知某些情报。所以为了以防万一,古云不得不小心谨慎的应对,毕竟他的亲人都在天海。


听到古云的话,柴家人纷纷将目光看向端坐在椅子上的柴良石。而古云,也顺着他们的目光,看向了这位柴家的二把手。


感受到众人目光的柴良石,忽然叹了口气,抬头看着一脸浅笑的古云,轻声道:“我可以联系赖家,但我希望你能够放过屋里的其他人。”


“你认为你有资格与我谈条件吗?”嘴角微微上扬的古云,轻笑道。


缓缓站起身的柴良石,面容异常的坚决:“既然没有什么可谈的,我为什么要帮你联系赖家?”


果然,能够当家主事的,没有一个是傻的。古云的一个问题,柴良石便已经想到了他想做什么。


看着从容不迫的柴良石,古云忽然笑得异常灿烂,轻声道:“那就都杀了吧!”


见古云转身就要离开,柴良石的目光终于变得闪烁:“等一等!”


“怎么?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停下脚步,转身看着柴良石的古云,轻笑道。


突然叹了口气的柴良石,摇了摇头,满脸颓色的苦笑道:“寄人篱下,悔不当初。如何?才肯放过我柴家!”


笑容陡然收敛的古云,眸子中忽然迸发出慑人的寒芒,凛声道:“勾结域外隐杀,试图祸乱燕京,罪不容恕!这是原则性问题,容不得讨价还价。”


闻言,不仅柴良石,所有柴家人都低下了脑袋。背叛祖国者,必将遗臭万年。虽然他们只是从犯,但在当初,得到域外组织注资的他们,也并未开口反驳家主的这个决定。


“给你们个机会,可以饶恕你柴家妇孺。”


对于拥有操控感知能力的古云来说,柴良石脑子里的东西,并非是什么难以触碰的隐秘。但不到万不得已的情况下,古云实在不愿意动用自己的‘异’。


他的能力,虽然堪称‘神迹’,但所需的消耗也同样极其惊人。毕竟阅读一个人的认知,并非是一件易事。


如果古云想直接从柴良石的脑子里提取出这个秘密,凭借他现在的修为,也将消耗一半的力量。这需要古云耗费一两日的时间,才能够彻底恢复。在古云看来,这是件得不偿失的事情。


“好!”


早在他那对儿女死在白家的那刻起,柴良石便知道早晚会有这么一天,其实他在心里早就已经做好了准备。白家事情发生后,突然顿悟了的柴良石,心里对他的哥哥产生了强烈的恨意。


如果不是他投靠隐杀,凭借自己这对至圣儿女,柴家的兴盛同样唾手可得。家族的一个错误决定,不仅葬送了自己儿女的性命,也断送了柴家兴旺的机会。


他恨柴良玉,他更恨自己。恨自己当时为什么会为了一丝眼前的利益,就没有去阻止家族背离正道。恨自己为什么不在家主调派柴荣兄妹去剿杀白二公子时,开口阻止。


柴良石心里很清楚,早在他们投靠隐杀的那刻起,柴家必将灭亡的结局就已经注定。


与赖家取得联系,请求援兵后,柴良石望着古云,轻声道:“希望你能信守承诺。”


“我历来说话算数。”


转身带人走出门外的古云,轻声说道:“看在你的面子上,让你们有个体面的死法,自己解决吧!”


看了看时间后,古云一行人走进了一处凉台。看着淡然而坐的古云,庄严轻声问道:“我们,就在这,干等着?”


虽然暂时没有时间去覆灭赖家,但怎么也要给他们一些教训。由于柴家背后有隐杀的影子,所以赖家的赖清文,绝不会坐视柴家覆灭。定会就近派出精锐人手,赶过来救援。而古云要做的,就是彻底灭了这伙人,也好让赖家知道,有些事不是他们能够干涉的。


不过古云做梦也没有想到,此次赶过来救援的人手。不仅是由赖清文亲自带队,而且整个队伍还囊括了赖家八成的底蕴。


而古云更加没有想到的,这支队伍中,还隐藏着一条大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