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战神之盖世兵主 > 第168章 仇深似海无胆报

第168章 仇深似海无胆报

作者:古云苏墨儿 返回目录

荧惑并不想对纳兰珏做出什么评价,反而开口问道:“与高手交战,有什么感想?”


听到荧惑的话,苏墨儿的表情当即认真起来。沉思良久后,才煞有介事的说道:“技巧方面,我运用的不够灵活,应变能力也不如对方。力量和速度方面,更是存在难以比拟的短板。”


看着苏墨儿摆出严肃认真做总结的小模样,荧惑不禁莞尔一笑。想到自己那远在燕京的哥哥,荧惑不禁暗道,自己这个嫂子也蛮有趣的,看来并没有一开始她想象中的那般不堪。


古云将荧惑安排到苏墨儿身边,并非只是单单让她做保镖,保护苏墨儿安全这么简单。这么长时间的相处,荧惑心里也开始慢慢认可了苏墨儿。


嘴角挂着浅笑的荧惑,开动车子的同时心里暗道。看来,也是时候完成哥哥交代的任务了。


此时,KTV内过道处。围观看热闹的人已经慢慢散去,仅有冯厥一行人围在章慧珠身边面面相觑。沉默中的众人,脸上的表情却异常复杂,恐惧中夹带着些许的不甘。


小侯爷纳兰珏的行为,完全是当着所有人的面,在扇他们的嘴巴。尤其是他踩在章慧珠身上的那一脚,更是将他们所有人的脸面都踩进了泥里。


“冯公子,怎……怎么办?”


面容惨白无血色的名泠,一脸呆滞的望着身边的冯公子,似乎希望他能够给自己出个主意。


闻言,冯厥脸上忽然露出一抹黯然,沉声道:“怎么办?还能怎么办!通知章家准备后事吧!”


“自家闺女让人给弄死了,章家主恐怕不会善罢甘休吧!”此刻的胖子金少,哪还有曾经的凶恶,脸上更多的却是心有余悸。 一秒记住小说网址m.geilwx.com


“不善罢甘休又能如何?难道章新泉那老东西,还真敢去侯府为自己闺女喊冤叫屈不成?”


面容黯然的冯厥,脸上更多的却是斗败后的失落。在天海纨绔圈,拥有着赫赫威名的一帮公子小姐,却被一个人压得难以喘息。想必这件事,很快便会成为天海上层社会,茶余饭后闲谈的话题吧。


自己这一干人,败在了小侯爷手上。虽然一点也不冤,但心中难免有些不甘。曾经自诩自己出身,天生就要比别人高贵的冯厥。此刻更是不禁在心里叫嚷,为什么降生在侯府的小侯爷不是自己。毕竟大多时候,大多数人从出生便已经决定了将来所能达到的高度。


“冯公子,难道就这么算了吗?”扶了扶眼镜的赫少,来到冯厥身边轻声问道。


闻言,黯然一叹的冯厥,轻叹道:“不这么算了,你还想怎么样?难道你还想找纳兰珏报仇不成?”


“小侯爷,咱自然是得罪不起,不过……”


赫少那双隐藏在眼镜后的眸子,骤然闪过一抹阴冷:“这所有的一切,都是由那个臭娘们引起的。小侯爷,咱们虽然动不得,但在那个臭婊子身上找回场子,咱们还是这个能力和手段的。”


提起苏墨儿,胖子金少也是眼睛一亮,一脸凶恶的接话说道:“没错,眼镜说得对,都是因为那个小贱人。这事我举双手赞成,不为别的。就算是为珠珠报仇,咱们也得弄了那个小贱人。”


听了他们两个人的话,冯厥的目光也变得冷冽起来,沉声道:“好,就按你们说的办。不过这件事,咱们必须好好筹划筹划才行,那个小贱人与言五相熟。他虽然只是小侯爷身边的狗腿子,但也绝不是好相与之辈。”


“没错,公子说得对。”其他几人纷纷出言附和。


当医护人员赶到时,章慧珠已经没了生命体征。而章新泉更加没有想到,当他再次见到自己女儿时,父女两人却已经是阴阳相隔。


手里握着那张百万支票,章新泉望着女儿的尸体,脸上却没有丝毫的表情。一双眸子,也是淡漠无情,仿佛躺在冰冷铁床的女人,与自己并不相干一般。


然而,就是这毫无情感流露的章新泉,此刻看上去却要比前两天衰老许多。就连曾经乌黑的头发,此时也出现了一根根醒目的银丝。


站在他身边的名泠,正在详细讲述着当时的过程。而作为唯一听众的章新泉,却缓缓的将那张支票攥成了废纸。俯下身子,轻轻为女儿擦去嘴角尚余的血迹后,章新泉重新为女儿盖上了白布。


看着沉默的章新泉,讲述完一切的名泠,忽然开口说道:“叔叔,这一切都是因为那个苏墨儿,我们一定不会放过她的。你放心,我们肯定会为珠珠讨回一个公道的。”


“是她杀了珠珠吗?”


挺直身子的章新泉,忽然开口轻轻问了一句。听到他的话,名泠不禁微微一愣:“叔叔,要不是因为她,珠珠也不会得罪小侯爷。”


转身向外走去的章新泉,毫无情绪变化的说道:“听我一句话,不去要招惹苏墨儿。那个女人,不是你们能够对付得了的!”


望着章新泉离开的背影,愕然的名泠忽然绣眉一挑,嘀咕道:“胆小鬼,连自己女儿的仇都不敢报!”


低语过后的名泠,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动作骤然一僵的她,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身体一动不动,眼珠却在左右转动。眼角的余光,更是不断的向身后瞄,似乎想要看看身后有什么一般。


片刻之后,眼神乱瞟的名泠,忽然小脸一白,满是恐惧的跑了出去。


走出殡仪馆,坐进座驾的章新泉,眼角忽然流下两行浊泪。这一刻的他,终于露出了父亲该有的表情。慢慢展开手里被攥成团的支票,章新泉的眼中忽然涌现出强烈的恨意。


此刻的章新泉,只感觉自己真的好没用。虽为天海四族之一,却连女儿的仇都没有能力去报。忽然,章新泉一拳重重的砸在车门的扶手上,破裂的肌肤很快便有鲜血渗出。


这一刻的章新泉忽然发现,女儿的仇虽然让他痛不欲生,但他似乎并不多么痛恨纳兰珏。也许,并非是不痛恨。而是他知道,自己没有能力,更没有胆气去寻仇,所以才会在心里不断去抵消对这个名字的仇恨。


沉默良久,章新泉忽然猛地攥紧了拳头。缓缓抬起头的他,眼中已是一片赤红。此刻的他,仿佛做出了什么决定一般,声音坚定的说道:“开车!”


……


而此时,远在燕京的古云,也同样收到了荧惑的消息。得知苏墨儿已经可以与武学大师战成平手,古云不禁一阵傻笑。


不过,当他知道后面所发生的一切后,原本挂在脸上的笑容,也在顷刻间消散无形:“最近几天,你命罗网多注意些,那些纨绔子弟恐怕不会善罢甘休。他们虽然不敢动那个纳兰珏,但很可能会为此迁怒墨儿,对她再次施展黑手。”


“好的,哥哥,我会注意的。”


“处理完燕京这边的事,我会尽快赶回去的。”


挂断电话后,古云的眉头却是微微一蹙。原本芈氏一族只给了韩家两天时间,但自从韩学谦给出答复后,芈家反倒没了动静。


时至今日,早已超出当初芈家定下最后通牒的时间。但芈氏一族依旧没有采取行动,显然是对古云给出的答复产生了怀疑。此刻的芈家一定是在观望,试图找出韩家给出那般答复的底气所在。


原本,古云不介意和他们比比耐心。不过如今天海再起风波,虽然他在天海留下了足够的力量,但心中依旧有些担心妻女的安全。为此,古云不想在这般耗下去。


“木兰,告诉韩学谦,让他马上恢复燕郊那块地的工程建设。”


“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