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战神之盖世兵主 > 第096章 拖家带口入天海

第096章 拖家带口入天海

作者:古云苏墨儿 返回目录

与天海相比,安城就像是稍大点的县城一般。这里,有钱人纸醉金迷,没钱人寻找生机。繁华的都市中,总是充满了机会,但也伴随着更大的危机。


天海,古云一家人悄无声息的走出机场,坐进了言五早就等待多时的商务车。在言五与罗子江来到天海的这段时间里,他们已经为古云一家安排好了一切。


此次来到天海,是为了扩展云墨集团的羽翼。所以在云墨集团还没有准备好的前提下,尽求低调。在天海这个地方,富商豪门遍地,如果知道有外来势力分割他们的蛋糕,定然会在没有成长起来的时候,遭到他们的沉重打击。


按照罗子江的话,天海虽然充满了机会,但每个机会后面都跟着重重危机,稍有不慎便可能被万恶的资本吞噬。所以在没有彻底准备好之前,云墨天海分公司,最好潜伏在暗处尽可能的积攒力量,等候机会一鸣惊人。


作为云墨集团的掌权人,苏墨儿同意了罗子江的提议。对于商业方面,古云没有什么兴趣。所以也就随便两人折腾了,反正有他在后面托着,也出不了大事。


罗子江为古云一家人购置了一套临江豪宅,位置在天海数一数二,自然价格也是不菲。至于乐乐的上学问题,一时还没有解决。不过对此古云也有自己的主意,准备效仿安城的时候,直接找一家不错的幼儿园谈合作。然而再将自己的人安排进去,暗中保护乐乐的安全。


坐着轮椅的苏臣,望着窗外壮阔的江面,忽然豪情万丈的说道:“这才是商人该来的地方,我苏臣曾经做梦也没想过,有一天能够来到天海进行博弈。”


雄心万丈的苏臣,与罗子江可谓是一见如故。两个加在一起超过百岁的老爷们,初次见面便进行了彻夜的畅谈。有时因为某个方面的意见分歧,甚至可以喋喋不休的争论几个小时。


“事情安排的怎么样了?”在一间宽大的书房内,古云轻声问道。


“先生,一切进展顺利。”言五弓着身子,敬声说道:“媚姬已经顺利融入了几个名媛圈子,正在以此为踏板一步步接近目标。”


“嗯!” 给力网址m.geilwx。com小说阅读


古云点点头,从雾山归来后,他便给媚姬下达了一个新的任务。没有办法,既然吃了圣天心的烧烤,麻烦总要替他解决了。


……


独自驾车行驶在天海的街道上,古云向着记忆中熟悉的地方快速前进。虽然身为征战天下的兵主,但此刻他的内心却有些忐忑不安。


这么多年未见,见到母亲自己该说些什么?因为自己的缘故,义父从此消失。自己如今出现在义母面前,她会不会埋怨自己。越是接近那个地方,车速反而越慢。心中抱有诸般猜测的古云,真不知该如何面对多年没有联系过的母亲。


原本苏墨儿等人都想随同前来,但古云却认为时机尚未成熟,所以拒绝了苏墨儿的提议。他现在不知道母亲对自己是何种态度,如果忽然拖家带口的出现在她的面前,他生怕母亲会接受不了。


古云的义母,名为长孙娴,虽然出身贫寒。但却是一位真正的商业女强人,一个人在天海闯出了一片天地。其创立的公司,虽然与那些豪门巨贾无法比,但在天海也算小有名气。


终于来到了记忆中的地方,可当古云满怀忐忑的敲开房门时,开门的却是一位陌生的老妇人。几经打听后,古云获知老妇人只是保姆,不过这家房子的主人,是在四年前购置的房产,至于房子曾经主人身处何处,他们并不知晓。


古云黯然的回到了车里,母亲为什么要卖掉房子。是想与过去断绝联系,还是遇到了什么大问题。思忖片刻后,古云拿出手机尝试着拨通了母亲曾经的电话。然而手机里响起的,却是空号的提醒。


轰——


古云的心间猛然一颤,一股不好的预感猛地窜入心头。眉头微微蹙起的古云,将母亲的身份信息交给了罗网的同时,心里却在暗暗祈祷,希望那份不详不要成真。


几分钟后,一个坐标发到了古云手机上。坐标的位置,在天海的贫民窟内。再繁华的都市,也有破落的地方。越是光明的地方,越可能存在黑暗。在天海灯红酒绿的掩盖下,人们仿佛刻意的忽视了穷人的存在。


天海贫民窟,实则是一处面积不大的城中村。由于这里的建筑过于特殊,拥有一定的文化价值,所以被保留了下来。但由于年久失修,各种设备陈旧,配套设施也不完善,所以年轻人和有钱人多以搬离了这里。留在这里的,都是一些收入拮据,或是身体虚弱没有劳动能力的底层存在。


走在垃圾遍地,蝇虫飞舞的街道上,古云的脸色却越来越凝重。终于来到了定位所在的地址,看着那破烂不堪防君子不防小人的房门,古云的内心再也无法保持平静。


咚——咚——


古云轻轻的敲响房门,隔了良久,屋内终于传出一道熟悉却十分虚弱的声音:“门没锁,进来吧!”


轻轻的推开了房门,古云迈步走进了阴暗的老房子。人一进屋,一股霉味便扑鼻而来。环视着四周的一切,除了陈旧与破败外,更多的却是一股萧瑟。


“小伙子,你找谁?”


一道熟悉的声音,从古云身侧传来。转身看去,一道憔悴的身影,正依靠在门框处,满是疑惑的望着古云。


当古云看清那道身影时,忽然感觉喉咙干疼,鼻子发酸,眼眶瞬间被泪水打湿。这道曾经熟悉的身影,如今却彻底变了样子。


曾经挺拔丰腴的身姿,如今却消瘦而弯垂。曾经保养精致的面容,如今却异常苍白憔悴。曾经睿智的双眸,如今尽显老态。曾经秀丽的乌发,如今却斑白干枯,更露出大片大片的皮肤。


“母亲。”


看着母亲此时的样子,古云再也控制不住内心的情绪,只见他猛地跪在女人身前:“云儿不孝。”


此时的古云,不知该说些什么,千言万语都汇聚在了这一跪当中。


古云的举动,仿佛吓到了女人。良久,她才反应过来,激动道:“你,你是云儿?”


“母亲,是我,我是云儿,我回来了。”


激动的女人,忽然猛地抱住古云,啜泣道:“这些年你去哪里?他们说你背叛了兵部,与外人联手害死了你的父亲,只身逃亡域外。你是我的儿子,我清楚你的秉性。你不可能去害你的父亲,你的不辞而别,一定是有迫不得已的苦衷,对不对?”


“母亲,我的事说来话长?以后我再与您细说。”


就在刚刚,罗网给古云发来了一份详细的资料。当年老兵主神秘失踪后,古云也紧跟着失去了联系。长孙娴从此抑郁寡欢,丈夫与儿子的神秘失踪,让她无心打理公司事务。其女儿长孙岚儿,大学刚刚毕业,虽然学的也是商业管理,但却没有实战经历。


不过好在凭借以往的良好关系,以及公司助手的帮助,公司还能够正常运转下去。半年后,燕京古家更是派人进驻公司,协助长孙岚儿管理公司。


可不想四年前,长孙娴忽然被查出身患恶疾。而燕京来的古家子弟也趁机发难,一举夺取了公司的掌控权。长孙岚儿,不仅被直接踢出了公司管理层,而且还遭人陷害,背负了巨额的债务。


为了还债,母女俩不仅被掏空了积蓄,甚至还买了房产。虽然最终还清了债务,但长孙娴却因为没有及时诊治,导致病情恶化。面对巨额的医疗费,母女俩省吃俭用。几次化疗下来,虽然暂时控制住了病情,但也让这对母女从人间坠入了地狱。


绝望的长孙娴,甚至一度想要自杀。但女儿的一句‘你是我活下去的希望’,让她打消了这个念头。原本以为一切会慢慢好起来,却不想燕京来人为了利益最大化,再次出卖她们母女。


以长孙娴的性命为要挟,强迫长孙岚儿嫁给一名疯子。而婚礼,就在今天举行。


为了利益而强迫联姻,这是何其的相似。此时的古云,内心早已杀意澎湃。他原本想在天海低调而安静的过几天消停日子,可上天却总不给他这个机会。


“母亲,我会派人将您送到医院进行检查。我将妹妹带回来后,在过去找您。”轻轻的为长孙娴拭去眼角的泪痕,古云柔声说道。


“云儿,我知道你出身兵部,虽然我不知道这些年你遭遇了什么,但母亲不希望你去冒险。”


虽然长孙岚儿是自己的亲生女儿,但在长孙娴的心里,古云亦是她的亲儿子。她不能为了女儿而放弃自己的儿子:“燕京来人是你二叔的儿子,与岚儿结婚的贺家,在天海也是极具名气的豪门。贺家家主的弟弟,是天海驻军的一名战将。这次贺家大婚,更宴请了许多有头有脸的人物。”


“母亲,请您放心,我一定会将妹妹安全的带到您的身边。”古云知道,母亲是在为自己担心。她之所以告诉自己这些,是想让自己知难而退。


长孙娴虽然是老兵主的妻子,但她同样不知晓老兵主的真实身份。在她的印象中,老兵主只是兵部一名权利稍大点的战将,而古云只是老兵主麾下的偏将而已。况且古云神秘失踪这么多年,在她想来,绝无与燕京来人和贺家对抗的可能。


不过听古云这么说,长孙娴也不再强劝,只是叹道:“你呀!真是和你父亲一样的臭脾气,死倔死倔的。”


长孙娴话音一落,自己却先是一愣,古云也是神情一黯。数年前,她同样说过这样的话。只是当时老兵主还在,那是一个新年。父子俩拼酒谁也不服输,长孙娴在劝说无果的条件下,说了这句话。


“先生。”


言五得到古云的消息后,以最快的速度赶了过来。面对执拗的古云,长孙娴只能妥协,跟着言五前往了天海最好的私人医院。


而鬼针,也早一步赶到医院进行协调。与医院的肿瘤专家联手,为古云的母亲进行会诊,争取做出一个详细稳妥的治疗方案。


“哥!”


言五前脚刚离开,木兰便出现在了古云身后。小白等人潜入天海,是古云为了替圣天心对付那道暗流,提前做下的准备。所以不到必要,决不能让他们暴露。而且同时出现这么多高手,必定会引起天海所有人的注意。


虽然这次抢亲力求低调,但古云却不介意它血腥一点。哪怕会让他过早的暴露在某些人的视线下,古云也在所不惜。


没有护住老兵主,古云已经悔恨万千。如今,他决不允许有人在欺辱自己的母亲和妹妹。哪怕他是燕京老家的人,也要为此付出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