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战神之盖世兵主 > 第080章 讳莫如深大先生

第080章 讳莫如深大先生

作者:古云苏墨儿 返回目录

古云的目光忽然看向那个自从自己一出现,便死死盯着自己的男子。与古云目光相触,男子忽然猛哼一声,脚下猛地向后退了一步。


一步步走向男子的古云,冷声道:“真是想不到,永生殿的漏网之鱼还真多。”


满眼怨毒的男子微微一愣,他显然没预料到古云会认出他来。不过既然认出来了,男子便也不再掩饰:“我永生殿堂,永生之火永远也不会熄灭。”


男子虽然面容近乎被毁,但古云还是认出了他。他曾经是永生殿的一名长老,当年剿杀永生殿的时候,两人还交过手。他脸上的伤疤,就是古云所为。古云明明记得当年他被自己一拳震碎了心脉,只不过没想到他竟然未死。


“永不熄灭?那我就杀到你熄灭为止。”


古云话音一落,他身后的计都便已经冲向永生殿的长老。同为圣阶,两人的战况瞬间变得异常激烈。计都的一双利爪化作漫天爪影,拖着道道凌厉的爪风,瞬间将永生殿的长老淹没。


在一片残影中,时不时传出长老的怒吼,一双拳头凶猛异常,然而计都的身影却滑的仿佛一条泥鳅,他的拳头每每都紧擦着计都的身体划过。


然而就在这几分钟里,他的身上却已布满了深浅不一的爪痕,鲜血早已染红了他的衣衫。


计都与永生殿长老的战况十分胶着,两人战力几乎旗鼓相当,一时间恐难以分出胜负。这位长老可是永生殿元老级人物,多年前战力就已达到半圣级别,如今突破到圣人,倒也不稀奇。


两名圣人的交战,瞬间便吸引了唐战的目光。这唐战不仅性情豪爽,更是一名热衷于修炼的狂人。况且,在境内圣人间的生死搏杀,可是不多见的。通过观战,很有可能让自己突然顿悟,修为更是一层楼。


永生殿的那名长老,是一位阴险诡诈之徒,与唐战的性格正好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两个人,怎么看也尿不到一个壶里去。 https://m.geilwx.com给力小说文学网


走到聚精会神观战的唐战身边,古云忽然问道:“你隐世唐门,怎么也算是名门正派,怎么会与这种为非作歹的恶人勾搭在一起。”


“这是大先生的安排。”出神观战的唐战,下意识的脱口而出。然而话刚出口,他却陡然色变,额头瞬间布满了密集的冷汗。


见到唐战的样子,古云明面上虽不动声色,但心里却是微微一惊。依唐战洒脱的性格,究竟是什么样的人物,让他只是说出个名字,就会出现如此大的反应。


“唐战,你敢提及大先生,找死!”


长老仿佛也听见了唐战的话,骤然一声怒喝,以命换命的轰出几拳逼退计都后,人瞬间出现在唐战身边,对着他的胸膛一拳陡然轰出。


面对长老的绝杀一拳,唐战急忙将长棍横在胸前。‘咚’长老这一拳直接将唐战轰出十几米远,唐战双臂猛地一颤,面容跟着陡然一白。


“前辈,你干什么?”见长老忽然跟自己的父亲动起手来,唐力下意识的想要阻拦。


“滚开!”


长老随手一震,瞬间崩开了窜至身侧的唐力。唐力只感觉自己仿佛被疾驰的汽车迎面撞上,难以抗衡的力量,瞬间让他呼吸一滞,嘴角已有鲜血溢流,精神也跟着变得萎靡。


满身杀气的长老,再次向唐战追杀而去。那不加掩饰的杀意,让人无法质疑他对唐战的杀心。一双拳头每每轰出必是绝杀,一时间唐战险象环生。


“大先生!”看着交战的二人,古云囔囔自语。虽然不知道这个所谓的大先生与甲午之乱有没有关系,但他既然收容永生殿的祸害,显然也不是什么好人。


眼看唐战已嘴角见血,古云知道自己不能在袖手旁观。他的身上还有自己想要知道的东西,所以决不能让他这么死去。


古云人如鬼魅,倏地的出现在长老身后。正全力轰杀唐战的长老,对出现在自己身边的古云竟毫无察觉。古云伸手捏住长老的后脖颈子,随手将他扔了出去。


毫不理会再次冲过来的长老,古云只是盯着唐战,冷喝道:“大先生是谁?”


此时的唐战,显得有些烦躁不安。刚刚脱口而出的三个字,仿佛彻底乱了他的心神。此刻的他身上气息起伏不定,那砰砰乱跳的心脏仿佛随时都要蹦出胸腔一般。


再次冲上来的长老,一拳猛地轰在古云的背上。一拳之下,古云毫无动容,而长老自己却猛地飞了出去。人在半空,便接连喷出数口鲜血。


而下一秒,长老的身体却诡异的折返回去。在他还未意识到怎么回事时,脖子却已经被古云捏住。空有一身至高战力,此时落在古云手里,却仿佛瞬间被抽干了所有力气,想动根手指都变得极其困难。


古云的目光依旧在盯着情绪起伏不安的唐战,而冰冷的话语却是在对长老所说:“永生殿现在有多少人?都在什么地方?大先生是什么人?他与永生殿有什么关系?”


四肢犹如柔软面条随意晃动的长老,一张老脸早已涨成紫青色,此时听了古云的话,拼尽全身力气,嘶哑道:“凭你也配提及大先生,你去死吧!”


古云心里也清楚,像长老这种近乎狂热的死硬分子,想要从他嘴里获知情报十分困难。况且他知道古云不会放过自己,所以更不可能告诉他答案。


“那你就去死吧!”


随手捏断长老的脖子后,抬手将他扔了出去。仍在半空的长老尸体,瞬间炸成一团血雾,这次看你还能不能活过来。


看着随风飘散的血雾,唐力颓然的坐在了地上。这可是一位战力远超自己父亲的圣人那,可面对兵主随手就被轰成了齑粉。此刻的唐力知道,自己已经求生无望。


“告诉我大先生的身份,我可以放过你们父子。”看着魂不守舍的唐战,古云蹙了蹙眉头,轻声道。


对于古云的话,唐战毫无反应。但唐力却是双眼骤然一亮,本已绝望的他心中重新焕发了生的希望,只见他连滚带爬的跑到唐战身边。


极力争取生机的唐力,近乎哀求的说道:“父亲,都这个时候了,还有什么不能说的。难道那个大先生的身份,比我们父子的性命还重要吗?快告诉兵主大人,大人已经允诺,只要你说出来就会放过我们。”


“呼呼……”


唐战的呼吸明显变得粗重起来,只见他扭头看向唐力。然而下一秒,在古云错愕的目光中,唐战竟然一棍子狠狠的抽在自己儿子的脑袋上。


巨大的力量,瞬间将唐力的脑袋砸的犹如西瓜般炸开,鲜血顿时喷溅了唐战一脸。而唐力至死仍瞪大双眼,满脸不可置信的盯着唐战所在的位置。


虎毒不食子,唐战竟然亲手击杀了自己的儿子。如此举动,究竟为何?难道只是为了避免古云以唐力为要挟,向他逼问大先生的身份?


唐战与长老二人,为什么仅仅对一个名字就如此讳莫如深。这个所谓的大先生,究竟是何妨神圣?又究竟有何手段?竟能让两人如此三缄其口。亦或者说,这个大先生的身份,真的比他们性命还重要吗?


如此绝情的举动,的确出乎古云的意料。看着地上没了气息的唐力,古云轻声道:“那个人竟值得你如此?”


“呵呵……”


看着棍子上的鲜血,唐战黯然的摇摇头,失魂落魄的说道:“也许吧!其实我也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有些事情,根本没有值得,或不值得这一说。就像我,我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下手杀了自己的儿子,你信吗?”


看着举止有些反常,与之前判若两人的唐战,古云没有吱声。为了别人可以牺牲自己儿子的性命,如此忠诚死士,这年头可不多见了。如果不是深知他与当年甲午之乱有关,古云倒还真想与他把酒言欢。


“我之前说的是真的,老兵主的下落,我的确不知道。”


说着,唐战看了眼噤若寒蝉的八长老,神情黯然的接着说道:“当年参与围杀老兵主的人,除了唐门大长老,剩下的我都不认识,其他人恐怕也都相互不清楚对方的底细。”


“至于原因,参与的人恐怕没人真正知晓,我们都是奉命行事。不过我可以告诉你,当初的既定目标并非是老兵主,至于究竟是谁。”唐战摇了摇头,显然他也不知道。


“奉命行事?谁的命令?大先生?”双眸紧紧盯着唐战的古云,沉声道。


听到大先生三个字,唐战身子轻轻一颤,不过他并未回答古云的问题,而是接着说道:“永生殿的幸存者有很多,现在的他们甚至已经超越了当年的规模。正如长老所说的那样,永生之火永远也不会熄灭。在永生殿里,长老不是最弱的,但也绝不是最强的。那个死在你手里的殿主,其实就是个自以为是的笑话。你要小心,他们已经将报复的目光放在了你的妻女身上。”


“什么?”古云身上的气息骤然一冷。


仿佛知晓古云接下来会问什么,唐战轻声道:“有了之前的经验教训,永生殿的人现在都分散隐藏在各处,你没有一网打尽的机会。”


“你儿子的消息,我确实不知道,但有个人可能知晓。我可以告诉你那个人是谁,不过你要答应我一个条件。”


看着仿佛交代后事一般的唐战,古云轻声道:“说。”


“用你最强之姿,与我交战。”唐战的一生,近乎都放在了修炼一途上。那怕至死他也想见见更高的层次,如今能够满足他的,恐怕也只有古云了。


“好,我答应你。”


来到古云身边的唐战,附耳轻语说出了一个名字。而眉头微蹙的古云,眸子却骤然一寒。


“来吧!”


此刻的唐战,再次恢复了刚刚的豪爽之姿。手握长棍,身上的精气神凝聚到了极点。此刻的他,发挥出了自己全部的潜力。唐战脚下坚硬的青石地面,也因为扛不住他凝练的气息,开始出现道道裂痕。


轰——


唐战一脚猛然踏出,势如山河崩塌,脚下大地龟裂。手中长棍骤然点出,棍子顶端竟然出现一道肉眼可见,撕裂空气形成的气流。


咚——


长棍在距离古云三尺处的地方,仿佛猛地撞在一道无形的墙上。随着一声摄人心魂的闷响,棍子顶端竟凭空出现一道道犹如水波般的涟漪。


棍子开始慢慢弯曲,迸发出所有潜力的唐战,拼尽全力却依旧不能让它再进分毫。


如此情景,唐战不禁微微一愣,而下一秒,却见古云一拳轻轻挥出。这一拳真的很轻,仿佛孩童一般柔弱无力,又好像是慢动作般让人感觉可随意避开。


可当你真想躲避时,却又感觉这一拳仿佛笼罩了自己周身的整片天地,让人避无可避。


长棍陡然掉在地上,屹立不动的唐战,嘴角扬起了一丝满足的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