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战神之盖世兵主 > 第059章 重查甲午之乱

第059章 重查甲午之乱

作者:古云苏墨儿 返回目录

一股狂暴无匹的气息猛地从古云身上涌现,殿主浩然的气势瞬间崩塌,胸口陡然凹陷下去。混合着内脏碎片的鲜血逆涌而出,猛然倒飞出去的殿主,轰然撞碎几座装饰的假山后,才重重的摔在地上。


面如死灰的王丹,急忙跑过去搀扶殿主。挣扎了半天才好不容易站起来的殿主,晃晃悠悠的站定身子后,随手推开扶着自己的王丹。


此时,殿主在看向古云的目光中已满是惊恐:“你,你的战力,竟已达到如此地步,怎么可能?”


“你以为触碰到了圣人的门槛,就可无敌于天下?井底之蛙!”说着,古云看向殿主身边的王丹,冷声问道:“当年就是你在江州医院里,带走了我那刚出生的儿子。说罢,是谁指使的你,我儿子现在在哪?你们带走他究竟抱有什么目的?”


然而话音刚落,冰冷而暴虐的气息却猛然从古云身上喷涌而出,凛冽的杀气犹如实质一般冲天而起,周围的假山瞬间崩塌,不远处的游泳池瞬间炸起两人多高的水花:“尔敢!找死!”


“哈哈……你永远也别想知道你儿子的下落。”


面对以死相搏的殿主,古云最终还是慢了一丝,王丹被他身边的殿主一拳轰成了碎肉,随后殿主手掌一转,竟然一掌拍向自己的脑门。


瞬间出现在殿主身边的古云,随手抓住殿主拍向自己头顶的手掌。手臂用力一挥,竟生生扯下殿主的手臂:“我儿子在哪?说!”


“哈哈……”满嘴鲜血的殿主,全然不顾鲜血狂涌的断臂,疯狂的咆哮起来:“想从我嘴里获知一切,你做梦。你永远也别想知道你儿子的下落,哈哈……”


大笑过后的殿主,竟然猛地咬断了自己的舌头,即便此刻他仍旧没有放弃自杀,只见殿主的心口猛地炸出一朵血花,他竟也选择了自断心脉。然而这一举动,却彻底激怒了古云。只见古云猛地双手一分,堂堂一殿之主,竟被古云徒手撕成两半。


这么久的努力,好不容易看见了希望,没想到转眼间便再次湮灭。 https://m.geilwx.com给力小说文学网


暴虐的杀意,让古云看起来犹如魔神一般。其身后的帝车等人,皆恭敬的守在周围,不敢发出丝毫的异动,暴怒的兵主是异常恐怖的。


两年前一个在异武黑榜排名前五的组织,因屡犯边境激怒古云。古云孤身独闯该组织老巢,以一己之力屠尽该组织近千异武高手。该组织头领,更是境外赫赫有名的老牌高手,亦毙于古云掌下。从此以后,兵主之名威震天下。五洲囚徒,也被他推上另一个高度。


当年永生殿殿主,被古云亲手击毙。而今天出现的殿主,虽然是永生殿的门徒,但其殿主之位绝非由上一任殿主委任,极大可能是自己主动承担,当然也有可能是被众人推选出来的。


“帝车!”古云此刻强横的气息,即便是七煞第一的帝车,也难以直面。


“在!”


“命人前往隐世唐门,看看能否从他们那有所收获。”古云身上的杀机慢慢收敛,平静的说道。


安城唐门与隐世唐门的关系,古云已经知晓。殿主之所以会选择在安城唐门安身,事情的背后必定有隐世唐门的影子。而且既然有一条漏网之鱼,那会不会出现第二条,第三条。


“是,我这就传令,让距离最近的兄弟这就赶过去。如果不出意外,两天后就会收到回复。”帝车急忙下发命令。


古云心里很不爽,他忽然发现境内复杂的局势远超他的想象。这看似平静的湖面下,实则波涛汹涌。如今更有五洲囚徒的老对手出现,这让古云的内心隐隐有些不安。


原本以为单靠谋字部的两个情报小组,已经足以应付安城的一切。如今看来,自己有点大意轻敌了。当年因为甲午之乱,五洲囚徒与龙族矛盾激化,甚至大打出手。最后虽然有炎黄魂的那个老头出面调停,但彼此间却矛盾深种。


为了避免不必要的误会,再次激化加深双方的矛盾,五洲囚徒境内的情报网络,一直处于半宕机状态。如今看来,有必要重新彻底恢复它的运行。否则情报有失的情况下,很容易让自己陷入被动。而且,古云也很想摸清境内这水到底混到什么程度。


“鬼皇,让你麾下的无影,开始重新调查当年甲午之乱的始末。”


脸色阴沉的古云,拨通的四尊之一鬼皇的电话。当年的事,一直如麦芒般扎在他心里。如今归来,却发现境内似乎有股神秘的力量,一直在窥视针对着自己。这种没有头绪的感觉,让古云很不舒服。


当年甲午之乱,老兵主神秘失踪,古云身受重伤,四尊折损过半,五洲囚徒与龙族祸起萧墙。当时,古云便隐隐感觉似乎有种力量在左右着一切。那时的感觉,与现在很像,所以他现在要主动出击。


如果那股力量真的与甲午之乱有关,在调查下必定会露出马脚。即便没有关联,查明了甲午之乱,也了却了他的心结。


“属下遵命,兵主,是否需要我带人回归?”电话里,传出沙哑低沉的声音。


四尊鬼皇,麾下统领暗字部。是四部中最为神秘的存在,主要负责暗杀,潜入,以及情报刺探。虽说暗字部与谋字部皆有各自的情报网络,但谋字部的情报为整个五洲囚徒服务,而暗字部的情报部门只属于暗字部。


“暂时不必。”境内情况虽然不明,但暂时还没有大动干戈的迹象。为了不打草惊蛇,避免对方知道自己已经有所察觉。古云决定五洲囚徒的大部队,暂时还是按兵不动的好。


原本以为会大有收获,没想到最终却是白忙一场。自己儿子的事情,不仅曾经的老对头知晓,甚至还牵扯到了隐世家族。五洲囚徒本就很少在境内活动,自己更是与隐世唐门牵扯不到丝毫恩怨。这一切,都显得那么诡异。


坐在车里的古云,右手撑着自己的额头,食指轻轻叩打着脑门。最近的事情,犹如一团乱麻,他现在急需理清思路。


没有察觉到永生殿主提前进入安城,这对拥有情报盲区的古云来说情有可原,但情报网络覆盖全境的龙族,不应该出现这种纰漏。甚至如果不是自己发现媚姬,顺藤摸瓜找到线索,龙族到此依旧是毫无察觉。这让古云隐隐感觉,龙族内部似乎出现了问题。


情报,古云现在急需情报。情报的收集需要时间,古云现在只能选择等待,希望这个时间不会太久。还有,就是希望能够从隐世唐门那里,获得一点关于自己儿子的线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