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战神之盖世兵主 > 第029章 儿子线索

第029章 儿子线索

作者:古云苏墨儿 返回目录

言五驾驶汽车几乎穿越了整座安城,最后更是离开城区驶入郊外。距离城区十几里的地方,有一处高级别墅,而他们此行的目标正在那里。


古云一直没有放弃寻找儿子的线索,就在不久前终于有所收获,曾经给苏墨儿主刀的医生,正在安城。她的老公,则是曾经的医院领导。不过如今两人改头换面,转身成了安城的著名商人。


也许做了亏心事,怕被报复。他们斥巨资在郊区买了一块地自建别墅,并花巨额费用在安城唐门安保公司雇佣了大量保镖。这里地处较为偏僻,人迹罕至,一旦有人靠近立刻便会被发现。在加上近百名保镖的护卫,这栋别墅无异变得固若金汤。


可惜,他们这次的对手,却是战力恐怖的异武者。随着古云的到来,他们所乘坐的车辆很快被别墅里的人发现。所有保镖都行动起来,别墅内顿时灯火通明。


一道影子,从树上飘然而下,如鬼魅般出现在古云身后,声音沙哑的说道:“头,需要动手吗?”


“别杀人,击晕便好,这些保镖只是职责所在。”古云微一点头,他身后的那道影子却快速的消失。


胡贤与胡梅两人,最近总是心事重重,预感要有大事发生。虽然别墅内有数量众多的保镖,但依然不能使他们安心。两人最近总是失眠,就在刚刚两人刚有睡意,外面的警报声却再次将他们惊醒。


胡贤急忙打开手机,点到监控画面。看到别墅附近的商务车,胡贤心头骤然一颤,果然还是来了吗?一手举着手机的胡贤,起身从枕头下面摸出一把手枪。


“怎么办?”胡梅显得很紧张,身子在瑟瑟抖动,眼神中满是惊恐。当年的人,都已经神秘失踪,他们知道一定是让人家灭了口。如果不是他们早有准备,隐姓埋名的藏了起来,恐怕也早已化成两堆黄土。


监控画面中,一个鬼影忽然闪过,胡贤身子骤然一颤,攥着手枪的手陡然一紧。紧接着,声声闷哼响起,不断有人倒地的声音响起。


“喂!喂!有人吗?第一组,第二组,人那?人都死哪去了?”额头冷汗直流的胡贤,对着无线电嘶吼。 https://m.geilwx.com给力小说文学网


滋——


无线电终于有了动静,不过那阴寒冷冽的声音,让胡贤感觉仿佛来自地狱:“你的人,都不在了,洗净脖子等死吧!”


举着无线电的胡贤傻了,上百人的护卫,竟然几分钟就让人给解决了,就这还他妈有脸称自己是安阳最好的团队。门口的响动,瞬间挑动了他那根紧绷着的弦,扔掉无线电的胡贤,举着手枪对着房门疯狂的扣动扳机。


咔——


手枪早已打空了子弹,胡贤却依旧惶恐的扣动手指。‘吱’随着房门的打开,古云迈步走了进来。他身后的帝车,戴着耳机依旧在打游戏。房间另一侧的窗外,一道黑色的影子出现在那里。影子周围,围绕着十几只乌鸦。那‘哇哇’的声音,让人听后不寒而栗。


“你是什么人?不要过来!不要过来!不要杀我!我什么也不知道!什么也不知道!”蜷缩在床上的胡梅,整个人缩成一团,双手紧紧的抱着双腿,头深深的埋在两腿间。她的状态很不好,看起来有些神经失常了。


“胡院长,你好啊!”扫了一眼胡梅后,古云冰冷的目光骤然锁定在胡贤身上。他们只是改了名,并未换姓。久违的称呼,仿佛瞬间击溃了胡贤的心理防线。手枪掉在地上,人也颓然的瘫软下去。


“为什么?为什么?都这么多年了,为什么还不能放过我们?其他人都已经被你们灭口了,难道非要赶尽杀绝吗”


胡贤忽然爬到古云身前,跪在他的脚下祈求道:“求求你放过我们。我们保证什么也不会说的。我们这就离开安城,离开华夏,以后再也不回来了。”


“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看着跪在身前的胡贤,古云冰冷的问道。这两条漏网之鱼,可能是他知道真相的最后机会了。胡梅的精神状态,随时都面临崩溃。眼前的这个男人,成为了唯一的关键。


“你是谁?你不是那帮人?”胡贤骤然抬起头,盯着古云似乎想看出个究竟。


“当年的那个孩子,是我的儿子。”


胡贤惊魂未定的看着古云,良久之后他忽然松了口气,一屁股瘫坐在地上:“你终于来了,我以后终于能睡个安稳觉了。我们已经受到了报应,我的女儿出了车祸,就死在我的怀里。”


当年一个男人手里拿着他女儿的照片找到他,让他从医院偷走一刚刚出生的婴儿,事成后会获得巨额的报酬。如若不然,他们就会杀了他女儿。亲人在人家手里,他没有办法反抗,为了女儿他只能顺从。


事后,他们也有想过到律部说明情况。但不知什么原因,手术室内其他人忽然统一口径。由于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再加上心里害怕,最后只能将这个秘密埋在心底。


可不久之后,所有知道这件事的人开始陆续消失,就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出于恐惧,一家人连夜逃出江州,改头换面后在安城安了家。经商后,事业一帆风顺,短短几年就成了安城有名的企业家。


“你还记得那人长相吗?”思忖的古云,轻声问道。


胡贤摇摇头,开口说道:“那人精心伪装过,带着口罩帽子和墨镜,看不出真实样貌。不过我事后马上偷偷的拷贝了医院所有通道的监控视频,不久后所有视频便都被删除了。”


“视频在哪?”


胡贤一边在打开保险箱,一边说道:“只在医院侧门的监控里,发现那个人的一个侧影,不过很模糊什么也看不出来。”


拿到视频后,古云并未在为难胡贤两口子,只是留下一句;“好自为之,慢慢赎罪。”


本来,古云是想要取了二人性命的。不过在这一刻,他又改变了主意。从两人的状态可以看出,这些年他们虽然外表风光,但实际上过的很不好。


他们的行为虽然可恨,但却是迫不得已,而且他们已经付出了代价。他们每时每刻都在承受着心理煎熬,失去女儿的痛苦一直在折磨他们的精神与心灵。虽然他们也怕死,但蝼蚁尚且贪生何况是人。


在古云看来,死亡对于他们来说,反而是一种解脱。活着,可能才是对他们最大的惩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