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ID官宣后妈咪A爆了 > 11.不给说

11.不给说

作者:肥妈向善 返回目录

低头看着儿子倔强的样子,穆景南的眉宇拢了一拢。


“你不觉得你自己有错?你今年几岁了,她几岁?”


“这不是多少岁的问题。她爸爸妈妈没有管好她不是吗?”


说的也是,她也没有管好自己女儿。穆景南两手插着腰。


“怪我没用。她下次自己再跑出来怎么办?她丢了能是我的责任吗?”穆苏叶倔强的小嘴挣一挣。


“你下次好好和她说。她年纪小不太懂。”


“哼。”


“是为你自己好。你说话难听,外面的人听见了怎么想你。”


穆苏叶抬头小眼睛看看爸爸:怎么感觉这话有点不像自己爸爸说的。


面对儿子射过来疑问的小眼神,穆景南才察觉直接拿她说的话教育儿子了。


穆苏叶怀疑爸爸有根据的。平日里,爸爸说他,要么黑着脸,直接骂。什么时候站在他角度上说为他好。不然,他刚走过来,别看脸犟着,其实两条小腿儿抖抖的。 一秒记住m.geilwx.com


“行吧,这事情你自己决定。”穆景南没法回答儿子这双小眼神,只得避开了去,吩咐司机,回公司继续公务。


看着父亲走了,穆苏叶往沙发上一坐,一双小手抱在胸前,小眉头皱着。


这回爸爸没有把他骂惨,他心情还好。回头想想萧炎骂他冷血,其实望着她抱小兔子哭着跑出去的时候,他的小心窝里一样酸酸的。


只是他小脸蛋挂不住,萧炎当着众人的面要他道歉,他怎么可能。


以后她应该不会跑来找他了吧。意味着,他以后想见她也不可能了。


如此一想,心口里烦躁,穆苏叶的小手握成了小拳头,小嘴巴憋着,憋得桃花颜的小脸蛋快红起来了。


和小死党吵了一架的萧炎回到自己家,拿着从大厦保安处调出来的监控录像,左看右看。


“你在做什么?”


问话的是从楼上走下来的萧家大少爷萧峰,和弟弟萧炎酷似的兄弟脸,唯独一双剑眉比弟弟稍显成人的刚硬,额前的吹气刘海儿更是潇洒风流。


萧炎埋头看着照片,没听见自己大哥的声音。


走到弟弟近旁,萧峰窥了一眼:“是谁家的小姑娘?”


“大哥,你不觉得他俩长得像吗?”萧炎举起两张照片问大哥。


接过弟弟手里的照片,萧峰仔细瞅了瞅:“这不是穆苏叶吗?小女孩是谁?”


“我也想知道她是谁。她一出现,我觉得她和苏叶很像。小鼻子很像,小嘴巴像,眼睛也像。”


听见这话,萧峰看看弟弟。


大哥的眼神有些奇怪,萧炎疑惑着:“大哥你认得她?”


“你们俩在说什么。”兄弟俩的母亲钟亚惠走了过来,一来看到儿子拿的照片,拿过来看看,“哎,这女孩子?”


“妈,是不是像穆苏叶。”萧峰压低声音说。


“是,有点像呢。怎么回事?难道是找着苏叶他妈妈了吗?”


“苏叶他妈妈?”萧炎站了起来,貌似第一次听妈妈和大哥提到,“对,我从没有见过苏叶他妈妈。他说他妈妈出国去了。他妈妈是不见了吗?”


小儿子年纪小,大人的事不给说,大人对他说的话和对穆苏叶说的一样。所以萧炎不知道,穆苏叶也不知道。穆家只告诉穆苏叶,你妈妈在国外有事回不了家。实际上是,萧家因为和穆家是世交有多年交情,知道内幕。


穆景南是在几年前穆家从外面才找回来的失散多年的儿子。因为找回来时穆景南已经有儿子了,所以,穆苏叶这个孙子一块被带回了穆家。


父子俩回到穆家时据说是出了车祸,记忆丢失了。为此穆家人就此骗了这对父子,说他们从小是在穆家长大的。


按理说,儿子都有了,那么儿子的妈应该也有。可是穆家好像没有找到穆苏叶的亲妈。


“或许从这个小女孩身上可以打听到些什么线索。”萧峰刚这么一说。


钟亚惠马上拦住儿子:“人家家里的事情我们凑合什么,到时候出什么乱子人家会怨你的。”


萧炎吃惊地看向自己妈妈:帮着找苏叶的妈妈都不行?


接到小儿子的眼神,钟亚惠道:“人家不是有自己的爸爸吗?”


小妹妹的爸爸长什么样。萧炎突然很好奇。对于小妹妹为什么来找穆苏叶,他也越发好奇。


“这事情你们别管了。”说着钟亚惠收走了小儿子收集来的照片,对兄弟俩发出警告再上楼去。


萧峰和萧炎两兄弟只好互相看看脸。


“大哥,你能帮我个忙吗?”


“想找小妹妹?”


“嗯。”


萧峰的手掌心放在弟弟的小脑袋瓜上揉揉:“什么时候你对小妹妹感兴趣了?我在你这个年纪都没有你这么骚。”


“大哥。”萧炎赶紧为自己辩护,“不是的,是穆苏叶他太混蛋,把小妹妹骂哭骂跑了。我就想不明白了,人家一来不要他签名,不过是让他摸摸兔子,他突然发脾气,不知道什么缘故。”


穆苏叶都骂人了。萧峰知道,穆家那个小子和穆景南一样,极少表露自己的情绪的,只会冰着脸。真叫他好奇了,是什么孩子和孩子的妈。


*


把女儿交给了干弟弟李栎阳,楚青曼回公司,拿人工资总得负责任把活干完。


夜幕降临了,夜风轻拂着窗几,城市夜空里是霓虹万千,何人不归家。


回到办公室的穆景南,打开门见一个人影坐在沙发上。那头卷卷密密的黑发上戴了一个耳机,她在看着电脑敲着键盘,心无旁骛。


王秘书刚要出声,被他一个手势制止住了。


过一阵子,察觉到异样的楚青曼抬起头,看见了王秘书端到她面前的咖啡。


“穆总叫我给你泡的。”王秘书说。


她望过去,他坐在办公桌后面和她一样埋头不起,估计平日里也是一个工作狂人。


“谢谢穆总。”不卑不亢接过,楚青曼将咖啡放一边。


对面他低哑的嗓子突然出声:“吃晚饭没有?”


“还——”


“吃披萨。我给你女儿也送了份过去。”


“穆总,这?”


“不是我儿子把你女儿骂跑的吗?”


楚青曼怔了一下没马上否认,结果发觉上了这男人的套。


见她沉默时,穆景南肯定了真是自己儿子和她女儿。


暖暖在家里醒来了,小手背揉揉小眼睛把小胳膊放在树熊叔叔的脖子上。李栎阳带着她去开门,门口有人说送披萨来了:“估计是你妈妈担心我们饿着给我们点披萨了,谁让树熊叔叔不会做饭。”


门一开,快递员递上披萨和卡片。


“这是什么?”李栎阳打开卡片,见上面画了一只小兔子。


暖暖立马叫了起来:“哥哥送来的!”